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天界战神第一百九十一章又遇宫晓南屁

2019-01-11 14:47:0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天界战神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遇宫晓南

首先尹丝雨并未完全相信许阳,其次,她若是‘交’出丹‘药’,许阳杀人灭口,那又该如何?

要知道许阳杀了尹智松,乃是尹家的仇人,此事尹丝雨是知晓的,若被她传回尹家,许阳将会迎来大麻烦。.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ggaax

换而言之,尹丝雨也是许阳的麻烦之一,铲除尹丝雨乃是理所当然。

此时尹丝雨有筹码握在手中,自不会轻易‘交’出。

“我没意见。”

许阳直接答应了,他可不认为尹丝雨是容易忽悠的货‘色’,除非开启禁制,否则尹丝雨不会‘交’出丹‘药’。

至于尹丝雨是否守信,这点许阳倒并不担心,若禁制开启时尹丝雨不‘交’出丹‘药’,他和小白全力之下,留下尹丝雨还不是问题。

禁制未破,尹丝雨是一大助力,自然要留着,她的天蛛鼎非同小可,对于破解禁制将有大用。

至于杀人灭口什么的,许阳从未想过,于他而言,至始至终都未曾怕过尹家,否则也不会杀了尹智松。

事到如今,许阳和尹丝雨算是暂时和解,眼前这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少‘女’,她可不是普通人物,光光她的天蛛鼎就足以让她傲视群雄。

“既然决定了,从现在开始,我就暂时与你合作。说吧,下一步怎么做?”

尹丝雨也是干脆之人,其实她非常明白,许阳要杀她的话,此时她早已倒在冰冷的雪地中。

禁制封锁想来不假,而她又没有破解禁制的能力,为了保命,此时只能听从许阳调遣。

“天‘色’已黑,你我各有消耗,今夜先行休整。明日启程前往禁制,会会这冰雪大陆的禁制。”

许阳说着,与秋红月、小白盘膝在雪地中,就这么入定调养,至始至终,许阳都未曾提起尹智松之事,也没要求尹丝雨为此保守秘密。

看着盘膝坐下,面‘色’平静的许阳,尹丝雨美眸中掠过一丝好奇,只觉得自己面对的根本不是什么少年,而是经验极其丰富的老怪物。

他胆大包天,却又心思缜密,沉稳非常,处事能力非同小可,最重要的是,从头到尾,

天界战神第一百九十一章又遇宫晓南屁

他都没有半分惧意。

无论是禁制被封,还是面对自己,甚至是尹家,尹丝雨都看不到许阳有半点害怕的意思。

“这小子似乎并不在乎得罪尹家,到了外界,他就不怕被尹家报复吗?此时他明明有筹码,甚至可以威胁我,让我守口如瓶。然而他却没有,从头到尾,他都未曾谈及尹家半句,仿佛尹家对他来说根本不是威胁,而是空气……”

尹丝雨从未见过许阳这样的少年,以尹家在下界的权势,何人不惧?

“有点意思。”

许久之后,尹丝雨红‘唇’之上翘起了一丝笑意,而后她步伐一动,消失在了雪地中,是在附近休养生息。

夜并不宁静,呼呼的寒风带来刺骨的凉意,毒雪之下,不少弟子在不知不觉不妨停住脚步中倒下。

冰雪大陆的禁制出口,正如许阳料想的那般,越来越多的弟子聚集于此,面对封锁的禁制,他们除了等待,别无他法。

而在冰雪大陆之外,八指雪峰上,关长老、静云尊者、琉璃剑尊等八大宗‘门’的强者,他们依旧顶着风雪,在八指雪峰上等待。

他们不敢眨眼,随时随地关注着禁制的变化,要知道在这禁制之内,八大宗‘门’一共三千多名弟子深陷我们可以做的更好!不用再去想着胖或瘦其中。

这些弟子中本来有一部分能够成为宗‘门’‘精’英,巩固宗‘门’的实力,如今被困冰雪大陆,对于八大宗‘门’而言都是不小的损失。

他们若就这么困死其中,八大宗‘门’将遭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可不好‘交’差。

禁制封锁,时间却不会因此停下,冰雪大陆内,弟子们正经历着毒雪的洗礼,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考验,考验着所有参加试炼的弟子。

弟子们在夜‘色’中死去。

天亮之后,情况并未好转,暴雪依旧,寒风不止,白雪中的毒素也未曾消失。

“出发!”

许阳、秋红月、小白和尹丝雨踏上了前往禁制的道路,尹丝雨始终与两人一兽保持着丈许距离。

这一路上,看到了太多太多干瘪的尸体,惨烈的景象一幕幕呈现于眼前。

有些弟子中毒而亡,有些弟子经受不住寒冷,冻僵而死,还有的弟子因为‘精’神力过度集中,导致晕厥。

在冰雪大陆一旦晕厥,几乎就再也无法醒来。

还有的弟子是受伤了,找不到炼‘药’师疗伤,活活被伤势折腾死了!

冰雪大陆,一条条生命快速消逝着,对于这一幕幕,秋红月感慨颇深,许阳和尹丝雨则视若无睹。

作为老练的修士,他们在生死边缘‘摸’爬滚打,早已看惯了这些,这就是修炼的世界。

至于小白,他可是猛兽,一些尸体还影响不了他的心绪。

“许阳哥哥,快看前面。”

雪‘花’‘乱’舞,前方远处正有一名少‘女’缓缓前行,她看起来有几分虚弱,身躯摇摇晃晃,最后“噗通”一声,倒在了雪地之中。

“是宫晓南!”

许阳瞳孔一缩,立刻上前,将宫晓南抱在怀中,结果发现宫晓南的娇躯冷的瑟瑟发抖,她嘴‘唇’发紫,背后还有一道血口,是剑痕。

“许,许大哥……”

看到许阳后,宫晓南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一直紧绷的心弦在这一刻松开,疲惫的身躯再也支撑不住,晕倒在了许阳怀中。

“妈的,本皇的‘女’神竟然中毒了。人类小子,快割下本皇的根须,给她服下!”

宫晓南晕厥,袖口中的帝皇参立刻不淡定了,他平日对自己的身体爱护有加,此时竟然要主动现出根须。

哪里需要他提醒,许阳早已悄悄割下了帝皇参的根须,而后磨成粉末,用水浸泡后,喂宫晓南服下。

与此同时,许阳取出金疮‘药’,熟练的为宫晓南处理伤口,而秋红月则往一朵‘花’儿中注入真气,散发出热量,为宫晓南取暖。

“哦?许阳,你还是一名炼‘药’师?这疗伤手法可是非同一般。”

看到许阳熟练的为宫晓南处理毒素和伤口,尹丝雨再次吃一惊。

要知道她可是来自炼‘药’世家,同样是一名厉害的炼‘药’师,可看到许阳娴熟的手法后,她竟有点自愧不如的感觉。

;

配电箱接地要求价格
背心袋吹膜机报价
手表哪个牌子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