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短篇鬼故事阿笨说故事

2019-04-04 02:23:5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故事大全发布最新恐怖小说、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短篇集,让喜欢鬼故事的读者在这里带入感受到不一样的诡异,篇幅较短合适想快速浏览完鬼故事的朋友,快来看短篇鬼故事|阿笨说故事

我常对人说,我是半个佛教徒,缘由无它,1是比较欣赏佛家中的哲学思想,无论是五蕴皆空、诸相非相,还是因果轮回,报应不爽,或是劝人为善的慈悲为怀,这些思想无不可以成为一个人行动处事的鉴戒和参照;2是生长环境的原因,我奶奶在世的时候,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而我也从小就她教导道佛能驱邪,保人平安,为此我也能背诵好些个佛经中的真经、法咒,说起背诵这些真经、法咒的目的,也就好比我们平时会在家里备些发烧感冒药之类,是用来防患于未来的,而所防的对象自然是传说中的不干净的东西了,古人称之为魑魅魍魉,现代人习惯称呼这类事件为-----超自然现象(supernatural)或是灵异事件。

不过,说来可笑,大多数人虽然会惧怕、排挤这些个灵异事件,但却又会从内心中渴望能接触它们,去经历它们,这也是为何现在络上会有如此多、或真或假、亦真亦假的鬼故事了。我是个喜欢看鬼故事的人,坦白说,我也怕鬼,210几年的人生中,也遇到了几件亦真亦假的灵异事件,有些是孩童时候产生的,有些是10几岁时遇到的,而也有近一两年中的事,下面是一些我印象较深的一些所亲身经历过的事,愿意拿来和朋友们分享:

经历1:落水

我大约在5岁或是6岁的时候掉下过河,不过却没被水淹过,这件事有些出奇之处。记得那时候正好是大冬季,我是宁波人,小时候父母都还住在农村里,村是沿着姚江的一个小分支河建的,一座窄窄的石板桥和岸边的一棵横躺着的大树是我现在对村庄唯一的印象了(记不得是什么树了,印象中那棵树有好多的甲克虫可以捉),我爷爷奶奶和外婆外公也都同个村庄的人,因为我爸妈那时候工作很忙,我是轮番住在我爷爷奶奶和外婆外公家的,失事的时候,我应该是住在奶奶家,而比我大半年出身的表兄弟他情况跟我相似,不过他是终年住在我外婆家的,那时候,我们是整天在村里村外,惹是生非,鸡蹦狗跳的。而村里的那条小河是我们的最爱,尤其是河岸的小码头(用我们当地话讲就是布头),6七个石板阶梯吧。蹲在那些石梯上玩水可是百玩不厌的,即使是大冬天,我们也常去玩,而我失事的时候正好是最最冷的时候,一两月份吧应该是,我和我表兄弟两人都裹着厚实的大棉袄,就那末肆无忌惮的在那码头上玩水,结果,我那忘八表兄弟由于脚滑,身子突然不稳,就自然而然的用手拉我的衣服,不幸的是,我站的位子是在码头外沿,结果他没拉住我,反而顺势把我给推了一下,扑通一声,自然,我这个可怜虫就摔下河去了,当时他就吓的哭了,大冬季那,也算他机灵,没傻站在岸边哭,而是掉头就往我外婆家求救去了,而我,也吓哭了,不但哭而且手脚并用,胡乱挣扎的哭,万幸的是,我掉下去的时候是后仰着下去的,面朝天,外加手脚乱划,结果我离岸愈来愈远,越来越远,等我外婆和其他村里人赶过来的时候,我已划到河中央去了,据我外婆说当时他们就看到我,边哭边叫,还不断喊妈妈,可问题是当时是冬季最冷的时候,由于,我外婆不会游泳,而一开始在岸边看的村里人也没有人愿意大冬季的下水救人,弄不好,连自己陪上了就不值了,结果,等了好久,在我外婆和随后赶来的奶奶他们求了好多人以后,终究才有一个好心人,下水把我给救了上去,这中间据我外婆他们估计有个几十分钟了。

故事到这里,或许有人会说,你这只能算是命大,没有丝毫灵异的说法,别急,故事还没讲完那~~~~~重点是,在这几十分钟里(保守的估计是30分钟以上吧),我,当时是5、6岁吧(不会游泳的),一直是浮在水面上的!!!从始至终,我就没下沉

事件的结局是,我从此就被家里人制止下水,做了个二十几年的旱鸭子了啊,害的我,现在连海边都没底气去玩;而我自己也分析过这个事,也许,我当时没有下沉的缘由是我裹着的棉袄的原因,不过棉袄吸足水后照里说也会下沉,况且,我落水的时间是在30分钟以上,这就没法解释了~~~~

经历2:怪火

这个也是产生在我6,7岁的时候(还没上小学记得是),这件事情完全是件灵异事件了,虽然记忆有点模糊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有这么回事。

就是让意志摆脱任性——黑尔几月份,我没印象了,只知道,事情产生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我奶奶家门口玩,应该是傍晚十分,天色开始有那点暗了,我玩着玩着,突然看到天上有一团一团的东西落下来,速度是很快的,那一团一团的东西我印象中像是一团团的火焰,但色彩是橘红色的,看它们着落的方向是朝我外婆那片去了,因而,我就拔腿跑了过去,由于我外婆家和我奶奶家离的不远,沿一条小道就可以跑到,用跑的也就一两分钟的事没记错的话,结果,远远的看到,那些像火一样的东西,在碰到地面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包括,其中有几团落到了路边的草垛上(当时村里人,经常把收割之后的稻杆晒干堆起来,当做平常烧火用的材料),也就那么不见了,而草垛和地面甚至没有丝毫的痕迹。

后来,我问了我外婆他们,也问了一些其他人,只记得那些大人们都没看到有这么回事,估计他们又当我在调皮,骗人,事后,村里也没有产生任何异常的事。

经历3:掐人

这个事件是我印象最深一个(除下面的经历四外),那时我应当在读初中了,是初几倒是忘了,很有可能是初一或是初二,14或是15岁应当。很多人睡觉时都会有被压床的经历,我也有过好多次,但一般的被压床的话,只是在当时身体不得动弹,意识苏醒,但就是手脚不听使唤,乃至连眼皮也睁不开,唯一的感觉是,身上,特别是胸口,像是被甚么东西压着一样,有写透不过气来,这种情况下,往往是周围的一点消息就能让那种压床的感觉完全消失,比如说,房间外有人过来,或是有人开灯,乃至是,窗外狗叫之类的,不过,我所经历过的这个被我称为掐人的,压床事件,跟一般的压床不同。

当时,我也是在睡觉中突然苏醒,是意识苏醒,就感觉有人压在我身上,刚开始的感觉跟一般的压床没什么不同,就是胸闷,身体不能动,手脚像完全失去了意识,同时眼睛睁不开,即便我再努力,我努力的想让手脚动一下,即便是手指动一下也好,但是没有效果,随着感觉愈来愈难受,我开始希望,我对面的爸妈能够在门口叫我一下或是敲下我的房门,但那时是半夜,家里人都睡熟了,就再我苦苦撑着的时候,突然,有1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顿时,我就呼吸困难了,当时,我以为我要死了。随着,那双手掐的越来越紧,我大脑也渐渐的开始混乱,不能说一片空白,但是有一种想法,那就是,我不能就这样死了,我要反抗!!!可以说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在这种拼命的动机下,虽然我身体还是不能动弹,但是我的手臂可以举起来了,当时,我双手碰到的像是对方脖子的感觉,所以,我也就用力掐它/他了,你要掐我,我也掐你!!!

死命的掐,死命的掐!!!!当时,我很想睁开眼睛来看看,到底是谁,是什么在掐我,但是,终究我也没敢睁开来,估计是怕,怕看到甚么真的可怕的东西

掐着,掐着,突然,我就赶到身体又回来了,能动了,那种压床的感觉也一下消失不见,记得当时,我没有一下子睁开眼睛来,我不断的对自己说这是做梦,是做梦,后来,当我说服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两个手臂还保持着那种掐人的动作,高高的举在半空,而我身上早已经是浑身湿透了。

后来,那天晚上,我开了1夜的灯,也没有再敢睡了

这个可怕的经历是我一生忘不掉的,由于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事后,我一直在怀疑自己是否是只是做了个梦,由于,我当时脖子上没有被掐过的痕迹,但是,也要放得下问题是,我的手感,当我掐对方时的那种手感,至今我还是记忆犹新,那感觉就像是我掐在了一圈冰冷,松弛,软趴趴的死肉上,还有那一圈死肉后面,那像脖子的感觉~~~

这类感觉,我在大学上人体解剖学实验课的时候,从那些做为人体标本的尸体上,再次重温了1遍,不过,好象我那次的手感上要比解剖室里的尸体的皮肤要软上好多,由于,被福尔马啉泡的皮肤,会肿胀和发硬的~~~~

经历4:绿脸

这个事是我前年经历的,是前年10月份,也就是2005/10月,当时,我刚刚到澳洲的布里思本(BRISBANE)才两个月左右吧。我当时是7月22号到的,昆大是25号开学,我刚开始是被学校安排在了一家南非移民家里寄宿,也就是所谓的HOMESTAY,奇贵的房租,杂乱的卧室,最最让我受不了的是糟糕的伙食,结果,我在那一家住满一轮后(5周),就主动搬出去了,由于吃过亏了,所以我找的新房东是中国人,房子是他们新建的,100万左右澳元的花费自然,使得它的主人有着为它骄傲的资本,我也非常喜欢那个房子,漂亮,宽阔,全新的家具,齐全的电器,看着我房间里那漂亮、厚实的地毯,我怎样都觉得这次是赚到了,我会住的很舒服的,我记得第一天搬进去的时候,我是这样对我自己说的,虽然我对我我床对面那两面大镜子有点不舒服的感觉(那其实是一个大衣柜,但它的两扇拉门确切镶了两面大镜子的,这应当能让房间显的更加宽阔,明亮),这类心情一直保持到,我遇到我人生中最最可怖的那件事后,也就是,被我称为绿脸的事件。

事情也是产生在半夜,10月的布里思本,正好是春末夏初,晚上20来度的气温,不需要你有厚厚的被子,薄薄1席毯子,就能让你睡的非常舒服了。

记得,那天晚上,我也是照例上,听歌,在差不多12点左右的时候,就舒舒服服上床睡觉了,正当我将要睡着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有嘭~嘭~嘭的声音传来,像是敲大鼓的声音,三更半夜的,怎样有人在敲鼓,我感觉很奇怪。

慢慢的,这个鼓声的节奏快了起来,嘭嘭彭,而且声音也愈来愈响,并且,我感觉这声音就是从我住的房子里发出来的,正当我起来开灯的时候,突然,我胸口1痛,厄顿时,我又躺了回去,而且,瞬间,我的身体就不能动了,连没来的及完全睁开的眼皮都没发动一下,这感觉太熟习了,对,就是那种压床的感觉

我的身体失去了控制,意识照旧还是苏醒的,只是这一次,除胸口开始痛,不,准确的说是心脏开始痛,却并没有被人压的感觉,就是手脚不得动弹

更糟的是,那嘭彭彭嘭的声音越来越快,愈来愈响,而我的心脏仿佛也随着那嘭嘭嘭的节奏跳的愈来愈快,愈来愈凶,伴随的是一阵阵不断加重的疼痛感,我试图挣扎着起来,我拼命的想起来开灯,但是怎样也动不了,那时候我根本就以为我要死了快

我唯一能做的便是,尽可能抬起我的脖子,尽可能用我那没来的及睁开,但已半开的眼睛死命的想看轻我周围的一切,我想知道那声音到底是哪里来的~~~

突然,我仿佛瞄到,我正对面,右边第一扇(或是第二扇)窗户上,有绿呼呼的东西,因而,在强忍着那痉挛般的痛苦的,我努力的想看清那是甚么,但是,这个时候,我的心脏实在是受不了了

我当时的感觉,就好象,我的心脏已快要跳出来了,不,应该是已跳出我的胸膛了,它正在发狂似的跳动,跳的快要爆炸,快要裂开来了,我想大声的叫出来,但是,更本就发不出声音

爆炸了,真的爆炸了要!!!!

正当我失望的时候,突然,有脚步声传了过来,我听的很清楚,是从我隔壁的大厅处传过来的,我住的是一楼,一楼处大厅和厨房是连在一起的,很大面积,紧连着的是像我一样的四间卧室(房间大小不同,并且是木结构为主都是)和一个洗手间,中间是一条走廊,同时也紧连着大厅和厨房

而我听到的脚步声正是从大厅那边开始,快速通过走廊,不,应该是急速的跑过来的才是,是朝着我的房间来的,并且,那脚步声也发出嘭嘭的声音,而且是越跑越快,越跑越响,就感觉好象是有个巨大的东西向我房间冲过来一样,嘭嘭嘭,那声音简直已经盖过先前的鼓声了~~

只有一两秒钟,只有那短短的一两秒钟,那脚步声便已冲到我房门口了,然后,再我没有听到任何有开门声的情况下,那脚步声就已经狂奔到我床前了,虽然我看不到(由于脖子不能动,所我半睁的眼睛只能斜着看到我正对面的几扇窗户部份),但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伟人~~~~或说是巨大的事物,已经冲到我床边了,而那个时候,也正是我感觉我心脏要爆炸的时候,是我心脏跳动到极限,跳动到了要爆炸的极限的时候

猛的,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都消失了

那时候,我感觉我的身体又回来了,但是,心脏照旧再疯狂的跳动,不过,我知道,它已不会爆炸了,过了好久,差不多有个十来分钟后,心脏才开始缓了下来,我也才开始试着移动我的手脚,然后,渐渐的起身,开了灯,接着又一头栽到床上去了

那天晚上,我一样的开了一个晚上的灯,就那么躺在床上,我甚么都没去想,也没动,而且,也始终也没有睡

第二天,我在床上赖到11点多,再起来洗了个热水燥,用很热热的水(夏天,我平时都是冷水冲的),然后,胡乱的吃了点东西后,才开始回想晚上的事的,我始终记得那绿呼呼的东西,模糊中,那很像一张小孩子的脸,只是,我看不清它的眼睛,是黑的,是绿的,还是白的~~~

这个事情,我从来没有跟我房东,也没有跟我当时对面住的几个室友讲过,我自己已吓个半死了,实在是不希望再吓到他人了,不过,困惑我的一点是,那后来的脚步声是什么,我隐隐的感觉是后来冲进来的甚么救了我~~

后来,好几个晚上我都是开着灯睡的,并且由于跟房东签了半年的合同,合同到期前我也实在是没办法搬出那个房子,荣幸的是,后来,再也没产生过类似的事情了,就这样,不了了知,直到合同到期,我又搬去了新的地方,那是我在布里思本的第二次搬家,合租的是一个我认识的韩国朋友,到现在为止,我已搬了三次家了,不过,那种事倒是再也没碰到过了,我想也没有人愿意遇到这种事吧?

以上就是短篇鬼故事|阿笨说故事的所有内容了,还想看更多恐怖鬼故事,请定阅故事大全定阅号:gsjx365

身上发冷发热高烧不退
如何快速缓感冒解肌肉酸痛
身上肌肉酸痛应该吃什么药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