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被抛弃的新娘正文第一章

2019-02-04 02:35:2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被抛弃的新娘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花漾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被抛弃的新娘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离开喧闹的Jazzar,裴兰音拎着手提包,步伐踉踉跄跄的独自行走在寂静的街道上。

抬头看看夜空,没有看见任何一盏星光。

夜空是不纯粹的?蓝,弥漫着缓缓扩散的雾灰,彷佛是沉重的阴霾,压得天空像是倾斜了一边。

连她的世界都是倾斜的。

真没用,是不是?新郎逃了婚,她却只能选择天天藉酒浇愁。

她软弱的靠在墙边,制止不住泪水奔流,最后,她干脆瑟缩在别人的屋角,全心全意的啜泣,哀悼她付诸流水的爱情。

车子的引擎声由远而近驶来,她哭得太过全心全意,竟然没有注意到那辆轿车最后竟在她的身边停了下来。

朋驰的车门被推开,一双长腿从驾驶座上跨下来,直直地朝她走过来。

「不要像只流浪猫一样只会缩在墙角,起来!」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扯住她,强硬地将她从地上拉起。

兰音受惊地睁开泪雾迷蒙的双眼,怔怔地看着眼前巨大的黑影。

微弱的街灯映出男人模糊不清的轮廓,他几乎有半张脸孔隐藏在黑夜中,只能看见他一双熠耀如星的眸。

那双眼睛,让她联想到北极光,绚丽璀璨却凛冽冰寒。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放开我……」她打了个寒颤,试图挣脱他的掌握,然而纤细的她却无法撼动他一丝一毫,兰音急得连声音都在颤抖:「放开我!不然我要叫人了!」

他没有开口,只是哼笑一声,将她推入他的座车中,并随即坐上驾驶座,发动车子往前驶去。

他近乎绑票的举止让兰音酒醒了大半,她慌乱地去推车门,但是一点用也没有,四个车门早已被他全部锁住了。

「我要下车!让我下车……」她用力拍打着车窗,就像一只被捕获的鱼儿,即便是会让自己受伤,也要拚命挣出桎梏。

「让??下车,放任??继续去过醉生梦死的日子?」他冷冷地开口。

他的话让兰音僵住了。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恐惧如潮水般吞噬了她的所有知觉。「为什么你知道……」

没有容她发问的余地,他紧接着开口:「天底下不是只有阎梵奇一个男人,但??却为了他葬送了自己的快乐与幸福,这样的生活,??还要继续下去吗?裴兰音。」

兰音不自觉地倒抽了一口气。

为什么……为什么他对她的一切了如指掌?

「你……你究竟是谁?」

他转向她,迎视她仓皇无助的眸子,扬唇一笑,「阎旭,梵奇的堂哥,阎氏家族中唯一没有受邀参加婚礼的人。」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莫名其妙地,裴兰音被「请」到了阎旭他家。

裴兰音和阎旭过去不曾见过面,可她听说过许多关于阎旭的传闻。

有关于他的悖礼叛逆,有关于他的阴鸷无情……他是家族中,一个被蓄意摒弃的存在。

印象中的他,有着犹如「金银岛」中海盗西尔法的狂妄不驯,但今日一见,却令她诧异了。

他修长而蕴涵力道的身躯,包裹在合身而文明的装扮下,略长的黑发全都往后梳得一丝不?,他看起来不像西尔法,倒像是「傲慢与偏见」里尊贵优雅的达西。

唯独那双眼,无法因为文明的装束而减少丝毫锐利、不近人情的本质。

兰音打量着他的视线,被他精锐的目光迎个正着,立刻狼狈的匆匆调开。

阎旭打开冰箱,倒了杯苏打水,慢条斯理地踱到她的面前。

「看够了吗?」他懒懒轻哼,将杯子递给她。

但兰音没有伸手去接。很无礼的问话,令人心生不悦。

「你与梵奇,一点也不像。」借着三分醉意,她毫不客气的批评。

「那当然,我们又不是亲兄弟。」他将水杯放在她伸手可及的桌上,然后在她身旁落坐,「??怀疑我的身分吗?需不需要我出示证件?」

突然下陷的真皮沙发,使得毫无防备的她,险些滚进他的怀里,虽然她及时坐正并往另一侧挪去,免去了投怀送抱的尴尬场面,但她的脸蛋仍热辣辣地绯红起来。

毫无疑问,阎旭的侵略性是显而易见的,只要与他独处一室,任何人都会倍感威胁。

「要看证件吗?嗯?」他勾起薄唇,玩味地看着她脸上的红云。

他的视线彷佛有种穿透人心的洞察力,兰音被这样的眼光看得浑身不自在。她摇摇头,拎起皮包起身,「不需要,我要回家了。」

兰音没有怀疑,因为他本身具有某种令人信服的能力,任谁都不会怀疑从他口中说出的每一句话。再者,她也根本不会与他有什么牵扯,他的身分对她而言一点也不重要。

阎旭双手环胸地看着她走向门口,丝毫没有制止的意思,只是淡嘲了一句:「??有家可回吗?据我所知,??的双亲早已亡故,而??的养父母早在??成年后就与??没有往来,而且为了与梵奇结婚,??已退掉在台北租赁的小套房了。」

他竟然调查她!?

「我当然有家可回!」如同被踩着尾巴的小猫,向来脾气温驯的兰音发了怒,「我有一层公寓,那是梵奇为了——」

「梵奇为了与??结婚,而登记在??名下的?」他挑眉,讥嘲之意更加明显。

他的讪笑使兰音再度涨红了小脸。「有什么好笑的?不管怎么说,梵奇总是……总是我的前夫。」

「未婚夫。」他立刻纠正,「??与他根本就不曾举行过婚礼,了不起他只能称得上是??的﹃未婚夫﹄。」阎旭又冷笑的补了一句:「而且是过去式的。」

「不需要你的提醒!」兰音气恼道:「而且,我也没有必要与你争论我与他之间的关系!」

「的确没有必要,那只是浪费我的时间而已。」他完全赞同,「我只是有些惊讶,在他那样对待??以后,??竟然还处处维护他。该说??气度宽宏呢?还是说??一往情深、执迷不悟?」

阎旭看着她,那深不可测的冷锐厉眸,直直的看进她心灵的最深处,彷佛要揭开她所有私藏的秘密。

「这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她虽力持镇定,却无法阻止自尊心崩毁溃决。

阎旭摇头,「??知道吗?我们之间有一个共同点,即使??不愿意承认,也抹煞不了它的存在——」他走向她,轻扶住她的肩头,在她的耳际残酷的低语:「我们都是阎家不要的人。」

她的身躯掠过一抹颤栗,随即激烈的抗辩着:「不!不!我跟你不一样!我们的情况是不同的……」

「没有什么不同,兰音,我们没有什么不同。」

他将她转向了自己,温热的大手眷恋地拂过她乌瀑般的长发,安抚着激动的她,而低柔的嗓音却说着冷酷的言语。

「事实就摆在眼前,兰音,梵奇不要??了,他丢下??逃婚了,??还要抱着不切实际的希冀守着那间空屋子,等待梵奇回来向??赔罪,请求??的原谅吗???想过吗?如果他永远不回来,??的处境将会是多么凄凉啊,兰音。」

他的话精准的命中她的恐惧,她不由得全身发抖。

「住口、住口、住口!我不要听……」她气急败坏的斥责,伴随着无法自已的哽咽冲出喉头。

天啊!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梵奇要这样对她?

兰音哭泣的模样,使他眸色一暗。

阎旭将因为哭泣而颤抖的她压进自己的胸怀中,紧紧搂住。

「忘了他,舍弃过去的一切,到我这里来吧,兰音。」他吻着她的泪,那姿态说不出有多怜惜,悦耳至极的嗓音在她耳边轻柔诱哄着:「物以类聚,兰音,我们才是应该在一起的。」

他的声音有种奇特的魔力,像是引诱,又彷佛是一串魔咒。

倘若世上真的有恶魔,那恶魔的声音一定就如他一般,才会令人心甘情愿的献上灵魂作为交换。

夜色般的漆黑双瞳紧瞅着她的泪眸,一瞬也不瞬,骨节分明的大掌几乎是宠溺地捧住她苍白的容颜。

「兰音,忘了那个给不了??幸福的男人吧,他不值得??等。我会给??一切他所无法给??的,和我在一起,我会让??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兰音迷惑地看着那双魔性的黑眸,恍如迷失在夜色中的旅人,只能追随着黑暗中唯一的一颗星子,无法放弃那仅有的光亮。

阎旭的指从她光洁的额前拂过,而后是眉与颊,最后,他的指停留在她柔美的唇瓣上时,他的瞳色变深了。

「兰音……」他轻柔低唤她的名字,俯下头。

她美好的气息一再引诱着他,整个晚上他都疯狂的想要她……不,不只是今晚,从更早之前,当他第一次见到她时,那种渴望就深深的埋在心里。

就在他的唇要覆上她之时,由卧室中传来的旋律,倏然划破阎旭的魔障,兰音顿时从迷惑中清醒。

「不……」她摇着头,如同大梦初醒,一步步地退出他的怀抱。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自制力是如此薄弱,竟然被他的声音所迷惑,要不是铃声响起,她很可能就——

「兰音?」

他朝她伸手,她却吓到似的退了好几步。

「不,这……太荒谬了!你一定是疯了,才会提出这种要求,我们几乎称不上认识!」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跑出大门,逃出阎旭家。

「兰音!」阎旭当机立断的追了出去,仗着身高腿长的优势,他轻易的就抓住了她。

「放开我!你想干什么?」兰音害怕的拿皮包打他,可是他却捉住她的手臂,制止了她的攻击。

「已经很晚了,让我送??回去,??一个女孩子在路上行走并不安全。」

兰音反唇相稽:「难道和你在一起,我就会比较安全?」

阎旭沉下脸,捉住她的手劲大得几乎令她痛叫出声。

「我没有恶意,所以不要故意激怒我,兰音,我的耐性有限!」

兰音突然觉得羞愧。他说得没错,她不该把梵奇抛弃她的帐,都迁怒到他的身上。

她默默地跟着他上车,告诉他她目前的住处后,就转头看向窗外。

在回家的路上,两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朋驰跑车在兰音的住处前停下。

兰音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

「谢谢你送我回来。」她迫不及待的想从阎旭身边逃开,和他共处一室的压力太大了,她甚至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等等!」阎旭叫住她,从西服内袋中掏出一张名片给她。「这是我的名片,如果??需要帮助,随时打给我。」

兰音看着那张名片,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勉为其难的收下。

「再见。」她不敢再看他,低着头掏出钥匙开了门,飞快的进入大楼里。

兰音的住处在二楼,约莫有六十坪,原本是阎梵奇为了结婚而买,登记在她的名下,虽然两人最后没有结成婚,但是阎家因为理亏,并未要兰音归还。

兰音站在家门前,正要拿钥匙开门时,她蓦地发现门锁有被破坏的痕迹。

时间很晚了,走廊上没有半个人影,她瞪着门锁被破坏的痕迹,手心不自觉的开始冒冷汗。

「不会的……这大楼有监视系统,梵奇也说过这里很安全……」她一面喃喃自语,说些安抚自己的话,一面将钥匙插入锁孔中。

没想到,大门竟然没有上锁。

遭小偷了!

兰音急着拉开门冲入屋里,想察看家中遭窃的状况,没想到却惊动了在黑暗中偷鸡摸狗的小偷。

小偷一发现屋主回来,立刻当机立断的打破窗户逃出去。

「啊——」兰音尖叫,她吓坏了,压根没想到小偷竟然还在家中。

此时,仍未离去的阎旭正坐在车里望着大楼,他想借着灯光知道兰音所住的楼层,却正巧目击二楼窗户被打破,并且传来兰音的尖叫,他立刻丢下未熄火的车子,奔入大楼中。

当他赶到兰音身边时,只见她跌坐在地上缩成一团,频频发抖。

「兰音!」他扶起她,急切的审视她,「??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有……有小偷!」兰音回想起刚刚那一幕,害怕得几乎昏厥,她紧抓住阎旭,指着破裂的窗子颤抖道:「我看见……他从窗户逃出去了!」

阎旭在玄关处摸到开关,先开了灯,而后赶到被打破的窗边,可是小偷早已逃逸无踪。

「该死!」他低咒一声,折回门口。「小偷逃走了。」

「那……他会不会再来?」

「也许会,也许不会。」他扶着她到沙发上坐下,到厨房去给她倒了杯水。「来,先喝点水,??会觉得好一点。」

兰音听话的把水喝下去,果然定心多了。

「??先看看家里失窃了什么东西,我们必须报警。」

兰音点点头,开始察看家中的失窃情形。她发现家中被翻得一团乱,特别是她放在化妆台里的珠宝首饰,全都不翼而飞。

阎旭听她陈述完失窃的物品,他拿起拨了通给熟识的高阶警官。

兰音看着阎旭沉着的陈述案发经过,并且将她失窃的首饰一一细数出来,她的心头突然掠过某种奇异的感受。

虽然打从相遇开始,他们一直处得很不愉快,但是阎旭此刻所展现出的沉着冷静,却令她感到安心。

直到现在,兰音才对阎旭有了一丝丝好感。

也许……他并不像传闻中那么可怕。

阎旭结束了通话,转身面对她。

兰音连忙别开小脸,不想让他发现她的视线停留在他身上。

「警方很快会派人过来调查。」他说。「??去收拾几件衣物,今晚到我那儿过夜。」

听见阎旭要她到他家过夜,她立刻摇头。

「不,我不能……」

阎旭按住她的双肩,低语:「这里是案发现场,我们必须保持现场的完整性,等待警方前来搜证,??不能留在这里。」

「我可以去住旅馆。」她不想麻烦他。

「??又开始准备激怒我了是吗?」阎旭语气森冷,「??不必担心我会对??怎么样,我阎旭对强暴女人没有兴趣。」

听见他这么说,兰音难堪的咬住下唇。「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如果不是,那麻烦??去准备几件换洗衣物。」

兰音别无选择,只好照着他的话做。

当她走进房间后,阎旭的眼眸在无人发现时,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当天深夜,兰音第二度走入阎旭位于天母的别墅。

阎旭虽然为了某种原因离开阎家自立门户,但他凭着敏锐的直觉与商业长才,在短短数年间,便打造出一个专属于他的企业王国。

旭日企业——国内知名的高科技公司,股票市场上的绩优股。旭日企业为台湾主要的半导体产业之一,近年来不断扩充,将事业版图扩展到东南亚、大陆与欧洲市场。

如此深具规模的公司,竟然只花了阎旭不到十年的时间,怎不令人赞佩他独到的谋略与手腕?

阎旭领她到二楼的客房,「这间是客房,??就在这里委屈一晚。里面设有独立的卫浴,浴室里有全新的毛巾与盥洗用具,??可以随意取用。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床头有内线分机,??可以打给佣人,他们会替??准备。」

兰音看着他,很想说点什么,可是她脑中一片空白,最后,她只简单的吐出一句:「谢谢你。」

阎旭淡淡一笑。「不用客气,明天也许要上警局做笔录,早点睡吧!」

当他正要离开,兰音又突然开口问:「阎旭,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她知道他和阎家处得并不好,而她又是阎梵奇的未婚妻,到底是基于什么理由使他这么做?

阎旭倚着门框,漂亮的星眸深深的锁住她。

「答案我已经告诉过??了,只看??愿不愿面对而已。」他突然俯下头,在她唇上落下一吻,「明天见。」

阎旭一走,兰音立刻把门关上。她背贴着门板,怔怔的抚着唇,心跳如擂鼓。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样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竟能害她失眠一整夜……

wwW..COM努力打造国内最新最全最大的全本小说阅读站

寿光市PVC打井管厂家
陶瓷片公司
泰安秋月梨树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