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大荒蛮神 第三十一章 贪心起

2018-11-09 18:07:1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大荒蛮神 第三十一章 贪心起

(感谢凡乐、小红、学弹琴、夜策冷、小俗米、宵宇、jasnwang、太易花心、和上面一样、天之道、白衣轻扬、水伯仁、哈和哈和、修二的生日祝福跟捧场……)

苏竣臣、姜彬等人离开,陈寻就率三百甲卒进入地下洞穴。

相比较以往的冷漠,苏竣臣这次没有直接令陈寻撤回到安全处,但调了一艘龙牙巨舟给陈寻。

这艘龙牙巨舟炼有封禁级法阵,虽然在天炉战场无法持续使用,但紧急此时,还能载入三百甲卒以最快的速度撤出到两三千里外。

这艘龙牙巨舟长二十丈,仅正面的甲板就有四十步见方,玄衍战阵都能勉强展开,此时还有十二架龙牙巨弩。

龙牙巨弩是策天府所特制的战弩,可在近距离内洞穿中级防御级法阵灵罩,这也意味着元丹真人要是不闪避,在近距离内也很难承受龙牙巨弩的射杀。

这种龙牙巨舟,整个神卫军也只有二十艘,比陈寻当年交给杜良庸的赤海金鳞船,在整体上都要强出一大截。

苏竣臣此举应是要弥补此前的间隙,陈寻自然是毫不客气的收下来。

庆王对他这边的投入越大,意味着双方以后的合作能越紧密。

陈寻将龙牙巨舟一并拖到地下洞穴里,就更不担心火翼妖猿敢反攻过来了。

这处地下洞穴,入口极窄,勉强供龙牙巨舟通过,但进入洞底,足有千丈开阔,岩浆沸腾的天火河也只占一角,就往地穴深处延伸而去。

这处洞穴若是火猿出入地面唯一通道,陈寻只要封守住洞底,相信那头吃足苦头的火翼妖猿,也不会轻易再闯过来;要是那群火猿有其他的通道闯入地面,也不关陈寻他们什么事情。

陈寻之所以同意率部在此封守洞穴,主要还是不用满山遍野的搜索魔物,给补天阁弟子干杂役,实是难得的修炼机会。

不仅苏武阳及三百甲卒的修为,短时间内还有大幅提升的潜力,陈寻与北玄甲、赤海、红茶他们,也将借天炎罡煞,修炼九劫炼体。

在地底安顿好之后,陈寻将苏武阳喊到跟前来,跟他说道:

“以你的血脉天赋,要是能修炼大日苍穹剑诀,成就必不会在姜云仙之下,但此诀是姜氏帝室不传之秘,我手里也没有相类似的玄功供你修炼。不过,你们认我这个宗主,以后便是夔龙阁的弟子,一些道法玄诀,还要传授给你们的。缚龙诀,苏氏子弟自幼就有修炼,不过缚龙诀仅是夔龙炼阳术第一到三层功诀的残卷。你们可以借这次机会,将缚龙诀不完整的地方补弥过来。除此之外,夔龙炼阳术第一到三层玄诀,还附有夔龙天音功、夔龙灵甲、夔龙九遁三种神通,你们现在都可以在这里静心修炼……”

除了法器有地阶、天阶、纯阳的区别外,姜氏逐姬氏而治云洲,补天阁也曾将天下修行道法从低到高,制定出一到九品的标准来。

苏家立足沧澜的诸多不传之秘,以补天阁的标准去看,实际上仅仅是介于三到四品之间的修行道法。

以往苏家在沧澜,所面对的都是蛮荒部族,拥有缚龙诀这样的玄功,就已经足以自傲,但放之整个云洲,三四品的功法,就实在太稀疏平常了。

苏家控扼涂山,独占沧澜近千年之久,修炼资源不可谓不富足,但自老祖苏渊以下,再无一人能修成元丹,最大的瓶颈就出在修行的功法上。

苏武阳在还胎境,就洗炼开辟十一条灵脉,天资虽然不比那些天经通的旷世妖孽,但在云洲也可以说是极其稀微,但他倘若无法获得更高层次的修行功法,这辈子修成元丹的可能性也将是微乎其微。

神宵宗破灭之后,西北域最顶级的修行法门,除了与姜氏一脉相承的元武侯府外,就主要存于梧山四宗之中。

“……”苏武阳激动难以自抑,还以为即便是投附梧山,也无法很快就获得核心弟子的待遇,没想到在天炉战场之中,就能修行梧山最为核心的道法玄诀。

陈寻心态却是平常,姜氏帝室的不传之秘大日苍穹剑,可以说是云洲最顶的九品玄功,但修炼到极致,可能也就相当于碎星拳第二重的大成境界;九劫炼体秘法,就不在大日苍穹剑之下,只是九劫炼体侧重炼体、大日苍穹剑侧重剑修而已。

除在碎星拳外,虚元殿中的玄元圣经以及大千剑阵,都是超过九品之上的仙阶玄功。

雷音剑阵修炼到极致,也仅仅是给修炼大千剑阵打个底子而已。

陈寻的机缘极厚,眼界自然极高,可不觉得传授给苏武阳的这些玄功,有什么特别值得弊帚自珍的。

夔龙天音功倒还罢了,夔龙灵甲、夔龙九遁修成元神后都可以修炼,倘若三百甲卒都能修成这两种神通,再组成玄衍大阵,也不再是赤鳞火猿能轻易撕破的。

特别是夔龙九遁,人人都能修成,融入玄衍战阵之中,玄衍战阵进退不够灵活的弊端,将得到极大的改善。

陈寻先将相关道法神通,传给苏武阳等人,再由他们传授给普通的弟子,大家分工合作,进展就能迅速一些。

此外他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三百余片龙鳞,分给苏武阳他们,说道:

“这些龙鳞都是从蜃龙鳞皮上剥下,虽然不能像护体神通那般将我们全身都防护住,但遮挡面可以说是坚不可摧,我没有太多的时间替大家炼制龙鳞盾,但大家可能将这一片片龙鳞覆在现有的鳞盾上,用炼阳功引天炎罡煞一点点的融炼,或三五月,或三五年,总是能融炼成一体的。”

夔龙灵甲这样的护体神通,虽然玄奥无比,可以说体内灵力、灵元不尽,夔龙灵甲就不会被外界击破,但所消耗法力也将大得惊人。

龙鳞盾虽然防护面有限,但在有限的防护面上可以说是坚不可摧――总之苏武阳不奢望他在修成真身法相之前,有能力摧毁一片龙鳞――与夔龙灵甲这样的护体神通配合着使用,防护威力将远超想象。

当然,陈寻要想炼制三百面龙鳞盾,非要二三十年才成,他现在将融炼龙鳞的秘法传给众人,就像同时需要好些年,才能最终炼制出三百面龙鳞盾来,但陈寻他的时间就节约下来了。

一些普通弟子,没想到这辈子还能获得龙鳞这样的至宝,都激动得手有些打颤。

苏武阳也不敢想象,他们要是能在这地底洞穴修炼一年,实力会增强到何等的地步,也许到时候随便一组十二人组成的玄衍战阵,都有硬扛元丹真人的实力吧。

那以陈寻为核心,组成玄衍大阵,会不会有正面硬扛天人真君的实力?

*********************

三个月后,在天火山试炼、收获不大的姜云仙,又回到大峡谷来找陈寻。

飞入地底洞穴之中,看到陈寻麾下甲卒,冲突玄窍、晋入还胎境者已经超过一百二十人,姜云仙已经能见怪不怪了。

除了苏武阳修为突飞猛进到天元境巅峰,还另有四人修成灵元、晋入天元境。

震惊太多,姜云仙都已经能习惯了。

苏武阳所率三百残族子弟,本身就是因为修炼资源的匮乏,很多人都卡在瓶颈上无法突破而已。

陈寻虽然没有虚元珠这样的至宝带在身上,但随身所携带的修炼资源,也绝不会比一家积赞数百年的三流宗门稍差。

这两相结合,苏武阳等苏氏残族子弟,实力自然能有突飞猛进的提升。

“我跟你说件事。”姜云仙找到陈寻,说道。

“郡主有什么吩咐,但请说来。”陈寻说道。

“你身边侍魔到底修炼何种秘诀,竟能化变人身?”姜云仙问道,“要用什么代价,你才将这种秘诀传授给我?”

“天妖炼形诀不是梧山所有,我也是立下大誓绝不外泄的,”

青鳞一族的不传之秘,陈寻是数十枚龙髓金液丹换来,怎可能轻易传给他人?

陈寻看着姜云仙,说道,

“郡主一定想要得到,若能拿出大日苍穹剑诀,陈寻可帮郡主居中说项。”

听得陈寻狮子大开口,姜云仙怒瞪他一眼,但看陈寻意态坚决,情知天妖炼形诀可能真是某个妖族的不传之秘,不是陈寻能决定传授他人的。

姜云仙心里轻叹,心想,要是碧睛青鳞狡能修这种秘法早日化变人身,实力在极短时间内就能突飞猛进,成为她的强助,不然要等到驴年马月,它才能修成真身法相?

“郡主这次来找陈寻,就是为这事?”陈寻问道。

“搜索天火山数月,除了小群的火猿、落单的炎魔外,收获甚微,”姜云仙说道,“赤眉真君前些天也都到了天火山,与姜彬他们汇合,你莫非还被蒙在鼓里?”

“我封守这座洞空,无人与我通消息,我怎么知道赤眉真君的动向?”陈寻微蹙眉头,问道,“莫非别处收获甚微,他们想打那头火翼妖猿的主意?”

姜云仙点点头,瞅着陈寻,说道:“确是如此。”

“你看我没用,”陈寻说道,“多大的头戴多大的帽子,能在火翼妖猿棍下活,我已经感到十分侥幸,不敢想太多事情。他们要有能力擒杀那头妖猿,我巴不得早早将封守这处洞穴的职责让出去。不过话说回来,火翼妖猿藏在这地穴深处不出,赤眉真君他们,又能奈其何?”

“你不是关心此事?”姜云仙自以为抓住陈寻的小尾巴,眼瞳亮晶晶的盯住他。

“此前我等与火翼妖猿恶战,即便是在苏竣臣面前,我都没有尽说实情,姜彬与赤眉真君应该不知道这头火翼妖猿堪有天人境实力,”陈寻问道,“郡主,莫非是你将详情说给赤眉真君他们知道的?”

毙杀火翼妖猿,虽然能得一堆顶级的修炼材料,但降服一头堪比天人境绝世强者的妖兽,价值更是大到无法想象。

当年神宵宗山门,也仅有两名天人境强者坐镇而已,若能降服火翼妖猿,绝对比天人境太上长老好使唤多了。

陈寻不想姜彬等人知道他的底细,此前在苏竣臣面前,并没有详细描述他们与妖猿恶战的情形,姜云仙、武奕真人都有意无意的保持沉默,陈寻猜想可能是当时随姜云仙、武奕真人进天火山的那几名补天阁弟子泄漏出去。

当时姜云仙、武奕真人就带了六名弟子进山,应是她两人绝对的嫡系,陈寻提出来,这是要姜云仙想想身边是不是有人出现了问题。

陈寻相信姜云仙不会出问题,毕竟他们不是赤眉真君一系的,姜云仙主动将火翼妖猿的实情说给赤眉真君、姜彬等人知道,也不可能此时急巴巴的绕过赤眉真君跑过来找他了。

见陈寻心思玲珑,诸事都想得滴水不漏,姜云仙勾起心里的不愉快,脸色绷紧着说道:“这事也是要怨你,是有一人将当日恶战详情,说给田横知道了;不过此人已经很不幸,死在落单的一头炎魔掌下了。”

陈寻知道姜云仙的城府远没有庆王、苏竣臣那么远,但谁真要触怒了她,下场也绝不会好看,心里对她也是暗暗戒备,笑道:“原来是这回事啊。不过,我劝郡主一句,要有机会离开这是非地,就不要插手进来。赤眉真君、姜彬他们想将火翼妖猿从地底逼出,办法是有,但也绝不会多,那么大的动静,谁知道会惊动出什么妖魔来?”

“你在珑山都敢浑水摸鱼,此时怎么就胆小起来了?”姜云仙不屑的问道。

“珑山是珑山,天炉是天炉,”陈寻说道,“若所料不差,天炉战场应是大千世界崩裂后的空间碎片,照道理来说,有超越天人境的妖魔存在,都不足为奇。郡主你贵人贵体,实在没必要掺和进来。”

“若真有超越天人境的妖魔存在,为何策天府数十次进入天炉战场,都未发现其踪迹?”姜云仙说道。

“这些妖魔,不成势力,藏踪匿形都不够,又岂敢在强大的上古姜氏族人面前招摇?”陈寻说道,“倘若你们逼得它们不得不现踪露形,那就难说了?”

陈寻与老夔朝夕相久,对一些强横妖魔的心思,多少能揣摩一些。

妖魔灵兽再强悍,都只不过是一些强大势力的猎物而已。

就像现在赤眉真君、姜彬他们知道火翼妖猿的存在,第一个念头就将擒杀之;就像六臂魔君逃过无穷天域,还不是无法逃过古仙道虚的追杀。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