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第三章 骆养性

2017-11-14 15:18:56|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AVX一级代理商第三章 骆养性 门外,周建宇坐在椅子上慢悠悠的喝着茶,心里却在不断思索里面那位公子的话,只觉得云里雾里,弄不明白他的真正意图。
‘算了,结交户部主事已经是玩赚不赔了。’周建宇甩开心里的疑惑。
“周掌柜,你可是让我好等啊。”没多久,一个中年人大步走了过来。一身上等布料的华服,面容带笑,一看就是个养尊处优的人。
周建宇连忙站起来,恭维着道:“让骆千户见笑了,都是些小生意。”
骆养性大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喝了口茶,开门见山道:“周掌柜,院子你也看到了,三千两绝对不算多了吧?”
周掌柜附和着坐下来,笑道:“让骆大人见笑了,在下不过是个跑腿的,真正要买的是我身后的贵人。”
“贵人?”骆养性一怔,凑近一点道:“我能知道?”
周建宇微微一笑,道“规矩骆大人是知道。”
骆养性眉头一挑,手一摆,道:“也罢,契我都带来了,待会儿去衙门改个名字就可以了。”
周建宇嘴角笑容诡异一闪,神色平静的摇头道:“骆大人到现在还不想与在下说个明白吗?”
“说个明白?”骆养性眉头一皱,道:“周掌柜要我说什么?”
周建宇道“大人应该知道,我身后的贵人非同小可。要想查清这个房子的来历简直轻而易举。”
骆养性脸色慢慢沉了下来,看着周建宇神色不善道:“周掌柜既然知道,还叫我过来,莫非是想戏耍本千户!”
周建宇对他的威胁毫不为所动,摇头道:“大人误会了,这座院子是当年吏部那位尚书的,说不得在皇上都有印象,若是突然决定赏赐给那位大人,到时候不说在下,恐怕即便是令尊大人都承担不了这欺君之罪。”
骆养性冷笑一声,道:“看来周掌柜是没有什么诚意了。不过我们骆家世袭锦衣卫都指挥使,家父更是兢兢业业几十年,难不成皇上会为了这点小事为难家父不成!”
周建宗摇了摇头,道:“大人还是不明白现在的局势,你不妨先看看这个。”说着,将一份奏折递给骆养性。
骆养性眉头一皱,接过来一看,顿时脸色大变。
这是一份给事中章允儒上的折子,大致意思就是现任锦衣卫都指挥使骆思恭年老体衰,而锦衣卫事物繁重,他已经不能胜任,建议让他解甲归田,颐养天年,最重要的是后面的一句话,推荐许显纯接任指挥使!
而且还有司礼监的大红批字:拟准。
也就是说,若是皇上看到了,稍一思忖,一点头就可一切成真!
骆养性头上出现点点冷汗,眼神慌乱,看着折子一动不动,脸上更是变幻莫测,再也没有之前的傲色。
周建宗看着骆养性的神色,心里由不得的一丝痛快,以前这样锦衣卫都是高高在上,人见人怕,如今一个千户在他们这副模样,足以让他晚上多喝几杯!港湾江城
不过很快他就冷静下来,身后包厢里的贵人正听着,稍稍顿了顿,便又道:“大人应该知道现在的局势,朝中从各部侍郎尚书再到内阁大学士,哪一个不是说倒就倒,而且这许显纯是谁的人,大人应该比我清楚。”
“魏忠贤!”骆养性眉头紧皱,心下慌乱无比。他们骆家世袭锦衣卫指挥使,不说到他这里没落,单说魏忠贤想要彻底掌握锦衣卫,那必然要清洗他们骆家的势力,那他这现任指挥使骆思恭的儿子,个小小千户恐怕要首当其冲了。
不过骆养性毕竟不是一般人,很快就冷静下来,看着周建宇目光冷峻道:“周掌柜,你身后的到底是谁?”
周建宗道:“大人问多了就坏了规矩,我身后的贵人让我告诉您一句话,骆家世代世袭,忠心耿耿,大人这些年倒也勤勤恳恳,继任锦衣卫指挥使倒也没有说不过去的。”
“你们让我接任?”骆养性先是心里一惊,但旋即自嘲一笑道:“谁不知道魏忠贤现在是皇上面前最红的人,与他的人争,我恐怕一丝机会都没有吧?”
周建宗再次摇头,笑道:“大人这就错了,骆老大人历经三朝屹立不倒,可见皇上的信任,关于锦衣卫他的话比任何人都有分量。”
骆养性眉头紧皱,心里惊疑不定,半晌还是犹豫不决道:“家父恐怕不愿让我接任。”
周建宗道:“那是自然,现在朝局不明,老大人自然不愿意你陷入其中,不过大人要明白,一旦锦衣卫落入别人手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骆养性心里一跳,各种心思在心底转了起来。他父亲这些年在锦衣卫做的事情,有他知道的,有他不知道的,但要是说干干净净绝对不可能。而且他现在做的事情,也足够让他们抄家了,而且还得看魏忠贤的心情。
过了半晌,骆养性一咬牙,看着周建宗沉声道“我若是能够说服父亲,你身后的人能够保证我能顺利接任?”
周建宗见骆养性终于松口,心里的大石落地,更加坦然道:“大人应该知道,骆大人的折子会直接送到御前,无论是吏部内阁还是司礼监都无从了解,只要老大人连夜将折子送进去,第二天就会有御批出来。”
骆养性看着手里的折子,倒也不怀疑周建宗的话,他咬了咬牙,道:“好,我这就回去劝父亲,连夜将折子送进宫。”说着起身就要向外面走去。
“等等,”周建宇站起来,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对着骆养性道:“这份折子大人可以带走,这三千两的银票也是大人的。”
骆养性神色沉重,但也知道如今算是与这周建宗背后的人结盟了,犹豫了下,还是接过来道:“多谢。”说完便急匆匆的走了。
“做的不错。”朱栩推门走出,笑眯眯的对着周建宇道。
周建宇立即点头哈腰,如同换了一个人,道:“多谢公子夸奖,一切都是傅大人的安排。”
朱栩点了点头,道:“后天去接收那几家铺子,好生经营,喏这个是苏州jx那边进贡的釉底青花瓷,你的了。”
周建宇一听神色大喜,那几家铺子都是日进斗金,立即躬身大谢道:“多谢公子赏赐,日后旦有吩咐无所不从,一应孝敬都会按时送到。”
朱栩笑了笑,跟着骆养性后面也出了茶楼。
“殿下,您这么做是不是有些急了?”
上了马车,驾车的曹文诏还是忍不住的回头低声说道。
“不急。”朱栩神色不变,心里却叹了口气,暗自道‘若不乘着客氏未归,这些行动几乎都是必败无疑的。’ 株洲碧桂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