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不会让你再孤单

2019-05-16 20:06: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北京地区67家三级医院招住院医师部分或可落户
">一拆再拆三星或分拆芯片制造业务
街电场景布局再突破共享充电宝全线入驻成都
顺和达公司发布管理软件六大挑选标准

作者: 2104画生

春暖花开,小草慵懒的舒展着嫩绿的身体。木王府里后花园假山石山像平常一样传来悠悠笛声。突然天空雷鸣电闪,下起了阵阵春雨,残快步跑到不远的雨轩亭下躲雨。随父亲来木家访问的蓝家千金杉紫因为实在忍不住父辈们的聊天气氛偷偷溜出来,迷路在后花园,哪知遇这大雨,杉紫急忙跑到凉亭。偶遇眼前这个五官立体,眉清目秀,眉宇之间充满才气与灵气的男子,心不由的跳动了一下。残十几年来一直深居简出,对眼前这个被雨淋得有些狼狈却面容白皙美丽,浑身透着活力的女子惊呆了,顿时手足无措地收起手中的横笛。也不知是否真的是前世注定的缘分,他们打小见过几次见面后,就再也没有碰过面,今天久别重逢,两位已不再是当年不谙世事的小孩了,亭亭玉立的杉紫对眼前这个玉树临风的男子一见钟情,相互寒暄了几句后,鬼灵精怪的杉紫打开了话匣子,谈天说地,时不时传来几声杉紫爽朗的笑声,似乎找回了年幼时两人的志趣相投,话题源源不断,雨停了竟然都没发现,残还吹了他最喜欢的那首《雨》给杉紫听,杉紫很欣赏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男子,而杉紫的活泼和活力仿佛给久违笑容的残带来了春风般的感觉。由于离开太久怕父亲担心,杉紫不得不回去了,他们难舍的挥手离去。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聊得欢声笑语之际,房屋大堂内他们的父亲们正兴高采烈的谈着杉紫和木家大少爷孝的婚事。蓝老爷很清楚如果能和权高位重的木家结为亲家,以后对自己的蓝家的生意真是天大的帮助啊!

在这以后,他们经常思念,特别是下雨的时候。他们保持着密切的书信联系,互诉衷肠,表达爱意,杉紫也毫无束缚的跟残袒露心扉,偶尔残也会写几首曲谱给跟杉紫。但这一切都是秘密的,因为木家蓝家上下都知道,杉紫将会成为大少奶奶。木大少爷与杉紫青梅竹马,只是孝从小被宠爱,是个纨绔子弟,玩世不恭。相比于孝杉紫更钟情于温文尔雅的残。

直到有一天,纨绔的木家大少爷由于骑马时撞伤了风家的二公子吃上了官司被判了刑要发配到了不知名的边疆小村落,这个集木家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少爷,木家继承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木家上下鸡犬不宁,蓝老爷闻风赶来,未来女婿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没有理由不来关心一下。固然随行的还有机灵美丽的杉紫,但是杉紫对未来夫婿的情况一点都不感兴趣,她只想见见让她朝思暮想的残。事与愿违,在离开之际他们只有在过道上擦肩而过,脚步拉长了距离,目之所及,两人的眼睛久久相视。随后的一些天,蓝老爷为了未来女婿的事每隔几天就会来打探一下消息,当然随行的还有杉紫。就这样每次他们都没有正面的交换,却用眼神实现了心灵的沟通。木家产生了这样的事,心爱的宝贝儿子身陷囹圄,木夫人固然气急败坏乱了方正,万般努力无果的情况下,迷信的她只能请了巫师来作法。巫师拿着香坛煞有介事的在院子里东闻西探,突然指向东南侧的1间房间,就说那里面有邪气在作怪。夫人听后,那不就是残住的房间吗?更是着了魔似的愈发肯定了就是自己深信的那个扫把星给宝贝儿子带来了灾祸。

我一定要杀了他。木夫人怒目切齿的说。

巫师别手阻拦说道:不可!

夫人忙哭着求道:请巫师救救我儿子吧!

巫师闭上眼睛掐指一算,不紧不慢的说:倒也不是没有方法,只是

听后,夫人忙求巫师说出救他儿子的方法。巫师说:有一种草,叫血仙草,可以除邪祸之气,但要用具有不详之气人的血浇灌长大,种在院子中央就可以辟邪纳祥了,只是这种血必须是经过集太阳月亮七天七夜之精华,并且在此期间喝特制的药水,不允许有任何干扰才灵验。因而,救儿心切的木夫人立即下令把残抓起来,认为那样真的可以救他的儿子了。

不一会儿四个身强力壮的男人野蛮的踹开了残的房门,正在埋头写字的残被这突如其来的四个壮汉惊了一跳,这在平时是几乎没有人来他房间的。

请问你们这是残问道。

一个壮汉凶狠的回答说:少废话,我们奉命前来将你带走。说着就把他生拉硬拽的把正不明状况的残带到了大堂。

壮汉野蛮的一推,由于惯性残重重的摔倒在地,残抬起头,面前是愤怒的木夫人,旁边是穿着黑色大袍的巫师,他们屏退了下人,只留下了两个男壮丁。眼神凌厉,残不禁被这样的局面吓到了。夫人上前就是一巴掌,残顺势1倒,不明情况的他问:夫人,我做错甚么了吗?为什么这样对我。不问还好1问夫人更怒了。

扫把星,跟你娘一样贱,来人呐把他绑起来。在一阵五花大绑后他们已经来到了大堂外的院子里,院子里比平日多了一个十字木架,残被野蛮的绑在了十字木架上,一切都没有解释。巫师捧来株盆景,里面只有1株罕见的芽,芽是黑色的,残从没有见过如此奇怪的植物。巫师在他身边乱挥舞了阵,就和夫人一道离开了。就这样,太阳渐渐落下了,月亮很明亮。一天下来,被暴晒了一天的残滴水未进已经有点衰弱了,他请求要喝水。走来走去的下人却没有人理会他的乞求,或者说没有敢给他水。这时候巫师缓缓走来,手中拿着一个瓶,来到残眼前叫他喝下去,残抬起头问:这是什么?

巫师说:渴了吧,来,把它喝下去。

残天真的以为这是夫人对他的仁慈。在巫师的帮助下,饥渴的他咕嘟咕嘟很快的喝下。瞬间他感到很舒服,血脉有些许喷动。巫师不语,诡笑着离开。天空下起了雨,屋内的灯光逐渐熄灭,无助的残被绑在十字木架上没法动弹。雨瞬间淋透了他,残想起了杉紫,想着想着,他浸满雨水的的嘴角扬起了弧度的笑。即便现在被折磨的很痛苦。1夜风雨洗礼过后,凌晨格外清新,鸟儿鸣叫,被雨淋了一夜的残身上的衣服还在滴着水。巫师和夫人后面和四个下人走过来,这时候巫师手中拿的还是那盆植物,是昨天他见到过的那盆有点神秘的盆景,巫师来到疲惫虚弱的残的面前,装神弄鬼的左右闻了一下,嘴里还念道着,嗯,就是就这样,他叫下人解开他的右手,拿出一把刀片,刀片是他特制的。巫师迅速的在残的手腕上划了一刀,残因疼痛皱了一下眉,却没有喊出声来,也许已经没有力气喊了。鲜血瞬间从伤口上流了出来,巫师拿出一个瓶子接着血,装满那个小瓶子后,巫师很高兴,命人把残的手臂包扎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用这刚采集到的血浇灌那株植物,临走时,夫人恶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残衰弱的低着头没有声音,任人摆布。突然,残用极尽渴求的声音费劲的抬起头说:为什么这样,为何?

要怪就怪你那个下贱的娘,生下你就是个毛病,可怜她早死,现在必须来还这个孽债,巫师说了用你的血浇灌的植物要是能发芽就能救我的儿子,才能救木家摆脱诅咒。夫人不耐烦的说。

夫人,我的出生不是我能决定的,这样对我不公平。衰弱的声音中夹杂着淡淡的抽泣。

夫人一行离去。院中留下了被绑着的残。阳光愈来愈刺眼,照的大地有些炙热了。中午太阳更是慷慨的给予着大地光和热,只是对残来说很痛苦,他满头大汗,又渴又饿,因脱水无力的痛苦低声呻吟着,眼角还有一丝水,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

下午杉紫随父亲来到木家,经过走廊时,杉紫远远地看到一个人被绑在太阳底下,杉紫奇怪的问随行的下人那人是谁,当杉紫得知那人不是别人,而正是她的所爱残,她奋力跑向他,已经很憔悴的残模样已经有些狼狈了,残见到杉紫,自然很开心,这时候恍如所有的痛苦都被欣喜占据了。杉紫心疼的抱着他,问他为什么会被绑在这里,这时候残却别过头去,由于他不愿意让她看到自己狼狈的景象,他想要在心爱的人面前留下美好的形象,更不愿意让她担心。杉紫很心疼,说一定要向夫人求情,叫他等着。杉紫跑到等着她的父亲面前要求父亲帮帮可怜的残。父亲别手而去。

第四天身体愈来愈虚弱的他被巫师用同样的方法折磨的痛苦不堪。黑色的芽竟然渐渐变成了红黑色。经过打通层层关系,加上木家花了大把银子把大少爷保回了家牵手凤凰网 金斯达舒打响健康保“胃“战
,夫人认为这真的是起了作用了。为了给宝贝儿子冲喜,决定后天就举行孝和杉紫的婚礼。残受着非人的折磨,杉紫哪有心思成亲,况且杉紫爱的人是残,她誓死反抗,但是在父亲的软硬兼施下,如果她不成亲,蓝家就要被木家问罪,不忍心看到爹娘由于你而受牵连,万般无奈下,孝顺的杉紫被逼无奈只得匆匆成亲。也就是在残受到折磨的第六天,木家欢天喜地的沉醉在锣鼓唢呐之中。

残被转移到了后院,因为这样多煞风景,传出去也不吉祥。前院锣鼓唢呐热闹一片,后院可怜的残只能继续忍耐着折磨,花轿里的杉紫心如刀割哭成了泪人,心爱的人正在受着非人的折磨,自己无可奈何,却将要嫁给不爱的人,甚至以后就是他的大嫂了。

由于身体的虚弱,残偶尔会短暂性休克,只有那时才是没有痛苦的时刻。婚礼过后,一切照旧,只是家中添了一份喜气,夫人对残的事情仿佛也无暇顾及,只有杉紫还有残心如刀绞。第二天,已为人妻的杉紫见到了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残,她不顾一切的跑过去抱着他,残费劲的睁开眼睛望着眼前这个该叫大嫂的女人。他用最后的一丝声音说:杉紫,我对不起来世再见吧!说完便昏厥过去,杉紫声嘶力竭的呼喊着他,巫师闻声赶来认为大限已到,没有价值了。随后命人把捆在手臂的绳解下来,尚存一口气的残没有了绳的固定,瞬间瘫软在地,下人把他放在木板上,抬走了。以后巫师要把他火化,并用他的骨灰来当植物的养料。

20年前,木王府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木家四少爷呱呱坠地,而他的降临并未给木家带来了更多的欢声笑语,由于他是木王爷和丫鬟寒玉奉子成婚的私生子,因为木王爷心爱的寒玉因难产失血过量而死,因为在他降生之后的第二天,木家老爷就突发疾病猝死了,所以他诞生在木家一种悲闷的气氛中,并被迷信认为是不详之兆。木家曾想过让他自生自灭,但念在他还是木家的骨肉,最终留下了他。不被认可的他在成长过程中处处遭到白眼挤兑,奶奶不待见他,父亲淡漠他,夫人更是敌视他,至于两个哥哥也是处处欺负他,久而久之就连下人丫鬟们也对他另眼相看。就这样,时光流逝,他慢慢在异常的眼光中长大,起初他不明白,为何他只有奶娘而没有娘,为何自己敬爱的父亲甚至都不多看他一眼,为何夫人总是用想要杀了他的眼神看他,为什么两个哥哥不和他一起玩?他的童年是和书本还有奶娘一起的,奶娘是最疼他的人,在成长的进程中教会了他很多东西,自记事起他从奶娘和下人们的闲言碎语中了解了一些端倪,他没有抱怨,反而他深深的感到自责,甚至自己也相信了那个可怕的魔咒,而这个魔咒是他造成的,母亲是因自己而死的,爷爷也是自己的生辰八字给克死的,二哥久治不愈的病大概也和自己有关,自己是一个会给家庭带来恶运的人,所以面对这些异样的待遇他表现的很哑忍,常常一整天待在屋子里看书写文章,不愿与人交流,其实是没有人敢跟他交流,怕也遭受恶运。但他每天傍晚的时候会到后花园的假山上一个人吹横笛,他在等待一些甚么,宣泄一些甚么。

婴儿消化不良
小儿消化不良吃什么药
柳岩自曝嫁不出去的原因 全是自己太凶了?
ps://wapask-mip.39.net/bdsshz/question/41472707.html" target="_blank">小孩消化不良吃什么药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