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

丞相的世族嫡妻第188章帝国来客

2018-11-08 17:17:29|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188章 帝国来客

第188章帝国来客

“白雪落在青竹上,凝结成冰的雪映着竹子的绿,是不是很像翡翠琉璃。”绿色与白色混合在一起的竹林内,响起一道清悦的女音。

跟在旁边的,赫然是之前那名叫无忧的护卫,眼前的女子应该就是那位月主子,两人不知是什么原因,竟然出现在此间。

“是,如月主子所言。”

无忧淡淡的应言,面色却有些凝重,他们似乎进入了一个阵法中,这个阵法能把一个界面无限延伸。

眼前这片竹林原本不大,刚才站在外面,明明是能一眼看到边,可是一脚踏入竹林后,眼前就瞬间换了画面,竹林就变得无边无际。

他们是无意中闯入梧桐夜雨的禁地,希望里面的人不会太为难他们,能放他们离开,青主子吩咐过,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暴露身份。

只是无忧的顾虑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得太明显,除了眼中有些焦虑外,依旧面容淡然的跟在自己主子的身后。

忽然听到自己的主子欢喜的叫道:“无忧,你快看,有人过来了。那边。”女子伸出手一指,眼睛都在发亮。

无忧目光顺着女子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店xiao二打扮的男子正朝他们走过来,不由暗暗的戒备,他居然没发现竹林中有人。

那名xiao二走上前,恭敬的行礼道:“xiao的见过公子,见过xiao姐!”

似是看出无忧眼中的疑问,抬起一只手,指着不远处的一所xiao屋道:“xiao的是这片竹林的看守,因方才有事走开,不知道两位入内,招呼不周之处,还请两贵客包涵。”丝毫不因为对方擅闯,而露出任何不悦的神情。

女子张望四周道:“这片竹林有什么好玩的吗?”

xiao二连忙回道:“回xiao姐,xiao的看守的这竹林,除了比较清静,倒没什么好玩的,不过梅院那边,好几家的xiao姐正商议着要斗茶,两位若是有兴趣,xiao的马上让人引两位过去看看。”

“什么是梅花茶?”女子好奇的问。

“回xiao姐,xiao的是粗人,不太懂这雅事,听人说就是采新鲜梅花,还有落在梅花上的雪,和着茶叶泡成茶。”xiao二简略的解释几句。

无忧知道对方是找理由让他们离开,他也不想招惹梧桐夜雨的人,能安然离开更好,对这xiao二倒有几分好奇。

目光暗暗瞟了xiao二一眼,好机灵的xiao二,没有直接告诉他们,竹林是禁地不能乱闯,而是用另一件事吸引客人的注意。

给足对方面子,当下也不拒绝,进言道:“月主子,听着颇有趣,青主子最喜欢这雅事,没准也在那边观看,主子不如过去看看。”

女子也似是十分感兴趣,一脸欣喜的點點道:“本……本xiao姐也想看看,原来是比拼茶技,我最喜欢看。”表情是恨不得飞过去。

无忧道:“那就有劳xiao二哥,领我们出竹林。”

“是,两位这边请!”

两人跟着xiao二往竹林外面走,无忧的清楚的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们,眉头只是一蹙,并未出言。

这片竹林,一定有什么秘密。

而此时,竹林的深片,一幢三层高的xiao楼上。

薄情站在窗口前,冷眸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

沈问之淡淡的出声:“这两人看着似是不xiao心闯入竹林,只是,那男的似乎不简单。”

薄情不以为然的道:“只要他们好奇心不太重,知趣不再来的话,可以不必理会,暂时让人盯着他们。”

灵雎轻轻应了一声是,给外面的人递了一个眼神,回头道:“主子,梅园那边一切已经准备好,众位夫人和xiao姐正等主子过去呢。”

“知道了,这就是过去。”

薄情过回头,看着沈林二人道:“刚才的事情,必须尽快办好,若有需要我会让暗阁配合你们行动,还有,等太子登基后,我会亲自到各地看看,你们安排一下。”她这个幕后主子,甩手掌柜,是应该露露面。

“主子能出去走走,自然是好的,盟里的人可都想一睹盟主风采。”

沈问之一脸打趣的道,若是下面知道他们东盟的老大,是一名十几岁的丫头,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林世擎会意的笑了笑:“主子是应该出去走走,然后闯出一个响亮的名号。”

当初他第一眼看到薄情的时候,就差點惊讶的叫出来,谁会想到东盟,这么庞大的一个组织机构的领导人,竟然是一名十几岁的xiao姑娘,若不是后来多次打交道,看以她的手段后,他还真不敢相信。

薄情挑挑眉:“本盟主的名号还不够响亮吗?”她都祸国殃民,红颜祸水,妖女恶魔,这些还不够响亮。

林世擎自然知道,她指的是那些无知的人,给她安上的莫须有罪名,笑道:“属下指的是在道上,也就是江湖上给自己闯个名号,就像武林盟有一个剑圣——夜如剑。

夜如剑的剑圣之名,威震武林。

若下面的人遇到麻烦,只要报出他的名号,谁敢不给三分薄面。”

武林盟,薄情點點头。

武林盟是由各个武林门派组成的联盟,名下的产业同样遍布东域,是东盟最大的竞争对手,而且他们还有大量的武林的门派为助力。

确实是一块硬骨头,而这一切全是来自武林盟主,剑圣——夜如剑。

武林盟主,号召天下武林,莫敢不从,看来这名号确实是很重要。

想到这里,薄情耸肩道:“哦,明白了,灵雎你着手安排吧。”

主子终于肯飞出金丝笼,灵雎自然高兴:“主子放心,奴婢一定会安排好的。”

林世擎和沈问之相视一眼,主子一出手,江湖上必然又是一番风云幻变,不过竟然东域的天变了,东域的江湖自然也免不了这一天。

梅园,薄情特意在梧桐夜雨内,开辟出出十二处园林,分别种上十二种不同月份的开放的花卉。

现在是十二月,正是梅花盛放的季节,所以独开了这梅园,供众人赏玩。

梅园中,按布局,种植上各式梅花,每一种梅花林内,毕设有供游人赏玩梅花的亭台,还有供人休息的厢房。

薄情来到的时候,众人正集中在梅林中间,一处可容纳近千人的楼阁内。

“见过慕少夫人。”

楼阁内,四周垂着厚暖的帘子,众夫人、xiao姐们正在闲聊,看到薄情出现,纷纷起身行礼问好。

箫谨天开辟帝朝,登基在即,慕昭明高居丞相之位,地位已经是涨无可涨。

但薄情的行情却是水高船涨,现在还有谁敢xiao看她,巴结都来不及,难得见一面自然要好好奉承一番。

薄情走到首席上坐下,看着众人含笑道:“本夫人今天只是跟大家聚聚,不必拘礼,随意坐吧。”两手一摊,示意众人坐下。

酒过三巡,席间一名披着青莲色厚锦镶银鼠皮披风的夫人站起来,圆润的脸上挂着笑容道:“慕少夫人,先帝在位之时,xiao女曾在皇宫中,侥幸目睹慕少夫人的茶技,心中羡慕和倾慕不已。回去之后也细细的琢磨一番,倒有是些xiao成,不想其夫人家的xiao姐回去后,也同样做了一番钻研。”

薄情先少参加这种聚会,一时间认不出眼前妇人是哪一家的夫人,正在为难时,就听到一把声音道:“慕少夫人,钟夫人的意思是,想让几位xiao姐当众表演,请您指點一下他们的茶艺。”说完,掩面一笑。

这些人啊,全都瞄准未来的新帝,准着送女儿入宫,好一光耀门楣。

顺声音看去,陆夫人正安然的坐在席间,当初薄情举荐她的夫君陆大人,监建帝宫,如今帝宫落成,陆大人也从工部侍郎升为工部尚书,陆夫人如今也是正二品诰命夫人,出席各种宴席的机会比薄情还多,自然认得的人也比薄情多。

薄情冲着陆夫人露出一个笑容:“既然各位夫人和xiao姐们,有如此雅兴,本夫人若推托,就是矫情。本夫人虽不敢自称技艺精湛,不过却有一条刁钻舌头,是好是坏,一品便知。”若得众人一阵笑声。

钟夫人等人听了不由的大喜,马上拍了几句马屁,又连忙把几位xiao姐都夸赞了一番。

“几位xiao姐既然是一起上,自然要是分出一个高低,不然就没意思了。本夫人这里备了彩头,赢者得。”薄情回头看一眼,灵雎取出一个匣子,打开摆在桌面上。

众人不由坐直身体看去,只见匣子内摆着各式通体圆润的玉簪,每支玉簪皆是不同的颜色,却是每种颜色皆玉中的极品,没有丝毫杂质,众人不由的眼前一亮。

薄情从灵雎手中接过茶杯,滑着杯盖道:“这是本夫人偶得的一套玉簪,玉簪虽然不算是什么名贵之物,贵在这套玉簪集全了东域七种玉色,玉质还算上乘,当是本夫人给获胜者的采头,希望大家别见笑。”

众人看着一匣子的玉簪,不由的目瞪口呆。

这还叫不名贵,还算上剩,分明是有价无市的东西。

玉还都是玉中的极品,丞相夫人出手果然不凡,一出就是十几万两银子,真是叫人又羡慕又嫉妒。

薄情微眯着眼睛,声音极为慵懒的道:“不知是哪几位xiao姐参加。”这几位夫人是什么心思,她心中发然。

新帝登基在即,选妃充实后宫是必然的事情,正好有机会一展女儿的才华和风姿,又能为女儿博取名声,他们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事情辟无可辟,就全当是在娱乐。

兵部尚书的方夫人含笑道:“是钟夫人、孔夫人、罗夫人、商夫人、赵夫人家的xiao姐,倒是我们家丫头眼拙,当日也在场却什么也没学会,出门不带心,白白辜负了慕少夫人表演,连茶叶的好坏都不会分。”

这话分明是讽刺的几位夫人和xiao姐,参加表演是别有用心,一时间那参加表演的几位xiao姐,面色不由的涨红。

薄情也不出声,看着他们斗嘴,总算这火不会再往她身上點,只见钟夫人的面色一红,讪讪的道:“方尚书的是武将出身,如今虽然转了文官,方xiao姐不失将门风范,自然看不上这种文诌诌东西。”

是人都听得出,钟夫人讽刺方家xiao姐粗鄙,只会舞刀弄松,哪里懂得什么是风雅。

方夫人心里一阵暗火,正想发作,就听到薄情道:“想必各位xiao姐都已经准备好,那就开始吧!”

薄情实在不是想听这种掐驾,干脆直接出声打断,轻轻的拍拍手,马上有人送上几套十分精致的,一模一样的茶具,就连所用的案桌也同一样式。

因为梧桐夜雨,平时同样也有的精彩的茶艺表演,算是一种娱乐活动。

“你们的茶叶都是一样的,是极品的槿雾兰,这里是梅园,你们五人就地取材,就泡一个梅花茶,看看你们对份量的控制,让梅花和茶叶完美的搭配在一起。”薄情淡淡的说出规则。

“是。”

五位xiao姐皆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同时盈盈行礼,看着就是一幅画卷,一种美的享受,难怪向往帝宫。

五位美人分别落座,侍者马上送上已经烧好的xiao炉,作为煮水所用,正要动手之时,突然一阵悦耳的声音制止发他们的动。

“等等,本xiao姐也要参加。”

薄情听到心里微微一动,只见门上的帘子被掀开,一名女子提着几枝梅花,后面一名男子捧着一xiao坛子走进来。

待看清二人的容颜时,薄情不由的暗暗惊讶,这两人不正是擅闯竹林的两人,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那女子目光,在众人脸上转了一圈,马上就知道谁是宴会上的主角。

见薄情虽然年龄还xiao,却坐在首席上,马上知道她是这宴会的主子,冲着薄情道:“我叫星月,可以跟你们一起玩吗?”润城话说得有些生硬,口音也不像是本地口音。

薄情暗暗打量女子,红色的斗蓬,xiao脸充满青春活力的笑容,白皙的皮肤,精致的xiao脸一眼明亮的大眼睛,好似是一个瓷娃娃,眉宇间自有一股高贵的气质。

跟也后面的男子,显然是她的护卫,武功不在逐月之下。

这女子的来头不xiao,暗暗给了灵雎一个眼色,面上却含笑道:“姑娘若有兴趣,本夫人当然欢迎。”马上吩咐道:“来人,再准备一张茶案给这位xiao姐。”

星月马上开心的笑起来,其他几位xiao姐不着痕迹的皱皱眉头,显然对星月的加入不是很乐意,多一个人便多一份竟然,而且对方从对方的打扮来看,明显比来头不xiao,更重要的是,这突然出现的女子长得还很不错。

那几位xiao姐的母亲,看着星月的目光,同样充满的敌意,若不是薄情已经开口,他们怕是已经出言把星月轰出外面。

星月却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xiao脸上充满兴奋,看着薄情神秘的道:“跟你说,我特别看茶技比拼,是听这里到有斗茶,就过来看看,以前从未亲自泡过茶。”

听到这话,众人不由的的面面相觑,那几位夫人和xiao姐,面上同时露出鄙夷的神情。

薄情含笑道:“不打紧,重在加参与。”

“好一句重在参与,本xiao姐也想参加,想必大家不会介意吧。”

薄情的声音一落,一道嚣张又清凉的声音,从外面飘进来,星月的xiao脸上,马上露出一抹不屑的神情。

门帘再次被掀开,一名披着紫色织锦羽缎斗篷,容颜极其美艳的女子站在门庭上,女子有一双冷漠的眸子,正挑衅的看着星月。

“慕容紫烟,你来做什么?”星月一脸怒气冲冲的冲着对方出言。

“你梵星月能来,我慕容紫烟为什么不能来。”紫衣女子冷冷的回道。

听着两人的对话,众人不由的一愣,因为他们根本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两个人两种语言,不过看星月的神情,似乎很不欢迎眼前的女子,而那名紫衣女子似乎很看不起星月xiao姐。

但是,别人听不懂,不代表薄情听不懂。

薄情唇角微微的翘起,梵星月、慕容紫烟,两大帝国的公主,不在驿馆中歇着,倒跑到她的梧桐夜雨来闹。

只听梵星月指着慕容紫烟道:“你走,本公主不准你参加。”表情是十分的霸道。

慕容紫烟冷冷的一笑:“这里又不是你们华夏帝国,你凭什么不准我参加,我只需要宴会的主人同意就行。”

缓缓走入内,看看也不看梵星月一眼,目光落薄情身上:“这位姑娘,不知道紫烟可否参加。”说的却是一口正宗润城话。

“不准答应她。”梵星月马上叫道。

“月主子,我们是在东域。”站在梵星月无忧,马上提醒自己的主子,梵星月不由的跺跺脚。

薄情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浅浅的笑道:“我虽然不知道两位姑娘意有什么过节,不过来者是客,我没有拒绝的理由,两位与其在唇舌费功夫,不如在茶技上一较高下。不知道两位意下如何。”目光征求似的看二人一眼。

------题外话------

抱歉,卡文,又更晚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