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太上剑尊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风物长宜放眼量么

2019-01-14 12:23:3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太上剑尊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风物长宜放眼量

“起来吧!”

眉头轻挑,白乐淡淡说道。

从七皇子跪下到现在已经足足过去两个多时辰了,这两个时辰中,白乐始终没有动弹,也没有说话,所以七皇子便一直跪着。

并没有用灵力支撑,这么长时间下来,七皇子的腿都已经麻了,站起来都还有些腿软,只是如今的他却并不在意这些,反而一脸喜色的看向白乐,“先生是答应了?”

“算是吧!”

耸了耸肩,白乐轻声回答道。

其实做一个决定,哪里需要这么长的时间,白乐之所以一直没有回答,一方面是在想一些事情,另外一方面,则是想要看看,这位七皇子究竟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没人应该理所当然的得到帮助,想要得到便必须付出代价。

这一跪并不是代价,背后蕴含的意义才是。

“叶家,这些年如何?”

茶早就已经凉了,可白乐却也并不在乎,端起来,自顾自的喝了一口,这才开口问道。

“叶晓茵这些年,的确算是洗心革面了!叶家在她的整改之下,已经改头换面,再没有之前的恶习了,这一点,你随便在王城找人询问一下,便可以证实。”

七皇子连忙解释道。

“乾帝回来之后呢?”

白乐再次追问道。

“最初叶家的确有人有过其他想法,只是第一时间便被叶晓茵处置了!之后……陛下的态度,你也已经看到了,

太上剑尊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风物长宜放眼量么

叶家的人不是傻子,自然更不会生出什么心思来了。”

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这种说法,白乐缓缓起身:“我记得七皇子的封地是在兖州吧……既然退位了,就不要在王城久居了,回兖州吧。”

顿了一下,白乐继续说道:“叶家若是愿意,无论是兖州还是青州……都可以去!算是我给她的承诺吧。”

并没有理会七皇子,白乐径直向着门外走去。

“先生不见见她吗?”

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之色,七皇子再次开口道:“这些年……她都没有嫁人。”

脚下微微一滞,旋即白乐又恢复了常态,淡淡回答道:“不必了!缘起缘灭,早已经如过眼云烟……何必再添因果。”

说话之间,白乐已经信步走了出去。

尽管已经是深夜了,白乐却依然还是一个人走了出去。

不需要马车相送,白乐便这么一步步向着叶玄大师昔日的居所走去,无悲无喜。

.....................................

“陛下,白乐回了叶玄的府邸。”

几乎是同时,皇宫之中,有内侍缓缓进入大殿,走到乾帝的身边,轻声开口道。

缓缓睁开眼,乾帝的眼中透出一抹深邃之意,沉默了片刻,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不识抬举!”

“陛下,需要动手吗?”

那内侍沉声问道。

“不必了,想要杀他的人很多,朕又何必亲自动手!让他再多活一个月吧。”

再次闭上眼睛,乾帝随即开口道:“传旨,将叶玄府邸赐给张家,责令张家即日搬迁……夺叶玄国师封号!另外,令人去南海,从普陀山找一个人过来,继承国师之位。”

试探出了白乐的态度,乾帝顿时便露出了铁血的一面。

这一次与白乐交谈,大多数都是废话,可有一句,他很欣赏!

绝对的实力足以碾压一切!

如今,他便是要以这种方式回应白乐。

既然你不愿意配合,朕便自己处置。

“陛下,慈航大士之死,虽然与白乐有关,可是……归根结底,也是道门不容!普陀山那一脉,纵然还有传承,只怕也难成大气,若是指定佛道中人为国师……恐道门又会多生事端。”

那内侍犹豫了一下,还是进谏道。

冷冷瞥了对方一眼,乾帝森然开口道:“朕做什么决定,需要向你解释吗?”

扑通!

一瞬间,那内侍顿时被吓的跪了下来,连连磕头。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明白么?”

“是,是!”

又磕了几个头,那内侍的额头都磕出血来了,乾帝这才淡淡开口道:“滚下去吧!”

如蒙大赦一般,那内侍连滚带爬的退了出去。

直到对方彻底离开,乾帝的嘴角这才浮起一丝冰冷的笑容,轻声自语道:“这么多神灵都复苏了……谁敢说,佛道之中,便没有强者重新出世?”

“因果,总是要了断的……白乐,既然你不肯跟叶玄做一个了断,他的那一份因果,也便一样要落在你的身上。”

“你只是神尊传人而已……终究不是神尊!”

“朕等着你回来求朕!”

..........................................

“白府主!陛下已经下旨,将这一处宅子赐给了老臣,并且严令,即日搬入其中……您看?”

第二天一大早,张家的家主便赶到了叶玄的府中,求见白乐。

老实说,收到这样的旨意,张家家主简直都快要吓傻了。

哪怕过去了这么多年的时间,他也依然还记得当初,白乐斩杀皇帝,另立新君时的情景,要论冷酷狠辣,这位主也丝毫不弱与任何一个人。

可如今那位乾帝,也同样不是好没有不劳而获的爱恋惹的啊!

张家这些日子虽然表面看着显赫,可实际上,还真没什么底气。

之前既然选择了站在乾帝这边,他便已经没有退路了。

纵然是迎着头皮,他也只能拿着圣旨来请白乐离开。

瞥了最难求的是真情一眼对方手中捧着的圣旨,白乐甚至没有打开瞧一眼的兴趣。

他很清楚,这的确是乾帝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旁人没这个理由,可没这个胆子这么做。

虽然已经决意放弃与乾帝合作,可至少,目前白乐也没有打算与乾帝撕破脸。

更重要的是,白乐很清楚,如今的自己还没有与乾帝抗衡的能力,即便是拒绝张家家主登门,也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白乐并没有阻拦。

仅仅只是淡淡瞥了对方一眼。

因果这两个字最难判断。

既然选择接下叶玄大师的因果,白乐便明白自己将要面对什么。

“有句话说出来有些俗气,不过,我还是得说。”

“风物长宜放眼量!张家主……咱们走着瞧!”

伸手轻轻在对方肩上拍了拍,白乐顿时转身离开了叶府。

这话,看似是说给张家家主的,可实际上,无论是对方,还是乾帝都会明白,这一句话是谁给听的。

这一日,白乐再没有做任何停留,平静的离开了王城。

便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本章完)

生活帮电话价格
石子破碎设备
凯撒国际俱乐部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