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浪子仙途 第八章 将军

2020-01-15 10:54:02|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浪子仙途 第八章 将军

夜色正浓,雨势正急,掩映在雨幕之中的国公府给人一种沉闷的压抑之感,青黑色的檐角在夜色里闪烁着森森冷光,好像一头潜伏在黑夜中的蛮荒古兽,想要将一切吞噬。

‘天地人’三魔的漫天血云;青峰老道士的御剑之术;守剑老和尚的不动明王真身;在断心寒蓝小邪这些国公府所属退下的同时,所有的攻势全部莫名其妙的土崩瓦解,无声无息消散于天地之间。

青峰哆哆嗦嗦的吐出满满一大碗鲜血,他的一缕元神寄托在剑子之上,御剑之术莫名其妙被人破了,等于他的元神被人在无声无息之间撕裂了一道口子,当下元气大伤,身体内那尊本有一尺高的元神现在怕不是不到半尺上下了,还是做没精打采,要死不活状。

强行压下心头的那丝不安,青峰瞅了一眼插在地上的两截断剑,提气冲着虚空高喝道:“敢问是破天城哪位上将军在此?我等无意冒犯,今日之过,来日定当登门赔罪!请将军看在道门圣祖的份上不要跟晚辈一般计较!”

“拿道圣来压我吗?”一个沉闷威严的声音自国公府内府传来。

断心寒蓦地面容一肃,长剑入鞘大喝道:“恭迎将军!”所有的风行卫同时跪地:“恭迎将军!”

如果说之前的风行卫每一个人都是一匹能骁勇作战的孤狼的话,那这个声音出来后,就好像狼群中有了一匹狼王,所有风行卫的气息都在瞬间连为了一个整体,守能做坚盾,攻能做利剑。

脚步声响起,一个高大孤傲的身影慢慢从内府走了出来。

每一步的频率都和这雨水,风声,雷霆相应和,仿佛他就是这雨,这风,这咆哮的雷霆的主人一般。

青峰他们惊恐的感觉这个身影已经和这天地连为了一体,隐隐然有了和道门‘天人合一’境界相同的意味,这是只有道门的至强者道圣才能到达的境界啊!

与之前所穿的宽大锦袍不同,江中魂这次身着一副深青色的盔甲,九条烈焰麒麟在盔甲上嘶吼咆哮,胸口的一面护心镜闪烁着刺目的寒芒,腰间斜插着一柄宽四指,长七尺的长剑。

左手搭在剑柄上,江中魂冷冷扫视全场,好像一位傲视天下的君主一般,这天地仿佛都是他的臣子,风雨不敢接近,雷霆不敢咆哮。

全身荡漾起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江中魂看了仍在那大口大口狂吐鲜血的青峰一眼,淡然说道:“小道士你够狂妄,带着一帮没什么修为的徒子徒孙你敢来破天城滩这趟浑水,是哪个长辈给你的这勇气?”

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话锋一转,江中魂又指着猿不空说道:“小猴子啊,你一斥候的身份在妖族里也算有点地位,那死去的大老虎跟你交情肯定不一般,不过他敢在这里动手,那死在霸天手上也就不冤枉了。”

当作没看见猿不空那又怒又怕的表情,江中魂不依不饶冲着三个魔头笑骂道:“你们三个小魔头算是不错了,一身的魔功造诣也算可以,可惜啊,你们来错地方了啊。”

脸上的表情忽然又变得无比的肃穆,江中魂沉声对着几个和尚说道:“佛门高僧江某从来都十分敬重,江某少年时浪荡中原,‘天地禅院’的高僧,如今的佛圣慈悲佛对江某有点化之恩。可是今夜大师的做法却非明智之举,为何要做这等糊涂事?”

长叹一声,江中魂忽然一拳轰出,地面上暗中由自己亲自布下的‘风云刀剑阵’被这一拳轰破。

不理会众人惊恐欲绝的眼神,江中魂洒然喝到:“今日之事,江某全当是四脉众人对破天城开的玩笑,回去告诉你们的长辈,江中魂身为破天城上将军,从来一身正气,做事光明磊落,哼!这个中因果想是你们也不知道,都走吧!若是你们想来跟我闹,江某人必然奉陪到底,不过若是敢打江某之子的主意,哼!别怪江某剑下无情!”

话音刚落,一阵雷霆擦着火花像一条火龙顺着天际翻滚开来,照亮了国公府一方天空,风一阵,雨一阵,雷霆瞬间随着风雨而去,江中魂的身影也随着雷霆刹那间隐去。

守剑喃喃低语:“上将军,真是神人一般的人物。”就在这漫天风雨中,一群人顶着大光头远去了。

‘天地人’三魔头低头不语,无声的架起一片血雨腥风也瞬间遁去。

青峰伤势严重,看看江中魂消失的地方,也不敢撂下什么狠话,带着一帮徒子徒孙灰溜溜的跑开了。

只有那猿不空恶狠狠地大喝道:“残虎之仇,来日必报!”

看都不看那那暴怒的霸天一眼,猿不空捧起地上的一抔黄土,神情凄凉的化为一道灰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屋外是风雨不休,兵戎交接,屋内却是一派和祥。

狂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的眼睛又缓缓闭上了,嘴角含着一抹淡笑,狂风点头说道:“好了,这下安静了,闭关这么多年,倒是不知道将军早就修到了大圆满境界。嗯,少爷啊,这下您可以放心了,死神的‘雪马腾摞术’是派不上用场了,就连我们两个老家伙都没什么作为嘛,可是谁知道这四脉中人来得竟是这些不中用的货色呢?难道是马前卒子?嗯,有可能,可是,哎,少爷,死神,你们干嘛呢?”

狂风在那里喋喋不休的分析着局势,却发现江浪和死神在一旁猜起了拳,没错,江浪在和死神猜拳。

死神无比心痛的说道:“少爷啊,老头儿老无所依,辛辛苦苦养了一匹雪马作伴,您不能这样啊,现在人都走了,您该干嘛干嘛去吧,把雪马还给我吧。”

江浪阴险的笑了笑,很无赖的喊着:“耶耶耶,保不准以后还有多少人要来暗杀小爷呢,你说呢?不过啊,死神老头儿,你下一局出什么啊?”

悲伤莫名的死神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手随心动:“出剪刀,怎么......”

“赢了,哈哈哈!”江浪举着拳头狂笑三声:“你出剪刀,哈哈,那老子的拳头就砸碎你的小剪刀,雪马是我的了,先让你缓几天,老老实实把那‘雪马腾摞术’传给少爷我吧,哈哈哈。”

狠狠的一脚踹开了房门,江浪大吼:“有了雪马,老子抢姑娘谁人能挡?哈哈哈!”撩起头发,江浪带着不可一世的嚣张直冲‘风雨小筑’而去。

刚刚在狂风的解释下了解了情况的死神还没缓过来,又听到江浪的狼嚎,这次是很干脆的晕了过去。狂风摇摇头,心里祈祷者这小祖宗可千万别打上他这双‘日月杀瞳’的注意。

此刻,风雨,终于停了。

东乡第三医院预约挂号
运城市第三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治妇科医院哪好
南宁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淄博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