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陈家妖孽正文第七百九十六章聘礼

2019-02-04 06:42:33|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七百九十六章:聘礼,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这次高规格的谈判地点并没有随意对待,而是定在长安俱乐部,是京城最早的俱乐部之一,只看代表会员就能明白其分量,李嘉诚,霍英东一大帮大佬照耀,想不荣光万丈都不行,陈富贵将车停在长安街十号,跟陈平一起下车步入长安大厦,他一直都是个不喜欢也不擅长谈判的陈家重量级人物,这次的会谈让他跟着,已经能充分说明陈浮生的意思,陈平跟陈富贵并肩进入这座具备了太多传奇色彩的长安大厦,心情平静,这还是陈家的太子爷登基以来第一次处理如此大的商务事件,民和集团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韩家摆明一副全部都要回去的架势,近千亿的固定资产,加上其中衍生出来的一条条商业链条,对谁来说都是一笔天大的财富,毫不夸张的说,如果陈家要回全部股份,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再次成立一家小型的民和集团,有韩国庆的强大资源在这里摆着,韩家恢复元气是迟早的事情。

陈平眯着眼睛,默默沉思,跟着长相相当可人的水灵妹纸来到一间贵宾包房,脸色平淡,敲了敲门。

包间内顿了一下,随即传来一句苍老的嗓音,平平静静,淡淡道进来。

陈平笑容玩味,推开房门,语调轻柔却没半点诚意,笑道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点。

包厢内,气氛并不如何剑拔弩张,韩国庆一身老旧的中山装,安静坐在沙发上,静静品尝,他的身后,站着两个因为陈富贵进来明显变得全身紧绷的魁梧男人,三个人,加上陈平和陈富贵,一共五个,除此之外,双方竟然都很默契的没叫来任何一个可以充当和事老的角色。

“陈先生贵人事忙,况且是我们有求于人,多等一会,应该的。”

韩国庆淡淡笑道,看似低姿态,却异常直接,这可是个在在任时期跟着中央的某位大佬连续三天摘掉十多位实权官员乌纱帽的狠角色,为人处世,自然有他自己的智慧,他坐姿端正,看着这个实际上是第一次见面的年轻人,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没有作伪,确实,在这个只以成败论英雄的时代,枭雄永远要比所谓英雄更吃得开,况且不是任何人都能在隐忍消失三年后回来一鸣惊人的,现在京城圈子里大都在谈论陈家的年轻家主以及陈家的少夫人,这种特殊光环,即使放在曾经沸沸扬扬的太子党岁月,也少有人能及。

陈平眯着眼睛,不动声色,既然对方不打算藏着掖着,他索性也打开天窗说亮话,淡淡笑道好说,陈家与民和集团的交锋的整个过程想必韩老很清楚,浮生集团可以取胜,一定程度上都是因为韩先生的一些录音帮忙,对于韩老能如此果断的跟民和切断联系,我深感钦佩,但如果仅仅是因为这样,就要浮生集团让出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是不是不合理了点?

韩国庆面无表情,直直盯着陈平,一言不发。

陈平一脸轻松,望着面前的茶杯,那表情比对着女人口是心非还要专注,陈富贵随意站在一边,默默等待,这场代表着陈家韩家第二次交锋的谈话终归还是要陈平去完成,他来这里,最多就是一个威慑,不会提什么意见,也不会去左右陈平的决定。

“你们可以让出多少股份?”

良久,韩国庆才淡淡问道,看不出喜怒,怎么说也是政界摸爬滚打了一辈子尚未陨落的老狐狸,如果真是个喜欢把情绪摆在脸上的白痴,估摸着早就成了别人上位的垫脚石了。

“我尊重韩老的民族气节,但在商言商,韩老,站在我的立场上,完全没有理由将辛苦拿到手的东西白送给别人,对不对?哪怕他只是一点点。”

陈平一脸无辜道,喝了口茶,正宗的西湖龙井,不算天价,但味道不错。

韩国庆眯起眼睛,努努嘴,示意陈平继续说下去。

陈公子一脸的云淡风轻,淡笑道当然,如果您愿意支付一百亿的流动资金的话,我会考虑将民和集团百分之八的股份友情转让给你,甚至包括一小部分商业渠道,这是我的最低让步,我今天能来这里,说明陈家有着足够的诚意来做这场生意,但我们也有自己的底线,再次重申一次,我,陈家,只是个商人而已。

一百亿流动资金。民和集团百分之八的股份?

这个数目如果放在从前民和与陈家争斗的时候,这个比例似乎并不算过分,但放在现在,在民和集团前途不明朗的时候,除了少数敢拿着巨资赌荣华的疯子,谁还愿意这样往里面砸钱?

韩国庆脸色阴晴不定,内心异常愤火,在民和集团发展到顶峰的那段时间,韩家每年的分红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说一百亿的流动资金,对韩家虽然并不是小数目,但拿出来并不困难,关键是花自己的钱买自己的东西才憋屈,况且还是可怜兮兮的百分之八的股份,拿如果全部买下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要花多少钱?估计能一瞬间将韩家掏空,然后陈家在借此机会落井下石,吞并韩家,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他抬起头,看了看自己不远处笑眯眯的年轻人,内心苦涩。

“两百亿,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贵宾室门口处,一道清冷僵硬的嗓音突然响起,很悦耳。

陈平愣了一下,韩国庆也愣了一下。

一个年轻女人脸色冰冷,提着一个米色的LV包,径直走到陈平面前,精致的俏脸没有半点表情,咄咄逼人,道:“如何?”

韩家公主,韩月。

陈平眼神玩味,作思考状,半天,才一脸遗憾的摇摇头,淡淡道韩小姐,抱歉,我不能答应你这个要求。

这姿态,哪还有半点两人翻云覆雨时的味道?

韩月脸色苍白,死死咬着嘴唇,眼神屈辱。

“两百亿,在加上我,够不够?”

她死死盯着陈平,语气冰冷而倔强,这个以往被大多数年轻俊杰狂热追求的天之骄女在自从传出是陈家太子爷的私宠后就再没人敢招惹,一肚子怨气被陈平一句话彻底引发,不计后果的冲动了一次。

石破天惊。

韩国庆当场呆滞。

陈平挑了挑眉毛,似乎奸计得逞了一般,站起身,神色平和,抹了抹韩月的俏脸,柔声道钱就不需要了,一个韩月,远比民和集团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重要,啧啧,现在价值数百亿的卖身契可不多了,够玩多少个一线女明星了?

韩月呆呆发愣,似乎没反应过来。

陈平松开她,转过身,瞥了韩国庆一眼,淡淡道韩老,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会如数奉还,就当是给韩月的聘礼,如何?

反复发热高烧不退
水力碎浆机批发价格
电镀加工厂公司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