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精通9国语言的辜鸿铭看辜鸿铭的外语速成法

2019-06-30 13:25:5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辜鸿铭先生精通九国的语言文化,国学造诣极深,曾获博士学位达13个之多。在蔡元培担任北大校长时期,他受邀执教英国文学。这样一个学贯中西的学者,他的外语学习经说来却十分简单,那便是“先背熟一部名家著作作根基”,基础打得好,之后的学习才会像“拉开了机器的线,一通百通了”。

辜鸿铭10岁时就随他的义父——英人布朗跳上苏格兰的土地,被送到当地一所著名的中学,受极严格的英国文学训练。课余的时间,布朗就亲自教辜鸿铭学习德文。

布朗的教法略异于西方的传统倒像是中国的私塾。他要求辜鸿铭随他一起背诵歌德的长诗《浮士德》。布朗告诉辜鸿铭:“在西方有神人,却极少有圣人。神人生而知之,圣人学而知之。西方只有歌德是文圣,毛奇是武圣。要想把德文学好,就必须背熟歌德的名著《浮士德》。”

他总是比比划划地边表演边朗诵,要求辜鸿铭模仿着他的动作背,始终说说笑笑,轻松有趣。辜鸿铭极想知道《浮士德》书里讲的是什么,但布朗坚持不肯逐字逐句地讲解。他说:“只求你读得熟,并不求你听得懂。听懂再背,心就乱了,反倒背不熟了。等你把《浮士德》倒背如流之时我再讲给你听吧!”半年多的工夫辜鸿铭稀里胡涂地把一部《浮士德》大致背了下来。

第二年布朗才开始给辜鸿铭讲解《浮士德》。他认为越是晚讲,了解就越深,因为经典著作不同于一般著作,任何人也不能够一听就懂。这段时间里辜鸿铭并没有停顿对《浮士德》的记诵,已经可谓“倒背如流”了。

学完《浮士德》,辜鸿铭开始学“莎士比亚”的戏剧。布朗为辜鸿铭定下了半月学一部戏剧的计划。八个月之后,见辜鸿铭记诵领会奇快,计划又改为半月学三部。这样大约不到一年,辜鸿铭已经把“莎士比亚”的37部戏剧都记熟了。

布朗认为辜鸿铭的英文和德文水准已经超过了一般大学毕业的文学士,将来足可运用自如了。但辜鸿铭只学了诗和戏剧,尚未正式涉及散文。

布朗安排辜鸿铭读卡莱尔的历史名著《法国革命》。辜鸿铭此次基本转入自学,自己慢慢读慢慢背,遇有不懂的词句再去请教别人。但

大唐秘史杨贵妃是不能生还是不想生

只读了三天,辜鸿铭就哭了起来。布朗吃惊地问“怎样了?”辜鸿铭回答说:“散文不如戏剧好背。”

布朗又问辜鸿铭背诵的进度,发现他每天读三页,于是释然:“你每天读得太多了。背诵散文作品每天半页到一页就够多了。背诵散文同样是求熟不求快,快而不熟则等于没学。”

辜鸿铭所在的中学课业本来是极繁重的,但由于辜鸿铭各科在布朗身边都提前打下了基础,整个学习过程便显得毫不费力。学校的功课既然顺利进行,没事时辜鸿铭便接着记诵卡莱尔的《法国革命》。

他越读越有兴致,可是读多了便无法背诵。若按布朗的要求慢慢来,又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就这样时快时慢地把卡莱尔的《法国革命》读完了。

后来辜鸿铭终于征得义父的同意,可以随便阅读义父布朗家中的藏书了。有许多书,辜鸿铭并没有打算背诵,但也在不经意间“过目成诵”了。

依照布朗的计划辜鸿铭应该先在英国学文、史、哲学及社会学,然后再到德国学习科学。学成之后才可以回中国修习传统文化。布朗当初确实没有看错,辜鸿铭十四岁时,学术造诣就已经非一般人所能比。他只用了短短四年的时间,不仅初步完成了布朗拟定的家庭教学计划,而且基本上修完了所在中学的各门主要课程。

辜鸿铭在学校里初步掌握了拉丁文和希腊文,其他课程的成绩也都很出色,已经可以申请毕业了。

大约在1872年春季,辜鸿铭正式入爱丁堡大学就读。辜鸿铭在爱丁堡大学的专修科为英国文学,同时兼修拉丁文、希腊文。

他立志遍读爱丁堡大学图书馆所藏希腊、拉丁文的文、史、哲名著。刚开始时,读多少页便背诵多少页,还没觉出什么困难;后来随着阅读量的逐渐增大,渐渐感到吃不消了。他要自己坚持,再坚持,一定要一路背诵下去。辜鸿铭晚年忆及此事时曾说:“说也奇怪,一通百通,像一条机器线,一拉开到头。”

到后来,不仅希腊、拉丁文,即如法、俄、意各国的语言、文学,辜鸿铭也能做到一学就会,触类旁通。据说辜鸿铭回国后,除本国语言外,尚能操九种文字与人交流,则其基础主要是在爱丁堡大学读书时打下的。

《论语·季氏》有云:“生而知之才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兽而学之,又其次也。困兽而不学,民斯为下矣。”至于“困”字的意思,旧注谓“有所不通”,钱穆先生解作“经历困境”,辜鸿铭则自谓“吃不消”。

他晚年曾对人说:“其实我读书时主要的还是坚持‘困兽而学之’的方法。久而久之不难掌握学习艺术,达到‘不亦说乎’的境地。旁人只看见我学习得多,学习得快,他们不知道我是用眼泪换来的!有些人认为记忆好坏是天生的,不错,人的记忆力确实有优劣之分,但是认为记忆力不能增加是错误的。人心愈用而愈灵堂!”

辜鸿铭忆起读书时的往事,不禁慨叹道:“困兽而不学,民斯为下矣!”(兆文钧《辜鸿铭先生对我讲述的往事》)则当时人们多认为辜鸿铭的博学在于他的天赋聪明,辜鸿铭自己是不承认的。

1877年4月,辜鸿铭以优秀的成绩通过了所有相关科目的考试,在英国文学方面的学位考试中又表现非凡,顺利获得了爱丁堡大学文学硕士学位。这一年辜鸿铭仅20岁。

辜鸿铭自莱比锡大学毕业后,又赴巴黎短期进修法文。布朗又为辜鸿铭联系入巴黎大学,意在让他学一些法学与政治学。其实当时辜鸿铭只22岁即已遍学科学、文学、哲学,并熟谙各国语言,造诣确非一般中国留学生可比。

辜鸿铭以极快的速度读完了巴黎大学整学期的讲义和参考书,除偶尔去学校上点感兴趣的课以外,辜鸿铭每天都抽一点时间教他的女房东学希腊文。从刚开始教她学希腊文字母那天起,辜鸿铭就教她背诵几句《伊利亚特》。

他的女房

汉代曾因避讳吕雉之名用野鸡代替

东笑着说:“你的教法真新鲜,没听说过。”于是,辜鸿铭就把布朗教自己背诵《浮士德》和莎翁戏剧的经过讲给她听。她说:“好,我就这样学下去。”辜鸿铭说:“等你背熟一本,你就要背两本,拦都拦不住。”

辜鸿铭的女房东常常拿着《伊利亚特》来到他的房间,把学过的诗句背给他听,请求他的指点。辜鸿铭的教法果然有效,他的女房东在希腊文方面进展神速。许多客人见辜鸿铭教她学希腊文的方法与众不同,都大为惊讶。

辜鸿铭后来曾对晚清直隶布政使凌福彭说:“学英文最好像英国人教孩子一样的学,他们从小都学会背诵儿歌,稍大一点就教背诗背圣经,像中国人教孩子背四书五经一样。”

若辜鸿铭教他的女房东学希腊国土受希腊纯正的启蒙教育一般。此法乍看强度大,难度亦大,其实则不然。若由字母而单词再简单拼句,则学习者在心理上就产生学外国语言的隔阂情绪了。辜鸿铭还依此法教会了他的女房东简易的拉丁文,也不过三两个月的工夫而已。

辜鸿铭深厚的西学素养极得益于童年背诵《浮士德》、《莎士比亚》的经历。他后来在北京大学教英诗时,有学生向他请教掌握西学的妙法,他答曰:“先背熟一部名家著作作根基。”

辜鸿铭曾说:“今人读英文十年,开目仅能阅报,伸纸仅能修函,皆由幼年读一猫一狗之式教科书,是以终其身只有小成。”他主张“中国私塾教授法,以开蒙未久,即读四书五经,尤须背诵如流水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鲁迅的身体每况愈下,自1936年始,病体沉疴,常是卧床不起,让人揪心不已。1936年3月2日,鲁迅“骤患气喘”,宋庆龄闻讯后深感忧虑,特意寄去食品,以慰问宽抚。鲁迅在3月23日的日记中写:“收到孙夫人信并赠糖食三种,茗一匣。”

大陆新村的寓所里,虽然设备齐全,供暖供电供水很方便。但是人文环境不好,里面杂居了许多外国人,有几个日本小孩子经常欺侮小海婴,鲁迅曾一度想更换居所。宋庆龄获悉后,四处托人,设法在上海江湾找到一处宜于疗

千奇百怪的古代新娘嫁妆丧服棺材春宫图

养地方——叶家花园——供鲁迅疗病静养。这叶家花园原是浙江巨富所建,一开始设有跑马场、弹子房、瑶宫舞场,还有电影场、高尔夫球场,时称“夜花园”。后来毗邻的英国居民因其过于喧嚣而告到市政府,于是政府勒令花园停业了。浙江巨富的儿子从圣约翰大学学医归来,就在花园里建了个医院,花木葳蕤中出现了一个肺病疗养院。

这叶家花园对于鲁迅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宋庆龄表示,叶家花园租金由她来承担——宋庆龄对战友的关怀,可谓至情至性了。可是鲁迅正在紧张编选瞿秋白的遗著《海上述林》,他再一次婉言谢绝了。

鲁迅病危的时候,宋庆龄恰因阑尾炎住院治疗。史沫特莱到医院看望她,讲述了鲁迅的不好的情形,宋庆龄十分焦急,她掀开被子,就要去看鲁迅。医生与陪护人员忙拦住她,说她伤口未愈,不能出院。情急之中,她就让好友廖梦醒代笔,给鲁迅写了一封长信,力劝鲁迅赶快入院治疗。她在信中写:“我恳求你立刻入医院医治!因为你延迟一天,便是说你的生命增加了一天的危险!!你的生命,并不是你个人的,而是属于中国和中国革命的!!!为着中国和中国革命的前途,你有保存、珍重你身体的必要,因为中国需要你,革命需要你!!!”一个接一个的感叹号,是她的拳拳之心,急迫的关爱之情跃然纸上。

不幸还是如影相随,一代文豪终于倒下了。然而,作为“左联”的一面旗帜,他是不能倒下的,他荧荧的光辉,还要烛照下去。考虑到潘汉年、冯雪峰们处于地下工作状态,不方便出面组织,所以这个隆重的葬礼,只能由宋庆龄出面。

墓地选在虹桥路万国公墓,这是上海的一流公墓,初名薤露园,后改名为万国公墓,意思是中外亡者皆可长眠此地。这个地方是风水宝地,葬过总督、尚书、邮政大臣、上海道台,包括宋庆龄的父母,这是宋庆龄亲选的。周海婴回忆说:“父亲去世后,坟地选在虹桥路万国公墓。那是孙夫人宋庆龄推荐的,因为在入口不远处有一大块土地是宋家墓地。”

选好墓地,她还订了个楠木馆材,深红色,左右各有两个铜拉手。棺内衬有白缎,有枕,上加内盖,上半身为玻璃,下半身为薄板。这种半透明式的馆材,便于民众瞻仰,自然价格也高昂。据1936年10月22日《大晚报》载:“灵柩的代价,据说是九百元,为宋庆龄女士所送。葬在万国公墓的一个墓穴,值价五百八十元。”

许广平悲伤过度,早已不知如何办理丧事,一应费用与杂务,全是宋庆龄牵头来办。他们成立了一个治丧委员会,各有分工。宋庆龄出了一大笔钱,用于葬礼。胡风曾以一个现场目击者的身份写道:“丧事两三天后,我去看许广平,看到茶几上放着包着一厚叠纸币的信封。上面写着孙中山式的粗笔画:‘周同志’三个字,下面当有‘丧礼’之类的吧。”

送葬的路线也是她定的,从胶州路出发,沿北京路,途经美丽园到达虹桥万国公墓,整个送葬时间长达两个小时。如果不是宋庆龄,这条线路肯定会被当局拦截。但他们拿这个国母、蒋介石的大姨子毫无办法。因为路径漫长,又是途经闹市,所以送葬的队伍不断壮大,由最初的几千人,增加到两万多人,如同滚雪球一样。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一起唱着挽歌,呼着口号,昂首踏步,行走在大上海的繁华街道上。

10月22日下午4时半,鲁迅的葬仪在万国公墓礼堂前举行。蔡元培致辞,沈钧儒报告事迹,宋庆龄、内山完造、章乃器、邹韬奋、萧军相继致词,胡愈之宣读悼词,许广平朗读题为《鲁迅夫子》一文致哀。向灵柩行礼默哀后,王造时、沈钧儒、章乃器、李公朴献旗于柩上。旗为白缎锦旗,上贴沈钧儒书写的“民族魂”三个黑绒大字。宋庆龄发表了激昂的演讲。至此,鲁迅与宋庆龄的革命友谊抵达了巅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