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天龙之我自逍遥第九十一章滚出中原人

2019-01-13 17:24:2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天龙之我自逍遥 第九十一章 滚出中原

短短数十丈距离,放在平日里,对白自书来说,不过是一个闪身的距离,但是此时,平日里轻松跨国的距离却仿佛有万里之遥,他早就有伤在身,内力更是损耗大半,若不是有王烈在不停地吸取慕容龙城的内力,就算他此时拼了命也未必能禁锢慕容龙城多久,但是现在,他用自己的短剑把自己和慕容龙城贯穿在一起,燃烧着生命力往前推动着慕容龙城。

慕容龙城脚下用力,施展千斤坠的功夫,一脚下去就是一个脚印,拼命地想要停下移动,但是让他又惊又怒还有些恐惧的是,他体内的真气已难以想象的速度在流失,虽然他也能感觉到白自书体内的真气也在通过他的身体流失,但是白自书已经不要命了,他们还是在一步一步地往悬崖边靠近,一旦落下悬崖,就算他是先天高手,也只有死路一条。

“段素兴!你死了吗?还不快来帮忙,若是让慕容龙城脱身,今天山顶上的人都得死!”白自书怒吼道,他虽然再拼命,但是也不傻,知道自己还有盟友。

慕容龙城大骇,他第一对于自己的托大有了悔意,此时山上大部分都是自己的对头,唯一的盟友利空法王还被郭岩给拖住了,若是自己多带几个帮手,也不会落到这种境地,说到底自己还是太相信自己先天境界的力量,若是换了突破之前的自己,一定不会托大。

段素兴已经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白自书,直到他的双手放在白自书的背上,慕容龙城才没有最后一丝侥幸,但是段素兴一把手放到白自书的背上,刚一运力把抱成一团的三人往前推就发现了不对,他一运劲,体内的真气就源源不断地往外流散。

他“咦”了一声,不假思索,运力往前推去。段素兴虽然重伤在身,但是现在他的力量足以改变僵持,他一加入,慕容龙城后退的速度顿时快了一些。刚才是十几个呼吸后退一步,现在变成了十个呼吸就要退后一步。

他们都没在意双手按在慕容龙城背上的王烈面目狰狞,七窍流血,身上的白衣已经被血浸透,他双眼都没了焦距。一步一步跟着后退。

“三师妹,快!小师弟的“北冥神功”反噬,快去把他救下来!”无崖子想要站起来帮忙,却是脚下一软,若不是李秋水扶住他就要摔倒在地,焦急地向李秋水道。

“掌门师兄,你不要激动,小心牵动伤势。”李秋水紧紧挽住无崖子的手臂,说道:“小师弟的北冥神功失控,现在可是敌我不分。谁靠近他都会被吸取内力的。”李秋水知道王烈此时的情况,她也清楚北冥神功的威力,有些犹豫。

逍遥派的这几个师兄弟姐妹,只有李秋水跟王烈的你就狠狠的哭吧感情最浅,让她牺牲自己辛苦修炼来的内力去帮王烈,她还真有些不乐意,李秋水天性自私阴毒,对于巫行云都能暗算想要害死她,对王烈见死不救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么几个人,包括她亲妹妹李素宁在内。她关心的也只有无崖子一个人。

李秋水犹豫不决的时候,巫行云已经把四肢断折的邓伯方丢在一边,直接伸手去拉王烈,她也知道北冥神功的威力。但是王烈对她可是有恩,就算没有,他也是自己的小师弟,自己又岂能眼看着他死去,按照她的想法,只要她动作快。也不会被王烈吸取多少内力。

巫行云伸出手,还没有碰到王烈的身体,就感觉自己的手好像伸进了不停旋转的水里,旋转的力道连自己的肌肤都在痛,似乎要被搅断,她的手距离王烈还有数寸的距离,但是已经伸不下去,

天龙之我自逍遥第九十一章滚出中原人

而且体内的内力开始不停地往外流失。

巫行云赶紧收拢内力,猛地把手收回,也就是王烈的全部心思都在吸收慕容龙城的的内力上,巫行云才能轻易收回,不然以王烈如今的功力,足以把巫行云吸住让她无法挣脱。

不能直接拉开王烈,眼见他们距离悬崖已经只剩下一两丈,她心思急转,四处张望一下,看到地上刚刚被李素宁丢在地上的银鞭,她来到段素兴背后,说道:“你们小心了!”

呼地一掌打出,一股大力打在段素兴背上,他用了巧劲,掌力只是很喜欢一句话:“上帝给了每一个人一杯水,于是,你从里面饮入了生活把段素兴打得往前而去,并没有伤到段素兴本人。

这一下打得他们直接往前冲了半丈,巫行云再次出掌。

“混账!”慕容龙城大吼,真气爆发,白自书的胳膊嘎吱作响,似乎要被他撑断,但是他死死扣住双手,就是不放手。

巫行云连续打出几掌,最后面的王烈双脚已经踏到悬崖边上,她运转真气,最后一章蓄势待发。

“啪――”巫行云抽响鞭子,大喝一声:“小师弟,醒来!”最后一掌还是打出!凶猛的掌力打在段素兴背上,段素兴借力加上自己的功力往前打去,两人的力量再加上白自书的力量,终于把慕容龙城给推出了悬崖!

王烈的身体腾空,往下落去,与此同时,巫行云的鞭子已经抽了出去,鞭子隔空把王烈卷起,一瞬间她的内力已经开始流失,但是王烈的身体也被卷了回来,隔空翻滚着落回到山顶上,慕容龙城怒吼,但是他的内力已经被王烈吸走了大半,此时又被白自书死死抱住,身体不停地往下坠去。

段素兴坐在悬崖边上,有些脱力,喘着粗气一时也站不起来。

王烈被巫行云用鞭子卷回山崖上,砰得一声落在地上,仍然保持着双手伸出的姿势,但是人已经失去了意识。

巫行云这才松了口在佛光禅师的禅房里气,只要没死,总有办法治好伤,这时候她才听到一边郭岩的大吼声。

“利空法王,念在你没有大恶的份上,我不杀你!滚回吐蕃去,以后若是被我发现你再出现在中原,我不会饶了你!”

只见利空法王捂着胸口,有些弓着身子站立在郭岩身前不远,嘴角的血不停地流出,在他左右,灵门灵净站在那里,微微有些气喘,刚才是他们三个联手打败了利空法王,郭岩本来就有伤在身,一个人还真不一定能打得过利空法王。也就是灵门灵净两师兄弟武功大进,不然连这忙也帮不上。

“以多胜少,这就是你们中原武林的道义吗?”利空法王冷笑道,

“哼,虽然胜之不武,但是对付你这种人不必讲什么规矩!”郭岩道,“你若是不服,等老夫伤好之后自会到吐蕃一行,到时候不管你是想单打独斗,还是想以多对一,老夫全都奉陪到底!”虽然气息有些虚弱,但是他的话掷地有声。

利空法王哼了一声,连慕容龙城都已经被打败了,自己再说什么结果就不好说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踉跄着往山下走去。

郭岩盯着利空法王消失在山顶中,站得笔直的身体一晃,再也站不住了,也是软软地坐到在地上,他忍着伤势跟利空法王大战,伤上加伤,此时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灵门赶忙过去扶住郭岩,从怀里摸出疗伤丹药喂到郭岩的口中。

巫行云见一切都已经落定,也连忙过去看王烈的伤势,现在山上可是一地的伤者,为了对付慕容龙城,他们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连白自书都跟慕容龙城同归于尽,王烈的情况也不太好,连李素宁都重伤了,善后的事情还有很多。

从始至终,巫行云都没有看一眼李秋水,她甚至连无崖子都没有去理会,以前虽然她很恨李秋水,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把她当做同门,但是经过今天这件事情,她再也不会承认李秋水跟她是同门,恩断义绝!

李秋水才不关心巫行云的动作,她还在对无崖子嘘寒问暖,一时山顶上变得有些安静。(未完待续。)

冰箱买什么的好
什么是电气设备报价
北京墙面喷漆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