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破天录第三十五章战意贾

2019-01-14 14:40:0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破天录 第三十五章 战意

风卷起黄沙,盘旋着向上而去,足足达到了数十丈高。远远望去,犹如一条黄龙在游走奔驰。

等潘雅致从流沙中钻出之时,沙尘暴已过,但是地形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失去了穿天鹫的她也无法在沙漠之中找到正确的方向。只能朝着一个方向盲目的飞奔。现在的她,已经被二殿主和孙博的死吓破了胆,可以説是慌不择路,只希望能够离那个可怕的xiǎo狗远一diǎn。前面出现的diǎndiǎn绿色让她心中长出了一口气,虽然还处于这片广茅的荒原之上,但是总算走出了沙漠。

随着潘雅致的继续前行,前面的湿气越来越重,甚至已出现了一个一个的xiǎo水洼。但是这种潮湿的地方,并没有太过高大的树木,有的,也就是齐腰深的长草。没有大型的动物,而蝎子,蜈蚣和毒蛇等等毒物却越来越多。但这些,对于通窍境第九层的她难以形成任何的困扰。

前面,一片黑色的烟雾袅袅升空,如同炊烟。很像是一个人类的村庄在那里。潘雅致不由得一阵兴奋,立刻加快了脚步。然而一到近前,立刻傻眼了。这哪里有什么人家?前面,居然是一片巨大的黑色沼泽,沼泽之中,不断的有气泡冒出。气泡碎裂,里面的黑气散发而出,众多的黑气凝聚在一起,就形成了她刚才看到的那种如同炊烟般的烟雾。

一条三丈多长的巨大蜈蚣突然从前面的沼泽地里冲出,张口就冲着潘雅致喷出了一条黑色的水箭。潘雅致急忙飞起到空中,同时解下来披在身后的黑色披风,迅速舞动之下,形成了一片旋风,把那蜈蚣喷出的黑色水箭,扫到了一旁。有一些很细xiǎo的黑色水滴碰在那黑色披风之上,顿时把那披风腐蚀出密密麻麻的xiǎo坑洞。这蜈蚣喷出的黑水毒性之强,让潘雅致着实心惊。她不敢等那蜈蚣发出第二次的进攻,三十二把xiǎo刀同时飞出,组成的莲花刀阵把那庞大的蜈蚣完全包裹,在那些xiǎo刀的相互交错之下,蜈蚣的身体迅速被切割成一段一段。

潘雅致刚收回莲花刀阵,那感觉到体内灵力运转突然一窒,险些从空中栽落而下。顿时面色大变。她刚才不慎之下,吸入了这沼泽上空的一缕黑色雾气,已然导致自己中毒了。

“毒沼泽!”

潘雅致瞳孔猛的一缩,已经反应过来自己误入了什么地方。她急忙扭转身体,想快速的脱离此地。然而她目光所及,却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和他脚下那只令人恐惧万分的xiǎo狗。

对于有着强横神识的云天来説,想要锁定潘雅致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説潘雅致造成两大学院多少损伤,仅仅她看到了阿毛的出手,已经知道了阿毛的一些秘密,云天也不愿意轻易的放过她。

一条巨大的蟒蛇迅疾从沼泽地里探出,冲着潘雅致一口吞去。这一刻,潘雅致的心彻底凉了。退,是大陆七大险地之一的毒沼泽,进,则是欲取她性命的恐怖存在。就在她完全绝望之时,一块黑色的墓碑突然出现,在那黑色墓碑上面,站着一个绝美的白衣女子。那女子一伸手,把潘雅致拉到了那黑色墓碑之上。同时,从那黑色墓碑上所雕刻的几个模糊的字体上面,猛的崩射出了一片血光,轰向了那巨大的蟒蛇头颅。

蟒蛇头颅“嘭”的一声碎裂开了,而它庞大的身躯则再次沉入了沼泽之中。

“姐姐?”

潘雅致刚想向那名白衣女子道谢,云天的一声姐姐让她如被雷击般,又变得呆若木鸡。

“你,没走?”

“当然要走了,不过走之前,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话语在云天的身后响起,那个仅剩几根头发的半秃dǐng老头不知何时,已站在了云天的身旁。他正想对云天説些什么,突然眉头一皱:

“咦!想不到这种地方,还潜藏有如此强者!”

云梦正准备操控着那黑色墓碑回到云天的身旁,一团浓郁的黑气突然从沼泽内涌出,幻化成一只黑色的大手,向着那黑色墓碑抓去。

老头冷哼一声,一步迈出,向着那黑雾凝聚而成的黑色黑色大手,一脚踏了下去。那组成黑色大手的黑气崩散,在毒沼泽上方重新凝聚在一起,变成了一个面目英俊的黑衣青年。

那黑衣青年看着秃dǐng老头,眼中透出疯狂的战意。

“在下寒三难,你就是这神秘墓碑的主人?”

秃dǐng老人摇了摇头:“説我是它的仆人还差不多。不过,不管是主人还是仆人,都不会允许你打它的主意,即便知道你根本奈何不了它。”

他説着话,容貌也在慢慢的发生着变化,而气势则也在不断的攀升。等他把话説完的时候,头上虽然依旧是那么数得过来的几根头发,容貌,却完全变成了一个中年人的摸样。

寒三难面色变得越来越凝重。伸手虚空一抓,大量的黑气被他抓至身前,凝聚成了一杆黑色的长枪。长枪全部是由沼泽中的剧毒之气凝聚而成,毒性之强,已令人难以想象。

“寒三难?应该就是风雪寒龙的寒吧?怪不得敢隐藏在毒沼泽中修炼。”

秃dǐng老头説着看了一下云天。

“看好了!这可是你学习的最佳时机。”

“战!”

寒三难一声爆喝,气后来势骤然大盛。而一股莫名的霸道之力,直透心神。云天感觉,就仿佛是有人拿了个锤子,陡然向着自己的心脏敲击了一下。让他胸口一阵剧痛的同时,身体也不由自主的连连后退。反观站在那黑色墓碑上的云梦和潘雅致,却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寒三难再次惊疑的看了那黑色墓碑一眼,面色逾发变得凝重起来。

“战!”

他张口又吐出了第二个战字,浑身气势再次攀升,战意滔天。毒沼泽中的黑色雾气,在剧烈翻涌之中将之托起,衬托得好似绝世煞神一般。

他手中毒雾枪一抖,顿时分化出数百的枪尖,在枪尖的前方,又延伸出丈许的枪芒。一枪出,天地色变。

秃dǐng老头不退反进,双手掐诀间往外猛的一分:“金风玉露!”

道道狂风从他双手间呼啸的吹出,迅速幻化为九条金色的龙影。

有风,就有雨。金色的雨diǎn如同晶莹的露珠,却又隐含着一股金铁之力。风增雨威,雨借风势。九条金色龙影以摧枯拉朽之势前推,雨diǎn个个又以重逾万钧之威密集砸下。

寒三难的毒雾枪和枪芒在这狂风骤雨之下顷刻崩溃。而寒三难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身体迅疾后退,却眼光更亮,眼神也愈加疯狂。

“战!”

寒三难声如炸雷,又喊出了第三个战字。战意,也随之弥漫与附近空间之中。让云天感觉到一种压迫感,一股窒息感。

云天不懂,这是战意无限扩散之下,与势完全结合,形成了战势。使得这片空间,天地规则更加的清晰。因此,能观察到如此的战斗,对其将来,也有着莫大的好处。

寒三难右手顺势一拉,黑气再次在其手中凝聚,化为了一把黑色巨剑。他双手握剑,从上至下猛的朝着秃dǐng老头当头劈去。

秃dǐng老头被从中间一劈两半,随后慢慢变淡消散,那居然只是一个虚影。倒是大地,被这一剑劈出了一条又长又深的沟壑。

“呵呵,风雪寒龙,确实有些本事,但是想打那块黑色墓碑的主意,还远不够格,火焚八方!”

秃dǐng老头在寒三难的头dǐng面对得失上空发出声音。他双手掐诀间猛的向下一按,骤然平地火起。这却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一种奇异的黑色火焰。乍一看去,这火焰也很像是由那剧毒的黑气凝聚而成,但是猛然间出现的高温,预示着那并不是毒沼泽中的毒气,而是确切存在的火焰,可焚烧一切的火焰。就连沼泽地上方的黑气,也在这黑色火焰的灼烧下迅速减少。

被火焰笼罩下的寒三难一声狂啸。

整个毒沼泽都剧烈的翻滚起来,黑色的泥污把寒三难紧紧包裹着迅速抬高,而后四散分开,猛的拍下,欲借此扑灭这可怕的火焰。

那黑色污泥还没有拍下,火焰已经提前熄灭。可那黑色污泥也无法拍下,下落一半的时候,却瞬间被冻结,就连寒山本人,也被直接冰冻。在毒沼泽上方,一个巨大的黑色冰金钱可能不是首要柱高高屹立,在这个冰柱的最上方,则是瞬间被冰封的寒山。毒沼泽,暂时的处于沉静之中,气泡不再外冒,其上空的黑色毒气,也被一个个冰块的包裹之下纷纷下落。这片区域,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清明景象。

秃dǐng老头没有停歇,双手不断掐诀中,虚空向上托起:

“冰封千里虽然可以达到某种震撼的效果,但是其威力,却远远无法和这式土崩山解相比。”

随着秃dǐng老头的话语,整个毒沼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抬高,随即一块一块的崩溃爆开,形成了一股湮灭飓风。湮灭飓风横扫之下,更多的土块崩溃爆裂开来,又形成了更为强大的湮灭飓风。

“这土崩山解虽为五行神通之术,但被我改造之下,里面加入了飓风,威力,比之前更盛一分。”

此时寒三难所在的冰柱也完全崩溃,他的身体也如同那些大土块一般崩溃开来。崩溃的身体刚刚重组,面临的却是下一次的崩溃。他的眼中,罕见的露出惊骇之色,曾经的疯狂战意早已完全消失。此刻,只希望那秃dǐng老头能尽快的停止结束。

然而,云天突然冒出是一句话,几乎把寒三难吓得魂飞魄散。

“这个,我没看清,能不能再来一次?”

潼关到西安火车报价
橱柜多少钱一米价格
透明比基尼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