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科技大仙宗第六一五章有招儿使去高

2019-01-14 14:55:0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科技大仙宗 第六一五章:有招儿使去!

在太一宗将元真道君搬出来后,其它几宗的元神大能都显得颇为纠结,可玉清宗这边的叶赞却在此时大笑着说道:“哈哈,久闻太一宗元真道君威名,只可惜一直是无缘一见啊!如果真君真的能将元真道君请出至此,让我等能够一睹真容,那才真是不负我等此行啊。”

虽然,叶赞的话里面,似乎是表达什么崇敬之意,可实际上谁都能够听得出来,这分明就是没把元真道君放在眼中。说着什么可惜无缘,说着什么不负此行,说白了就是在呛太一宗别光说不练,有本事就把那位元真道君请出来啊!

“你!”千目真君等人没有想到,这一直无往不利的招术,这一回居然失效了。

更糟糕的是,这让他们该怎么接?真请出来是不可能的,

科技大仙宗第六一五章有招儿使去高

别人不知道元真道君的情况,他们三位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可是,如果就这么拒绝,哪怕这话说得再怎么冠冕堂皇,怕是也会引起其它人的心疑,那么太一宗接下来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怎么,按道理说,这论道大会,元真道君是理应露面,让我等各宗之人拜见一番的。可是,不单单是今次,再往前千年以来的历次论道大会,似乎贵宗都以各种理由推托。莫非,元真道君他……”叶赞冷笑着对太一宗众人说道,最后的“莫非”虽然没有说完,可是那意思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

并不是说,就叶赞一个人聪明,能够看出太一宗在这上边的问题。实际上,元真道君久不露面,下边这些二流宗门的人,恐怕没有谁心中不会生出类似的怀疑。只不过,谁也不敢赌这一把,哪怕猜错的可能是万分之一,也没有人敢拿自己宗门的存亡来赌。

而且,就算元真道君真的早就身殒道消了,太一宗的实力也不是随便哪个二流宗门能够抗衡的。不说别的,光是论道大会现场这三位元神大能,就足够让这些二流宗门不敢乱想乱动了。

因此,叶赞敢这么说,和聪明真没多大关系,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实力。玉清宗有这个底气赌这一把,甚至这都不能算是赌,就算元真道君真的现身了,叶赞其实也丝毫不惧。除非,那元真道君真的活着,真的在闭关,而且还突破了境界,成为了通天至尊,那也就啥都不用说了。

“叶小友,你如此咄咄逼人,有没有想过后果!”元源真君没有接叶赞的话,而是面色阴沉的反问道。

听起来,元源真君这话似乎还是威胁,但是这里面实际还有一重意思。

要知道,一旦太一宗的谎言被掀穿了,那么就意味着他们这一片区域的道门里,就没有了一流宗门。而在如今,各个宗门的发展空间都被定死了的情况下,这片区域却因为太一宗的下台成为了真空地带,必然会引来周围那些一流宗门的觊觎。

比如这次,与太一宗合办论道大会的太昊宗和星辰宗,别看现在和太一宗好像相处的很是融洽,但那是因为大家都处于同样的地位。

可一旦太一宗的谎言被拆穿了,恐怕这两个宗门立刻就会如同闻到血腥的鲨鱼,毫不客气的从太一宗身上撕下一块块血肉。而这一块块的血肉,不光是太一宗的利益,包括玉清宗等其它宗门的利益,其实也都会在这里面。

听起来,这好像挺不道德的,但是这宗门就和国家类似,道德在利益面前只能让步。

换句话说,国与国之间,宗门与宗门之间,即便有道德也绝不是人与人的那种道德。近在眼前的利益不去拿,看起来是对你这个外邦道德了,可这又何尝不是对自己国民的不道德。放在宗门上也是一样,为了宗门的发展,为了自家的门人弟子,对外就不能讲什么道德,否则就成了“宁赠友邦,不予家奴”。

“后果?咄咄逼人?真君这话从何说起,似乎一直以来,我玉清宗都被咄咄逼人的一方吧。从当年我宗的齐千钧,到现在论道大会上的这一切,我玉清宗何曾主动逼迫过他人?”叶赞毫不客气的回道。

太一宗处处针对玉清宗,不断的想方设法打压玉清宗,打压其它有冒头可能的宗门,对于玉清宗和其它宗门自然是不道德的。但是,从太一宗自己这边来讲呢,不过也就是为了宗门道统,为了门人弟子罢了。当然,这不是说别人就要如何理解,只是说在这方面谈道德真的没有必要。

只不过,玉清宗有些特殊。

到现在,玉清宗都没有接手,青岳剑宗作为二流宗门的那些福利。而从这就能够看得出,他们在宗门发展这方面,与寻常的宗门但我们心无牵挂有着很大的不同。

可以说,玉清宗是有些像天宝宗,如果说别的宗门都是靠“种地”,那么玉清宗就是靠“经商”。因此,别的宗门对于“土地”有着很强的依赖,而玉清宗却并不是很在意这些,没有“土地”了照样能够发展的很好。

可能,玉清宗和其它宗门,唯一的一个会有利益冲突的地方,就是在招收弟子方面了。

但是,这招收弟子,玉清宗就算年年招收,又能招收多少弟子呢?玉清宗也是有自己的规划的,不可能不考虑自己的承受力,没命的将所有合格的弟子都一下招入门中。也就是说,别的宗门,也不是就因为玉清宗而无弟子可招了,就算是绝世天才也未必就一定会拜入玉清宗。

说到底,太一宗和其它宗门,也是把玉清宗当成他们一样的宗门了,生怕玉清宗抢了他们手上那一亩三分地。

“不必多说了,看来我两宗今日是必定要做过一场了。”从叶赞的态度上,千目真君也已经看出,今天这是必须要做一个清算了。站在他的立刻上,他并不认为自己这边做的有什么错,错就错在没有在玉清宗刚冒头时,早一步把这个势头打压下去。

而听到千目真君的话,叶赞也是淡然一笑,说道:“的确如此,说来说去没有任何意义,说到底还是要手上见真章。”

很多道理,都是因人而异的,站在不同的位置就有不同的道理,所以才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俗语。所以讲理讲到最后,还是要看实力说话,谁的拳头大,谁就是道理。就像科技世界中的一句话,“真理只在大炮的射程内”一样,我只要干翻你,我就是真理。

叶赞这边话音一落,现场的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这回可是真的彻底撕破脸了。

太一宗这边,元源真君、无涯真君和千目真君,三位元神大能并肩而立。而玉清宗这边,莫如是和两位大妖王,也都站到了前边,将叶赞和其它人都挡在了身后。剩下的,另外几宗的元神大能们,则一个个站在那里颇为尴尬,留也不适合,走也不适合。

“既然,你等之前曾说,想要拜见我宗元真师弟,那么老夫便如你们所愿。”元源真君站在中间,一边语气阴冷的说着话,一边将一面令牌祭上了半空。

听到元源真君这话,旁边几宗的元神大能们,心中不约而同的就是一惊。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玉清宗这一把赌错了,太一宗的元真道君真的只是闭关而已?几位元神大能,这心里瞬间就闪过了无数的念头,盘算自己这个时候站队还来不来得及。

而玉清宗这边,莫如是和两位大妖王,听到这话也是不由得一惊。法相道君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当初苍泉道君只伸手一抓,就将四位元神级的大妖王禁锢了起来,可见这实力之间的差距。他们不知道叶赞那里还有什么手段,因此一听太一宗似乎真的要唤来元真道君,顿时就感觉这一回真的要糟。

就见元源真君祭出的令牌,飞到半空中突然炸开,仿佛撕破了空间似的,在那半空中打开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紧接着,一股无比强大的威势,从那黑洞之中透了出来,直将下方那些元婴以下的修道者,全部都镇得纷纷瘫倒在地。就连几位元神大能,也是从心底禁不住的冒出一阵阵恐惧,实力最差的彭公更是在那里微微发抖。

太恐怖了,这就是法相道君的威势吗!

到了这一步,在场的这些人,几乎没有人再怀疑,太一宗的元真道君还在不在了。也只有法相道君,才能够拥有这样恐怖的威势,才能让他们这些元神大能都心生畏惧。

当然,如果非要说的话,通天至尊也有,但那样可就更恐怖了。

几乎所有人,都仰着头看着天空的黑洞,身体僵硬的仿佛无法做出任何动作,甚至就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放缓了许多。只是在“所有人”当中,同样仰着头的叶赞,却一边看着那个黑洞,一边摸自己手指上的剑芒指环。

叶赞可不相信,太一宗真的能把元真道君搬出来。尽管没足够的证据,证明元真道君已经挂了,可是太一宗这样的举动,也明显不像是请一位法相道君的架势啊。他又不是没见过法相道君,不管是苍泉道君,还是凌寒道君,乃至刚刚踏入此境的大梦道君,哪个出场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法相道君一样。

随着黑洞已经开到了极限,一只巨大的手掌从那黑洞中穿了出来,随后便是臂膀、头颅、脖颈直到整个身躯。很快,一个仿佛顶天立地的巨人,从那黑洞中完全穿了过来,盘坐在那半空中俯视下方众人。

“这……法相……晚辈拜见元真道君!”紫阳真君率先向着半空中的巨人躬身施礼。

其它几宗的元神大能,见状也不敢有丝毫的落后,立刻纷纷紧跟在紫阳真君后边,无比敬畏的向着半空中的巨人行礼问好。

“拜见祖师!”

太一宗这边的众人,除了三位元神大能之外,那些元婴老祖们也是十分激动的齐向半空施礼。其实,在叶赞正面发出这个质疑时,他们这些人心里面也都有些动摇。毕竟,他们这些元婴老祖,大部分都甚至都没见过元真道君,元真道君对他们而言更像是一个传说。

而残缺现在,元真道君的法相降临,终于打破了玉清宗的质疑,也打散了他们太一宗这些人心中的不安。每一个人都为自己的动摇而感到惭愧,惭愧中当然也有不少的惶恐,但总之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知道自己的靠山并没有倒。

“请道君出手,惩治宵小!”元源真君拱手向着半空朗声说道。

“请道君出手,惩治宵小!”无涯真君和千目真君,也是紧随其后拱手叫道。

玉清宗这边,就显得相当安静了,或者简直就是一片死寂。

两位大妖王倒是没跑,可脸上却也满是苦色,对着叶赞小声说道:“叶赞,我兄弟两个,可是要被你给坑死了!”

莫如是脸色阴沉,交待后事似的说道:“托付给周围的人──即要求他们使我快乐两位妖王,等下只管护送我师弟离开,只要到了北极剑宗,这元真道君也奈何不得你们。”

的确,北极剑宗可是很看重叶赞的小命,这元真道君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闯入北极剑宗去杀人。莫如是这个时候,也只想能够保住叶赞的性命,至于自己和其它人,那就看这元真道君怎么想了。

然而,面对如此紧张的众人,叶赞却是忍不住笑了,说道:“好了,两位长辈,还有师兄,不用那么紧张,事情还没到那一步呢,怎么就说起丧气话了。”

“师弟,这一次,你无论如何要听我的,你刚才得罪太一宗太甚,他们对你可谓是恨之入骨。只要你离开了,我们也未必就是死路一条,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莫如是以为叶赞是不想逃跑,不得不加重语气劝说。

“好吧,看你们担惊受怕的样子,我还是早点解决了这件事吧。”叶赞无奈的摇了摇头,手掐法诀向着半空一指,顿时那枚指环化为剑芒,向着半空中的那尊法相就射了过去。

钢板激光切割机价格
儿童桌椅批发报价
108平米装修多少钱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