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第11章 塞满刺史府

2017-11-14 15:19:0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花漫四季花园第11章 塞满刺史府 说罢,苏宁就开始答题了。
1,此人生于瑞士伯尔尼。
当时他的父亲正在发表光电效应的论文。
2,此人获得博士学位的高校是: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
这也是他父亲的母校。
3,斯蒂文斯奖。
这个奖项并不为中国人所熟知。
4,美国土木工程协会。
汉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奖,旨在奖励在侵蚀控制、泥沙以及水道开发等方面有突出贡献的学者。国内有清华大学的王兆印教授,在2011年获得该奖。
5,阿尔弗雷德·爱因斯坦。
这位是真会拉小提琴,比此人的父亲造诣高很多。
说起来,这位仁兄也是苏宁的同行,他在1917年发表的《音乐简史》。对于学科史专家们的研究有较高的参考价值。
五道题目全部答完,苏宁还有些意犹未尽。系统的眼睛则是已经瞪大:“好家伙,你深藏不露啊。”
苏宁闻言,不禁露出了骄傲的神情。
“你这个问答召唤系统,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啊。要知道我了解的山楂,可不止一两个。”
系统轻咳两声,无视了苏宁的傲娇。
苏宁见状,笑得见眉不见眼。而他的旁边则白光一闪,出现了一名白人男子。
“美国泥沙专家,汉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向诸公报到!”
他一张口,就是一句标准的汉语,惹的苏宁惊奇的咦了一声。
系统头在旁解释道:“这是语言自适应功能的效果。你召唤出来的人才,都会在本身母语的基础上,叠加你的语言能力。”
苏宁拍案叫绝道:“如此一来,他们适应汉末社会也不成问题了。”
系统摇了摇脑袋:“只是交流没有障碍而已。很多风俗和忌讳,你都得给他们说一下才好。”
苏宁大汗:“我也不知道风俗忌讳好伐。本穿越者可是个外来户啊。”
系统嘿嘿一笑:“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说完,系统不知从哪里弄了本书,坐到桌边浇了一盘水煮肉——真的是用水直接煮的——有滋有味的过起了悠闲的小日子。
苏宁却不管他,带着汉斯·爱因斯坦出去与众人见礼。越秀保利爱特城
张绣和张任没想到师父就这样把他们丢给了苏宁。他们正有些不知所措,还好关羽发现及时,主动与他们攀谈起来。
张任还因为比武的时候,自己杀红了眼而攻击木枪损坏的苏宁,而要求关羽转达他的歉意。
关羽一笑置之,心想苏宁如果连这点心胸都没有,那他的志向也不会有太多人来支持。
正在这时候,苏宁带着汉斯·爱因斯坦来到他们跟前。
张绣看到这个高鼻深目的家伙,惊奇的蹦了起来:“这里怎么会有骊靬人?”
苏宁微微一愣,才想起来甘肃一带的“罗马人后裔”。他们曾经不止一次的出现在新闻报道上,更是在各种文艺作品上露脸。但实际上,这些罗马兵团流落到汉朝的后裔,其实只不过是西域人内迁之后的结果。相关说法,在学术界也不是主流认知。
不过,张绣的说法倒是给了苏宁一个好点子,这厮就坡下驴,干脆谎称道:“这是我的一位骊靬人朋友。他叫汉斯·爱因斯坦。”
关羽闻言大怒:“汉斯,汉死,我大汉还没死!”
苏宁登时无语。
还是张绣这个凉州人出来解释道:“骊靬人取名字,并不按照中原传统,而且他们也有自己的语言,所以听起来很是怪异。不过他们居住在凉州已经数百年,对于汉朝的忠诚,已经和凉州人没有区别。”
苏宁在心里为他竖起大拇指。这结论下得太妙了。和凉州人对汉朝的忠诚一样——凉州人有多少忠诚?99%?还是99?
恐怕是后者吧。
不过汉斯对汉朝的忠诚要比他们高多了——和苏宁一样,高达100。
请注意,这个数字读作千分之一百。
当然,关羽并不知道这一点,他听说这位“骊靬人”对大汉也很忠心,也就接受他了。
不过苏宁最终没把他交给关羽来安排。这件事情还是自己来做吧。梁鹄那座刺史府里还有很多空房,作为他的徒弟,有这样的优质资源不利用,那简直就是浪费了。
想到这里,苏宁不禁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一个人去住那些空房子,未免有些浪费了。
他要再去召唤几个人出来。
于是他随便找了个借口,让关羽全面接手招生工作,自己找了个安静的地方,闭上眼睛开始问答召唤。
首先,准备开办学校的苏宁,需要一大堆教育家。
虽然名单是按照首字母顺序排列的,但苏宁的脑子里,可是装着全球教育史。
拿起教育是这串糖葫芦,就不能忽略孔子,哪怕在时间范围内也是如此。但苏宁可不准备召唤他,若是有一天需要一个武将或者大力士,这厮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孟子、荀子,以及同时代西方的几位先哲,来了也只能拖后腿,索性就从秦汉时代开始找。如此,王充就是个不能绕过的人物。
不同于争辩“性善论”和“性恶论”的孟子荀子,这厮直接掀桌子,声言人的品德学识“在化不在性”,主张重视后天教育。并认为教育“譬犹练丝,染之蓝则青,染之丹则赤“,同时,师德的建设也很重要,所谓“蓬生麻间,不扶自直,白纱入缁,不练自黑“。比起三国时代,只知道要求言行符合“礼”的郑玄,要更具积极意义。
王充并不是个声名远播的人,他的相关题目只有五道。苏宁轻松搞定。
稍后,主张激发儿童兴趣,反对体罚学生的古罗马教育家昆体良;实行寄宿制、“分斋法”的北宋教育家胡瑗;详细阐述了班级授课制以及相关的学年制、学日制、考查、考试制度的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建立京师大学堂的晚清学务大臣,胡瑗分科教学的近代实践者孙家鼐;将竞技游戏推广到学校之中,并造成深远影响的英国体育教育家阿诺德,在苏宁的召唤之下,接连踏上了东汉末年的土地。 中国铁建西派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