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凤火九转卷百之十一反骨任

2019-01-14 11:33:3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凤火九转 卷百之十一 反骨

如果将硬币的正反两面分别比作好运气和坏运气,

凤火九转卷百之十一反骨任

那么欧德里斯觉得自己肯定是翻到了镌刻徽记的那一边。

“如果之前你有隐藏什么了不起的能力的话,”推门、出剑,干脆利落的把正在用怀疑目光探向地窖的那只吸血鬼一击毙命然后拖入室内,布莉姬特原本银白色的战裙上已染上了不洁的污秽:“那现在已经可以拿出来了。”

“哈。”伸手接过同伴拉拽着的尸体、并将其与之前的窥伺者砖头般码在了一起,黑暗隐没了欧德里斯的苦笑:“我也希望自己确实有。”

“你觉得我们可以在这里藏多久?”说笑归说笑,毕竟这也算是缓解战时紧张情绪的一种方法,布莉姬特本人也了解己方确实已经陷入了非常艰险的境地:“一个小时?或者两个?”

“我不觉得血族会给我们这么长的时间。”觉得伙伴的想法还是过于乐观,欧德里斯摇头的同时隐约又听见了地窖深处传来了孩童的哭泣声,这让他心中的不安更甚:“我来守门。布莉姬特,你去安抚一下村民。”

“我们是平级,所以别用好像你是‘A’一样的语气来指挥我。”知道欧德里斯是在权衡利弊过后做出的决定,也清楚女性天生就在抚慰情绪这件事上拥有优势,但她就是做不到嘴上饶人。

哪怕明明心里就对方独自扛下了危险系数更大的守卫工作很感动。

“我很快就回来,这段时间你可别让血族闯了门。”

转身逐步迈下台阶,布莉姬特好像听到背后的欧德里斯咕哝着回应了一句,但并不真切。楼梯是最常见的式样,到达底部后左转的储藏室就是村民们目前躲藏的地方。虽然折角加上高度会最大限度的掩护光亮,但在将这群受惊如同鹌鹑般的人们安置后,两位骑士还是命令所有人都熄灭了火源。

“哪个小淘气做了羞羞脸?”往耳中大致辨别出的方向前进,布莉姬特试图让自己听起来更加和善:“会被小女生笑话哦?”

“妈妈……我要妈妈。”

“哦,我找到你了。”在不小心踩过第三条腿后,布莉姬特终于摸到了正在哭泣的小男孩。蹲下身子将他搂入怀中,女骑士揉了揉小男孩的头。

“等天亮了,姐姐就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

......

......

到底还是听从了德古拉的话,安玻儿避开了狩猎场的中心地带。在百无聊赖的闲逛了一阵后,越走越偏的她却貌似无意般发现了一个人类的躲藏地。就这么背着月光站立在这座地窖狭小的入口三步之外,安玻儿既不走开、也不突入,好像突然化为了雕像一般。

这扇木门后面有人,不少。

而不同于意图难以捉摸的安玻儿,门扉另一侧的欧德里斯紧握着剑柄的手掌已经从内部将护手浸湿。

太强了,这一只太强了。

除了在把自己所能够救下的村民全部有些路不走也会变长带走前偷瞥了一眼的站立在城镇广场中心那个仿佛从远古传说中走出的怪物,门外的这一只就是自己毕生所见过能量波动最强大的血族了。

“那孩子睡着了,”从下方重新上来的布莉姬特话都还没说完便被死死捂住了嘴:“我请了一位大婶帮忙照顾……唔。”

欧德里斯很肯定对方绝对已经听到了刚刚的响动。冷汗顺着额头滴下,圣骑士心中飞快盘算着自己一方的实力,然后悲哀的发现绝对没有可能在不惊动其他吸血鬼的情况下就结束战斗。

怎么办?!

在被伙伴控制住后,布莉姬特就也同时发现了不远处的安玻儿,本能想要脱口的抱怨瞬间就被咽下。相较于老道的欧德里斯,她所欠缺的不过是经验而非实力,所以对方能够感知到的事情布莉姬特也可以。

“往南走,那里的血族最少。”

有那么一刹那,原本觉得今晚肯定会被淹没在蝙蝠群下的欧德里斯甚至都以为自己因为压力过大而出现了幻听。在惊疑不定的与同样表情的布莉姬特对视了一眼后,欧德里斯确定对方也听到了。

“你们的时间并不多,还在磨蹭什么?”

需要面临的最坏结果也就是被战斗吸引来的血族们撕成碎片,而这一点只要门外的吸血鬼想做自己根本就无法阻止。所以在结合了目前的状况后,欧德里斯决定赌一把。推开地窖大门,索性连最简单的防御动作都舍弃了的圣骑士站到了安玻儿面前。

“为什么要帮我们?”

“难道你想死?”反问了对方一句,安玻儿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欧德里斯身侧正手按着剑柄一脸警惕的女骑士:“要逃命的话就趁现在。”

“我们怎么知道你指的那条路是不是陷阱?”在真正直面安玻儿后,布莉姬特感觉那种压迫的自己喘不上气来的感觉更强了。虽然心中确实有了惧意,但圣骑士的荣誉不允许她将这种有辱尊严的情绪表现出哪怕一丝一毫:“怪物!”

“布莉姬特!”低声咆哮着制止了同伴的愚蠢举动,欧德里斯担忧的转过头:“抱歉,她并没有……”

“如果想要伤害你们,我两人在给果树喷农药根本不需要使用诡计。”并没有如圣骑士所担忧的那样被激怒,安玻儿语气依旧是淡淡的:“我想这一点你们是可以感觉到的,不是么?”

“非常感谢。”让布莉姬特下到地窖中去带出村民,同样一头雾水的欧德里斯打算等一切都结束后再去好好思考为什么一位强大的血族会放过对他们来说无比美味的口粮,但现在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您的仁慈确实让我多少改变了一些自己关于血族的看法。”

仿佛突然失去了答话的兴致,安玻儿侧过了身,将后背展露给了对方。

“再次感谢您的仁慈。”好不容易用骑士守则控制住了拔剑刺向毫无防备对方的冲动,欧德里斯在看只不过好的企业善于经营到布莉姬特对自己示意可以出发后对安玻儿稍稍欠了欠身,稍候了一会儿没有等来回应,他便守在队伍尾端随着人群逐渐远去了。

真是个奇怪的吸血鬼。

而直到被两位圣骑士护送着的村民们走出了近三百米后,安玻儿才重新转回了身子。早已远超凡人视界的目光落在了队伍中一名被肥胖妇人搂抱着的小男孩,安玻儿发现对方长高了不少。

看来那二十枚银币确实改善了家里的条件。她想。

“等我把他们抓回来后,我想你有事情需要跟我解释。”

身后阴测的声线响起,安玻儿苦笑着长叹了口气。就在嘶鸣着的蝙蝠群即将越过自己的时候,她眼中浮起了坚定。

“圣·血装,动。”

球型补偿器
感恩是什么报价
小儿雾化吸入器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