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27.神龟在行动

2020-01-15 15:33:09|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27.神龟在行动

脚帮和手合会都属于真正的暴力团伙,但两者还是有区别,脚帮更传统,这些家伙宁愿召唤性格和力量都很随机的妖怪,也不愿意去使用一些古古怪怪的力量,而手合会就“包容”的多,这些疯忍将灵魂献给远古之魔影兽来换取力量,他们的灵魂本身就不完整,行事风格也更加偏激。

这就是为什么当初他们都在东瀛的时候,手合会会被圣洁会的忍者们压着打的原因,他们本质上,都是一群被怪物控制的疯子,别指望疯子有多冷静了。

“影子,就是我的武器!”

默多克的身影在黑暗中闪烁着攻向赛伯,他双手里交错着复杂的手印,在战场周围,那些存在者的影子被赋予了生命,在现实中诞生为扭曲的梦魇怪物,那恶心的形体,交错的利齿,让任何人看到都会感觉到恶心。

这就是影兽力量的最终体现,尽管它内部是一个田园般的小世界,但在外部,更深沉的黑暗之下,是不可名状的恐惧所在。

“你就打算用这些垃圾来围攻我?”

面对这些围攻上来的扭曲怪物,赛伯左手中的腾古剑在空中转过一个圈,伴随着身体的下坠,狠狠的刺入地面,在和邪刃的能量交互中,闪耀的雷霆万钧和炙热烈火以横扫的方式,从赛伯所在的地方以环形向外涌动,蓝色和红色光晕交错之间,万物成灰。

默多克双拳上的暗影骨刃悄无声息的从赛伯身后出现,不详的刀刃犹如交错的利齿,在影兽的力量加持之下,这一抹刺杀甚至舞出了无数道残影,但下一刻,这狰狞的骨刃就被向后抬起的臂铠挡住,在和那金色华丽的拳套碰撞中,影兽的力量又一次无功而返。

“砰”

赛伯转身就是一拳轰出,红色的火焰在右手臂铠上缠绕,这一击撕破交手的空间,但默多克的身影分化,十几个影域之主出现在赛伯周围,他任由那一拳击破一个幻影,其他分身在同一时间又再次朝着赛伯攻了上来。

“我还记得你!马特.默多克!”

魔鬼帮之主身体周围腾起赤红色灼热的火焰,就像是盾牌一样,将他的身体包裹起来,他双手握住了腾古剑的剑刃,身体的能量和这把雷电邪刃的能量交错,让涌动在剑刃上的雷电变得更恢弘,他沉声说:

“我还记得当初你在废墟中以正义之名刺杀我,那个时候的你,最少可以被称为行善者...现在的你是怎么了?瞧瞧你的身上,那力量闻得我恶心...我不清楚你是为什么放弃了正义,还投入了影兽的怀抱,但我想问的是:你得到你想要的了吗?”

“就在眼前!”

马特的十几个影子分身疯狂的撕裂着赛伯的火焰护盾,在影兽的力量充盈下,那火焰的护盾很快就被撕开了无数道裂隙,只差一击就能将它彻底分开,默多克挥舞着内心不息的愤怒和憎恨,黑暗在他身后拉出了光线般的残影,让他看上去就像是真正的黑暗之主一样。

“我要的,就是你!你的命!你的邪恶!我要...杀了你!”

“砰”

火焰的护盾在这一刻完全破开,但默多克的感知却开始疯狂报警!

危险!极度危险!躲开!

“轰”

积蓄的雷电在这一刻从赛伯身体上爆发开来,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雷电和火焰的化身一般,那贯穿天地的雷火风暴在这一刻将默多克的所有分身都笼罩其中,就连他的本体都被卷入其中。

“你要我的命?抱歉...”

“噗”

雷电之蛇狂舞之中,雪白的利刃悄无声息的刺入了默多克的身体里,赛伯的右手抓着他的肩膀,在他耳边沉声说:

“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最少现在,我不能把它给你!”

邪刃入体,雷电灼烧内脏,强烈的麻痹让默多克的挣扎都变得艰难起来,他身体周围的黑暗在这一刻变得更狂放,就像是感知到了危险的野兽,那黑暗的影子在默多克身体周围化成狰狞的爪子,朝着赛伯抓过来,却又被火焰一个接一个的吞噬掉。

“这...不可能!影的力量...怎么会...怎么会失败?!”

默多克涩声嘶吼着,赛伯的左手向外一挥,毫不沾血的利刃抽出,带起了腥臭的血花。

“唰”

银灰色的金属从赛伯袖口飞出,化作繁杂的锁链,从上而下,将默多克的身体一层层的包裹起来,影兽的载体黑空是不能被杀死的,艾丽卡的遭遇已经证明了一切,每一次被杀死,都代表着属于人的意志被削弱,直到最后一次死亡,就会被影兽完全占据身躯。

所以赛伯选择了另一种处理方式,他后退一步,看着被氪星金属包裹起来的默多克,他轻声说:

“你的仇恨将你引向黑暗之路,仇恨导致愤怒,愤怒引发失控,失控造成痛苦,你的黑暗是慷慨的,是耐心的,但它并非无往不胜,黑暗就是黑暗,一团火焰就足以驱散它...如果非要给你的失败找个理由...”

“你太软弱了,默多克,你放弃了你最强有力的武器,你任由黑暗凌驾在你的意志上,你挥舞黑暗,成为黑暗的奴仆...你用借来的力量,该如何打败我?”

最后一层银灰色金属将默多克的脸遮蔽起来,就像是一个银灰色的蛋一样,将这黑暗之主紧箍在了密不透风的封印之中。

“这样困不住他的。”

大天狗挥手卷起风暴,将最后一个慌忙逃跑的小妖怪枭首,他转过身看着那银灰色的蛋,对赛伯说:

“纯粹的黑暗无法被隔断,他很快就会从黑暗里逃脱。”

“逃就逃吧,大不了再抓一次。”

赛伯无所谓的挥了挥手,他转过身,看着满目疮痍的战场,看着战线之外的废墟,他大声喊到:

“瞧瞧这里,简直一团糟...老鼠的最后反扑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谢尔盖,我们的人都在哪?该去抓老鼠了!”

就在赛伯整军备战的同时,在城市的另一端,忍者大师端坐在椅子上,他面前的大多数屏幕已经黯淡下来,那代表着屏幕追踪的试炼者已经失败或者身亡,绿箭侠和蝙蝠侠联合起来,正朝着他所在的方向快速前进,不过考虑到此时遍布城市的妖怪大军,他们要赶到这里,也许还需要一些时间。

“瞧,最优秀的试炼者们要来了。”

忍者大师的手指抚摸着战刀的刀柄,他脸上有一丝掩饰不住的赞赏:“他们的意志坚定,他们的手段残忍,他们能驾驭力量,他们被黑暗庇护,哦,这简直是最完美的继承者。”

“他们是来杀你的,老妖怪!”

凯瑟琳尖声叫到:“你就快死了!”

“不,小丫头,你不懂。”

忍者大师站起身,他活动着肩膀,低声说:

“看看你们周围吧,哥谭已经被毁掉了,我做完了我该做的事情,接下来就只剩下传承,这不是死亡,这是一代又一代的传统接替,你们即将见证新一位忍者大师,恶魔之首的莅临,这是难得的荣幸。”

“你就是个疯子!”

凯瑟琳反驳到:“我从没见过有人死之前还会这么开心...蝙蝠侠会毫不留情的扭断你的头,他才不会成为你的继承者。”

“你确定吗?凯瑟琳。”

忍者大师并没有生气,他沉声说:

“在看到了自己的城市化为灰烬,在亲眼看到自己的力量是多么弱小之后,你确定他不会接过传承吗?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一个人也无法实现自己的伟大坚持,在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弱小之后,我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影武者联盟从来都是为忍者大师服务的,我不在乎他会不会将影武者变成世界警察,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我们意志的传承...唯有存在,才有意义。”

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更何况,我什么时候说我一定要让蝙蝠侠成为我的继承者?你难道不觉得,你的哥哥才更合适吗?”

“赛伯才看不上你的影武者!”

抱着克拉莉斯的艾玛反唇相讥:“他才不会去做一个毁灭世界的神经病!”

“哦?看来你们对我们的理解依然很浅薄,但没关系。”

忍者大师耸了耸肩:

“深处此时的哥谭,这试炼就是他逃不掉的阻碍,他必须来参加他,他必须和最优秀的试炼者们对抗,他必须向我证明他是最强的,因为我手里有他最重视的瑰宝...因为他必须这么做!”

“你看,我邀请你们坐在这里,在黑暗的城市里保护你们的原因一直都很简单。”

这个老头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笑意:

“每个人都应该保护好自己的弱点,不过赛伯疏忽了,他的把柄被我抓到了,这可真遗憾,不是吗?”

“砰”

自信满满的话音刚落,这座建筑顶部的覆盖就被火焰和狂风掀开,就像是一颗炸弹在头顶爆炸一样,忍者大师下意识的抬起头,就看到在猩红色的光芒中,一个包裹在风暴和火焰里的人影从天而降,他披散着头发,面目凶狠,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一条红色的龙缠绕在他身体周围,让这疯子看上去更加危险。

“凯瑟琳!”

凯文惊喜的看着坐在忍者大师身后的丫头们,他找遍了整个城市,最终在哪个古怪的人的帮助下,找到了这里,位于下城区最隐秘的一处别墅当中,当他掀开屋顶的时候,他终于找到了他发誓要保护的亲人。

“凯文!小心!”

艾玛大声喊到,在凯文身后,十几个挥舞着黑色利刃的忍者从黑暗中出现,将武器刺向从天而降的搅局者身上,不过那些武器砸在凯文身边笼罩的风暴护盾上,却无法再次深入。

“坏人!杀了你们!”

凯文尖叫着举起双手,赤红色的和雷光四溢的能量刀出现在手中,他背后的风暴之龙吼叫着唤起狂风,将这房间里的一切都笼罩在其中,手起刀落之间,被固定在原地的忍者们的脑袋一个接一个的被砍下来。

直到最后一个。

“珰”

凯文手中的能量刀被切碎,风暴护盾被破开,之前还如同一个普通老人一样的忍者大师在这一刻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那呼啸的狂风都无法捕捉到他的身影,精妙绝伦的分身术分出十几个影子,让凯文眼花缭乱,只是眨眼之间,十几道伤口在凯文身体上迸发出来。

“疼!”

痛苦刺激到了这风暴掌控者的意志,他咬着牙,将风暴和火焰笼罩在一起,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火柱一样,将整个别墅都吞没在其中。

“啊,看来我小看了赛伯...”

忍者大师阴测测的声音在能量狂涌的空间中响起:“他在哥谭还隐藏了一个如此棘手的杀手锏...真是狡猾!”

“嘿,老头,你还小看了我们!”

凯瑟琳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忍者大师猛地回头,就看到被解开了束缚的众人站在那里,在他们身边,四头身躯庞大的乌龟站在那里,还有一个红色头发,绯红色眼眸的女孩漂浮在空中。

“抱歉,我们觉得我们打不过你...”

米开朗琪罗挥舞着手里的双截棍,笑嘻嘻的说:“所以我们就躲在地下室等待机会,你的那些手下太弱了,他们根本没办法发现我们...”

“凯文突入这里是个惊喜,总好过我直接拆掉这房子。”

绯红小女巫双手拉开,在手心中,一连串的绯红色能量跳跃着,如此的危险,如此的绚丽,她如红宝石一样的眼睛紧盯着被围在中央的忍者大师,她低声说:

“如果就这么退走,肯定要被赛伯骂的,姐妹们,不如我们...干掉他如何?”

“嗡”

堕天使赛弥娅的身影出现在凯瑟琳身边,小丫头揉着手腕,接过了赛弥娅递过来的长刀,将其抗在肩膀上,她抹了抹鼻子,嘴角咧开了一丝危险的笑容:

“就这么干吧...让这自大的老妖怪看看,谁才是这城市里最危险的一群人!”

“砰”

完全恶魔化的艾玛将反曲型的蹄子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她全身的皮肤都开始钻石化,让她的声音都变得冰冷起来,挥舞着手里的钻石长剑,她沉声说:

“嗨,老妖怪,我们要加入你那见鬼的试炼,然后砍掉你的脑袋挂在码头的旗杆上...你应该没有意见,对吧?”

南岗区燎原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福建省级机关医院
沧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济宁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牛皮癣治疗威海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