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老伴闷在葫芦里

2019-04-03 23:53: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前不久,周师傅办了退休手续,离开了几十年的方向盘,回家鹤养天年,养养花种种草,看看孙女打发时光,那时候上班忙,哪里也去不了,现在退休了,好在身体还撑得住走得动,打算带着老伴出去搞搞旅游,游游山看看水,也不枉来世一场,周师傅的想法1出口,老伴极力反对,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不行不行,退休了也不能松套,还得接着拉,到什么时候拉不动了再歇。

到拉不动的时候,嗐!哪里也去不了了,甚么也看不成喽!周师傅长吁短叹地说。

都说外面好,多好我也不眼馋,花了钱找罪受,劳民伤财图个啥呢,不去不去。老伴摇着头说。

周师傅的想法落了空,知道老伴是个财迷,把钱攥出汗来也舍不得花,眼里从来不放闲人,千方百计让周师傅去挣钱,把周师傅当做了摇钱树,周师傅觉的岁数大了,视力也不行了,不想再干老本行了,够吃够花的愿意静下心来自由打发时光,思来想去,就跟老伴说:我没什么文化,只会开车,都这把年纪了,有雇司机的也没人雇我这上了岁数的人,没有技术去给人家打工谁要我呀?老伴说:你的驾驶技术没的人可比,我觉得呀,跑出租车这活到是很赚钱的,去出租车公司租辆车不就妥了。

周师傅跟老伴过了这大半辈子,什么事都是老伴说了算,老伴要想做的事八匹马也拉不回来,周师傅拧不过只好服从,老伴为了让周师傅跑出租多挣钱,可谓绞尽脑汁,印了好多小广告,张贴在大街小巷,招揽业务。

周师傅第一天跑车,就旗开得胜,跑了一趟长途,一天赚了五百多,老伴高兴的脸上的皱纹都没了。这接下来,周师傅早出晚归,辛辛苦苦,每天都有几百块钱进账,比上班时挣得还多,老伴高兴地出来进去嘴里哼着小曲儿。

周师傅待人和善说话客气,从来不宰客不诈人,规规矩矩,回头客很多,还屡次免费送过参加高考的学生去考场跑了一年多,就被市里评为最美好司机,市里还给发了奖金,老伴拿着1沓厚厚的百元大钞,高兴地不得了。

老伴为了拓宽业务多挣钱,招揽了几个负责早晚接送的学生,这一来,周师傅的担子更重了。这天,老天下雨,周师傅跑了一天,傍晚去接那几个孩子回家,由于堵车去晚了,结果有一个孩子擅自跑了没接到,这下可大了,孩子都是家长的眼珠子,周师傅顿时急得手足无措,费了好多周折才找到,那个孩子去了他的一个同学家玩游戏机了,好在没出甚么大事,那拖延是最狠毒的职业杀手;5件事发生以后,对周师傅震动很大,担心以后还不知道会产生什么事?和老伴吵了1架,第一次长了公鸡毛自己说了算,接送孩子的事给辞掉了。

这天午夜时分,周师傅刚躺下睡下,家里突然响起,接听后,本小区里有一个病人,需送省城医院救治,家人要雇用周师傅的车给跑一趟,周师傅白天跑了1天车,累的精疲力竭,给多少钱也不愿跑了,五百多千米的路程,夜间疲劳驾车,自己的视力也下落了,路上容易失事,刚想回绝,老伴抢过麦克风,很温柔客气地说:请你等一等,一会儿就到。老伴给应了下来。

那天,周师傅在老伴的催促下,驾车不情愿地去了省城,返回时,天黑又下起了雾霾,高速公路被封,只好走下道,又是晚上,能见度很低,周师傅紧紧握着方向盘,象蜗牛似的一点一点谨慎地往前蹭,五百多公里的路走了二十多个小时,途中有一段路正修路,险些出了大事,回到家,周师傅连吓带累病倒了。

周师傅歇了几天,身体刚恢复,财迷心窍的老伴就催着周师傅去跑车挣钱,周师傅没有理由不去,瞅着出租车心里就厌烦,想起那天晚上的事就心有余悸,无精打采地驾车驶出小区,开出一段路程,把车停在靠路边的树荫下,然后把车熄了火,身体往后一仰闭死了眼睛,心想,自己的身体状态真的不行了,尤其是跑长途,身体顶不住了,视力也很差,再这样拼命地跑下去,不知哪天会出大事,到那时,一切都晚了,怎么办?思来想去,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师傅,送我去趟火车站。周师傅正闭着眼实行自己的计划,突然一个中年男子在敲车窗租车,周师傅摇下车窗玻璃,礼貌地说:对不起,我的车坏了,不好意思,你再去租别的车吧。

租车人走后,周师傅在车上睡了一觉,醒来天色已黑,外面突然下起了小雨,马路两旁的路灯昏暗,周师傅发动车后没去拉客,也没回家,而是停在路边一个小吃摊前,要了一些羊肉串,破例要了一瓶白酒,这期间,老伴打过几次,问周师傅在哪里?周师傅回话在拉客人,一瓶白酒一口没喝。

公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来往的车辆稀稀拉拉,远处的红绿灯下还有交警在执勤,周师傅看看表夜间十点多了,起身把那瓶白酒打开,喷在自己身上和车里多半瓶,然后上了车,打火发动车,然后驶向公路,车行驶到交叉路口红绿灯正好一闪变红,周师傅一看前后左右都没有车,闯红灯也是安全的,不顾交警示意停车的手势,车没减速就冲了过去,行驶到下一个路口就被两个交警拦住了,警察站在车前,给车内的周师傅打了个敬礼:请你下车,接受检查。

很多时候

车门1开,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周师傅下车后,故意摇晃了几下,1抬头认识:这不是大大明吗?是你在在执勤啊?

吴大明手拿酒精测试仪器,搀扶着周师傅吃惊地问:周叔,你怎样喝这么多酒?这样太危险了,你

不不用测了,我喝喝酒了,红灯也也闯了。周师傅断断续续地说。

吴大明瞅了一眼身后的同事,举着酒精测试仪难为情地说:你深呼吸向外大口呼气,我必须对你测试一下酒精浓度,酒驾闯红灯,你这样做,可能

周师傅两眼恍恍惚惚地说:大..大明啊!我我知道酒驾闯闯红灯违背了交通规规则,该怎样处罚就就怎么处处罚,你不不要为难堪。

按规定处罚,你驾驶证的分不但扣没了,驾驶证也同时被撤消,你这岁数毕生禁驾了。吴大明惋惜地说。

周师傅毫不在乎地说:没没事,怎样惩罚都没没关系,今天你要不不照章办办事,你这个侄子以以后我就不..不认了。

吴大明看着酒精测试仪上的数字很疑惑,闹不明白,周叔究竟为何要这样做?开车把周师傅送回家,周师傅用眼光无声地提示了一下吴大明,吴大明心照不宣,当着周师傅的老伴说:酒驾闯红灯违法,不饮酒闯红灯也违法,不处罚你,我就犯了渎职罪,你的12分扣没了,驾驶证从此也被撤消了。吴大明安顿好周师傅就走了。

事后,吴大明把周师傅的驾照又偷偷完璧归赵,周师傅那天晚上究竟喝没喝酒?吴大明心里明白,周师傅心里最清楚,只有老伴至今还闷在葫芦里。

本故事地址:///gushihui/2015/ml

风寒风热感冒的区分
风寒风热感冒用药区别
风寒风热感冒症状区别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