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第25章 暗藏杀机

2017-11-14 15:19:03|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环氧树脂地坪漆第25章 暗藏杀机 “看什么看,再看我把你眼睛扣出来。”吴永麟看见大和尚痴痴的眼神一直不曾离开过宋凝雪,一时气不过,“想不到也是个花和尚,枉付了一世清名。”
大和尚不经意的瞟了吴永麟一眼,有一种鲜花插到牛粪上的鄙视之意,这下真的把吴永麟惹毛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吴永麟知道凭自己的那点三脚猫功夫,必须先发制人,抢先朝‘花和尚’一拳欺了过去,拳风呼呼,士可杀不可辱,何况当着自己的面取笑自己不配拥有这样的美人,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大和尚站如松,周身一股天罡真气已行至全身,等着偷袭之人,让对方吃一记大苦头。
吴永麟的拳头突然定在了半空,变拳为掌,停在原地打起了武林人士所不齿的娘娘拳法,推,拉,扯,收,放。吴永麟刚刚越靠近大和尚,便越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迎面向自己压过来,那是一股不同于月灵儿的气息,刚猛霸道,雄浑有力,如果不是大和尚有心留手,自己恐怕凶多吉少了,这人的功夫绝对不在月灵儿之下,刚刚自己贸然出手,险些招来杀身之祸。刚开始还以为这大和尚只是一个孟浪的花和尚,想不到有如此深不可测的修为,真的是差点自取其辱,还好自己留了那么一手。
伦无序,一个当世的高手,其实刚刚在吴永麟悄悄偷袭的时候已经出了一掌,本来还觉得此人不过是一个多金的浪荡子,那弱不禁风的身体怎能抵挡住自己这刚猛的一记‘顺水推舟’,当吴永麟打完那套柔弱的拳法后若无其事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
呆立在原地的伦无序焦头烂额的理不清一丝头绪,而当事人却笑嘻嘻的过来和他勾肩搭背,一副欠揍的模样。
“别大惊小怪的,‘兰菱仙子’听说过吗?一代侠女,和我过招,不分伯仲,我还对她指点一二过呢,其修为更是一日千里,不可同日而语。”
“你说的可是最近大败绿林八大高手的红衫寨寨主月灵儿?”伦无序醉心于武学,江湖中的后起之秀鹊起往往让他兴奋莫名,听说吴永麟与此奇女子居然有过师徒之谊,顿时对吴永麟的态度大为改观,而刚刚自己那一记拳法被化解的无影无形,甚至连吴永麟的一点皮毛都没沾上,更加有一种英雄惜英雄的豪情壮怀。
山中无甲子,世上已千年,吴永麟在原始森林中过着茹毛饮血一般的生活的这段时间,月灵儿也没闲着,秉着以武伦友,以德服人的原则,在红衫寨周边广发绿林贴,声势浩大的举办了第一届“红衫论剑”武道大会。她已一人之力,尽挫八大绿林高手,八个人输的心服口服,相约来年再来讨教。这一战让她‘兰菱仙子’的名声大噪,连千里之外的伦无序都蠢蠢欲动,有心与之较量一番。
“啊,大小姐这么厉害。”红袖听到月灵儿如此威名远扬后,内心澎湃不已,岂不知月灵儿今日的成就就是拜此刻面前让自己无比憎恶的吴永麟所赐。
“正是。”吴永麟剑眉上扬,洋洋自得。
“为兄赴完今日之约,定当拜访讨教一番,不知道小兄弟找到落脚的地方没有?”伦无序不想错过与高人切磋一二的机会,连忙毛遂自荐的为他推荐住地。
“初到贵地,还来不及张罗呢。”
“小兄弟不嫌弃,带上我这枚信物,在城中找不到住宿了,可以到小寺委屈几宿,近几日是金河府举国欢庆的日子,恐怕外面的酒舍,驿馆早已人满为患。”
“我先谢过了,不知道伦兄是否要上那亭上去拜会什么重要人物?”吴永麟在伦无序上船后就偷偷打量过他,他的目光就没离开过远处隐于半山腰的亭子,既焦灼又急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会情人去的,‘花和尚’这个恶名就要真真坐实了。
“一桩旧事,了却心头的遗憾。”
“刚刚我看见一伙凶神恶煞的人似乎埋伏在那亭子周围,既然都料敌以先,伦兄何必偏向虎山行?冒这不必要的险呢?”
“那个人对我很重要,即使是刀山火海,我也必须去赴这鸿门宴。”
“女人?”
“一个我曾经深爱过,却伤她很深的爱人。”
“伦兄都遁入空门了,何必破了这色戒呢?常言道‘色字头上一把刀’,你这不是在自毁前程吗?”
“这些年我是身不由己被推上了这个位置,我何尝不知道如果不把握好这个度,我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贪嗔痴,我却始终过不了情字这一关,与其躲躲闪闪,不如快意恩仇,快刀斩情丝。”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武林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知我者小兄弟也,待我了却此事,定当与你诗词歌赋,把酒言欢,到时候希望小兄弟也不吝赐教一番。”
“我想以伦兄的实力,定然能来去如风,安然归来,我将在贵寺静候佳音。”于伦无序推心置腹后,吴永麟发现此人明镜可鉴,光明磊落,没有一点塞外人的彪悍,更多的是温文尔雅,大智若愚,款款儒侠之风。
吴永麟望着伦无序如风般消失在薄薄雾气里,心中为这位多情的大和尚唏嘘不已。宋凝雪幽幽的拉住了吴永麟冒汗的手心,宽慰的道:“我也觉得这位高僧挺亲切呢,为了自己所喜欢的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果我某天被困住了,我也希望有一位脚踩七彩祥云的英雄能来救我出苦海呢!”
“放心,会的,一定会有一位飞跃千山万水的英雄,降服那胆大包天的大角牛,救出这千娇百媚的雪娘子,对于这头不解风情的大角牛,让他终身难忘这夺人所爱的痛。”
“讨厌。”
“口是心非,女人说不要就是要,女人说讨厌就是喜欢,我说的对不对?”
宋凝雪小小女儿心事被点破,在原地羞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在人精吴永麟面前,她觉得很满足,很开心,很幸福,即使有可能他在骗我,我也希望被他这样永远的骗下去,自己是中了这无药可救的情毒。贪嗔痴,谁又能真正过得了情字这一关。
***************************盈悦豪庭
“这些年你过的好吗?”伦无序望着小亭中摇曳多姿,风情万种,远山黛眉,面容清秀,以一袭红纱遮面的丽人,望眼欲穿的说道。
“你不该来。”丽人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
“旧人事旧人了,我如果不来,又如何辜负你们在寺庙周遭周密的安排,又如何能引蛇出洞,暴露你们的狼子野心呢?”
“难道你早就知道了我们的意图?”
“是蛮世祖,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这坐享其成,荒淫无度,乐不思蜀的儿子的无能,但作为自己这唯一的骨血,总得为他铺好一条退路吧?世祖对我和你们只有一个要求,这江山你们可以夺去,能不能留世子一条生路,为这一脉留一点传承的希望。凭他那点才能,想咸鱼翻身,估计没什么戏了,你们何必斩尽杀绝呢?”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你们太高估这位世子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不知道锡城有一位吴大掌柜,以前骄奢淫逸和这个世子一般无二,后来痛改前非。最近听说被红衫寨的人抓上山去,把那边弄的风风火火,风头盖过了周围苦心经营数载的绿林大寨,可能不消多久,周边大小的山寨将被红衫寨一一吞并。你觉得我们该放过这个本来就底蕴雄厚,权倾天下,从者数众的真命天子吗?”
“世间竟有如此奇事,你不会是在找借口斩草除根吧?”
“那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看着被众人围在中央的伦无序,吴永麟调皮的出来‘劝架’。
他本来就知道这伙人在埋伏在小亭子周围,对于这位估计被情杀还不会还手的‘花和尚’大叹不值,如果能化解这段恩怨,对自己木川府之行一定更加顺畅,有这位活佛的帮助,自己在这边一定无往而不利,这一本万利,只动动脑子就可以解决的买卖值得做。而且他发现肖芷君可能和自己八字相克,越利用她,越招来不可预料的血光之灾。反正这小妮子也到家了,自己也找到替代的对象了,而且对这位和自己称兄道弟的‘花和尚’越来越有好感,便借机尿遁,独自来小亭子边一探究竟。
“这位姐姐,你们这么多人,估计不是我伦兄的对手吧,再加上我这位绝世高手,你觉得你现在胜算的几率有多大?”
“大不了鱼死网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休怪姐姐手不容情了,今天来的一个都不能留下活口。”丽人怒不可遏的娇喝道。
一位精壮的大汉对着伦无序就是当面一刀,罡风阵阵,刀锋密不透风,正得意这伦无序不过如此,自己正好取其首级立了这头功。
伦无序也不闪躲,对着露出破绽的大汉微微曲了一下身段,以肩代拳,竟然硬生生的抗住了大汉下沉的力道,左右双手也没闲着,居然在大汉的胸,小肚子上连出数掌,隔近了都能听见数根肋骨断裂的‘噶蹦噶蹦’声,像炒豆子一般,大汉手中的大刀也脱手而出,没一会就吐血而亡,一命呜呼了。
刚刚对吴永麟的一击简直对他打击太大了,还以为自己的身手出了问题,这一次他是出尽了全力,想着自己并未失去的功力,信心大振,倒把这些精壮的大汉和丽人吓了一跳,这帮人被深深的震慑住了,一时都不敢轻举妄动。
柿子找软的捏,望着坏他们好事的另外一人,也许傍边闪出来的那个姓吴的是块豆腐,有一位大汉从他背后偷袭而来。
伦无序有心营救,但情况来的太突然,他根本没想到他们会对小兄弟下手,只得惊呼一声:“小心!”
“哦哦哦......”大汉也没想到自己的小兄弟会遭了毒手,一声怪叫,吴永麟反手一记猴子偷桃,他下手也毫不留情,背后传来一阵蛋蛋的忧伤。
“好卑鄙。”大汉痛不欲生,生无可恋的丢下了大刀,双手护着裆部,像一只街头卖艺的大猩猩,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撒似难看。这不齿的龌蹉招式江湖人毫无防备,居然让吴永麟一招毙敌。
吴永麟意犹未尽的捏了捏刚刚偷桃的手,另外一只手对着大汉的印堂就是一掌:“去死,不是我英明神武,估计小爷刚刚着了你的道,偷袭别人你还有理了。”
“小人,卑鄙无耻的小人。”丽人姣呼一声。
“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称为小人呢?不过呢,有些地方有些时候大,有些时候小,也对,它可以称为小人,你可以叫她小兄弟。”
“你这小淫贼,吃我一剑。”丽人口头上占不了便宜,一怒之下,举剑就刺。
吴永麟本来以为这位带头的‘洪兴十三妹’会有什么真功夫,但却感受不到一丝压迫,有意调戏一下这位丽人,运用月灵儿教的粘字诀,不退反进,一手已经缠上丽人香凝如蛇的腰肢,另一只手游弋在丽人玉白的举剑的小手上,不知道的以为还是某个情郎在教情人练剑。吴永麟在她耳边还故意挑衅的说道:“服不服?不服我陪你大战三百回合,无论站着,躺着,姿势你来选。”
丽人羞愤不已,何时曾被这样轻薄,竟然开始举剑朝自己的小腹刺去,想与背后的无耻小贼同归于尽。
吴永麟倒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将剑抬起来对着她的脸一阵比划,威胁道:“再闹,划破你这张俏脸,让你变成一个丑八怪。”
丽人花容失色的不再寻死腻活,渐渐安静下来,吴永麟看见奸计得逞,用剑挟持着丽人,对着还在激斗的数人大喝一声:“你们招子放亮点啊,喂,就是你,瞪着我干嘛,信不信我把你双眼摘下来当丸子下酒吃了。都把武器放下,左手从背后抓右脚,右手从背后抓左脚,都到那边的角落扒下。
喂,你磨蹭什么呢?信不信我杀了你们带头的,动作麻溜的。”
那位汉子无辜的举了举左手,居然左手五根手指被利器齐根切断,此时哪里还能去抓自己的右足。
伦无序和吴永麟相视而笑,恶人还需恶人磨,真的是空手的怕带刀的,带刀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也只有吴永麟才能将这伙亡命之徒制的服服帖帖。 梨树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