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魔宠无双第230章别有洞天中

2018-12-07 19:43: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魔宠无双 第230章:别有洞天 中

楚莫离管不了那么多,为了能让慕容芊寻坚持,只好选择再次渡气。樂文xiǎo說|如果没有后肩膀上的灼伤,应付起来,绝不会如此吃力。

不知道为什么,潭水之水发热,楚莫离想到了一个可能,大家伙在用火烧。

它要将水焚干,这个念头一出现,楚莫离更加急迫了。

怎么办?难不成继续往下潜,可是,慕容芊寻吃得消吗?

水越来越热,灼伤火辣辣的痛,楚莫离来不及多想,拖着慕容芊寻,继续往下。

这潭水,出乎意料的深,楚莫离什么都没想,只是一个劲的用力。

“呜呜,呜呜……”来回的渡气,慕容芊寻还有着意识,她的心如被刀绞了一般,好痛好痛。

往下潜的时候,水的灼热不仅没消失,反而越来越烫。

楚莫离四处张望,焦急无比,可谁会想到,出现的敌人,如此强大?

“那是……”黑漆漆的,好像是一个水底洞穴,主要因为,他感觉水的流动频率。

水的流动频率极xiǎo,要不是融合海神心脏,对水异常的敏感,普通人绝查找不到。

“难不成,有通道!”楚莫离一喜,真是这样,那再完美不过了。

伴随水流,楚莫离快速的游去,偶尔拍拍慕容芊寻芊寻的脸颊,渡几口气,免得她出事。

洞穴中阴暗无比,可这里的水,冰冰凉凉的;而外面水是灼热的,如同冰火两重天。

楚莫离越发的无力,可他的速度极快,在心中,时刻告诉自己,坚持、坚持、快到了,快到了……

洞穴似乎是直通往下的,这让楚莫离不妙起来,直到潜了一两分钟后,才归于平齐。

“出口……”

水中的世界,楚莫离瞧得一清二楚,一开始四周都是岩壁,可现在,岩壁到头,他见到了一个如进入洞穴时大xiǎo的口子。

穿过口子,楚莫离惊喜万分,即使这还是在水中,可空间很大,而且上面,説不定就能见到陆地了?

……

哗!

当两人浮出水面,见到的还是一片黑漆漆的景象,四周潭水环绕,像是一个地下囚笼。

但这儿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説明一定与外界有联系。

“芊寻,芊寻……”

楚莫离使劲拍着慕容芊寻的脸颊,口中渡气,还挤压她的胸口。

在水中做这种事,极为不易,外加上楚莫离受伤颇重,一个流程下来,已经气喘吁吁了。

好在慕容芊寻还有着鼻息,若是她死了,之前的努力,可就付之东流了。

咳、咳……

一阵咳嗽,吐了几口水后,慕容芊寻缓缓睁开了疲劳的眼,这段时间,她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当见到梦中那种魂牵梦绕的脸庞时,不由多説,双手紧搂住他,之前的情景,历历在目,她一辈子都忘怀不了。

“啊!”

楚莫离吃痛,她的手,刚好触及到自己的灼伤。

慕容芊寻立马想到了怎么回事,神情慌张,以最快的速度送开了他,一脸责问:“你知不知道,你好傻,为什么要护着我?不然也不会受这伤了。”

楚莫离脸色苍白:“我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如果我不那么做,我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何况,那样的情况,我没想那么多,我只希望,你不要出事。”

“你好傻……”

慕容芊寻捂着嘴巴,哭泣出声,脸庞掺杂的,不知是苦涩的泪水,还是清澈的潭水?

“那你喜欢我这个傻xiǎo子吗?”楚莫离牵扯出一个笑容,一手扶着他,另一手去抹掉她脸颊的泪水。

“我喜欢,我喜欢,我喜欢……”

慕容芊寻越喊越响,可想到楚莫离的伤势,一脸担心:“你痛不痛?”

楚莫离微笑着摇头,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让她担心呢!?

“让我看看?”这样的伤势,怎么可能不痛,慕容芊寻反而越来越担心了。

“我们到岸边去。”

楚莫离吃力的搂住慕容芊寻的腰身,打算游到岸上,这儿湿气太重,自己倒是没关系,慕容芊寻要是呆久了,对身体肯定不利的。

“我不要你帮我,我要自己游。”慕容芊寻抓住楚莫离抱着自己腰身的手,认真説道。

“我没关系的……”楚莫离知道,她是不想让自己劳累。

“我主意已定。”慕容芊寻咬咬牙,不就是游泳吗,自己这么聪明的人,还怕学不会这个?

游泳,説简单也简单,説难也难,只要掌握了其中的规律,就可以了。

慕容芊寻确实很有天赋,不到两分钟,她就能在手中自由行动了。

“你看,这回,我来带你。”

这次,慕容芊寻搂住楚莫离的腰,打算带去岸上。

在水中带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更何况是一个初学者呢。

当然,楚莫离只好假装配合着她,朝着前方游去。

这是什么地方,两人都不知道,楚莫离头有diǎn晕,肯定是后肩处的烧伤所带来的。

不知为什么,越往前,就越觉得水越浅,直到两人能站立到地上。

此时,两人不是游了,而是走了,水从腰身,到膝盖,最后到脚裸。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四周好像又是一个洞穴,地上有着一条浅浅的水流,水一diǎn儿不深,到脚裸,如果细细感觉,它好像流向外边。

“要不要休息?”慕容芊寻担心楚莫离吃不消,担心道。

“嗯。”楚莫离的确累了,休息一下,补充体力也好。

“让我看看……”慕容芊寻打算脱掉楚莫离的衣物,她一直担心他的伤,所以才提出休息。

楚莫离也不拒绝,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灼伤到底严不严重?

肩膀上的衣物,被烧成一个黑洞,当脱下后,慕容芊寻的牙齿咬的嘎嘎直响。

范围不大,可是灼伤的严重程度,超出她的想象。

肉已经焦黑了,而且浸泡在水中那么久,伤口如同发霉的一般,仔细diǎn,还能见到森森白骨,惨不忍睹。

慕容芊寻再一次哭了,如此的伤势,很难想象,他是怎么挺过来的,而且他还説不痛,鬼才相信呢。

“怎么样?应该不会太严重吧?”楚莫离瞧不见自己的伤势,笑着问道。

慕容芊寻泪水越流越快,越流越多,楚莫离的脸色苍白,可他没説痛,肯定是不想让自己为他担心。

“我,我给你擦药……”

慕容芊寻快速的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罐红色液体,疯狂倒在了楚莫离的伤口中。

“冰冰凉凉,好舒服,这是什么?”楚莫离舒了一口气,大势力就是大势力,好东西就是多呀。

“治疗,烧伤的。”慕容芊寻又从自己的戒指中拿出一件干净的裙子,使劲一撕:“忍着diǎn,我帮你巴扎……”

慕容芊寻并没有直接包扎,而是先帮他擦拭湿漉漉的身体,最后,才xiǎo心翼翼的,用布条将伤口缓缓绕了起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