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你们这些NPC第五三四章盛宴下

2018-12-07 20:47:4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你们这些NPC 第五三四章 盛宴(下)

“进来。”办公室里响起了孙安的声音,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冯狱长当然不会就这么进去,他站在门口说道:“你先让王队长出来治伤,我就进去。”

他着重说了治伤二字,希望能博取一些孙安的同情心。

可惜他还不太了解孙安。

里面的声音再次响起:“做不到,你直接进来吧,我是来找你聊天的,不是来伤害你的,否则你根本不可能走到这里,我是来款待你的,请进来享受吧,不过你要是把那些拿枪的家伙一起带进来,就太没礼貌了,我是会生气的。”

冯狱长还是不敢进去,也不敢乱闯,他已经听说了孙安在食堂里的行动,就算有枪也难以对付他,而且孙安手里还有一把枪,贸然进去,下场可能会很惨。

也不能叫外援,无论是特警、武警还是军人,叫来了都能解决问题,可万一孙安说出地底的事,那就会有出更大的问题了,这件事无论如何都得内部处理。

还在犹豫着,孙安的声音又传出来了:“我说过的话是算数的,不信你打问问你的老板就行了。”

这倒是提醒了冯狱长,事关制毒基地,打个问问也没什么,他拿出,打了个,很快就得到了准确的回复——按照孙安的话去做,尽量不要激怒孙安,惹祸上身,他们之后会派人处理,至于是去收尸还是去打扫办公室,就看冯狱长的手段了。

冯经良放下,眉头紧皱,他忽然有了自己被当成弃子的感觉,这是前所未有的,更可怕的是,从对方的态度判断,似乎把这所监狱都当成了弃子。

要建立一个这种规模的制毒基地,谈何容易,为此杀死多少人都不为过,真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

他不明白,安排孙安入狱的时候,上头的语气听起来一点也不在意这个人,就和是以前送过来的那些“实验品”一样,如果孙安真是个需要重视的人,为什么不说清楚定做服装手提袋
?这样他就会更加小心,也不至于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了。

“你们……离开吧,先让犯人回各自牢房里,恢复好秩序,后续的事我会来处理。”冯狱长情绪低落,对那些狱警摆了摆手。

也不等狱警做出反应,他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血腥味扑面而来,十分浓烈,办公室很大,又有通风口,仍有那么重的味道,说明办公室里有大量的血,多到超出了一个人能承受的极限,而且单是血还不行,必须有更多别的东西,才能发出如此浓烈的腥味。

恐怕王强已经遭遇了不幸。

冯狱长的猜测是正确的,王强躺在那张大得像是双人床一样的办公桌上,早已死去,尸体残缺不全。

他的衣服已经被解开了,皮肉也被解开了,身上有个很大的“Y”型解剖口,内脏被取出,血流得满桌满地都是,他的左眼已经瞎了,血肉模糊,右眼还在,睁得很大,脸上是狰狞的表情,似乎是在死之前就被剖开了,胸腔和腹腔里还留有两样东西,一是肺,二是右肾。

按照约定,孙安给王强留了一只眼睛和一颗肾脏,也因为路上没有遇到阻碍,王强的子孙袋得以保留。

冯狱长胃里的东西都喷了出来,喷得满地都是,他还是第一次知道人的呕吐会有这么强的力量,仿佛是用重型机器挤压腹部与背部才挤出来的。

孙安站在办公桌旁边,斜倚在桌子上,抱着双手,手上的血抹得满身都是,微笑着说道:“我知道你这两天没吃好,要么是忘了吃早餐,要么是吃得和囚犯一样,怪可怜的,所以想款待你一下。”

他一摊手,指向了桌子靠近办公椅的那一端。

那里陈列着一排内脏,从心肝胃肠,到大腿和手臂的肌肉,再到血管、膀胱,一样不少,血液已经半凝固,像是淋过了巧克力一样。

冯狱长知道孙安的意思,他答应孙安会和他吃得一样,也曾在放风区前的小房间里警告过他,可他无视了自己的约定,无视了警告,现在报应来了,没想到会这么可怕。

“来吧,坐下。”孙安招了招手,指了指办公椅。

冯狱长还在吐,脸色苍白,和桌上的王强一样,他干呕着,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孙安,没能移动脚步。

“别担心,我知道你在减肥。”孙安笑着说道,“你能消化的只有肉和内脏,都是高蛋白,最有营养的血液是无法消化的,因为人缺乏消化血液的酶,这样你内出血才能及时发现,喝人血,喝得少了你会拉出来,喝得多了你会吐出来,所以不用担心热量的问题,而且这家伙肺似乎不太好,喜欢咳痰,我就没有切出来给你,如果你需要,我也可以现帮你切,保证是最新鲜的肺叶,另外,如果你想吃大脑的话,还得帮我准备一把锯子,因敲开脑壳容易破坏大脑原有的形状,不太美观。”

他的话听起来像是开玩笑,但语气很认真。

冯狱长连苦胆水都吐出来了,只是干呕着,仍站在原地不动。

“怎么?你以为我只是想吓唬你?”孙安重新抱起手,像是在和自己所烹饪食物合影的大厨,“看来你果然不太了解我,你才会傻到在我面前违背诺言,不知者不罪,所以我会原谅你,不会杀死你,也不会把你吃人的事说出去,你就放心的用餐吧,我这个人想象力不怎么丰富,但是折磨人的点子有很多蓝莓苗
,不想以后受苦,就趁着有机会的时候表现好一些,监狱不就是一个给人改造机会的地方吗?你可以开始改造自己了。”

冯狱长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枪,这是杀死孙安的好时机,因为孙安带进来的枪放在桌上镀锌圆管
,他用来解剖王强的美工刀也扔在地上,身上应该没有武器,一匣子弹打光,总能把他杀死。

可是王强的表情实在太可怕,一个人只有恐惧到了极点,才会出现那样的表情,而表情在这位得力助手死亡的那一刻凝固在脸上,冯狱长不敢想象在死亡前,王强经受着多大的痛苦,他不希望受那样的痛苦,也不希望自己的尸体落得那副模样。

枪没有掏出来,他蹒跚着走向自己的办公桌。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