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大明孤狼正文第六百七十四章商议

2019-03-13 12:34:2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大明孤狼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流浪诗人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明孤狼全集阅读正文第六百七十四章商议,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江狼微微点点头,道:“这个我知道,在回来的路上,皇上就给我说个这个问题,看样子这瓦刺一直是皇上的一块心病啊,瓦刺不除,皇上寝食难安啊!”

于谦有些不相信的瘪瘪嘴,道:“有这么严重,现在的瓦刺一团混乱,到处都是打打杀杀,不少的瓦刺的百姓都涌入了我们的国内,当然,按照当初的计划,这半年之内,我们又扩充了不少的领土,也算得上非常不错了!”

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消息,不过对于景泰帝而言,这完全不够,所以按照他的想法,现在不仅仅需要的一片瓦刺的领土,而需要的是所有的瓦刺的领土,要让所有的瓦刺人都诚服在他的皇威之下,所以现在他需要的是整个瓦刺。

从和他的谈话中,江狼多少也明白了景泰帝心中的想法,所以现在于谦说起,江狼不过是摇摇头,道:“远远不够,皇上要的是整个瓦刺!”

“那你答应了?”

、于谦略微有些紧张的问道,景泰帝要打瓦刺,首先问的人当然是江狼,因为放眼整个朝中,也只有江狼带兵的情况下能拿下瓦刺,而现在国内还不算太富强,对倭寇的战争已经消耗了不少的大明的国力,所谓丞相的于谦当然明白这一点,而且要是这江狼答应了,攻打这瓦刺的行动估计也就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了。于谦的心思江狼那可是非常的了解,微微一笑,问道:“怎么于大人就是这样看待我王某人的?我王某人就是那种为了功勋不择手段,甚至不顾国家,百姓生死存亡的人?”

听江狼这么一说,于谦悬起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哈哈一笑,道:“我当然不认为你王大人是那样的人了,要是你都是那样的人,这朝中还能是现在这个样子。再说了,功勋?你王大人现在还需要什么功勋?整个倭寇都被你打下来了,区区一个已经快要衰败的瓦刺岂是你地对手?还是不是手到擒来?”

在话中,于谦对江狼变现出了强大的信心,当然,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要是这朝廷中对于江狼都没有信心了,还能对谁有信心?江狼现在那可就是朝廷的顶梁柱。

江狼微微一笑,道:“于大人实在夸奖了,要不是这朝廷有于大人在这里撑着,给我一个稳定的后方,即使我有千军万马,我也打不下这个倭寇,论功臣,于大人你才是!”

于谦连忙摆摆手。道:“老朽可不是功臣,你在前面浴血奋战,我却在后面悠闲的喝着清茶。惭愧啊,惭愧啊!”

江狼微微一笑。在这个问题上也不在和于谦纠察,端起茶杯,浅浅细饮。

“那你是不是打算清理门户?”、于谦这时候突然问道。

江狼微微沉吟了一下。这才疑惑道:“你说东厂?“

“难道我还说其他别地地方?”

于谦这时候反问道。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之后。这才接着说道:“在你离开之后。这钱公公就接着自己东厂副长督地名号。革职了你地两个千户。要不是这钱正邦。于荣。童金等人是你地人。他不敢轻举妄动。不然地话。我估计他们都会被革职。现在你回来了。这钱公公也死了。你难道就容忍在东厂里面有这么几个心怀不轨之人?”

江狼当然不能容忍。不过同样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来处理这两人。微微沉吟了一下。江狼这才问道:“对于这两人。我不是非常地了解。不过于大人。有一点我想知道一点。那就是这人地能力如何?”

于谦不由地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奇道:“你难道说还不打算对他们下手?”

江狼不过淡淡一笑而已。道:“是否下手。那还得取决其他地一些因素,当然不是说动手就动手的。所以我这才问问而已!”

于谦闻言,微微沉吟了一下,这才道:“这钱公公也算得上颇有心机,为了不然别的人说三道四,所以这两人地能力也算得的不错的,当然,我这也是站在非常公平的角度上说的,也没有丝毫偏袒他们的意思!”

于谦这话则让江狼微微沉思了一下,要是这两人真的还算有能力,要是自己这一回来就清理门户,那么传出去,即便别人不说,但是这心里多少也有些认为自己嫉才,于是微微一笑,道:“既然这两人于大人都说他们不错了,那么,要是我找个什么罪名把他们给撤了,那么,别人会怎么说我?那岂不是给别人留下口实,说我嫉才?”

于谦一愣,顿时明白了江狼的意思,哈哈一笑,道:“不错,不错,这一点我倒没有想到,不过话说回来,你认为应该怎么处理,要知道他们可是钱公公提拔起来的,也算得上钱公公地人,把他们留在身边,那岂不是很危险?要是到头来反咬你一口,那时候你可是防不胜防,这样你还打算把他们留在你的身边?”

“但是,钱公公已经死了!”

江狼淡淡的说道,站了起来,接着道:“不知道于大人有没有听过这么一个寓言,一个家丁做错了事情,属于那种过失性的错误,但是后果多少有些严重,于大人认为,应该怎么处理才好?”

于谦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突然一笑,道:“王大人问我这样的话,那就代表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了,我也不妄自揣摩了,那么王大人不如直言,老朽我也洗耳恭听。”

于谦避而不答,江狼倒有些意外,不过点点头,道:“这个伙计的老板并没有处罚他,也没有解雇他,按照这老板的话来说,现在这第一次他犯了这种错误,那是一个教训,下一次便不会犯同样的错误,要是我把他解雇了,找了一个新的人来,下次还可能出现同样地错误,换而言之,这错误其实也是一种经验,现在的这两人也就如这两个伙计,要是我把他们给撤了,那么他们对我那更加是恨之入骨,说不定千方百计回报复我,同时,其余的大人对于我也会有不少的意见,但是,要是我不处罚他们,而重用他们,那么结果又不一样了,有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心在钱公公已死,他那些朋党也没有什么主心骨,而且我已经回到了京城,现在他们最怕的就是我清理他们,可没有人有胆子敢再来对付我,这时候要是我不处罚他们,他们岂不是感恩戴德?那么谁还有反叛之心?于大人,你说是这个道理吧?”

于谦愣了愣,然后哈哈一笑,道:“王大人所言极是,果然是这个道理,那么你不是打算什么时候召见他们?”

“现在还不着急!”

江狼微微一笑,端起茶杯浅浅的喝了一口,道:“现在我们打算就如钓鱼一样吊着,我越不着急,他们越着急,等待他们实在太心急的时候,我就可以收了,要掉大鱼,那就得有耐心!“

于谦微微点点头,想了想,这才道:“这样倒也是个办法,不过有一点,我还想是想问问,这些人能听你的?“

“不听我听谁?”

江狼反问道。“别忘记了,我才是东厂的厂督,现在钱公公已死,他们地靠山已经没有了,在我地手上,我要找他们麻烦那还不是非常简单的事情,现在地他们就应该祈求我别找他们麻烦,那么我顺应他们的意思,他们还有什么不满的?当然,也不排除他们有骨气,但是有骨气的话他们就不会听钱公公的,他要拉弄这些人,还不是因为有利益的存在?”

于谦不由的摇摇头,道:“你说得也是,不过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不过放心不下归放心不下,这事情最后还是得让你亲自出面才可以,至于这些人,随便你怎么折腾吧,现在钱公公死了,朝廷的那些人也折腾不起什么花样来!”

“朝廷的人可得盯紧些!”

江狼立即说道。

于谦不由的一愣,奇道:“这东厂的人你可以放任不管,但是这朝廷却为何要盯紧,现在难道还有什么人能给他们撑腰?”

“没有人撑腰他们会找人给他们撑腰!”

江狼毫不犹豫的说道,“钱公公死了,他们没有靠山是不错,但是别忘记了,这些人现在很怕,怕死,怕丢官,所以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他们什么都可能做,而且这些很多可能会危机朝廷,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必须得盯得紧紧的,一旦他们有什么不轨,一定得及时的把他们给压制住!”

于谦一听,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道:“如此看来,这朝廷的这些人才是最危险的人,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手握重权,要是乱起来,还真的没有办法收拾,嗯,你提醒了我,我一定得好好看着,免得出了什么乱子我们自己还蒙在鼓里!”

于谦如此说,江狼也微微放心了,点点头!

女性经期小腹部胀痛
神经衰弱多梦怎么食补
嘴干口苦是什么原因
经络疏通怎么做
安宫牛黄丸吃多久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