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第二章 世道总是不太平

2017-11-14 15:18:4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柳桉木第二章 世道总是不太平 翻过了三座山,才算是看到了官道。也多亏这身体强壮,他挑着几百斤的担子翻山越岭也不觉疲惫。
郭翼不敢上官道,他现在就一条蛇皮裙,肯定会被人骂变态,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先找一个小山村,“取”两件衣服穿上再说!
沿着官道的方向走山路。没走多远就看到路上的行人一脸惊慌的往回跑。
郭翼侧耳倾听,大约三百米外,有数百人聚集在一起。古代聚众只有两件事:斩首!闹事!
斩首一般选在菜市场,人多才有意思。这荒郊野岭的自然是第二项:闹事!
大约一百多人包围了一支商队,摆明了是抢劫!
“少废话!留下钱财,老子就放你一条生路!”匪首亮出明晃晃的刀子,冲着商人比划了几下。
商人战战兢兢的跪下,恳求道:“大爷饶命啊。小的就这点家底了,要是全给了……”
“闭嘴!就是你们为富不仁,我们才落草为寇!”匪首亮起刀子,大声喝道:“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
匪首嘿嘿笑道:“你也看到了,识相点!”
“是,是。”钱可以再赚,保命是第一的。商人只好认栽,老老实实把兜里的钱都拿了出来。两车货物自然也归了土匪。
“嗯……”匪首收了钱,指了指商人坐的马车,问道:“这车里面有什么东西?”
商人脸色一变,急忙道:“没有东西。”
“哈!”匪首哈哈大笑,得意道:“我怎么闻到了女人的气味?兄弟们,给我上!”
商人顿时急了,抓住匪首衣服质问道:“等等!说好给了钱就……”
匪首手起刀落,商人脑袋落地。几个商队随从也被其他土匪砍死。匪首一脚踹开马车的门,往里头一瞧,顿时笑的春风满面。
“哎呦喂,这车里有两个美人啊!”匪首呼唤左右,“给我看好风,老子要好好快活快活!”
说罢便钻进了马车里,立刻就听到了女人的尖叫声。其他小土匪只能老老实实围着马车放风,只有老大享用完了,他们才有机会捡口残羹剩饭吃。
“恶贼!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竟敢杀人越货!”郭翼学着武侠小说里的台词,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威慑力。
可宿主毕竟才十五岁,身体还没发育完,嗓子还在变声阶段,自然说不出什么气势磅礴的话来。清脆的声音就像一个不喑世事的书呆子!
土匪见他一丝不挂,拿着一杆长枪装腔作势,不由得哄笑起来。“老七,去砍了他!”
一个土匪提着刀跑过来,讥笑道:“小子,你长得这么俊真是浪费了!你这脑袋,老子就……啊!!!”
他话还没说完,龙尾枪已经洞穿了他的心脏。压滤机滤布
郭翼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悲不喜。缓缓地抽回龙尾,双眼扫过冲过来的一众土匪,道:“太慢了!你们比王八还慢。”
龙尾枪翻江倒海,在山野间掀起一阵血雨腥风,残肢断臂满天飞!
匪首站在马车门口,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一切,自己上百个弟兄,就像是土鸡瓦狗一般被人单方面的砍杀。而他们的对手,只有一人!
那人一丝不挂,头发凌乱,活脱脱的一个野人。但他的武艺却强到难以想象,一招一式都干净利落,是匪首从未见过的方式。没有架势,没有套路,每一个动作都必然取走一条人命!速度快到匪首根本看不到他的动作,长枪舞动,就像是一道黑幕般将一切笼罩!当黑幕散去,留下的只是残肢断臂和血流成河!
“夫人,小姐。你们没事吧?”
清脆爽朗的声音从耳边响起,这张俊秀无比的年轻笑容就在身边。匪首很奇怪,他为什么可以无视自己?这么近在咫尺,可以一刀砍了他!
“呃……”匪首正欲大喊拔刀,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身体也直接朝着马车下摔落。他这才发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的胸口已经有了一个血窟窿!
“多谢恩公相救!”
两个女人衣衫不整,哭的梨花带雨,眼泪冲花了妆容,像是一张戏曲脸谱。对郭翼磕头鞠躬,连连道谢。
“不必谢。你们可有多余的衣物?我想换件衣服。”赤膊着与女人见面,是非常失礼的。何况自己浑身是血,也需要清洗。
“有!恩公稍候。”年长的女人转身进了马车,年幼的女人一直在哭泣,小小年纪就家破人亡,又险些被侮辱,对她而言有些难以承受。
“我去洗个澡,就在旁边湖里。”四下里没有其他威胁,郭翼便跑进湖里洗掉身上的血污,将龙尾枪收拾干净。虽然湖面还结着冰,但郭翼无所顾忌。
“恩公,衣裳放在这儿了。”女人把衣服放在石头上,便快步跑开了。这个时代男女有别的观念是非常严肃的,郭翼也不会低级到拿这些东西开玩笑。
迅速收拾好,换上新衣服。第一次穿汉服有些不适应。说实话,汉代普通人的服装并不漂亮,材料、颜色、款式等都受到法律限制,没办法讲究。
在现代看到汉服爱好者穿的那些衣服,在古代的生产力水平下,连颜色都很难染均匀。材质和做工就更不必多说了,在现代是最基础的水平,放到汉代也是王公贵族的专属!
回到车队,年长的女人跪在商人的尸体便轻轻地哭泣。古代女子的命运都取决于丈夫和儿子,对一个女人而言,丧夫是最悲惨的遭遇。
“夫人节哀。”郭翼不擅长安慰人,他在现代就是宅男一个,对社交活动很无力。与女朋友交往时,也会因为安慰不当闹分手。
“多谢恩公。”女人擦去眼泪,对郭翼行礼道:“妾身赵氏,并州人士。还未请教恩公名讳。”
“郭翼,字子鸿。常山国真定县人士。”郭翼简单介绍一下,看着四周血流成河,也不宜久留。便道:“夫人,此地怕是还有危险,不如先进城落脚,再作计较。”
赵氏点点头,道:“夫妻一场,理应为他送葬。”
古代人都讲究落叶归根,这商人的尸体自然是要运回其老家安葬。这两个女人要回去危险系数很高,郭翼犹豫着要不要护送。
赵氏收拾好商人的衣服,对郭翼行礼道:“恩公。夫家此番本欲前往青州经商,途径此地遭遇横祸。如今老家宅第早已卖掉,妾身亦无处可去。烦请恩公将夫君葬在这山野之中,也算是入土为安。”
“这倒是没问题。”郭翼用布包着商人的尸体,在土匪尸体间找到一把锄头,就在一处山环水绕之地挖个坑,把商人埋了,还给他用木头立了一块碑。
赵氏母女俩在坟前泣不成声,郭翼远远的看着。 天阳蔚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