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超级巡警正文第五百九十五章大水冲了龙王庙

2019-02-04 07:33:34|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小说《超级巡警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静夜寄思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巡警全集阅读正文第五百九十五章大水冲了龙王庙,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其实这两个问题归根到底就是一个问题,只要安全问题得到解决了,专家本土化完全不是问题,虽然我没跟那些专家打过交道,不过根据外界对孝子医院在香港成立的反响来看,香港市民应该普遍对孝子医院持支持态度。”看到张楚凌询问的眼神,张平青沉吟了一会,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张平青说完这句话后,他就微笑着看向张楚凌,而王琼也是促狭地看着张楚凌。因为在座的三个人当中张楚凌是警察,而且还是孝子医院的主人,于情于理这个问题都应该由张楚凌负责。

“你们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啊,安全的问题我负责搞定就是了。”张楚凌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呐呐道。

看到张楚凌尴尬的样子,王琼和张平青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刚才谈话时的沉重氛围也消失无踪。

“张董,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啊,这些竞争对手很狡猾的,我都向尖沙咀警署申请了保护,可是时间都过去半个月了,并没有取得理想的成绩。”笑了半响后,王琼严肃道,很显然,她对张楚凌并不持乐观态度。

不光是王琼对张楚凌不抱什么期望,就是张平青也不觉得这个问题能够轻松解决,他也是满脸担心地看着张楚凌,同时皱眉道:“阿凌,其实这个问题还有一个解决的途径,那就是找义安堂的老大谈话,现在尖沙咀基本上是义安堂一家独大,只要义安堂的老大发话,估计这个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了,只是义安堂似乎不是那么好打交道。”

张楚凌闻言愕然,他看向张平青的眼光也多了几分欣赏。因为张平青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到解决的办法,这说明了张平青脑子的灵活和眼光的毒辣,事实上张楚凌也正是打算让义安堂解决这个大麻烦的。

“你说的义安堂是黑社会么,黑社会不就是为了钱么,既然警方不行。我们就给黑社会交保护费好了,只要孝子医院地工作能够顺利开展,我想交点保护费还是划算的。”张楚凌还没来得及出声,一旁的王琼就急声道,很显然,她把大陆的那套理论搬到了香港。这让张楚凌有点哭笑不得。

张楚凌自然不会把自己跟义安堂的关系抖露出来,他只是笑了笑说道:“这件事你们尽管放心就是了,我铁定办得妥当。你们还是计划一下后面的事情吧。”

“张董,需要从医院财务部拿一点经费过去打点关系么?”听到张楚凌地话,王琼关心地问道。

张楚凌摇了摇头,跟张平青和王琼寒暄了半响后,他就起身离开了王琼的办公室,留下了张平青和王琼继续在办公室商量孝子医院的发展大计。

离开孝子医院后。张楚凌径直开车赶到快乐时光。

快乐时光地布置每天都是红红火火、喜气洋洋地。每天好象都在过年似地。张楚凌在大堂拐角处地老地方坐下。这里是快乐时光特地为张楚凌留下地位置。因为这里可以看到进来地每一个人。而别人却不大会注意到这儿。九爷当时跟张楚凌开玩笑说这个地方可以方便看美女。不过张楚凌来地次数并不多。他也并不认为这里能够看到什么美女。真正地美女谁会来这里买醉呢?

张楚凌坐下不到两分钟。一个穿着暴露地服务员妹妹热情地端着两碟果盘风风火火地过了来。一边灵巧地把菜单递给张楚凌。一边腻声道:“张先生。你稍等。九爷马上就下来。”

张楚凌看了看这张熟悉地面孔。他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要了一点饮料。独自坐在桌子上假寐起来。那个服务员妹妹看到张楚凌闭上眼睛。她慌忙识趣地离开了张楚凌地身边。

现在并不是营业高峰期。酒吧里面相对安静。没有晚上时那种噪杂地声音。

大堂内钢琴地声音响起。张楚凌瞟了瞟那弹钢琴地妹妹。虽然不能算是美女。但她地穿着打扮给人以一种很清纯地感觉。可能音乐学院地学生。看着在五彩灯光下忘情地扭着屁股地红男绿女。张楚凌心想自己是跟不上这个时代了。虽然自己才三十岁岁。但是他发现自己跟现在地年轻人已有明显地隔阂。犹其是在玩这方面。

张楚凌点的孔雀啤酒很快就送了过来,服务员妹妹帮忙打开后,他就慢慢地喝了起来。张楚凌发现这里的气氛很不适合自己。让他心中不禁生起了莫名的烦燥。

张楚凌转头朝快乐时光的楼上望去,发现楼上没有丝毫的动静。想必九爷这个时候还在睡觉,而大康估计早就出去逍遥去了,张楚凌叹了口气,心想自己在来快乐时光之前应该打个的,不然不至于扑一场空,正当他准备收回视线时,眼睛却不听话地锁在了一个女人身上。

那个女孩的动作干净有力,充满了青春地气息,跟着音乐的节奏尽情地摇摆着矫健的身姿,短短的碎发象吃了摇头丸似的随着她身体的动作到处张扬,那脸蛋,那身材,都让张楚凌产生一种惊讶的感觉,张楚凌隐隐觉得那个身影很熟悉,可是因为相聚太远,而灯光又太暗,让张楚凌无法辨认清楚,张楚凌想了想,也没想起自己的朋友当中有短发的女生。

一曲终了,音乐打住,刚才摇头摆尾跳舞地人各自往自己地台子走去,迪厅里面立时充满了嘈杂的人声。

那女人朝张楚凌这边走了来,脸上洋溢着欢笑。

“袁景岚?”看清楚女孩地面目后,张楚凌不由愕然。因为袁景岚给张楚凌的印象一直是长头发的,而且是那种不怎么爱动的女生,可是眼前的袁景岚明显打破了张楚凌固有的认知。

“没听说袁景岚还有姐妹啊?”张楚凌嘀咕了一声,却是没有起身去跟女孩相认,而是依然坐在自己的桌子上,因为角度和光线的关系,张楚凌根本就不担心女孩会看到自己。

张楚凌不耐烦地又等了五分钟后,九爷终于摇摇晃晃地从楼上走了下来,看到张楚凌脸上的不耐,九爷歉然地笑了笑,“阿凌,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人老了,身体就是糟糕啊,经常睡觉不醒,真担心哪天就这样睡过去了。”

九爷的脸色一片苍白,而且额头还有些许汗渍,这让张楚凌原本不耐的神色好看了许多。

“九爷,你今年七十八了吧?”九爷诚恳的道歉让张楚凌脸上多了一丝笑容,他给九爷倒了一杯酒,微笑道。

九爷含笑点了点头,感叹道:“是啊,转眼间就七十八了,这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

“阿凌,今天来快乐时光有什么事情么,你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感叹了半响后,九爷突然回过神来,瞪着张楚凌问道。

张楚凌摸了摸鼻子,心想自己还真就很少来快乐时光,每次来快乐时光要么就是九爷他们邀请自己,要么就是自己有事想让九爷他们出手解决,这么一想,他脸色有点尴尬。

“是这样的,孝子医院九爷应该听说过吧?”张楚凌也懒得跟九爷拐弯抹角,他直言道。

“孝子医院?”九爷闻言脸色一变,鼻子中发出一声冷哼,没好气地说道:“怎么,孝子医院的人找你了么,看来他们的负责人能量挺大啊,居然这么快就知道是义安堂在捣乱了,而且还能够知道你我之间的关系。”

“这话怎么说?”看到九爷脸上不满的样子,张楚凌有点不解,他原本还以为孝子医院有人捣乱只是竞争对手斗不过孝子医院而使出的拙劣手段,现在听九爷这么一说,这事明显另有隐情。

“哎,不说也罢,就是一点小事而已,既然孝子医院找上你了,我就放过他们吧,只是我放过他们,并不代表其它医院也会放过他们啊。”看到张楚凌好奇的样子,九爷叹了口气,却是不愿意把自己的事情说出来。

“孝子医院是我的!”张楚凌看到九爷躲闪的眼神,再听九爷话中的口气,知道九爷对孝子医院依然不满,只是碍于自己的缘故而放孝子医院一马而已,张楚凌不得不把自己跟孝子医院跟自己的关系说了出来。

“什么?孝子医院是你的?”刚听到张楚凌的话时,九爷还没有反应过来,坐在那里没有动弹,等回过神来张楚凌话中的意思时,他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同时不可置信地大声喊道。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跟孝子医院到底有什么过节了吧?”张楚凌微笑着注视九爷说道。

“咳……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啊,要是早知道孝子医院是你的,我又怎么会受那么大的委屈,而且还故意为难孝子医院呢……”九爷此时算是完全消化了刚刚张楚凌带给他的惊人消息,他不由苦笑一声,把自己跟孝子医院的过节说了出来。

钢丝网厂家
粮食重金属检测仪厂家
福袋机价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