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

第十四章 少主

2017-11-14 15:18:5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金色溪泉湾第十四章 少主 觉得自己领到老仙法旨,要来管教李闯王的胥正昌,见自己的女儿吞吞吐吐的,甚是不耐烦,指了指地上的橡子和虎肉吩咐道:”你去把这些收好,煮一点,给你娘亲吃。“
说完,也不管胥裕琳的叫喊,便一瘸一瘸地往屋外走去。
话说李闯王走出胥正昌的破草屋后,觉得心里甚是气闷,不由得长呼一口气,抬着头朝着村子里走去。
这胥家岭上之所以称为岭上,正是因为此处地势较高,在山岭之上的意思。
胥家岭上由于地处太行山的边缘,东来的湿气被大山一档,村子里雨水还算充沛,平日里除了靠在地里种些小麦,农闲时这里村民还可以进山采采果子,打打猎,还算是地理位置很不错的地方,所以这胥家岭上在这周边也算是个大村子。
“少主,少主,等等我!”
李闯王还没走多远,便听到胥正昌瘸着条腿,一跛一跛里大喊着从后面赶来。
李闯王皱着眉,回头冷冷地看了眼,理都没理他继续向前走去。
“少主,少主,我是你正昌叔啊。”胥正昌见到李闯王不搭理他,不由得加快步子,小跑起来“我先前是疯了,现在好了,好了!“
“哎,少主,我现在好了,你听到没有啊!“
“你这孩子,还是这么调皮!”
......
“你还有完没完?”见胥正昌不依不饶地在后面追着,李闯王不由火又冒了起来,干脆站着等在原地“你信不信,我一刀劈了你。”
“傻孩子!”胥正昌气喘吁吁地终于跑上来“我是你正昌叔,到我这里来了我要不管你,你师父会骂我的。”
“神经病!”听到胥正昌又在胡言乱语,李闯王不由得骂了句“滚远点,别烦老子。”
“好好好!”胥正昌好像没有半点脾气,整个表情也慈祥的很,甚至还带着讨好的语气笑道“莫气莫气,先前我是疯了,现在没事了,来来来,我陪你到村子里走走。”
也不管李闯王耐烦不耐烦,胥正昌瘸着脚,一边跟着李闯王,一边热情地指着村里各处介绍着。
“这是五华叔家,你五华叔最喜欢喝酒了。“
“这是你大牛伯家,你大牛伯是最厉害的猎人,一把长弓点哪里射哪里。”
.........
一路行来,胥正昌絮絮叨叨地指着周边的屋子,不停地介绍着。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在牛角山憋了近一年没见过人的李闯王也好只当他不存在,充耳不闻。
“正昌叔,我的鞋子掉沟里了,你来帮我下好不好?“
走了一长段直路,到了村子要拐弯的地方,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小孩子在一栋小茅草屋子边,摇着手冲着胥正昌喊道。
“哦!”胥正昌听到小孩的喊声,望了眼李闯王,便跛着脚向小孩子走了过去“二狗子,好久没看到你爹了,他在屋里吗?“
待胥正昌刚走到屋子边,一声锣响,哗啦啦地从屋子里,从拐外处冲出了二三十个手持叉棍的汉子,四面八方地把李闯王围在了中间。
李闯王顿时吓得一跳,连忙把刀举起,眼神凌厉地朝着胥正昌望去,只见胥正昌被两个汉子一左一右地架着,似乎想离的更远些。
“你们要干什么?”李闯王正准备施法,却听到胥正昌挣扎着大喊道“放开我。”
“胥掌印,这就是大贤良师要的人吧“从人群中走出个稍显壮实的汉子,用手中的长弓指了指李闯王道。
“大牛,你别乱来!”胥正昌这时拼命地挣脱了那两个汉子,一边飞快地跑过来,双手张开挡李闯王身前,一边大声地喊道“不得无礼,这是少主。”
“胥掌印,你在说什么?”汉子们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纷纷交头接耳地疑惑问道。
“这是大贤良师的小师弟,我们的少主!”胥正昌见汉子们有点不相信“快放下你们的武器。”
李闯王冷冷地看着胥正昌,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其实李闯王一点都不着急,他已经是练气二层了,这些汉子一个个瘦不拉几的,拿着的也是寻常的木质棍叉,对他来说毫无威胁,只有那拿着把长弓叫大牛的汉子还有点点威胁,但只要自己想,已经运气到指尖的赤焰术,一个抬手便可以灭了他。
“少主?“见到胥正昌言之凿凿地说李闯王是少主,汉子们都愕然了。
“胥掌印,你不是疯了吧?”那个叫大牛的汉子喊道“天魁令的图影就是他。”
“大牛,放肆!“胥正昌见那个叫大牛的还在质问,不由得勃然大怒”我是掌印,我说的你们都不信,掌嘴!“
“这......“大牛见胥正昌抬出掌印的身份了,不由得迟疑起来,本来在黄巾军里,掌印说的话就是代表大贤良师,其真实性从不容怀疑。
看到胥正昌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大牛迟疑了一下,还是丢掉长弓,跪在地上,左右开弓开始自己扇起了自己的耳光...
“拜见少主!”周边的汉子看到大牛都开始自行掌嘴了,立即丢掉棍叉,全都跪在地上。
李闯王有点莫名其妙,也没做声,只是眼神复杂地望着胥正昌。
“少主!”胥正昌也转过身来,跪在李闯王面前“敬请少主施法,让他们看看。”
“就是你先前困住仙狐的法术。”胥正昌顿了顿,怕李闯王不理解自己的意思又道“就是那火法。”
“火来!”已经运气到指头的李闯王把手一指,大牛背后的破草房立即燃起了大火,瞬间又点燃了茅草,顿时黑烟滚滚,声势甚是吓人。
“少主威武,少主威武!”
“黄巾不死,黄天不灭!”
.......
李闯王站在跪成一片,连连磕头的汉子中间,有点愕然也有点小得意。
毕竟这世的李闯王还只有十五六岁,似乎一年过去后,越来越受这身体的影响,情绪也不由得如同少年一般。
“免礼!”带着点傲然,李闯王凭记忆双手一抬。
“谢少主!”汉子们参差不齐地诺了一声,便纷纷站了起来。 亿辰山海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