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

不良少夫正文第十三章泼妇本色

2019-02-04 04:32:2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不良少夫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圆不破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不良少夫全集阅读正文第十三章泼妇本色,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赫连容眨眨眼,“我以为她们让我知道了厉害以后就不会理我了。”到时候她也不用理她们,各过各的不就结了?

钱金宝没说话,白了赫连容一眼不再理她,连驳斥她的话都懒得说了,让赫连容有点汗颜。

又过了一会,钱金宝不耐地掀开马车帘子,朝外问道:“还没到吗?”

她问话的功夫马车就已转进了一条红色大街,说“红色”,是因为在这半夜时分,街上挂满了红灯,十数个大大小小的门脸当街而立,每家门前都会有一些轻衣薄裳的姑娘当街招客,而合欢阁就是其中一家,三层的门脸虽不是最大,却是最雅致的。

钱金宝见到了目的地,战斗力马上飙升一百,不待马车停稳就跳下车去,嘱咐驾车的两个妇人,“把她带下来,小心别弄伤了。”

于是赫连容就被拎着下了车,跟着钱金宝踏入合欢阁的大门。

看样子她是熟门熟路了,刚一进门老鸨便苦着脸来迎,“我的大小姐,韩少爷今儿可不在我这。”

钱金宝眉稍一挑,“未少昀呢?”

“二少爷也不在。”

“胡说!”钱金宝回手就是一巴掌,“他不在家里,还能去哪!”

“哎哟!”老鸨捂着脸颊尖叫了一声,然后转为哭腔,“我是真不知道,云宁城这么多家消谴的地方,二少爷哪儿去不得?”

钱金宝自是不信。吵吵闹闹地上了二楼。挨间包房巡视。结果未少昀没找到。免费黄片儿倒看了不少。

让赫连容奇怪地是老鸨地态度。能在青楼做老鸨地。不说是个人精。也绝对是个不会吃亏地主。要是寻常人过来这么闹。怕不早被青楼地护院打成猪头了。可钱金宝踢开了十来间包房地门。老鸨都快哭了。也硬是没听着一个不字。

难道全因为钱金宝是知府大人地儿媳妇?赫连容觉得不全是。人家也是打开门做生意。这年头又不在扫黄打非地范畴中。你凭什么上人家这来抖官威?况且这种地方可能接待过比知府高上几级地官员。所以更没有理由要这么给一个四品知府面子。那是什么原因呢?

赫连容一边疑惑一边跟着钱金宝继续巡视小黄片儿。还挺精彩。不过老鸨地脸上更精彩。就快指天对地地发毒誓了。说未二少地确来过。但后来又走了。

“我看她说地不像假话。”赫连容开口提醒了一下钱金宝。她算看出来了。钱金宝有点假公济私地意思。每次踢开门见人家没脱衣服就很失望似地。

“老鸨子不说假话。猪都能在天上飞了。”钱金宝又踢开一扇门。对屋里只是弹琴听曲地客人鄙视了一下。转而对老鸨道:“对了。白幼萱呢?让她出来!”

“白幼萱?”赫连容询问地看向钱金宝,得到一句没好气地答复,“是你丈夫在这包养的姑娘,只伺候他一个。”

赫连容错愕一下,感受着周围的探究目光抿了抿嘴角,她不太喜欢这种感觉,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好像她是什么珍奇动物,可以肆加评论。

老鸨子听了钱金宝的话诧异地看了赫连容一眼,跟着便连忙让人去找白幼萱,没一会,一个白衣女子跟着唤人的丫头出来,站到老鸨身边低头不语。

她大概二十出头的年纪,明眸皓齿,肤白如雪,巴掌大的小脸精致得惹人怜爱,她一出现大堂内当即有人吹起了口哨,看来不是这群散客平常能见到的姑娘。

钱金宝站到她跟前,看着她,眼中满满的蔑视,“未少昀在哪里?”

白幼萱摇摇头,“奴家不知。”

钱金宝的脸色当即一沉,“不识好歹!”她身后的妇人不用她示意,上前两步,劈头盖脸就是几巴掌,白幼萱惊叫一声,老鸨子连忙拦在她身前,“打不得、打不得……”

钱金宝怒道:“跟你好好说话,倒真把自己当人看了,少跟姑奶奶这拿腔捏调的,再不识趣就在这堂上把你剥光了,让大家看看你究竟是个怎么冰清玉洁的货色!”

敢情这位钱大小姐有剥衣癖,动不动就想脱人衣服。

白幼萱面带惶色地抬起头,“我真的不知……”

钱金宝哪听她的,示意保镖上前将白幼萱架住,扭头对赫连容道:“今天让你出气,你去把她衣裳撕了,省得她以后得寸进尺,生出什么不该生的想法来!”

赫连容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钱金宝是在找机会让自己立威,以免这位白姑娘将来有什么登堂入室想法。

感受着周遭众人的期盼目光,赫连容倒也希望自己能像钱金宝那样快意恩仇,撕了她的衣服,再大喊两句“别再勾引我老公”之类的话,但她就是下不去手,而且她觉得大堂里的这些人也并不是真的想看她撒泼,他们对白幼萱的裸体兴趣更大一点。

“撕!撕!撕!”大堂里的雄性动物们对这事的期盼值已经到达了顶点,居然还喊起了口号,赫连容头痛死了,朝钱金宝一抬手,“我不方便。”

她那意思是我不方便,就算要撕这差事也别交给我,不想钱金宝朝身边妇人示意一下,那妇人便过来给赫连容松绑,赫连容揉揉被勒得有些发红的手腕,看着一脸不安的白幼萱……

“喂喂喂!”合欢阁大门处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随后一个欣长身影摇着小扇走进来,“我包下小萱萱的价码不低,你撕了她的衣裳让大家同赏,我岂不是吃了大亏。”

听到这个声音,白幼萱又惊又喜地松了口气,赫连容也松了口气,钱金宝冷哼一声,“来得倒快!”

不用问,从门口进来的人正是未少昀,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钱金宝,朝身后道:“怎么样?子时之前,我赢了。”

未少昀身后现出几个华服公子,叹息着从怀中摸出银票交到未少昀手上,抬头对钱金宝道:“嫂子,你晚来一刻钟,我们就赢了二少一千两哪。”

钱金宝哪管他们说什么,寒着脸道:“韩森在哪?”

众人都看着未少昀,未少昀却没有答话,看着白幼萱身前的赫连容愣了半天,皱了皱眉,“喂,你怎么也跟着她来撒泼?”

赫连容不禁气结,刚才她可是在努力拖延时间不让白幼萱被剥光,这浑蛋不知感激也就算了,居然张口就来指责她!

看着众人探究八卦看好戏的目光,赫连容紧了紧拳头,深吸一口气,行!她再忍了,至少不能在这种地方失控让人笑话。

不过忍虽忍了,赫连容心中的火气马上就积攒到临界点了,想想自己这两天的遭遇,简直比过去二十多年加起来还要倒霉,而引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他——未少昀!

如果他不是那么小肚鸡肠,就不会想出那种让她背负道德罪恶感的报复方法;如果他不是那么放浪纨绔,就不会在新婚之夜跑到青楼之地,让未家人有机会安排什么通房丫头;如果他稍有一点做丈夫的自觉,未家人对她或许还能有少许的尊重;就连现在,她大半夜被人绑来青楼烟花之地,也全是因为他!他现在居然还有脸说什么……也来撒泼?

TVOC检测仪厂家
减振器
纹绣怎么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