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超雄正文第四十章香艳晚自习

2019-02-04 02:59:0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超雄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木土七小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雄全集阅读正文第四十章香艳晚自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嗯。”陈一凡点点头,说到:“长山县是个充满黑社会势力的地方,大大小小共计有二十多个黑社会帮派,但最大的帮派只有三家,分别是青联帮、兄弟会和凤凰社。”

“别的不知道,青联帮你应该知道的,老大就是赵剑锋。”

“啊?是他?”

“对啊,不过自从被你胁迫之后,这个人就失踪了,听说是被他老爸送到省城念他到了省城,会不会把那里也搞得鸡飞狗跳。”

王一龙也笑到:“赵剑锋这种人,到哪里,哪里就不会安宁。”停了一下,王一龙又接着问到:“那现在的青联帮老大是谁?”

“是赵剑锋的哥哥,赵剑雄。以前在他爸爸的企业,也就是长山煤业集团里面工作,自从赵剑锋到省城之后,他就接任了青联帮老大的位置。”

“青联帮主要是干什么的?”

“青联帮主要控制了长山的毒品供应,长期向县城里大大小小的酒吧、迪厅、歌厅和夜总会供应各式各样的毒品,种类繁多,鸦片、大麻、白粉、海洛因、冰毒、摇*头*丸等都有涉及。”

王一龙点点头,继续问到:“那兄弟会呢?”

“兄弟会主要控制长山的**服务业,也可以说,县城里所有的小姐。”说到这,陈一凡咽了口唾沫:“你知道小姐是什么意思吧?知道是干什么的吧?”

王一龙不好意思的笑到:“我知道是干什么的。”

陈一凡继续说到:“几乎县城里所有的小姐,都是被兄弟会管理和控制。兄弟会长期向酒吧、迪厅、歌厅和夜总会输送小姐,这些小姐有本地的,也有从外地买来的,好多都是被强迫出台。”

王一龙点点头:“这两个帮派之间,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县城的英雄街是中央大街,从英雄街的中心城隍庙广场,往东是东大街,往西是西大街,东大街的娱乐场所几乎都被青联帮控制,里面主要提供各类毒品;而西大街主要被兄弟会所控制,里面主要提供**服务。县城一中,也就是我们学校,正好处在英雄街中心位置,所以,在咱们学校里,既有青联帮的势力,也有兄弟会的势力。”

“噢,我说呢,以前经常在学校门口看两帮人打架。现在才知道是青联帮和兄弟会在群殴。”

“论帮派规模,青联帮比兄弟会要强一点点,但也是半斤八两,差不了多少。”

王一龙又继续说到:“那第三个帮派呢?叫什么来着?”

陈一凡沉思了一下,说到:“凤凰社是个很特殊的帮派,说它特殊,是因为它很神秘,外人知道得很少,几乎没人真正见过凤凰社的人。但是从青联帮和兄弟会的人的口中得知,似乎这两个帮派都很忌惮凤凰社,似乎都吃过凤凰社的亏。唯一关于凤凰社的信息,就是这个帮派似乎跟县城的高档服装业有某种关系。其它的,就一概不知了。”

“高档服装业?”王一龙心里跳了一下,咀嚼着这几个字。

突然“咕”的一声,王一龙的肚子狠狠的叫了一下。

“哥,饿了吧?”程雪菲扑闪着大眼睛,又好气又好笑的问到。

“一闻到你的饭,肚子就不争气了。”王一龙摸着自己的肚皮,坏坏的笑着说到。

“好了,咱们一起去吃饭吧。”程雪菲拽住王一龙的袖口,往楼上走去。

三个人来到包间,开始享受起美味佳肴。

第二天傍晚,又是晚自习的时候。

虽然已经是九月,但夏天的酷热还没有过去,窗外晚风习习,温热的风不时的吹进教室里。

教室里依然是鸦雀无声,所有的学生都在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书本上。

杨曼诗同样全神贯注的看书做题。

王一龙鬼鬼崇崇的抬起头,四下看看,没什么异常状况。

然后皮笑肉不笑的凑到左边,小声说到:“昨天不是说好,今天要给你讲题的吗?”

杨曼诗头也没抬,吐气如兰,轻声说到:“等会儿吧,我现在没时间。”

“噢,那就等会儿。”王一龙碰了个钉子,悻悻的缩回头去。

过了半个小时,杨曼诗依然埋头做题,丝毫没有要跟王一龙说话的迹象,王一龙又耐不住了,再次伸过头去,轻声说到:“我求求你了,你就让我给你讲了这道题吧,我都快憋死了。”

杨曼诗抬起头来,用轻蔑和嘲笑的眼神看了半天王一龙,然后放下笔,先是叹了口气,接着说到:“唉,看你这么可怜,就给你一个机会吧,我倒要看看,传说中的世界级的难题,到底有多难。”

说完,杨曼诗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王一龙嘿嘿笑了两声,拿过草稿纸,大笔在草稿纸上一挥,开始画起图来。然后一边用笔指着草稿纸上的图示,一边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由于杨曼诗和王一龙坐同桌,为了怕影响其它同学,在讲题的时候,两个人又不由自主的靠的近了些。杨曼诗的脸颊几乎快要挨着王一龙的脸颊。同时,由于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数学题上,杨曼诗也没有意识到两个人的距离已经近得不能再近了。

这时,从杨曼诗脸上飘来一阵阵淡淡的清香,夹杂着未成年少女所特有的体香,刺入到王一龙的鼻子里。

王一龙一下子就心旌摇曵,想入非非,不能自持。

由于距离过近,杨曼诗俊俏的小鼻子呼出的空气,吹到草稿纸上,再反射回来,又扑到王一龙的脸颊上,冲进王一龙的鼻子里。

能够如此清晰的闻到杨曼诗的鼻香和口香,那个腥红小嘴儿和俊俏的小鼻子里的味道,死死的勾着王一龙的本能的雄**望。

我靠,真想现在就狠狠的亲她的嘴,轻轻的咬她的小鼻子。

下面的玩意儿一下子矗立起来,将裤口的拉链处顶成了金字塔的样子。

这时,杨曼诗拿起笔,指着草稿纸上一处几何图,问了一个问题。

王一龙在解答问题的同时,一边用力的吸着杨曼诗嘴里传来的热气,一边用力闻着杨曼诗脸上和秀上传来的香气,同时又一边死死盯着杨曼诗那只放在草稿纸上的娇嫩纤细的小手。

再也控制不住了,不行,我一定要真正的感觉一下她的身体。

王一龙一边讲题,一边找了个机会,伸手去拿杨曼诗手中的那支笔,在拿到笔的同时,王一龙的手,有意无意的握了一下杨曼诗的小手。

拿到笔之后,王一龙在草稿纸上画了个图,又接着讲解起来。

杨曼诗没有任何防备,性感的小手被王一龙轻轻握了一下,俏脸一红,呼吸有些急促。

杨曼诗斜着眼睛看了看王一龙,瞧他那个样子,似乎是无意的。

这个小流氓,也不知道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杨曼诗把小手缩了回去,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继续听王一龙讲解。

这时,王一龙已经在回味着握住杨曼诗小手的感觉,细腻嫩滑,纤巧娇弱。碰到杨曼诗的小手的那一刻,王一龙全身就像过电一样,充满了刺激的快感,下面的玩意儿也硬得跟生铁一样。

不行,还得再摸一下,这种感觉太让人上瘾了。

一定得再摸一下,哼哼,我得想想办法。

紧接着,王一龙引导着杨曼诗,讲到了一个关键处。

王一龙对着杨曼诗说到:“你一定要仔细听这里,一定要集中注意力,仔细听。”

杨曼诗凝神屏气,集中起所有的注意力。

然后王一龙开始讲解,五分钟后,王一龙说到:“这次肯定能听懂了吧?这种**,连初中生都能听懂的。”

杨曼诗皱着眉头,怔怔的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无奈的说到:“我还是没听懂。”

王一龙一拍脑门,叹到:“不是吧,这样讲你都听不懂。”然后又重新低下头,指着草稿上的方程式,一脸焦急,急切的说到:“就是这个意思,你看,就是这个意思。”

说到这,王一龙右手继续画图,左手假装向下去扶自己的椅子边,好支撑起自己左半个身体。结果左手向下一探,就偏离了方向,斜着就按住了杨曼诗放在大腿上的小手。

杨曼诗心惊之下,赶紧抽出自己的小手,结果没想到,王一龙竟然用力捏住了她的小手,一抽之下,竟然没抽出来。

杨曼诗情急之下,用足力气,再次抽*动自己的小手,这次总算把手抽了出来,终于逃离了王一龙的魔爪。

可是,这时王一龙的手,又摸在了杨曼诗的大腿上。

杨曼诗厌恶的动了动腿,以这种方式向王一龙示意,想让王一龙把手拿回去。

但这时王一龙似乎全神贯注集中于数学题上,继续滔滔不绝的讲着题,根本就没注意到杨曼诗的示意,左手不知好歹、死皮赖脸的放在杨曼诗的大腿上,竟然无动于衷。

杨曼诗气愤之下,右手抓住王一龙的袖子,用力甩到一边。

“啊?”王一龙被杨曼诗甩了一下手,才假装反应过来,看了看杨曼诗,又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说到:“噢,不好意思,我的手放错地方了,不好意思,咱们继续讲题。”

然后又接着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杨曼诗心里又气又恨。

杂粮膨化机
柔性外墙砖厂家
憎水岩棉板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