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

篡天 第一百九十五章 张涛和杨震

2020-01-15 14:13:32|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篡天 第一百九十五章 张涛和杨震

“呵呵,涛兄,来来来,喝酒,这些烦心事儿就不要再*心了。

我们难得有机会相聚一场,大军已经过来了,我们抓完了壮丁,补充了士兵之后就立马开拔了。

这件事情就是上头知道了也不会怪罪我们,我们只管好好的上报就行了,这些妖怪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还是让国师派人来吧。”

张涛身边一位长相有些阴沉,眼睛xiǎoxiǎo的将军顿时开口劝酒,安慰张涛。

“哼,我张涛空有一腔报国之志,想不到就连这区区河中的妖怪都收拾不了,哎……

杨震,你我相识一场,可谓知己了。

你説主上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怎么就心甘情愿的做……”

张涛听到杨震的劝慰,看到那两人走了,气也消了不少,顿时对着好友杨震説着心里话。

“哎呀,张兄,你xiǎo声diǎn儿,这话可不要随便説,不然被主上和主上后面的人听到了,那可是要招来杀身之祸的啊,我们的妻儿还在开封。”

杨震听张涛这般説,顿时止住他,在他耳边xiǎo声的告诫道。

他可不想因为张涛这句话就招来无望之灾。

杨震起初被刘豫启用也如同张涛一般,受了刘豫的恩惠,随即自己的妻儿又被刘豫留在开封,二人从xiǎo玩到大。

张涛耿直不屈,一心报国,向来是直肠子,杨震善于玩阴谋诡计,处事谨慎,但是对张涛这个从xiǎo儿玩到大,相依为命的人。

二人自xiǎo就无父无母,张涛比之杨震年长,无论什么事请处处护着杨震。

二人在战场上更是形影不离,可以説二人已经是过命的交情了。

杨震谁都可以背叛,虽然刘豫对他有知遇之恩,但是他受到张涛的影响,也有一腔报国的志向,希望自己能够祝张涛一臂之力。

而且,张涛这样的性格,本来刘豫就十分的不喜欢,口不择言,有什么説什么,老是説一些不中听的东西。

刘豫早对张涛起了杀心,但是杨震这人做人方面和拍马屁方面可是杠杠的,多次解救张涛于危难之中。

张涛虽然生性耿直,但是也素来有智谋,打仗也勇猛,不然也不会被刘豫派去守长葛。

张涛本身也有不少士兵忠心跟随,待手下都很不错。

两人都是从落魄的xiǎo人物起步的,对待士卒并没有什么架子。

而张涛几次在刘豫面前直谏,都没有得到好的答复,刘豫甚至对他大骂。

后来经过杨震的劝谏之后,张涛也醒悟了,在刘豫面前再也没有提及任何事情。

杨震和张涛早就有了反心。

二人和刘豫道不同,不相为谋。

起初张涛一直是十分忠心刘豫的,刘豫对他有知遇之恩,但是日子久了,张涛也不得不心寒。

看看刘豫的做法,霸占南京路,甘心诚服于金国,做卖国贼,与自家人打仗,现在更是露出了称帝之心,这些张涛起初不知道。

但是,杨震可不是等闲之辈,本身就十分聪慧,善于言辞,杨震多次与张涛密议分析。

张涛也不是个傻子,听多了自己也能够分析出来,刘豫的心思,那就好比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看不出来那才是傻*。

张涛最后和杨震决定不再效忠于刘豫,但是二人的家人都被刘豫控制住了,况且自己这些人势单力孤,地处刘豫势力的中部。

怎么反叛?!

反叛的话只有南宋可以去,可是南宋现在一心与金国求和。

判过去,伪齐没有死,刘豫没有完蛋,伪齐和金国可是穿一条裤子的,现在还是紧密合作状态,统一战线嘛。

南宋接不接受自己还两説,不把自己这行人抓起来消灭了那还是好的,可是定然不会重用自己这群逃兵背叛者的。

这是二人的担心,他们有了兵权还好,但是兵权的问题的是大问题,他们带的兵可都是这一带的兵。

那个家里没有妻儿老xiǎo的?!

南逃,谁愿意啊。

到时候刘豫报复起来,杀了他们的妻儿那可是他们天大的灾祸。

看看刘豫这些兵,烧杀抢掠的,坏事做尽,而且更是纪律性差到了极diǎn,就是凭借兵力多一diǎn儿,装备好一diǎn儿,説白了就是训练了一些时日的流氓。

説他们是兵,人家岳飞要是带一些普通的士兵来杀,一万对十万,指不定谁胜利那。

张涛和杨震的兵那还算是刘豫的王牌军队,刘豫腹背受敌,他自己和金国也是貌神离合的,断然不会自毁长城。

二人也是没办法,卡在这鬼地方,又受到刘豫的猜忌,日子可是不好过。

不过二人都对自己手上的兵权牢牢的抓紧,巩固自己的势力。

二人都期待有一天岳飞北上,自己响应号召反叛,在岳飞手下谋个好出路。

夏侯宇龙等人可都是高手般的人物,杨震和张涛的谈话虽然声音细xiǎo,但是众人还是听到了。

夏侯宇龙仔细的看了看二人,心中对二人有了个大概的定数之后,这才微微一笑,对着青儿传音説道:“青儿,你去请二位将军过来説话。”

端木青微微diǎn了diǎn头,随即缓缓起身,走到两位将军的面前,轻轻説道:“二位将军,我家相公请你们到对面一叙。”

张涛和杨震一见到端木青,顿时惊为天人。

两人就那么直直的望着端木青,一脸的呆滞。

而端木青也知道自己的姿容和气质魅惑天成,自己就是修习了媚功,也完好的控制住了,但是对于靠近身边的人,难免会被自己的气质所深深影响。

端木青也不生气,右手轻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即回到夏侯宇龙的身边,安静的坐了下来。

二人良久才回过神来,顿时一惊,随即好奇的看着端木青身边的夏侯宇龙,这一看更是惊讶。

他们也是将军了,但是见到端木青还这样,见到夏侯宇龙更是被夏侯宇龙的容貌气质给惊住了。

一时间,二人心里翻江倒海。

这帮人什么时候在自己对面坐着的?!

他们一diǎn儿也没有察觉到,还以为是一般的客人。

现在见到这帮人,一个个的气质都十分的不凡。

二人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物,但是见到夏侯宇龙的双眼,和夏侯宇龙带diǎn儿邪气的笑容,也是内心深深震撼。

这个人,长得也太帅气了,气质也太妖孽了。

二人心中如是想到,但是二人方才已经丢过一次脸了,现在可不能在丢脸。

二人对视一眼,眼神交流之后,立即起身来到夏侯宇龙一行人的对面坐下。

“呵呵,不知这位xiǎo兄弟找我们二人所为何事?”

二人被夏侯宇龙一行人的气质所摄,説话十分客气。

“呵呵,无他,我见二位将军气度不凡,乃是大将之才,所以心中欣喜,忍不住就想结交一番。”

这时,一位士兵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在张涛耳边禀报事情。

张涛顿时一惊,随即将这事情告诉杨震,杨震也是大惊,二人就要起身离去。

同时夏侯宇龙也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儿,顿时摇头失笑。

二人顿时看出了夏侯宇龙定是知道一些什么,顿时,杨震出口问道:“不知xiǎo兄弟可是知道一些什么,可否告知一二。”

夏侯宇龙淡淡一笑,随即答道:“呵呵,方才我们行到客栈的路上却是碰见了一位仙风道骨的高人,那高人看到一队士兵,眉头微皱,随即右手轻轻在空中diǎn了一diǎn,那些士兵顿时不动了。

而那位高人做的十分隐秘,也没有人看出什么。

xiǎo子不才,对于周边人的一些细微的动作都十分的敏感,这才发现了。

那位高人却是闲庭信步般,短短几眨眼之间就离去了。

我们看了一会儿,那高人就是那么缓缓步行离去的,让人感觉不到一diǎn儿的奇特之处,十分的自然。

不过待我回过神来,那人已经从眼前消失了。

呵呵,我猜测,二位是将军打扮,那些士兵肯定出了问题,将军现在得知的只怕是这件事情了。”

张涛和杨震一听,顿时大惊失色。

他们丝毫不怀疑夏侯宇龙所説的话,因为士兵已经告诉他们一切了。

那群士兵也被扛到军营之中了,守将中也有不少高手,也请了当地的武林人士来解决。

地下势力的白玉堂的高手,都是素手无策,据高手推断,只有那些修真的道士有这种手段。

再结合夏侯宇龙所説的话,他们顿时信了。

杨震想到这既有可能得罪了高人,顿时一惊,然后説道:“你立即传令,将今日所抓的壮丁释放了,守城大人那边我待会回去解释。

传令下去,任何人不得去抓壮丁,严令将士们维护好这里的秩序,不得扰民,不然,杖责五十,等候发落。”

杨震机敏谨慎,素来有智慧,一想到这会得罪一个高人,顿时不敢了。

高人那,能够随手将十几个士兵在隔着极远的距离就随手定住,那么取他们二人的性命那不和玩儿一样。

这样神奇的手段,那可是常人最忌惮的。

张涛也赶紧diǎn头,派士兵去传令。

邵武市第二医院
铜陵市心理医院
四川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癫痫病医院河源哪家好
唐山治疗癫痫病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