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第3章 空间折叠

2017-11-14 15:18:59|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昆明H型钢批发第3章 空间折叠 两人的相识是在一次学术讨论会上,林奕龙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的眼睛,温文尔雅,他并不善言辞,但每每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提出的见解新颖独到,往往一大推人还在为他刚刚提出的见解侃侃而谈、各抒己见的时候,他已经如忘我一般,进入新的境界了。叶心梅也是讨论会中的一员,她默默的记住了林奕龙这个奇怪的呆子。
谁也想不到如此书呆子气的林奕龙却出生在一个商海世家,家里世代经营着数家超五星酒店,每每重要的高规格国际会议,都由林氏集团负责接洽,相关中央领导人对其事无巨细、不失礼仪之邦的大气、上档次但不奢华的会晤往往大佳赞赏。林氏的五星厨师更会入乡随俗的为各位外国嘉宾投其所好的提供地道的当地美食,让这些外宾往往欣喜万分,有些外宾中的领导人甚至会邀请林氏到本国去开展业务,其影响在本地商界、政界可见一斑。
林董事长膝下只有这一个儿子,本来是希望这个宝贝儿子能继承家里的事业有一番好好的作为,但这个宝贝儿子却对经营酒店的事情一点都不怎么热络,反而痴迷于天体物理学,每每看见一篇国外科学家发现新的行星的相关报道,比他这个刚刚签了某个重要会议的主办权的老爹都要开心。林董事长看见儿子醉心于科学,没办法,只得顺着他的意,为某个重要的科研所注入了大量的资金,为国家的载人飞行器做出了坚实的经济后盾之一。
叶心梅到研究所报道的时候,在走廊上一不小心撞到了抱着一大摞资料的林奕龙,由于很久没有新同事来报道了,林奕龙理所当然的占据了对面的办公桌,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文件,所以正在慌里慌张的收拾。两人相视一笑,异口同声的道:“原来是你。”其实那天的学术讨论会上林奕龙也暗暗的记下了这个大方漂亮的女孩,只是自己比较木讷,并未有过交流,最后看见了参与讨论名单里面唯一的一个女孩儿-叶心梅-心似桃花叶似梅。
两人很快熟络起来,由于两人兴趣相投,叶心梅没有小女人般的娇美,更多的是睿智、有涵养,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一种无形的贵族血统气息。而且为人聪明伶俐,做事情有条不紊,本身博学多才,再加上林奕龙这个股东的推荐,一年的时间后,叶心梅很快成为了相关技术攻关的带头人,为相关领域的技术突破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两人的感情也是一日千里,早已心手合一,成为了众人口中的“金童玉女”。哪个多金的少爷不风流?但林奕龙却是一个另类,对叶心梅却是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
林奕龙很喜欢下围棋,叶心梅投其所好,往往会和他对弈几局,由于林奕龙要高明太多,所以林奕龙会在最后的对弈中让她三目。而且在对局中往往让出大片的核心区域让其提子,但他往往兵行险着,在十面埋伏中搏杀而出,当叶心梅捶胸顿足、铩羽而归的时候,林奕龙总会温柔的安慰:“可以哦,比上次高明多了,有进步哦,小妮子。”结果不言而喻,但叶心梅喜欢这种相爱相杀、被人呵护的感觉。和这个人在一起后,发现他并不是那种真正的迂腐之人,他懂浪漫,有冷幽默,对任何事情都要自己独到的见解,往往语不惊人死不休。家里的生意虽然他不会过问,但大致的规则及运作方式他是懂的,只是他的热情全部倾注给了与自己都喜欢的物理学。
叶心梅更喜欢植物,研究所的宿舍楼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卉,春天会放上剑指苍穹的君子兰,夏天里桀骜不驯的夏荷,秋天里的香气袭人而且有驱蚊效果的茉莉花,冬天里傲骨颔首的腊梅,还有四季如春般盎然生长的仙人球、绿萝、芦荟......推门进去的那一刻,你会觉得你进到了一个万紫千红、满眼生机的大花园。对于各类植物她可以如数家珍,像什么具有观赏价值的植物还有巨大的药用价值?什么植物商业价值更大?什么植物可以与其他植物进行杂交,创造出更有意义的物种?只要谈起这个话题,可以在林奕龙身边小鸟依人的说上一整天,林奕龙喜欢她这种自信、富有朝气的感觉,得女如此,夫复何求。
今天虽然不是他们第一次到空间站进行作业,虽然只是简单的对星体表面的岩石进行简单的采样,但心头的紧张情绪还是挥之不去,指挥塔通知他们立刻整理下装备返回安全仓,因为有一股很大的太阳风暴要来了。
正当他们准备沿着牵引绳返回太空舱的时候,装满岩石样本箱子的卡扣松掉了,叶心梅忙抛下牵引绳试图去抓住这辛苦的劳动成果,由于失重,他只能慢慢调整身上携带的太空服推进器,慢慢的向岩石样本箱靠近。但她与箱体成为一个整体后,身上的太空服推进器动力不够,只能满眼委屈的看着飞船离自己越来越远。
突然,一个同样背着太空服的男子也离开了牵引绳,朝这边缓缓而来,他抓住了她,两人相视而笑,这是一种无言的信任,只要有他,一切的问题将都不是问题。
当两人、两推进器、一箱子合为一体缓缓调整方位朝飞船靠近的时候,一股毁灭性的太阳风暴悄然而至。不同于陆地上的狂风暴雨,有一个实实在在可以依靠的参照物,看着那些树摇雨落。这一切来的毫无征兆,他们只是随着无声无息的风暴不停的旋转,直到他们受不了这一切晕厥过去,最后被一个黑乎乎的大洞吸了进去。
林奕龙恢复知觉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肉身已然不见,感觉好像一个灵魂一样不停的漂流于各式各样的空间,在里面他看着了自己熟悉的父亲、自己熟悉的研究院,但唯独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她。他有种到地府的错觉,但迟迟没有露面的牛头马面打破了这一幻觉,以他对这方面的了解,猜想或许这是个高维度的多维空间,他的思维被保存到了其中的一个维度,如果叶心梅和自己绑在一起,那是不是意味着她和自己也在同一个维度这样游离着,但却无法交流?
林奕龙想想都非常激动,正在冥思苦想如何能与叶心梅进行神交。但当更大一次的太阳风暴来临的时候,他的思维随着里面的一个虫洞让两个空间产生了折叠的瞬间,由一个维度传到了另外一个维度。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躺在了一张床上,不再是游离于高维度的灵魂,身上盖着一身锦背,四肢无力,本来已经惊的一身冷汗,后来才发现此人荒淫无度,旁边躺着一个只着亵衣的女子,臀**白,数度春风后,早已沉沉睡去。
当林奕龙跌跌撞撞的走下床,走出那间“羞花楼”的时候,等候在外面的下人阿三笑吟吟的迎了上去:“吴爷,隔壁的老鸨刚刚给我说她们那边新来了个头牌,请您改天过去品鉴品鉴。”
“你刚刚喊我什么?”林奕龙奇道。
“吴爷,您刚刚是不是操劳过度?怎么连自己姓什么都忘记了?”
“那我叫......”
“吴永麟吴大老爷啊。”阿三顿觉直呼老爷的名讳大为不忌,连忙住了嘴。
“那我家里还有些什么亲人?”
阿三心道:这位大老爷难道得了失魂症,怎么连这个都不记得了。
“夫人、吴太老爷相继驾鹤西去,现在只剩下您一位了。由于您不想被家室所累,尚未成家立室。”明明是你留恋着风月场所,家里的产业基本都快被这些人吸干了。
林奕龙又相继向阿三问及了所处的朝代、现在是何年月、所处的地方叫什么等琐碎问题,阿三都一一向他作了回答。
哎,吴永麟只是一个名讳,总算还保留了后世的记忆,卫朝-历史上好像没有这个朝代啊,但这里男人束发及腰、锦衣伦冠,一路上的那些文人满口之乎者也,不是回到了古代又是什么地方呢?自己这个大老爷至少还坐在这双人轿中,总比转世到一个每天流落街头的乞丐要强多少倍了,心里为这不幸中的万幸暗自惊心。我那后世的爹得做多少好事才能有我今世的福缘,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叶心梅,也不知道她能否转世到本朝?是否如我这般安好?
那天以后,吴永麟变了性子,大门不出,小门不入,整日都留在房中,也与烟花之地断了联系,只是让阿三搬来相关的人物风俗录、地理县志等,挑灯夜读,有些时候吃食都送到吴永麟房间去。阿三啧啧称奇,难道老太爷显灵了,这平时荒淫懈怠的小老爷居然有中举的雄心大志了,果然是天不绝吴府啊。
七日之后,吴永麟出了趟门,他做了件奇怪的事:他去问了边关的马驿署,打听到那边最快需要多久,并定下了一辆三日后去边关的车马行?
第八日,他开始变卖家里的田地,遣散家里的男丁女仆,除了阿三几个贴身伺候的家奴,那些家仆本来哭哭啼啼的,但看见吴永麟给每人丰厚的遣散费,个个明哭暗笑。
第十日,吴家大宅易主,吴永麟和阿三几个机灵的下人一起踏上了北上的车马行,悄悄的往边关锡城而来,好像这个地方从来不曾有过吴家大院,从来都不曾有过吴永麟这个人。如果吴老太爷知道有这么一个把祖宅都卖掉的“败家子”,估计都会气得从棺材板里跳出来。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望着刚刚跨过的锡城城门,一路奔波的吴永麟脱口而出一句豪迈的诗句,阿三不懂里面的真意,但还是被眼前雄伟的城墙所感染。望着城楼上威风凛凛的旌旗,守关军士军容肃杀,银枪利箭,从没来过塞外的阿三几个人早已经瞠目结舌、心中赞叹不已。
林奕龙和叶心梅的婚期在后世本来已经定在正月十六,在林氏集团靠长城边的五星级酒店举行,因为他们是在那里的学术会上认识的,都有彼此最初美好的回忆。本来是计划在此次太空勘探任务完成后如期举行的,可惜天不遂人愿,在太空中发生了意外,而他又阴差阳错的来到了卫朝,变成了吴永麟,但心里对爱人的那份期许是执着的,根据相关县志、州记推测出这里便是后世他们行大礼的大概位置,便急急忙忙变卖家产,不携辎重,匆匆赶来。
如果她真的转世到了这个世上,我会为她一直等下去,此心不悔。如果她像我一样拥有彼此的记忆,相信她总有一天会来的。
锡城第一天:以重金盘下了本已奄奄一息,门庭清冷的惜凤楼,并保留了原来的厨子,跑堂的伙计,只是换了个老板。
第三五天:歇业一天后,惜凤楼重新开业,并对外一切免费,但必须记录下相关消费记录,若发现浪费过多,十倍赔偿,但每天限量供应,先到先吃。
第六天:在前三日消费基础上,满一两纹银送半斤牛肉,满二两纹银送一瓶窖藏凤来春,满五两纹银返一两代金券,在酒楼内可以购买任何同等价值的美酒佳肴。
三个月后:惜凤楼推出新的菜品,并打出滋阴补阳的旗号,古代的人羞于出口而又妻妾成群,往往是力不从心。但被自尊心作祟,几乎每到饭点,饭馆早已看不见一张空桌子,人人胡吃海吃,好不热闹。
半年后:惜凤楼已改头换面大升档次,一楼还是供普通客人消遣饱腹,二楼却推出供那些文人吟诗作赋的各种雅间,但价格偏贵,雅间里面放着各色应景的花卉并装裱各类的风流名句,并提供笔墨纸砚,可供客人随时挥毫泼墨。若有名言佳句问世,将装裱在房内,供其他掮客名人观赏品鉴。而且隔间之间彼此行酒令、高声呼喝都不会受到影响,有些大商贾便喜欢在惜凤楼谈生意,既幽静又不失风雅。
一年后:惜凤楼承接各类官家豪绅的红白喜宴,一律只收取相关材料费用,但吴大掌柜会送上一份礼钱,相当于这个买卖是白白给对方送礼。但规格并不低,往往别出心裁,按主家的要求提升了几个档次,那些一个个的老泰山、富甲豪绅为吴掌柜的体贴入微乐的合不拢嘴;白事也办的风风光光,让这些个孝子贤孙在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中落下了一个好名声。
从此,惜凤楼的吴永麟在锡城既有一个好名声,也是日进斗金的大商贾,而且与锡城的各大名门望族、官府交往甚密,在锡城成为了吼一吼都要抖三抖的重要人物。
这三年的元宵节,叶心梅都没有出现,但他知道还得继续等下去。 碧桂园中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