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切切故乡情

2019-05-19 12:14:0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况是清明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

正是去踏青的好时节,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考试,今年的清明注定要在城里过了,好在家乡的风俗与众不同,扫墓祭祀的事情都要推到八月十五来做,留在市区似乎没有什么罪过。

搁下笔,打开窗子,车辆络绎不绝,甚至看得见车后拖着长长的尾气。

心烦意乱。

想起父亲曾说他幼时整日关在老家的屋子里静心练字的事,小时候常待的屋子的模样渐渐浮现出来。

早些时候认为,日日盼着回乡下老家是因为记挂着老父母,现在想来,似乎并不完全是这样。

城里好,细闻书页,母亲为我采的银杏叶还泛着香气,城里有银杏树,家乡看不到的。父亲买了新鲜的小枇杷回来,全家人围着桌子吃着枇杷,亲情洋溢在狭小的出租屋里。有亲人的地方,就是家了,但为何乡下的老家频频入梦呢?我日日惦记着的,又是什么呢?

梦大概能赋予人逆行的勇气和能力吧,宁静乡村的新鲜空气,歌声婉转的虫、鸟,还有那高亢的乡音的环绕中,我仿佛听到了来自岁月长河的呼唤,声音拖得极长,高亢激昂——

“归去来兮!”

家乡的老屋门前空旷平坦,是用来晒谷子的。白鸭子摆着尾巴在场地上踱步,憨厚可爱。鸡群也可爱,(前提是它们不在谷堆边上晃悠)。小孩子干不了什么重活,便搬把凳子坐在门前,一整天监视那只最狡猾的鸡。也不无聊,邻家的孩子也在门前坐着呢。傍晚,太阳藏在山头树梢里,捧着碗饭,蹲在门前的石阶上吃,时不时抬头瞅一眼摇着蒲扇的奶奶,后者也满脸笑纹。遇到阳光好的下午,女孩子在门前洗头发。更小一点孩子,还不知羞,坐在门前的水盆里咯咯笑,沐浴着阳光和温水,真好。

老家的房子大多建的是木质的两层楼,到爷爷建这间屋子时,人们已经用砖来造屋了,但木头仍然是必不可少的材料。梦里我登上木楼梯,沉稳又厚重的咚咚声如同梵唱,人烟稀少的乡村,高大树木掩映下的一座座屋子分布零落,缄默地躺在大自然的襁褓里,凭栏远望,那是一片片葱郁的林子啊!

梦里的村口有一个坐在牛背上的姑娘,那是年轻时的母亲。后来啊,在平常又非同寻常的一天,貌美如花的母亲在她栽满鲜花的院子里,遇见舅舅身旁我那英俊的父亲,他们之间一朵最美的花生根发芽,如梦一般。

村里老一辈人听着鸡鸣起床农作,女人除了要忙农活还要做饭洗衣,从地里到家再从家到地里,往返数次,风风火火。方言的声调总是高的,声音洪亮语速快,干劲十足。从田地的这一头传到那一头,从村口传到家中。在村里会有掏心窝子地与你说个不停的人,心里与表面一样澄澈。

老屋让我懒散,靠着栏杆直接坐在走廊上,在梦里睡着了。

“阿妹,因乃嘛塞哦(不要那样磨蹭哦)。”

我猛的醒来,入眼是窄小的房顶。

老屋轰塌,故乡昔日的一切痕迹被时光折叠,成为数米长芦苇掩盖下的废墟,但我心中一直存着一个静谧的乡村,村里有座老屋,屋里传来熟悉的乡音。

“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白癜风患者饮食禁忌浙江那个治疗白癜风医院好河北那家医院治疗初期白癜风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