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冥尘贯第一五章误入魔掌

2018-12-07 17:54:4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冥尘贯 第一五〇章 误入魔掌

谁知,这俩小姑娘并没逃走,反而一边一个扯住楚江童的衣服,极不情愿地埋怨道:“你把我俩搞到这儿,自己想逃走,没门!”

另一个则说:“我们的丢了,好几千块呢!给我们找回来,不然,就废了你!”

“啊?天哪!”楚江童倒吸一口凉气,刚才只身偷袭三鬼都不曾怕过,这回却吓得双腿一抽,赶忙将一个摸出来,这是刚才在山洞里捡到的。

“嘘――你们这俩小妖精,学会……”随即改口说:“你们的家是哪里?告诉我,联系你们的家长……”

俩小姑娘停顿一会儿,其中一个说:“我是古城新区的,在吧里玩的时间长了些,出去买东西时,就被你们的人给施了魔法,弄到这里来了!”

另一个则气咻咻的,来了脾气:“哼,刚才你捆绑我俩,已构成绑架罪!却反过来问我们的家在哪里,别装了!真不爽!”

楚江童只好嘻嘻笑起来:“好啦好啦!你们安全了就好,不过,以后别再泡吧了,真猜不透,络怎么把你们变成这个样!原本,络是造福于人类的,可偏偏有人不用其优点!可悲!”

一个小姑娘极力反诘:“你骂谁呢?你才可悲,装酷!心却钝得要死!”

楚江童哪有时间再与她们饶舌?小陶和眉月儿还下落不明呢!

怎么办?

哎,对了,派出所!用刚捡来的拨了报警,然后闪身而逃。

一会儿,警灯闪闪,向着这边开来。

楚江童来到蟾藏崮山里,又连续拨了几次小陶的,关机关机关机……

突然,想起人狼峰,为什么,三个恶鬼欲将小姑娘送去哪儿?对,就得去人狼峰探窥,事不宜迟。

先回老婆婆那儿看看陈凤娇,恰是顺路。他提气飞跃窜蹦,一会儿来到了草房不远处的山坡上。

刚要下坡而去,迎面看见一个人影拼命地向这边跑来。这个疾跑的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楚江童不加犹豫,迎上前去。

到了近前时,一眼认出:陈凤娇!怎么?陈凤娇被谁追赶14501000
?这个陈凤娇可能实在跑不动了,居然一头扎进自己的怀里,随后斩拌机
,不远处追来一个矮矮的身影。

定睛一看是老婆婆,楚江童急急问道:“陈凤娇,你跑什么?”

老婆婆一会儿冲到跟前,看清是楚江童,便松了口气:“小童,别让她再跑了,她都逃跑五次了!”

楚江童顿时明白过来,而此时的陈凤娇突然拼命挣脱自己的手,疯一般向山里跑去。

老婆婆伸手一指:“小童,陈凤娇在草房里待不住,还打伤了佳勃,我们实在招呼不了她呀!”

楚江童只好说道:“老婆婆为难你们了,我去追她!”

边追边喊着:“陈凤娇,别跑了,不要……”

然而,陈凤娇的脚步声突然消失了。

楚江童在附近找了好久,也没有她的影子。

老婆婆又焦急又生气,唠叨个没完。

楚江童苦苦想着如何去寻找小陶和眉月儿,这又添了个失踪的陈凤娇,没去理会老婆婆的埋怨。

一时间,她们仨将自己难住了,好好想想吧!不能这样盲目寻找。

老婆婆跟随着回到草房,佳勃正在逗孩子,手里扯着一张弓,弹着弓弦,一句话也不说,目光一直冷冷的,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楚江童喝了一会儿水,点上一根烟,若有若无地吸起来,袅袅烟雾中,逐渐理出一个清晰的头绪:

……小陶被恶鬼控制了,眉月儿并没有被恶鬼抓获,她正在设法营救小陶,只是一时脱不开身,至于陈凤娇,她因为尚未恢复合身之体,或许遇到了恶鬼……

女鬼陈凤娇,此时并没有真正恢复意身合一,尚且处于懵懂混乱之中。

此时的她胆小,对谁也不认识,对谁都表现出极度的恐惧和提防。对于自己,来自哪里,为什么在这群山之间的草房里,都一无所知,唯一的本能,便是逃跑,不说话,也没有什么思维意识。

当老婆婆追她时,她吓坏了,以为老婆婆欲要杀她,因此,就没命地逃跑。

蟾藏崮山下,夜色深沉。

话说陈凤娇跑着跑着,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了她。

顿时,感到一股猛烈的凉风扫来,随后便精神恍惚,感到异常疲惫,仿佛身上被锁上了一张大,被动地随着那条黑影走去,走了好长时间,来到一个山洞里。

陈凤娇进了山洞,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天快亮时她才醒来,奇怪的是猛然间有了思维。

啊?我这是在哪里?开始仔细回忆,并且很快想起了楚江童,老婆婆和佳勃。

这时的她,鬼魂与身体终于完全相互融合。

才欲抽一下手脚,却发觉自己的手脚根本没法动,全被绑着呢!睁眼细瞧,只见里边的石桌前CMMi质理管理体系
,坐着一个“人“。

他一身黑色长袍,头戴一顶斗笠,遮着脸,身材高大健壮,身边竖着一把光闪闪的青铜剑。

这斗笠鬼喝得醉醺醺的,不时转过脸来望一眼陈凤娇,一双鹰一般的眼睛,红红的,从斗笠的缝隙间穿过,在陈凤娇的身上乱射,她吓得心脏扑扑狂跳,心想:完了!落入这野鬼之手,那就等着遭受万般折磨吧!

这个斗笠鬼,正是阴世的反秦义军首领。

当年,阴世覆灭,这斗笠鬼便逃亡阳间,随从他的众鬼卒数百有余,来到阳间后,四散而居,八方游荡。

在阴世时与郑袖、王贲等积聚下的深仇大恨,阴世统领的野心,一刻也不曾减弱过,只是不曾见到过扰世妖蛛郑袖以及王贲等恶鬼,若是以后相遇,必然以诛杀相向!

他们对阳间人,更是产生了一种无法冰释的仇怨,他们认为阴阳不能两立,必须将一方灭亡。

寒洞凄冷,陈凤娇周身被冻得快要僵了,正当她浑浑噩噩,即将进入昏迷中时,突然感到腿上一阵钻心地奇痛,忙睁眼,斗笠鬼不知何时手中居然多了一条细细的小红蛇,蛇体通红,虽然不粗,但其威力还是令人瞠目结舌。

这小红蛇咬过陈凤娇的大腿之后,便嗖地一下反弹回斗笠鬼的手中,他阴险地嘿嘿冷笑,望着陈凤娇因为疼痛而抽动颤栗的身体,仿佛在欣赏一个有趣的娱乐舞蹈。

斗笠鬼闭目,念一道鬼咒语,然后手一扬,小红蛇在空中翻几个跟斗,直直甩在陈凤娇的手腕上,小红蛇围着手腕不停地环绕游动,她吓得几乎昏过去了。

一会儿,这条小红蛇冒了一阵红雾,便贴在了她的胳膊上,如同一条红色的纹身。

斗笠鬼身子一旋,贴到陈凤娇的胸前,目光贪婪而迷荡,直直地盯着陈凤娇的前胸。

虽说陈凤娇生前风流放荡,死后成鬼也仍然不改其风流本性。当看到这斗笠鬼之后,却害怕了,而且从心里滋生出一股对他的厌恶与惧怕。

小红蛇已经被斗笠鬼植入她身体,必须听从他的安排了。斗笠鬼摘下斗笠,一件一件地慢慢脱去长袍,将陈凤娇抱起来……

这个斗笠鬼是个虐待狂,陈凤娇这一夜死去活来。

天亮后,斗笠鬼便出去了,回来时,手里提着几只野禽蛋。

嗝……嗝……酒足饭饱的斗笠鬼,一把扯过陈凤娇,恶狠狠地说:“陈凤娇,从今天起,你就下山去找楚江童,这是个令我们切齿痛恨的人。你要变得越来越坏,越来越毒,你要与阳间所有人为敌,杀了他们,不然,我会让你的身体遭受比死还难受的痛苦……”

陈凤娇木呆呆、晃晃荡荡地走出山洞。

她已经恢复了思维,这反而让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和痛苦――欲生不能,欲死不可。

陈凤娇下了山,也不知去哪里,游魂一般地走啊走,她想去找到楚江童,只有找到他,才可以救自己。看来做鬼也不容易啊!实在饿坏了,周身又被斗笠鬼打得青肿不堪,她恨这个斗笠鬼,然而自己又丝毫奈何不了他。

抬臂望着胳膊上环绕的小红蛇,真怕!它会变着法儿折磨自己啊!

无力地仰望蓝天:早知道在阴世如此痛苦,还不如留在阳间!正如好死不如赖活着,哪怕做个阶下囚,也总比做个受控制的可怜鬼强万倍啊!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