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祭拜猫头可得财运亨通

2019-03-10 20:48:1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祭猫头

阿哲是个烂赌鬼,人说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他觉得这是错误的说法,不是一个真正的赌徒哪里能品得赌中三味,正所谓小赌看运,大赌看命,三味的真谛便是以小博大,以弱胜强,以赌运胜赌命,这才是身为一个真正的赌徒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不过在别人看来,阿哲的赌徒理论再好又能怎么样,赌运不行就是不行,十赌九输的赌徒谁又能瞧得上,不,话当然也不能说得这么绝对,倒是还有人能瞧得上的,不是还有赌场的庄家很喜欢阿哲吗!

呸。阿哲我今天气运不顺,下次我带够钱过来,杀你们个片甲不留,辣块妈妈的。阿哲甩了甩脑袋,吐掉了含在口里很长时间的槟榔壳,一脸晦气地按下赌场一楼的电梯,垂头丧气走出了霸王赌庄。

大晚上的输了钱,自然一肚子憋气没地方发,只好摸出,叫上自己的老友出来喝酒吹水,发泄一下自己胸中的抑郁之气,当然更多的是因为阿哲想找个饭票蹭蹭饭,他身上的钱都输光了,总不能今晚还饿着肚子吧,那明天又如何能大杀四方呢。

不多时,霸王赌庄的右前方便出现了一个大胖子,阿哲朝胖子丢了个眼神,两人便摇摇晃晃地寻着周围有名的大排档去了。

没多久,两个人便都歪坐在小四方桌上,同仇敌忾地对吃人的赌坊怨声载道,各自埋怨自己时运不济,不能大杀四方,给庄家心里添点堵,这点破经历能说个半天,也不得不说这两人还真是一对好基友。

有肉,有酒,有故事,自然聊情满满,天南海北,以往的现在的未来的,能说的不能说的,都一股脑地像竹筒倒豆子一般地大珠小珠落玉盘。

其间这个阿哲老友,胖子便说了一个有关于能在赌坊杀个三进三出的方法,。

他说,阿哲听。

知道西城那边的凤凰楼吧,胖子停顿了一下,打了一个酒嗝,

祭拜猫头可得财运亨通

醉眼朦胧道,前段时间,我有个发小,在里面一连赢了十九发,把把通杀,一把比一把玩的得大,最后一把,他不但將整个凤凰楼赢下,还把这楼里的老板娘盈香赢上了床,当时楼里楼外都挤满了人,我当时就在我那发小跟前啊,眼睁睁看着他赢个盆满钵满,还有一个美娇娘等着他。阿哲你说,这人跟人,怎么就那么不一样呢。胖子苦恼地拍了下桌子。

胖子,你是说那人是你发小?

是啊,真是我发小,我什么时候说过骗人的话。

那你怎么还是这个损样,叫他随便漏点给你,你不就发财了。

我倒是也想啊,胖子扶了扶自己的额头,甩了甩自己红透的胖脸,无奈地道,可是自从他赢了钱之后我就联系不上他了,不知道去哪逍遥去了。

那你知道不知道,他为什么能赢到这么多的钱。阿哲突然咽了咽唾沫。

说不知道是假的,说知道我也不是那么清楚,只是觉得这辈子再也不想经历那么残忍的事情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真的有用。你知道的,现在哪里还有人真的那么迷信,真的將活猫的头直接剁下来的。真的太残忍了。说到这,性情所致的胖子突然有些哽咽。

为什么將活猫的头剁下来,到底怎么回事。阿哲忽然侧了侧身体,將耳朵微微向胖子的方向倾斜,脸上却表现出义愤填膺般的怒容。

还不是我发小,去凤凰楼的前几天不知道从哪听来的偏门术法,带着我去偷那些从小在寺庙长大的家猫,说那些猫都是从小受了佛性,早已被开了光的,要是斩下了它们的头颅,將寺庙功德箱上的金漆抹在猫咪的头颅上,放在自家灵堂每晚三炷香地祭拜,拜足七日,必定能保佑他大杀四方。

那你就真的这么做了?阿哲听完,整个人突然陷入了沉思,说话看起来都有些心不在焉。

我当然没敢这么做啊,我哪有那么大的胆子做这样残忍的事情,不过全程我都在场,现在那个场面我还觉得恶心,不太习惯。胖子连忙挥了挥自己的胖手,示意自己没敢这么干。

那你就不想跟你发小一样赢一样多的钱,赢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好好地过下半辈子。

得了吧,我可不会真的信这玩意,赢不赢钱,这得看自己的手气好不好,跟小猫咪有什么关系,真以为抹了层金漆,就是招财猫了啊。胖子说完,便结了账,心情似乎更加郁郁地回家了。

阿哲却笑了笑胖子,转头去了附近离他最近的一家寺庙里。

人胆决赌胆,人运定赌命,运气如果都不能自己把握,如何能说人定胜天,今天我阿哲就要逆天改命,蛰伏潜修化龙之机遇。黑夜里,阿哲走入那深不见底的黑洞中,渐渐的身影消失不见。

不多时,一颗血淋淋的黑色猫头被阿哲涂上了金粉,猫白代表幸运,猫黑代表消灾,猫黄代表良缘,而猫毛澄金,则代表财富,对此,阿哲深信不疑。所以在这样一个黑暗的夜晚里,被财富迷住了双眼的阿哲,右手直接抓着血淋淋的猫头,甩了甩了猫头上那未干的血迹,心无任何愧疚地回到了自己的家。

回到家后,阿哲將猫头至于黑暗中显得特别妖异的红色灵堂上,在红光的映射下,一颗孤零零的猫头平放在灵堂正前方显得特别诡异,而阿哲却对此视而不见。他诚心拜下,三炷香牢牢地插在灵堂前方的烛台上,嘴里默念着:猫仔保佑,猫仔保佑。

随着他的默念,只见那孤零零的猫头的两只眼睛似乎开始变成纯黑的,三炷香的香火被它的猫鼻快速吸入,香火如两道匹练一样进入猫头,它的眼睛似乎更黑了,转为紫色,额毛上的金漆变得更加明显了。一时间灵堂前紫气氤氲,伴随金色气象生出,让目睹这一切的阿哲狂笑不已。

七日后,阿哲再次拜过猫头,拿着自己取出的所有积蓄二十万,关上了自家的门,走向了霸王赌庄。

阿哲我这次拿自己一辈子的气运,再赌上这一辈子的命,就是为了向你们证明一件事情,我阿哲不是只会理论的半吊子赌徒。我,跟你们是不一样的。

赌场里,阿哲以一己之力连赢六十场梭哈,整晚大家的耳朵里都是阿哲的狂笑声。

阿哲心满意足了,他看到了别人看向自己羡慕的目光,收获了一大波美女抛向自己的媚眼,身上手上都塞满了大把的钱。

可是他想不到,想不到为什么这样的时刻不能再停留久一些,还没过多久,他被赌场诬赖出千,所有赢的钱全都被吐出去了,包括他自己身上的二十万存款。

不过如果他能看到现在自己家灵堂前的那只猫头说不定就能知道了,猫头不再是发着紫金色的吉祥之光了,而是被血淋淋的红光遮蔽了一切。

更加恐怖的是,这只猫头似乎开始长出四肢了,先是两只前肢凭空出现,然后是一只右腿,最后便是左腿和整个身体全部出现,组成了一个全新的身体,一溜烟地便窜出了窗口。

而阿哲却相反地失去了四肢和他的身体,因为觉得大丢其脸的赌坊老板,在不甘心之下又叫人去將阿哲分了尸,先是砍掉了他的双手,随后便是右腿,最后便直接分离了他整个身体,只留下了一个光溜溜血淋淋的阿哲的人头,直立在垃圾场旁,眼珠直勾勾地望向前方。

而这时的前方竟有一只头部毛发有些金黄的小猫走到了他的头前,默默地盯着他的死状,偶尔露出了一丝人性化的邪笑。

本文作者:木瓜

来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