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废神传奇归路第二十五章秘

2019-01-11 15:24:4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废神传奇归路 第二十五章

沈峰也是冲向两只雪狼,两只雪狼再次一跃而起,沈峰则是跪下身体向后倾斜躺在了地上,而他的身体由于惯性的原因还是继续向前滑行着,当两只雪狼飞到沈峰正上方的时候,沈峰举起双手他的双枪dǐng住了两只狼的下巴‘砰’的一声清脆的枪响,两只雪狼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沈峰看着三只雪狼説道:“这里到哪清洗呢,算了用雪融化diǎn水清洗吧。”

这时的沈峰再路边拾了一些干柴,又找了一些石头搭了个造子,在自己的空间戒指中拿出了在王大夫家拿出来的一个大铁锅。沈峰将铁锅放在了造子上,在造子中填满了干柴又去了一些雪放在了铁锅中,diǎn燃了造子中的干柴,不一会铁锅中的雪便化成了水,他用铁壶灌了一些雪水放在了自己的空间戒指内。

沈峰将三只雪狼的皮毛剥了下来,将内脏清理了出去,用雪水清洗了下狼尸上的血迹,便将狼尸与铁锅收了起来,去寻找菱纱以及xiǎo孔鳞去了。

当沈峰找到菱纱与xiǎo孔鳞的时候,南宫菱纱已经生好了火,抱着xiǎo孔鳞坐在火堆的旁边。

南宫菱纱看见沈峰回来了,对着远处的沈峰招了招手説道:“怎样,有打到东西吗?”

沈峰説道:“收获还可以,我打到了三只雪狼。”

南宫菱纱説道:“你怎么找到雪狼的,我在这里坐了半天了一只活物都没看见。”

沈峰尴尬的笑了笑説道:“我跑到山洞里,捣毁了雪狼老窝。”

南宫菱纱将信将疑的説道:“那雪狼皮呢?你没扔吧,给我我还有用。”

沈峰看了看菱纱便在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张雪狼皮交给了菱纱,菱纱接过沈峰递过来的雪狼皮在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剪刀,裁剪了起来。

沈峰并没有管她,而是在火堆上架起了架子,将雪狼的尸体串在了架子上烤了起来,雪狼的尸体慢慢的开始变得金黄,而一滴一滴的油脂开始从雪狼的身体上是爱与爱传递的桥梁;它如山间泉水一样清彻透明流了下来,见此情况沈峰找了个xiǎo杯子,将落下的油脂接住,当接了半杯油脂的时候,沈峰将盐、孜然、胡椒面一类的调料溶解在了这些油脂里面,又将这些油脂从新涂回了雪狼的身上。

这时菱纱却是利用雪狼皮制作出了一套xiǎo皮衣、xiǎo皮裤以及一双雪狼皮做的xiǎo皮鞋,菱纱给孔鳞穿上説道:“xiǎo孔鳞,看看怎么样喜欢吗?”

孔鳞高兴的diǎndiǎn头説道:“菱纱姐姐,你给我做的xiǎo皮衣真合身。”

南宫菱纱高兴的摸了摸他的xiǎo脑袋,这时沈峰这边的考雪狼肉已经传出了一阵一阵的香味,xiǎo孔鳞来到烤肉架面前咽了一口口水对沈峰问道:“沈峰哥哥,好香啊可以吃了吗?

废神传奇归路第二十五章秘

沈峰摇了摇头説道:“还不可以哦,xiǎo孔鳞乖再等等就可以吃了。”

南宫菱纱闻了闻烤狼肉传出来的香味问道:“沈峰哥哥,你还有这手艺啊,原来怎么没有做给我吃啊。”

话説以前的沈峰当然不会做这些,因为是个货真价实的xiǎo孩子嘛,而现在的沈峰虽然是个宅男,但是必要的生活技能还是会一些的。

沈峰尴尬的説道:“以前不是没有这个必要嘛,现在出来了自然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动手。”

沈峰向雪狼肉看去,感觉雪狼肉考的差不多了,对菱纱与xiǎo孔鳞説道:“菱纱、孔鳞,雪狼肉考好了快过来吃吧。”

孔鳞高兴的拍手叫道:“太好了,终于可以吃了。”

菱纱也是跟了过来説道:“沈峰哥哥,烤这么多有必要吗,估计我们都吃不完的。”

沈峰笑着説道:“没关系吃不完,我们可以放在空间戒指里边,反正空间戒指里是一个相对真空的空间,里边的东西不会腐坏,比起冰封保存效果更好。”

南宫菱纱diǎn了diǎn头没有再説什么,当吃完饭后南宫菱纱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气説道:“我们还是快diǎn走吧,到了xiǎo孔鳞的家里就能休息了。”

沈峰摇了摇头説道:“天已经黑了,走夜路太危险了,今晚还是在这里过一夜吧。”

南宫菱纱吃惊的説道:“你疯了吗,在这种大雪地里边过夜会被冻死的。”

我不由自主地将自己交给了感动沈峰diǎn了diǎn头説道:“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可以遮风挡雪的地方啊。”

菱纱惊喜的説道:“对了,刚刚你跟我説过的雪狼住的山洞,我们可以去那里。”

沈峰为难的説道:“那里可以倒是可以,不过那里边的味道实在是不怎么样,你知道的它们毕竟是动物,吃喝拉撒都在洞穴里边……”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雪狼居住的洞窟,沈峰之所以这样对菱纱説是因为想要保护孔鳞是巨龙的事情不被暴露。)

南宫菱纱皱了皱眉头对沈峰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沈峰笑了笑説道:“既然没有山洞我们可以试着自己搭一个屋子啊,就像堆雪人一样。”

南宫菱纱怀疑的问道:“这样可以吗,雪不也是凉的吗?”

沈峰説道:“没问题了,能够遮风避雪就可以,别忘了我还有两张雪狼皮,一张当做皮垫子一张当做我们的被子,这样的话会很暖和的。”

南宫菱纱无奈的説道:“好吧,那我们这就开始吧。”

决定下来后沈峰在地上开始挖坑,当挖出一块土地之后两人便在这块土地之上搭建了一个仅容三人躺下的xiǎo屋子,而沈峰又围绕着屋子的周围造了雪做的围墙用来用来遮挡外面吹来的山风。

南宫菱纱将一张雪狼皮扑在了地上,自己抱着孔鳞躺在了雪狼皮上,用另外一张雪狼皮当被子给自己与孔鳞盖上,这时的南宫菱纱惊喜的发现,这样住起来比自己想象的要暖和很多。

这时沈峰也钻进了雪狼皮做的被子中,向南宫菱纱笑了笑问道:“怎么样,很暖和吧?”

南宫菱纱重申风笑了笑説道:“我从来不知道用雪做的房子有这样的暖和。”

沈峰对她説道:“好了,不要光顾着兴奋了,快diǎn睡觉吧,明天还要早送xiǎo孔鳞回家呢。”

南宫菱纱乖乖的diǎn了diǎn头説道:“那好的,晚安!”

沈峰diǎn了diǎn头説道:“晚安。”

沈峰并没有就此入睡,而是待到菱纱入睡之后走出了用雪建造的xiǎo屋子。沈峰看着这安详的黑夜,四周的物体由于雪地反射的月光而清晰可见,沈峰长出了一口浊气説道:“这位跟了我们一下午的朋友是不是应该出来了。”

这时沈峰面前的空气一阵扭曲,慢慢的出现了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这位白衣女子紧盯着沈峰问道:“你为什么会发现我,以你这样没有修为的人类是绝不可能看破我的魔法的。”

沈峰却是笑了笑説道:“动物,是大自然的杰作,一般的动物与魔兽会规避对自己有危险的存在。这寒风山上魔兽无数,可我们下午在这寒风山行走了一下午却是一只魔兽都没有遇见。下午我出去打猎也是为了证明这一diǎn,大概我走出距离菱纱与孔鳞三千米左右才遇见了三只雪狼,这説明了这半径三千米之内有令它们恐惧的存在。”

白衣女子饶有兴趣的问道:“哦,那你为什么没有认为你们之所以没有遇见魔兽是因为鳞儿的关系而是认为另有其人呢,毕竟以你的聪明早就应该清楚鳞儿的身份了才对。”

沈峰解释道:“我确实早就清楚了孔鳞是这座山上冰霜巨龙的孩子,不过孔鳞虽然是冰霜巨龙的孩子,但是毕竟修为不足。在山脚下的时候我抢夺它手中的木棒就是为了确认它的实力,结果是虽然它的力气很大但并不如想象中强大。这些一连串的事件联系起来自然而然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它的身边有人保护。”

白衣女子説道:“那你叫我出来就不怕我突然发难?”

沈峰对她説道:“你要发难早就发难了,我们之中无人是你对手,你要杀掉我们并不比捏死只蚂蚁难多少,至于这次我叫你出来是有事情请你帮忙。”

白衣女子惊奇的説道:“哦,有什么事情説来听听。”

沈峰笑了笑指了指雪做的屋子的方向説道:“孔鳞是冰霜巨龙的孩子,而这孩子的资质是毋庸置疑的,它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吸收着身体附近的冰元素。白天大家都在活动的时候这种元素吸收并没有什么,但是现在是晚上加上这里是这样的大雪山,如果不阻止它现在这样的吸收恐怕抱着它的菱纱会被冻死在这雪山之中。孔鳞这种体制是天生的,以它现在的自己还控制不了自己身体对周围元素的吸收,所以我迫于无奈只好将您请了出来。”

白衣女子想了想説道:“也是,看样子xiǎo孔鳞也是蛮喜欢这个xiǎo女孩的,算了我就帮你们一把先暂时的将xiǎo孔鳞身上这种性质封印。”

説完白衣女子便起身走进了雪做的xiǎo屋子之内,在熟睡中的xiǎo孔鳞眉间轻轻diǎn了一下,一道白光闪过xiǎo孔鳞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将自己的头埋进了南宫菱纱的怀中继续睡觉,反观原本睡梦中眉头紧皱的南宫菱纱缓缓的舒展了开来甚至脸上浮现出了甜美的笑容。

酒精发酵设备
上海电动车出租
硫酸多少钱一斤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