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妹纸不是人第八十四章各出奇招

2018-12-07 21:40:3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妹纸不是人 第八十四章 各出奇招

这位李医生,自从被西门靖打了脸,一直像是掉了魂似的,就刚才逃难时生龙活虎了片刻,数他跑得最积极,却落到了最后面。大家来了半晌,他才进门,一进了庙门仿佛断了脊梁,神情委顿倚在柱子上就没说过半个字。

原本大家都快把他忘了,此时却大显身手,顿时让人跌破了眼镜,谁也没想到这位文文弱弱的医道高手,还是个练家子。

足尖一挑地上的木杖,李医生将之抓在手中,轻轻敲击声如金石,赞道:“金丝楠阴沉木,还是树芯,好,好材料,可惜打不了一副棺材。”

他缓步走到篝火旁,指尖旋转着木杖,神情肃然说道:“世俗、玄门两不相干,老先生你既已入了玄门,就不该惦记世俗的仇怨,上天好生,绝不容许生灵涂炭,你捞过界啦,回头是岸呦!”

骆明君手如鹰爪,带着劲风抓向木杖,狂笑道:“你之彼岸,我之苦海,各花各开,各人有各人缘发!”

眼看对方抓来,李医生微微侧身挡住身后的赵老头,木杖依旧在指间旋转着,杖头连成一片虚影狠狠砸向对方虎口,冷笑道:“天道昭昭,再执迷不悟,当心遭报应啊!”

“报应,哈,要报应也是报应他们这些满手血腥的!”说话间,骆明君右手一翻,拿、捏、抓、勾、掐,连换了五种手法,势必要抓住木杖,左手却悄然伸入了腰间丝绦,似乎要取什么东西。

“执迷不悔,就怕到时候悔之晚矣!”木杖在李医生手中,劈、绊、缠、封、挑,如车轮飞转,轻描淡写化解了对方攻势。

“老夫这辈子从未后悔过!啊!”骆明君陡然高喝一声,右手变爪为拳以雷霆万钧之势轰向对手面门,同时左手打出了一股白烟。

“疼不?”啪一声脆响,李医生手中木杖正敲在骆明君手腕上,顺势一转卸掉了劲力,那一股白烟也到了面前,陡然散开扑头盖脸的将他罩住。

骆明君虽然手腕上剧痛,但心头大喜,任你武功再高也着了道,狂笑道:“给我倒!”

谁曾想,李医生却没有应声而倒,只见笼罩在他头脸上的白雾如倦鸟归巢一般,被他涓滴不剩的吸入了鼻子,还摆出一副十分陶醉的样子,戏谑道:“白花曼陀罗、神仙醉、槭叶草,咦,还有迦南香木,味道不错,哦,忘了给你说啦,我少年时师从京城四大名医,嘿嘿!看棍罢老家伙!”

木杖陡然间好似长了半尺,直取中宫,点向骆明君胸口膻中穴。

独门秘药竟然不起作用,这还罢了,对方竟然瞬息间就爆出配方,这让自持医道高超的骆明君情何以堪,大惊失色时,木杖已当胸刺到,他百忙中只来得及侧了侧身,才没有被戳中膻中要害,疼的他龇牙咧嘴,急退了五六步。

骆明君连说了三个好字,猛然将腰间丝绦抽了出来。

“要脱裤?尼玛,你扒光了也打不过我!”李医生一脸坏笑,抡着木杖当头打去。

骆明君面露狰狞,也不还嘴,一抖手腕,丝绦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弹指间化作无数条,飞在空中宛若蜘蛛精吐丝一般,笼罩了七八丈方圆,条条丝绦互不纠缠,好似利箭从四面八方纷纷激射而来。

木杖在李医生手中舞得如风车一般,眨眼间被丝绦缠满,像个棉纺厂的纱锭,他一撒手,纱锭被骆明君拉扯回去,木杖又物归原主。

“老混账太阳能锂电路灯
,你丫是蜘蛛成精咩?”李医生空空如也的双手间忽然闪现几缕寒芒,刹那间寒芒连成一片,好似飞梭在空中旋转,耳畔只听到嗤嗤声响广州股票开户
,一缕缕飞来的丝绦被寒芒割成碎片随风飘散,整个院子里丝絮纷飞弄得像个弹棉花的工厂。

李医生打了个喷嚏,抠了抠鼻孔,说道:“忘了跟你说了,我还是个西医外科大夫。”原来他指间的那些寒芒,竟然是几片小巧的手术刀片。

手掌一挥,片片手术刀,如飞鸟之翼,凭空连成一线,像是魔术师手中的扑克牌向骆明君弹射而去。沿途中无数阻拦的丝绦,被锋利刀片割裂、穿透,纷纷落入尘埃。

如果西门靖在场,定会被吓一跳,李医生身上竟然散发出磅礴的灵气,而控制手术刀的正是他发出的灵力,其手法与西门靖控制附骨针如出一辙。

这位李医生竟然也是一位——灵士!

缠满丝绦的木杖,在骆明君手中一抖,抽丝剥茧似的露出本来面目。木杖在手,骆明君如虎添翼一般,身形左闪右晃,避过几道攻击,手中木杖化作点点乌芒,只听到耳畔叮当一阵乱响,击飞了无数刀片。

“你跟那小子什么关系?”骆明君一边拨打刀片,沉声问道投光灯电源

凡是刀片落地,立刻就被一股无形力量牵扯回去,在李医生手中一转,立刻加入攻击队伍重新激射出去,带着谦逊的语气说道:“那混球,正是犬子,让您见笑了!”他心里窃喜,混蛋小子,让你动手打我,这算是老子收点利息了。

万幸西门靖不在当场,否则就算是同一阵营,也要抽他几个嘴巴子,当然前提是打得过才行。

“好一个虎父无犬子,今儿也叫你们见识一下,老夫的手段!”

这老货还有后手?李医生不敢怠慢,一边继续操纵刀片,一边凝神应对。

只见骆明君突然停下了所有动作,张开双臂,任由一片片手术刀穿身而过,眨眼间他那一身宽袍大袖的汉服,布满了窟窿。刀片如疾风暴雨毫无停息,汉服转瞬间分崩离析,变作碎布片落满雪地,那根木杖也哐啷一声掉在地上,轱辘出老远。

让人惊奇的是,骆明君在一片耀眼刀光中不见了踪影。李医生暗骂着了道,这老货使障眼法跑了。

就在此时,大殿角落里的赵云生,高喊一声:“爸!小心!”

李医生倏然而惊,闻声回头,看见篝火旁赵老头身边幻化出一个身穿短衣的老者,正伸出鹰爪般枯瘦手掌抓向赵老头脖颈,正是消失不见的骆明君!

李医生目眦欲裂,发足狂奔,七八丈距离转瞬即至。鹰爪正掐住赵老头脖颈,骆明君猛然一拉,将赵老头挡在自己身前。

院子里传来赵家人几声惊呼。李医生急忙收住奔跑之势,吼道:“不想死就放手,我发誓放你一条生路。”

骆明君脑袋从赵老头头顶探出,狡黠一笑说道:“你先求我放你一条生路吧!”

李医生忽然心生警兆,未及回头,只觉得身体猛地一震,前胸透出一截木杖头,鲜血随之汩汩流淌。另外一个骆明君出现在他背后,手中拿着那根阴沉木木杖,狠狠的刺入了他后心。

喷溅的鲜血,溅了赵老头一脸,老人家悲从中来,哀嚎了一声:“老李!”

赵老头猛然回身,他仿佛回到了血火沙场上,像是与敌人拼刺刀一样抬起手杖狠狠戳向骆明君前心,手杖前端散发着寒芒,明显是一节边缘锋利的斜茬中空钢管。

骆明君不慌不忙,两指轻轻夹住手杖,笑道:“我让谁最后一个死,阎王也拉不走他,老匹夫我先杀你儿子,再奸你儿媳,你就拭目以待吧!”

赵老头,嘴角上翘,微微一点头,猛然间拧动手杖握柄,砰一声轰鸣响彻夜空,手杖顶端冒出一股火焰,一粒弹丸朝着骆明君面门飞射而出。这柄手杖竟然是一只枪!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