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山居二日

2019-05-19 12:11:2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在山上小住了两天,离开后想的最多的还是那里的蓝天白云,大山泉水,鸟鸣虫吟……

蓝天

大山里的蓝天不像在平原看着那么广远,因为有群山围着,我们抬头,能看见的就是那么一片。可那是怎样的一片蓝啊,像一汪蓝蓝的湖水,说一片蓝天是不合适的,应该说是一汪蓝天才形象。

上山的路上,我已经被这纯粹的透明的蓝所吸引,暗暗欣喜我这个位置可以那么清楚地欣赏蓝天。蓝天上只有那么几缕白云,那么薄,那么轻,好像一阵轻风就能让它远翔。

第一天我们还可以边上山边大声地唱“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看白云曼舞。第二天就是万里无云,我们只能陶醉于这一汪碧蓝了。傍晚,天空的蓝色有几种,我们说不出来每一种究竟是怎样的蓝,只是盯着深深浅浅的蓝色出神。夜晚,天空显得深邃而静谧。我和玲坐在院子里看星星。有多久没有发现这么多的星星了?或远或近,或明或暗,一起那么安静地看着我们。我惊讶于今晚星星之稠密,星空之低矮。我找到牛郎星指给玲看,房东又指给我们天河。哇,真是天河啊!我只是记得小时候妈妈指给我的时候看到过,今晚如果不是我们一下子睁开了慧眼,就一定是这里没有污染,空气太干净,所以我才可以重新清楚地看到天河。我们叫出看电视的孩子,让她们看天河,看牛郎星,玲还即兴背起了郭沫若的《天上的街市》。哦,山里的蓝天啊,留给我们多么美丽的遐想。大概是酬谢我的厚爱,两个夜晚,我竟然两次看到流星,这实在是我长大后不曾多见的,孩子们羡慕不已,问我许愿了没有。心仪干脆看着路过的飞机许愿了。

大山

白天我们看到的山多是峭拔的,好多词汇在这里得到最好的诠释。危峰兀立,孤峰入云,高不可攀,怪石嶙峋……我和玲走一会,就让孩子们停下来,看看姿态各异的山峰。每看到一座巍然挺立的高峰,我们都会惊叹不已。站在齐王楼前,楼后面那座峰顶,更是以压人之势让我们触目惊心。而夜晚,我才真正体会到夜色的温柔。因为群山的线条都变得柔和,连绵起伏的更具有柔情,峭拔的顶峰也改变了表情,不再生硬。我们找到了初来时自己给它命名的狼头峰,又蓦然发现,原来我们房后的那座山峰,竟然就是一头卧着的狮子王哦,正面朝着狼头峰凝望呢,看起来没有一跃而起的念头,很安详,很悠闲。因为对山的钟爱,我选择了靠窗的位置休息。清早,我可以一睁眼就享受窗框里现成的风景画;中午,我可以品味“两山排闼送青来”的美妙感觉;晚上,我还可以看到飞机的眼睛在夜空里闪烁。

清泉

我们房东院子下面就是一个泉眼,用龙头点缀了一下,泉水从龙头里自然喷出来,旁边修了一个不大的池子,山民们就蹲在这里洗衣服。看着清澈的水,我都恨不得把自己刚换上的衣服拿进去冲洗一下,我好喜欢衣服在清水里飘来飘去的样子。形态那么柔美,色泽那么鲜艳,感觉再普通甚至破旧的衣服都能重新恢复青春靓丽。

今年暑期干旱,所有的飞瀑都不大,可是泉水随处可见。我们还看到了一处泉水,每隔几十秒钟,就能听到里面咕嘟咕嘟的声音,因而命名响泉。我们在此驻足几分钟,反复听了几次泉水的声音,希望能听清它在说些什么。

我们停留最久的是一处泉水流过的浅谷,清浅的泉水淙淙流过,有小鱼快乐地嬉戏。孩子们一心想抓两条小鱼,赤着脚忙的不亦乐乎,可惜的是没有捕到一条,心仪说这是她最大的遗憾,女儿却说,没把她找到的蜻蜓幼虫的壳带回去是最遗憾的。(怪我看过后放在一边,没曾想两位大妈抱孩子也从这里过,踩坏了,可惜。)可我觉得,寻找本身已经收获了不少快乐。

鸟鸣虫吟

在这里听得最多的除了泉水的歌声,就是各种鸟的歌唱和蝉的长吟了。我没有看到一只鸟的行迹,可是我处处听到它们的声音。女儿不停地问这是什么鸟,那是什么鸟,孤陋寡闻的我一个也没能回答。我们只是凭借强调的不同,判断又是一种鸟亮开了歌喉。我不刻意去寻找,不想惊动它们,甚至也不去猜想它们的样子,只是偶尔自己也禁不住诱惑,放声唱几句“清凌凌的水来蓝莹莹的天”,以表达快乐。

这里的蝉吟很有趣,总是“飞呀飞呀”,大概这里的蝉和高山一样谦逊,不张扬自己知了知了,只想飞吧。女儿也学它们的声音“飞呀飞呀”,心仪说,不如虫子好听。我说当然,虫子是专业的,如画是业余的。玲说,连业余的也不算。哈哈哈。

已过立秋,草间有各类虫子的独奏或合奏,并不响亮,好像静谧的夜中大山美梦中的呓语。我的梦中有大山,大山的梦中可有我?

葫芦岛癫痫医院哪个好治疗继发性癫痫病较好的方法遵义治疗白癜风口碑良好的医院在那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