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

第4章 救还是不救

2017-11-14 15:18:57|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K2海棠湾第4章 救还是不救 完全没防备的贾佩只觉得嘴唇被两片软软的东西贴上。 23US.最快
等她反应过来,曹铄已经亲完了。
还是个姑娘家,贾佩什么时候被男人这样亲过?
她只觉得心口像揣了个小兔子,扑腾扑腾跳个不停。
“这样就可以了。”曹铄说道:“我和姑娘被窝也钻过了,嘴也亲过了。如果姑娘敢在我离开之后喊人,我被他们抓住,一定会招供这两件事。”
“我有心帮助公子,公子还这样轻薄。”贾佩咬着银牙说道:“真是后悔刚才没有让人把公子杀了!”
曹铄钻出被窝,嘿嘿一笑说道:“后悔已经晚了,你就认命吧。”
临走之前,曹铄还不忘对贾佩说了一句:“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娶你!”
曹铄走了,贾佩还坐在那里发愣。
摸了下被曹铄亲吻的嘴唇,贾佩心里一阵恼怒。
这个男人太狡猾,也太轻薄……
可他好似完全不像传言中那样孱弱无用。
是每个人都错看了他,还是他隐藏的太深?
贾佩心里不免犯起了疑惑。
想要叫来守卫,告诉他们曹铄的行踪,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在阻止她。
曹铄死活与曹操能不能侥幸逃生并没有直接关系。
叫来守卫也不一定能抓住他,反倒还会彻底把他得罪了,倒不如干脆做个好人,为自己和父亲的将来多赢一线生机。
只是曹铄这个人实在太可恶、太轻薄……
嘴唇上隐隐的残留着曹铄的温度,贾佩脸颊瞬间又是一片潮红。
贾佩的房间很暖。
离开的时候,迎面吹来的冷风让曹铄打了个激灵。
他左右看了看,确定附近没人,再一次钻进了树丛。
在树丛里穿行,曹铄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
树丛里的灌木很矮,稍微不小心就会触碰到树枝,发出要命的响声。
正走着,曹铄听见前面传来脚板踩着雪地的“咯吱”声。
他连忙蹲了下来。
向树丛外望去,他看见一队张绣军押着两个人走了过来。
离的越来越近,虽然光线昏暗,曹铄还是能看清,那两个人正是先前提醒他快走的卫士。
看到两个卫士被擒,曹铄撇了下嘴。
如果没有俩人通知他,他早就被人给害了。
丢下俩人独自逃走,显然不够义气。
可眼下的情况去救那俩人,又实在是太危险。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队张秀军,曹铄大概数清楚了他们的人数。
十二个人。
要是穿越前,他说不定敢干一场。
可现在的这副小身板太羸弱。
没有强健的身体,灵魂再强大,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对付十二个训练有素的敌军。
押着两名卫士的张绣军走了过去,曹铄灵光一闪突然有了主意。
他悄悄钻出树丛,飞快的向那队人追了过去。
听见后面传来脚步声,十二个张绣军都回过头。电子看板
“发现曹铄了!”到了跟前,曹铄装出气喘吁吁的往东边一指说道:“他在东边的墙头下,正打算逃走。”
“既然发现,怎么不抓?”领头的张绣军问道。
“我们人少。”曹铄说道:“虽然发现了他,却没办法把他擒住。”
“听说曹铄羸弱的很。”军官说道:“你们有几个人,竟然擒不住他?”
“如果真的羸弱,他能杀了守卫逃走?”曹铄反问了一句。
军官被他问的一愣,向几个兵士说道:“你们跟他过去看看。”
带着两个人和他一起看押被擒住的卫士,军官命令其余九个人跟着曹铄跑向东边的墙头。
曹铄来到的时候,两个被擒的卫士已经认出了他。
吃惊不小,他俩就差没喊出让曹铄快跑。
可他们并不傻,知道这么一喊,本来可能没事的曹铄就是彻底死定了。
担忧的看着带人跑开的他,两个卫士内心一阵焦躁。
他们的担忧全都写在脸上,军官见了,居然瞬间相信曹铄刚才说的都是实情。
否则这两个卫士在担心什么?
带着九个张绣军跑到墙头边,其中一人向曹铄问道:“人呢?”
摸了一把墙壁,曹铄手掌暗中用了点力,在墙上留下一条像是有人攀爬过的痕迹。
“应该是翻墙过去了。”他对几个张绣军喊道:“我们也快点过去,别让他跑了!”
说话的时候,他作势要往墙上爬。
可爬了两次,都没能成功上去。
“蠢货!”一个张绣军骂了一声,上前扳着他的肩膀,把他往后一搡。
被搡的趔趄了两步,曹铄装作没有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九个张绣军当着他的面翻越过墙头,追赶所谓的“曹铄”去了。
把对方诓走,曹铄并不认为时间对他来说十分充裕。
跳到墙头另一边,这九个人追不了多远,一定会发现根本没有他的影子。
他们一旦回来,这出戏就唱砸了。
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干掉剩下的三个人。
起身飞快的朝两名卫士被看押的地方跑去,曹铄奔跑的时候还在盘算着怎么诓过那三个张绣军,把他们一个个支开然后全都干掉。
眼看快要到地方,曹铄看见一个人影绕过墙角。
他连忙蹲了下来,借着夜色掩护观察对方。
那人到了墙角,先左右看了看,随后撩起衣襟,对着墙角洒起尿来。
看到这一幕,曹铄乐了。
正愁不知道怎么把对方分开,居然有一个人尿急帮了他个大忙。
撒尿的张绣军注意力都在墙角,他根本没留意到曹铄正悄悄向他靠近。
尿完之后,张绣军习惯性的稍稍仰起脖子,抖了抖刚使用过的“工具。”
一柄短剑在他仰脖子的时候,悄无声息的搁在了他的咽喉前。
曹铄手上猛然用力,可怜张绣军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多了个人,脖子就被剑刃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解决了这个人,曹铄把他拖到阴暗的角落。
尸体很沉,他拖完之后大口的喘着粗气,有些讨厌起眼下的这副身板。
曹铄的身体太弱了!
拖一具尸体都会气喘吁吁,怎么和人正面拼杀?
等到能活着逃出去,一定得加强锻炼,让体魄强健起来! 东山海德公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