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第16章 油条

2017-11-14 15:18:46|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东原旭辉璞阅第16章 油条 暂时还是只是卖自己的千层饼,李航手里还攒着二十几两银子呢,虽然看上去很多,但是实际上这些钱想要买房子还真不可能。
这附近的房子很多,但是多半都是苏家的产业,苏家家大业大,自然不会轻易的将这些房子随意卖出去。
李航看了眼这些房子,估计也就只有码头那帮苦哈哈们住的棚子是他们自己搭建了。
做出来了油条,但是这油条还不足以成大事。
得去找石匠做几个小石磨了。大的哥弄不起,自己弄几个小的总是可以的吧!
托着田木匠弄来了这个石匠,田木匠好奇的看着这院子里的几个小石磨。
这种石磨并不是很大,可以固定在小板凳上。
而且这种石磨一个小孩子也可以转的动。“李秀才,你弄这么多的石磨做什么?”
田木匠很好奇,他做了这几张小凳子来放这些石磨这是要做什么?莫非他是要买麦子回来自己磨?
“这是用来做吃的的!”李航从水缸里捞出来了一把大豆,随后对着一个小徒弟招了招手。“你们过来!”
泡了很久,这些大豆也吸足了水分,并且膨胀的很厉害,正好用来磨豆浆。
李航笑着坐在了那。
“田木匠也来喝一点?”没有放糖的豆浆,配合上那油条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不是李航不是甜党,而是他想吃都吃不起!
在古代相当甜党,去吃蜂蜜吧,至于糖这种东西,还是奢侈品!
就算是手里揣着二十多两银子,李航还是买不起。
“好吃啊!”田木匠眼都亮了。
“好吃是好吃,但是很难卖就是了!”油条不需要多少技巧,不过揉面团有点秘密就是了。
下午的时候等到那些出去卖饼的人回来了之后,李航这才把这些人召集了过来。“大力!你去把油锅和炉子都端出来。”
李航看了眼这些人。“这是我们新做的吃食,叫做油条,这个吃的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香脆,但是需要用油来炸,所以要求有很多的油!”
很显然这油的价钱比起面粉要贵很多。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油的消耗得他们自己来承担费用。
“李秀才,您是说这油条……以后怕是就要我们自己去做了?”
李航之前就在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东西要怎么卖。
自己不可能控制面团的生产,更不可能控制这些种东西的传播,所以最后抓在手里的就只有这些小苏打。
“我这里可以提供面团,包括合家饼的面团也是,如果你们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提供你们面团,你们就不需要每天固定的销售多少,合同更改一下,从我这里拿多少面团你们己决定,而我跟你们的关系也从分给你们固定的钱变成你们销售的钱来进行分成!”
这些面团放不了多久,尤其是千层饼的,但是油条的可以放久一点。但是也不可能几天几天的放下去。
“卖的越多赚得越多,而不是在在我这里拿死的五百文!”
李航笑眯眯的说着。
放下了第二张合同。
一个人卖一百张饼,这是饥饿营销,主要是告诉他们这个东西好吃,让那些人买不到之后,然后才会追这个买。
这是一种手段,适合于商品单一的卖家。软水器
如果卖方的商品多,当然是不限制购买会比较好。
这些人出去做几天,差不多就可以知道这些地方的大概的购买力,到时候也不会出现太多的剩余。
李航看了眼这些人,现在就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
油条肯定是要做的,早餐市场这种东西,卖的越多,其实就亏得越少,因为选择的越多对吃货们的吸引力就越大。
合家饼早晚会吃腻的,所以换几种吃就行了,对于他们来说,或许一种会吃腻,但是如果是几种的话,他们就有了挑选的可能。
一帮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一合计下来基本上都选择了新的合同。
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油条?
别逗!他们这些人都是家里没有几个钱的苦哈哈,如果一开始就让他们做这个,估计他们根本就没有多少钱,想让他们买油?别逗了!
加上这么多人如果一下子推出好几种的新鲜东西,顾客估计会挑花眼,所以才需要自己等人一样一样的扔出去。
李航看了眼这个时候在一旁看着的王大力,这几天他是跟着那些学生一起学认字,还学数学。
虽然年纪比别人大很多,但是在学习某些东西的时候,他甚至还不如一些聪慧的学生。
“师傅!你看我这……”
“练字!”李航瞥了他一眼。“这东林港口不需要出远门的生意都给你做了,多出来的时间当然要用来学习认字了!”
“诶!”
李航瞪了这王大力一眼,随后才拿起了一旁的书开始读了起来。
这些儒家经典当故事看看还是可以的。
趁着这一大帮人开始准备自己单独干这事情的时候,李航则是让这些学徒的徒弟们开始了他们的油条的学习之旅。
坐在院子里看书,外头的街道跟着就开始热闹了起来。“大力!去外头看看出什么事情了?”
李航也是相当的好奇,这外头发生了什么?
“先生!那位袁济世先生来咱们东林港口,而且还带了十几号人,他们这是要去金陵了!”
“这么快?”李航微微一惊。
放下了书往外头走了出去,李航就看到了那位叫做袁济世的先生。
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师祖一类的人物了。
“王大力!给我去家里的厨房里头的柜子里,将里头最里面的那瓶酒拿来!”
这还是上次俆世达过来喝酒没有喝完的。
李航就直接存在了那。
“师傅?”王大力好奇的看着李航。
俆世达要走了,李航提着一壶酒走了过去,这可不像是后世,朝发夕至从南到北也就是十几个小时的,这一趟远门估计要几十天了!
一旁朱正恒正有些不舍的看着袁济世。“恩师!这一次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了。”
“君子之交淡如水!正恒不要做女儿姿态。”袁济世笑着看着自己的徒弟。“日后好好教学,若是有优秀的学生,我估计还会回来的!”袁济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很明白,以他们两人这岁数,说别离怕就是永别了。
“世达兄!今日我来为你送行了!”李航提着酒,笑呵呵的走了过来,丝毫没有一点离别的伤感,仿佛是送俆世达去高升一样。
立马就将刚才两师徒之间的师徒情深的氛围破坏的一干二净。 华地仟佰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