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轮回武典第二百八十二章神宫之主

2018-12-06 18:05:1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轮回武典 第二百八十二章 神宫之主

没有答案?

萧战对于这个信息很是意外,这绝对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真理之眼居然什么答案都没有。

为什么会发生这些?

显然有一股力量屏蔽了真理之眼的窥探,不过这不是普通的窥探,如果失败真理之眼应当会有信息反馈,既然无法反馈,那就表明真理之眼的窥探被某种力量引走了,以至于陷入无休止的循环,让真理之眼始终无法接收到信息。

萧战突然间明白了,探测没有任何反馈,绝不是普通力量造成。

到底是什么?

命运?

脑中这样的念头一闪。

萧战顿时有种明悟,一定是命运。

也就命运才有这种能力,直接将因果中的果斩断,不会有果,自然也就不会有任何东西反悔。

萧战突然间发现有种隐藏痕迹的手段,斩断因果,能够阻挠真理之眼的窥探,足可见其强悍了。当然,萧战也清楚,能够达到这一点定是因为出手之人非常恐怖,不然因果就算斩断也无法抹掉存在过的痕迹。

意识到这点萧战眉头不由一皱,刻意将这种探测斩断是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害怕暴露?

可岂不是欲盖弥彰?

萧战叹了口气,答案这种东西被斩断,仅凭猜测远远不够,毕竟答案只有是与否,一般的几率会错。

萧战摇头,虽然无法明白真正缘由,但是无疑他必须提防殷婵这个女人,千万不要被她表现出来的柔情迷惑。

方辰热情不减,不仅将萧战一行强行带进城,还找了全城最好的客栈,这道殷婵亲自相送才恋恋不舍离开。

萧战进入自己的客房,任由五大侍从安排一切,他不会指望跟着殷婵一道发现太初传承,同时也不相信这东西真的就在太初学院中,只有经过亲自验证,他才会确信。

如何验证?

萧战自然有自己的方法,他是修炼兵道,可前世的记忆已经共享,跟太初的一切都记忆犹新。太初将自己的本源留在太初大世界,而孤身前往兜天神界疗伤,肯定没有预料到自己会挂,也就是说他做好了回归的一刻。

如果自己冒充太初会否成功?

萧战眉头一皱,这个难度可不是一般大,不是修炼太初传承就足够了,必须拥有真正太初的肉身才行。

可惜本体不再,要不然这绝不会有问题,不过想来本体也快要到了,答案应当很快就能揭晓。

现在自己做什么?

等待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萧战对于神宫的举动还是充满忧虑,知道现在他还是想不明白神宫需要埃瑞斯的目的,这家伙到底有何用?

想不明白啊!

萧战叹了口气,不知为何他心中有些不安,神宫的想法超出他的想象,如果找不到对手的手段,一旦真正爆发将毫无抵抗。

萧战的目光很快凌厉起来,他知道不能等待了,殷婵这个女人不会将自己的手段讲出来,或许他需要主动一些。

美男计?

萧战想到这里有些不确信,如果没有意识到殷婵的问题,他或许会相信,但是现在反而心底没底,担心被这个女人给算计到。

犹豫一番,萧战最终决定还是直接跟殷婵接触,他就不信自己搞不定这个女人,至于那什么跟埃瑞斯的事情就见鬼去吧。

萧战的眼中射出凌厉的光芒,他绝不坐以待毙。

……

遥远的星空中,一艘魔舰悬浮着,在它的对面同样有一艘体型庞大的魔舰,相比它的狰狞,这是一艘美轮美奂的神舰。

虽然相隔遥远的时空,但是魔舰与神舰中的存在目光却在对视着,他们没有通过任何的东西,可还是能够看到对方。

“真没有想到,居然还能够有见面的一天。”

一道轻叹声仿佛在星空中响起,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动人的旋律能够让被坚冰冻住的的心也要在这一刻融化。

只是魔舰中的男子眼中闪烁着恐怖的寒芒,他冷冷的看着神舰中的女人道:“的确没有想到,不过为了这一天我可是等得太久了。”

女子能够听到男子语气中的怨恨,可她听后却是笑道:“原来我还想当初一样那样令你着迷啊。”

男子冷哼道:“你的确还是令我着迷,只不过现在的我着迷的是如何杀死你。”

女子轻笑道:“你我都是执掌命运的强者,哪会不知道只要自身融入到命运中,你不可能被杀死的嘛。”

男子冷哼道:“世事无绝对,你的确很强,但是只要我能够真正晋升到命运之主,就是你的死期了。”

“命运之主啊。”

女子幽幽叹道:“这谈何容易,你我当年离它都只有一步之遥,可这一步之遥却像似天堑,无数年月过去了,我们还是无法迈过去。”

男子冷笑道:“以前迈步过去,并不表示现在也迈步过去。”

女子突然笑道:“看来你是做出确定了,只是我真的非常好奇,拥有命运的你是否真的能够将它放下?”

男子冷哼道:“这种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

女子咯咯笑道:“看来你还是没有放下啊,想来也对,命运就等于命运的化身,虽然你无法真正动用命运的力量,但是只要掌握着命运,哪怕是命运之主也难以真正将你怎样。不过如果你无法放弃命运,那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成就真正的命运之主,你我都应该明白是什么将彼此束缚了。”

男子一脸的愤怒的道:“该死!当年要不是你,我早就能够冲击命运之主了,弄到现在这副模样还不是拜你所赐,你居然还有脸在这里说风凉话。”

女子冷笑道:“我这是在帮你,当年命运本来应当属于我,可你居然趁我不备抢走了,既然你那么想要它,我索性成全你,让你跟命运绑在一起这不是很好嘛。”

男子眼中射出恐怖的杀机,将自身跟命运绑在一起,看上去让他跟命运结合,可也将他困死在命泉中,至今都无法离开。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