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别说我骗你正文第六章

2019-02-04 02:47:23|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别说我骗你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译萱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别说我骗你全集阅读正文第六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会这么生气。」杨志远离开樊家的时候,也将徐家宝带走。两人坐在车上,他一脸懊恼的开口。

「没关系,我也觉得立敏太过分,不过,她只是太关心我了,怕我不肯接受她的照顾急着去赚钱,才想出这个荒谬的点子。杨先生,你千万不要怪她。」

他苦笑,不怕在她面前说出真话,「我小的时候,爸爸带我到樊世伯家,告诉我樊家有两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孩子。我第一眼见到立敏就爱上她,她像个小公主,穿着白色洋装,笑起来两个酒涡好甜。」

他这番话,也是在跟她表明之前他所说的什么「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是气话,希望她别当真。

「你告诉过她这些话?」

「没有。」他的脸色黯淡,摇摇头。「我怕就这么说出来,我们两个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徐家宝忍不住蹙眉。「你不说,难不成要立敏先跟你表白?」

「表白?!」杨志远看她的眼神活像她疯了。「立敏怎么可能向我表白?」摇摇头,他苦笑。「我想她只是把我当成兄长般对待吧,要不,她今天也不会提出这种要求来。还有一件事可以证明,我当上医生,接掌爸爸的诊所后,她也只来看诊过一次,之后就都指定我爸为她看诊,我想她一定是讨厌我才会这样。」

试问,谁会把自己喜欢的人推向别的女人怀里呢?

「拜托,才不是这样好不好!」这呆瓜。

「要不然呢?」他一愣。

她摇头失笑。突然,想到另一个两全齐美的方法。「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但你得帮我,杨医生。」

「叫我志远就好。」他期待她所谓的原因。

「好,那你也叫我家宝就好。」

「??要我帮??什么?」

「我想开始打工,可立敏不答应。」

「别说立敏反对,我也不赞成。」他大大地蹙眉。「??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应该多休养。」

「志远,我不知道立敏有没有跟你提过我的事,我需要工作养活自己。」

他想起樊立行对她的怀疑,可这么认真严谨的个性,怎么可能是骗子?「她是提过一些,可是??的身体……」

「我很健康,而且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太累的。」

她急切需要另一样昂贵的首饰来瞒过舅妈。她算过,如果兼两个差,或许可以先买颗较小、纯度较低的钻石唬唬舅妈。

杨志远想了想后提议道:「如果??答应来当我的助理,我就不反对??工作。」

徐家宝立刻婉拒他的好意。「志远,你不用这么做的。」

「我不是同情、施舍??,我是真的需要一个助理,是这样的,我爸爸一直很排斥计算机,诊所的病历已经多到一间房间都快放不下。我需要人来帮我把这些病历整理好建立档案。」

见她认真考虑的表情,他再加把劲的游说。

「在??开学前,工作时间就从早上到傍晚,一个月三万,开学之后我们再视??的课表来安排调整。」

「三万,太多了。」

「??会发现我给得太少。当??看到那堆积如山的病历还有我爸潦草的字迹,??就明白了,而且,我还会要求??的进度。」

她发现自己没有理由拒绝这么好的工作机会。「好吧!三万,我会让你付得物超所值,绝对不会后悔。」

「成交。」

可这么一来,她必须等一个月之后才有钱去买新的戒指。杨志远太过宽厚,宽厚得令她无法启齿预支薪水。

算了,她再想别的法子好了。现在她先告诉他关于立敏的想法,以报答他解决她工作困境之恩。

「志远,立敏把我当最好的朋友对不对?」

她突然冒出这一句,杨志远只能点头,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我不知道立敏为什么不让你看诊,不过,你也看到啦,我这回住到她家,她还把她的房间让给我,就怕我受委屈,她呀,除非是自己认可的好东西,否则不敢推荐给我的。」

「所以,??的意思是……」

徐家宝对他眨眨眼,「要是她觉得你不好、不看重你,根本不会把你塞给我。」

他一听傻傻的笑了会儿,可是一想到已在立敏面前撂下的那些话,又忍不住垂头丧气。

看着他的表情,她笑了出来,「放心,我会帮你的,你们俩都是我的恩人,凑合你们这一对,我可是『一箭双?』呢,两人都报答到了。」

说完,杨志远看来轻松不少。有家宝这个立敏的好友帮他,也许他们的事真有机会。

车子到了杨家的诊所,徐家宝坚持从今天就开始工作。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想要借支也得等一个星期之后,否则我们怎么知道??不会拿了钱就跑。」

酒店经理看着她虽饥瘦却姣好的面容皱眉道。可怜哦,她看起来像一个月没吃饭了。「不过,我们这里的小费倒是满多的,那些都算??们的。」

「是吗?」听到这里,徐家宝一整天灰色的心情,才稍稍明朗了些。

徐家宝在诊所忙了一整天,才过五点,他就急着催她回去。

她和杨志远商议好,两人假装去约会,好刺激一下立敏那家伙,看她的反应如何再做反应。

随意跟杨志远编了借口说要去图书馆,然而实际上,她是来到一家酒店应征,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赚钱,她没办法了,只得找特种行业。

「??确定??不当公主?」酒店经理瞧她的身材、长相,虽然瘦了点但比例完美、表情冷了些却也有人就爱这种酷劲,极力怂恿着她,「公主赚的钱更多。」

就算她再怎么缺钱也不能丢了做人的原则,否则妈妈在天国断然不会原谅她。

她坚决的道:「不,我只做服务生。」

「这样哦,没关系,随便??。」反正多得是做了服务生之后再改当公主的例子,钱的诱惑力是很大的唷!「那??今天就可以开始上班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凌晨一点,樊立行回到家,发现客厅的灯还亮着,电视机传出来的音量嘈嘈响着。

「立敏,还没睡?」他今天有事耽搁得晚,原以为家里的人都应该就寝了。环视一圈没见到其它人,他旁敲侧击的问:「在陪??的好朋友?」也许她去洗手间刚好不在。

樊立敏两眼无神地看向哥哥。「她还没回来。」

「还没回来?」他一愣。「这么晚了她去哪里,她不是病了吗?」他故意加重病了这两个字。

她意兴阑珊的将电视关掉,起身,「我不知道,啊……我好累,想去睡了,哥,晚安。」

妹妹的表现有点不寻常。

「立敏。」

「我要睡了,哥,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哦,对了,她是跟杨志远一起出去的,她现在是他的助理兼情人,如果等一下看到杨志远送她回来,可别问东问西的。」

她这一说,无疑是丢下一颗炸弹,樊立行脸色沉下,一股怒气生起。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直到凌晨四点,徐家宝回到樊家,这才发现自己没有钥匙。

糟糕!难不成要在外面待一晚?

清晨的冷风吹来,衣服单薄的她直觉得冷到骨子里。

「哈啾!」门在这时突然开了。

她吓了一大跳,而在看清是樊立行之后,十分讶异,「樊大哥!你还没睡哦。」她??鹊奈省?br/>

「进来!」再怎么冷的风也比不上樊立行这会脸上的表情,简直就像合欢山上的雪.

「我想要听听??的解释。」他两手交叉胸前,眼光冷冽地逼视着她。「为什么??要抢立敏的男朋友?」

嗄?!她顿了一下脑筋才转过来。

「现在是凌晨四点,我很想睡了,还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志远成了立敏的男朋友。」她蹙起眉瞪着他,「你该不会到现在还没睡,就是等着问我这个吧?!」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点。

他头撇了开,有些心虚,等她不只是为了妹妹要弄清她和志远的关系,还有他不愿承认对她的担心。「我不准??伤害立敏。」

「你相信吗?是立敏亲手把我推给杨志远的。」她斜睨着他,他先入为主的敌意与偏见,让她应对得很累。

「我不相信!」樊立行诧异到了极点。

她耸耸肩。「我也不冀望你信,反正在你眼中,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女骗子。」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给我好好说清楚。」他的表情严厉。

徐家宝叹口气,「拜托,我很累了。」如果不是累到最高点,甚至可能随时会瘫倒下来,她不会开口求饶。

「在没有给我合理的解释前,??不准睡。」樊立行故意不理会内心对她的怜惜。

「喔,拜托!我们又没怎样。」

「??跟杨志远混到这么晚还说没怎样?!我相信他的为人,??说,是不是??又拿出那一套美丽的谎言诱骗他,让他傻愣愣地跟着??,任??玩弄摆布?」

「你在说什么啊?」

「男人跟女人在一起到凌晨四点,还能干出什么好事。」

徐家宝明白了,眼睛也随之睁大。

「你……下流!」她彻底被激怒了,「是,我是跟他上床了怎么样?你管得着吗?他既不是立敏的男朋友更不是丈夫,就算是我诱惑他又怎样……」

樊立行狠狠地将她拉近,吻住她。

他毫不怜惜的吻吮她的唇,像要惩罚她似,一声呜咽从她喉底逸出,听起来像是低吟,让他的欲望更形高涨。

他更加用力地箝住她,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她从指缝中溜掉。在他的内心,她就像蛇一样滑溜、像沙一样无法掌握。

啪!

在两人都快喘不过气来时,他稍微停歇,可她的唇滋味实在美好,让他忘了自己恼怒的情绪,只想眷恋她的甜美直到永远,想再重新深入吮吻时,她倏地清醒,并用尽吃奶的力气推开他,给他一巴掌。

她的手因出力而痛,整个人也因为过度疲惫而快站不住了,可她还是硬撑住,就算是死也不愿意在他面前倒下。「你是用这个吻羞辱我吗?」

她忍住心底泛酸的情绪。他当她是妓女,而最不该的是,她居然对这样的他感到动心。

他紧抿唇没有说话,克制着自己想再把她拥入怀中的冲动。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发绉的名片,丢到他脸上。「我在傍晚五点就离开杨志远的诊所,你想知道我做了什么,我告诉你,就是它,我在为自己挣钱行不行?」

看着她拖着蹒跚的步伐回房间去,樊立行呆愣了好一会。他低头看着那张掉到地上的名片,弯腰拾起。

「蝶恋花。」他喃喃念着名片上的字。

俗艳的字体显示这是家不怎么高档的酒店。她在这里上班?

为什么?杨志远给她的薪水不够用?

他深信杨志远不是小气的人,且基于帮助的心理,他或许会更加慷慨,可是为何她总嫌钱不够?难不成她真的如他所想的虚荣?

捏紧名片,他思量着自己该怎么做,把她赶出樊家,赶到立敏和志远接触不了的范围?或是追究到底,在妹妹面前揭穿她的真面目?

不管怎么做,他心底清楚,起了涟漪的心,是不可能船过水无痕。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铃铃……铃声打断徐家宝的睡眠,吵得她头好痛。「我的天……」勉强挣扎起来,她接起。「喂?」

「表小姐,我是阿玲。」

清了清沙哑的喉咙,她从床上坐起,觉得身体不怎么舒服,整个人昏沉沉的。「怎么了,是不是我外公他……」

阿玲的声音愤慨起来。「表小姐,今天早上太太又对大老爷吼了。」

「什么?」

「她吼了不只一次,我听见她一直说,东西咧,你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那我外公呢?我舅妈有没有对他怎么样?」她急急的问。

「是还好啦,太太只是一直逼问。」

「哦。」虽暂时松了口气,但她的脑子却飞快地转了起来,想得头更痛了。

「表小姐,有什么情况我会立刻打给??。」

「好,谢谢??了,阿玲。」

切断,徐家宝一颗心揪成一团。要真正有状况,阿玲是不可能帮得上忙的,顶多只能通知她,而当她赶到那里,说不定……

不敢再想下去,她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浪费时间在空想之中,她需要赶紧去赚钱,好去买珠宝,有了那种奢侈品,她相信舅妈的气焰会消退下去,外公也就有好日子过了。

「立敏?」梳洗后走出房间,她发现家里都没人,抬头看看时钟,惊讶地发现已经九点多钟了!

该死,她才上班第二天就迟到。她不敢再延迟,立刻火速奔往诊所。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一整天下来,徐家宝身体极不舒服。

因为睡眠不足,影响她原就虚弱的身体,再来,她也因为想着如何找到另一颗戒指,烦恼不安。

直至晚上到了蝶恋花,她整个人仍恍恍惚惚。

「咦!??是新来的公主吧,怎么没看到??来坐??」走道上一只咸猪手不知道何时伸向徐家宝。

她分了神,以至于没有发现到,等到她惊觉的时候,咸猪手主人肥胖的身体已经凑近她,整张和猪没什么两样的脸不怀好意地挡在她面前。

「喂,??好漂亮,叫什么花名,我很喜欢??。」

她伸手想挥开那张恶心的脸,可还没动手,那个人竟直直飞了出去,直落在化妆室门口。

「啊……」一位想去化妆室的公主花容失色地大叫。

「放开你的脏手,离她远一点。」

徐家宝惊讶地发现,解救她的人竟然是樊立行。

「快来人啊!」肥猪被摔到地上,痛苦地哀嚎着。

樊立行大步来到她的面前。「这就是??挣钱的方式?」

「走开,不要管我!」是困窘让她口不择言。「对,我就是用我的灵肉赚钱。怎么样?」

她不想跟他解释,反正他始终当她是骗子,她说什么他也不会信。

她想从他身边逃开,而他早已料到她会这么做,一把将她抓住。

「放开我!」

「发生什么事?」蝶恋花的老板领着打手往这团混乱而来。

小小的走道一下子挤满了人。

「放,放下我的人。」原本还很凶恶的老板,一看到高大的樊立行扳动起指头发出喀啦喀啦的声响,很没用的腿软了。

「你说什么?她才是我、的、人!」沉冷的声音和表情轰向不知死活的人。刚刚一看见那只脏手碰到徐家宝,他的怒气瞬间迸裂开来,现在哪个人自愿当他怒火下的炮灰,就放马过来吧!

徐家宝听到这句话,忍不住芳心一震。

「你、你们两个给我上!」老板连忙指使着两个围事。一个月花了几万块总该派上用场。

「我、我肚子痛。」

「我、我想到还有事。」两个小瘪三看苗头不对,惜肉地就想逃。

在发怒的太岁爷上动土可不是件好事。

樊立行懒得理那些人,睨了徐家宝一眼,「跟我走。」

「不要,我还没下班。」

「你们这群没用的饭桶……」老板恼怒地破口大骂,立刻迁怒到徐家宝身上,「??被开除了!」

「什么?」

丢尽他的脸,他还要不要开店啊?

「谁说你可以开除我的?」徐家宝气得想冲上前理论。

「走吧!」樊立行拖住她往外走。

「该死,你知不知道我需要钱啊?」被拖出酒店门外,她再也忍受不住地大喊。

他一时愕愣的松开了她,她虚软、筋疲力尽的身子在寒风中晃了晃。

「哦,我错了,你怎么可能知道。」她绝望、无力地跌坐在马路上,脑子所想的,全都是舅妈的嘴脸。

「家宝。」樊立行完全没注意自己喊出她的名字。她的模样令他心里好不舍。

「我还想今天下班的时候跟老板借支,看来,这个希望也破灭了。」她喃喃自语,想到外公,她眼泪就快掉下来。

「家宝,??快起来,地上很冷。」

「不要管我!」她盯着他难得友善的手好一会儿,狠狠地挥开它。「为什么你就不能相信我,要这样处处为难我,看我这样,你才高兴是不是?」她忍住快夺眶而出的眼泪,要哭她也不要在这男人面前流眼泪。

为什么?樊立行也问自己。

为什么他会如此执拗地对付她?他虽不是个有爱心的人,可也不至于到无情的地步,再说志远为她申辩、立敏无条件地对她好--他其实知道,妹妹再怎么样也还不至于傻到愚昧,有能力分辨一个人的好坏。

到现在他才愿意对自己承认,其实他是抓着认定家宝是个骗子这一点来控诉、接近她,看她反抗,他心里则更加亢奋。

这只是他想亲近她的借口。

「??为什么需要这么多钱?」但他仍怀疑这一点。她可以平凡度日的,不是吗?

徐家宝抿着嘴拒绝回答,脸上是一向顽固的表情。

反正说了,他也不相信。

「哇,好漂亮的钻戒,你真好!」一对情侣从旁边走过,女孩挨着男伴高举着手,雀跃地惊呼。

「??不是一直想要一颗钻石。」男伴浪漫的说……

这情景,让徐家宝又想起外公。

看她直盯着女孩手上的钻石瞧,樊立行脑袋霍然开朗。全都是因为钻石不是吗?他们家的钻戒被她借了去,可不知何故到了徐媛媛手上。难道她是想要另一颗钻石?

「??想要一颗钻石?」他试探地问。

「没有。」她确定没有把接下来的计划告诉任何人啊!

看见她脸上的惊惧,他知道自己猜中了。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他突然开口,自己也吓了一跳。但一旦说出来,他知道自己只是顺从内心深处的渴望--

他想要她。

「什么交易?」徐家宝全身戒备,心墙立刻筑高。

「我给??一颗钻石,而??给我……」

「我不会作贱自己的。」她马上拒绝。

他苦笑。她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等着为他「作贱」自己。他做出让步,「一个吻,换一枚钻戒。」

「一个吻换一枚钻戒?」徐家宝愣住了,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说。

「当然,要??主动,而且……」樊立行拖长语音,故意悬高她忐忑又莫名急促的心。「必须要我满意才行。」

她迷惑的看着他,说出这交易的樊立行是那个她熟悉而且憎恨的他,会故意地捉弄她,她该拒绝他的,但她怎么奇异的感觉到他话里充满善意呢?

天知道,他多怕她反对。他不愿再见她赔上自己的青春,就为了一颗钻石,且他一定要搞清楚为什么她要这些钻石,而钻石最终却不在她手上。

我一定会弄懂??的,徐家宝。他的眼神,?x那间流露出不可思议的柔情,很短、很短,短到她以为自己看错了。

「我先送??回去,??现在需要的是一个热水澡和一份热食,然后??再慢慢考虑。」

她完全无法拒绝这个提议。

她能够应付当她是个骗子的樊立行、也能够尽全力地反抗到底,可现在这般温柔……是的,温柔。虽然他还是板着脸孔,声音带点嘲弄,但她可以感觉其中的不同,让她不知所措。

她不再说话,任他无礼却极轻柔地拉起她的手,将她带回家。

WwW.258wX.com努力打造国内最新最全最大的全本小说阅读站

昆山螺杆式制冷机组厂家
挖坑机厂家
房卡棋牌游戏开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