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全知武神第七百三十章对峙

2018-12-07 20:50:5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全知武神 第七百三十章 对峙

邹兑这话貌似揭了黑衣小屁孩的伤疤,黑衣小屁孩怔了怔,面色已经怒火了,张牙舞爪地吼道:“你懂个屁……”

话才出口,黑衣小屁孩似乎感觉这样的表达方式不足以维护他高贵的身份,改口又吼道:“该死的小虫子,你是在挑衅本玄武大人的威严吗!”

邹兑翻了翻白眼,无语之下,实在懒得理会这上蹿下跳的黑衣小屁孩,一转头继续赶路。

黑衣小屁孩急了,跟随了上去,气势汹汹地继续地道:“你必须向本玄武大人道歉……”

黑衣小屁孩的话还没有说完,阿朵怒气冲冲的声音已经传来:“小黑,你在磨蹭什么?还不快加紧赶路!别在缠着邹兑说废话了,就你这样SOC柜
,不知道要浪费我们多少时间!”

黑衣小屁孩立即如同被浇灭的火焰一般,没了脾气,带着讨好的笑容,看着抱手怒视他的阿朵,装可爱地道:“漂亮姐姐,我知道错了,我马上改正!”

邹兑看着,哭笑不得,相比自己的不被放在眼中,阿朵就是这黑衣小屁孩的克星啊。

接下来的时间,邹兑和阿朵全力赶路工地洗车机
,玄武却开始不爽了,因为阿朵的“禁口令”,他不能再乱侃大山,尤其是在几次试图突袭阿朵失败,反而被阿朵揍得鼻青脸肿之后,这黑衣小屁孩终于是认命了。

“一片痴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黑衣小屁孩带着淡淡的忧伤,倒背着双手踱步的样子,实在让人笑喷。

但邹兑没笑得出来,因为这黑衣小屁孩忽然发疯似地狠狠在他右臂上咬了一口。邹兑正吃惊这黑衣小屁孩发什么疯时,却见被黑衣小屁孩咬过的伤口迅速变化,变成了一枚玄武模样的玄黑色刺青。

“本大人身心俱疲,需要静养疗伤,没事别烦我。”

黑衣小屁孩神气十足地说完,身形化作一道黑烟,迅速消失在邹兑右臂的刺青中。

一时间,邹兑感觉到了心神和这玄武刺青的微妙联系,这枚刺青竟然是一个奇异的空间,而玄武就住在这空间之中休眠。

邹兑暗暗惊奇这黑衣小屁孩知道的和懂得的东西当真不少。不过随即,他又不奇怪了。

的确,这样一头上古异兽,拥有着漫长的生命,在不知道几千几万年的岁月长河中,想懂的东西少了都不行。何况,根据玄武所说,他之前可还曾有过一位叫“微瑕仙子”的主人,那样的大能随便传授点什么,都足以让玄武掌握超过许多人的手段了。

众所周知,如“乾坤袋”一类的空间储物法器,是无法通纳活物的,除非是专门制作的如“灵兽袋”,或者是“灵药袋”等空间法器。而这处刺青空间恰恰有类似“灵兽袋”一类特殊储物空间的功能。

邹兑已然是大喜了,身上这枚噬金蚁卵碍手碍脚的,正不知道往那里放呢。他从怀中取出了噬金蚁卵,意念一动,随心所欲地就将噬金蚁卵也放入了刺青之中。

没有玄武的打扰,邹兑和阿朵的行程更快。两人都担心着火栗部落的安危,但当真正赶到的时候,却对这对峙的局面哭笑不得。

火栗部落的营盘扎得稳稳当当的,警惕站岗的战士一丝不苟,而火栗部落营盘两边,一左一右就是刀郎和花郎的大军,那浩浩荡荡的战士人数,竟比整个火栗部落的总人口还多。

自从邹兑和阿朵离开后不久,刀郎和花郎部落就出现了,对火栗部落的营盘形成了夹击之势,但这样的对峙已经过了好几日了,刀郎和花郎却只是做做姿态,一直没有发动真正的进攻。

对此,火栗等人也有些不理解,怀疑刀郎和花郎部落莫非是被火栗部落防御扎实的营盘吓到了?

回来的邹兑却一眼看出了真像,刀郎和花郎本来是悄悄地突袭火栗部落,打算打火栗部落一个措手不及,但后来却发现火栗部落早早得到了消息,布置了严密的防守等着两个部落去碰。

显然,原本是喝汤吃肉二手电镀设备回收
,现在却忽然变成了啃硬骨头,刀郎和花郎两个临时联合的部落开始各自心怀鬼胎,都不肯首先向火栗部落发动攻击。因为两个部落不是傻子,面对火栗铁齿铜牙的防御营地,哪个部落先动手肯定要吃大亏,会死上不少的人手。

正因为如此,两个部落都不肯首先进攻,互相推诿着,竟是硬生生形成了这僵持的局面,都持续了好几日也没有变化。

邹兑简单说出了这个分析,立即让火栗等信服。火栗直接开口道:“既然是这样,邹兑,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邹兑微微一笑,说道:“很简单,我们就当刀郎和花郎部落不存在,撤了营地,继续狩猎!”

邹兑这惊人的话一出,人人都是惊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两个战士人数比火栗部落总人数还多的部落不存在,继续狩猎,这得多疯狂、多自信啊!

偏偏提出建议的是邹兑,以邹兑无上的声望和以往的种种事迹,众人虽然极为吃惊,无法理解邹兑的思路,却是没有一人提出反对的,火栗更是直接拍板,一切就按照邹兑所说的去做……

……

“刀郎,你-他-妈的是什么意思!这一次的行动还是你主动提出的,你们刀郎部落现在却缩着头不动,这算什么?”

破旧的兽皮帐篷中,花郎部落的族长花郎开口就大声斥骂,手指指着刀郎部落的族长刀郎的鼻子。

大马金刀地坐在兽皮椅上的刀郎不急不慢地喝了一口水,冷冷笑道:“什么意思?花郎族长你不明白?你花郎部落什么心思,我刀郎部落就什么心思!”

“你……”

花郎气得说不出话来,却也知道光凭口舌,是绝对不可能让刀郎让路,让刀郎部落的战士首先发动试探攻击的。

毕竟能成为一个部落的族长,就没有是傻子的,花郎也明白这一点。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