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我的魔物娘军团第660章475永远有理的

2018-12-18 16:03:38|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660章 475 永远有理的赛博坦

借题发挥党同伐异,古今中外那是不乏其人的。立场问题在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有的。不信今天某人去了向往已久的皿煮、自由之大美帝papa家,但凡敢提一个关于欧美海盗祖先、起家野蛮、奴隶贸易的话瞬间就会被打成异端——这关系到不论是皿煮还是共和party员的party性问题。

“以圣光的名义,以殿下先祖的名义,以殿下曾经拯救过的世界的名义——亡灵必须死……”巴拉巴拉。

联想到很多事情,尤其是赛博坦他们家跟亡灵的关系。黎塞留马上跟进一句,在旁边大唱喜歌,即表示了对亡灵反d派的刻骨仇恨和鄙视,又表示了对赛博坦伟大的家族对英伦统治合法性的无比赞同。

“嗯?”赛博坦金色的眉毛挑了一下,回头(他回头一想10度大转弯吓唬人)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又转了回去:“行了,我们接着説正事吧,这个月的军粮调配额度和军补给品生产我看了一下,很满意……”

当时在场的人就都傻了眼——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什么口风?为什么主旋律弘唱的那么好,却被赛博坦狠狠滴哼了一声?……我们家殿下不会是被亡灵附了体儿了吧?

从早上八diǎn钟开始,大家集体开三天一次的小会议(周日开大会)。大家一起商量和讨论,当然关键时刻是撕逼各自的执政理念,这个时候主要是黎塞留发挥。不过今天她发挥的并不好,虽然英格兰的工厂雨后春笋一样的拔地而起,虽然最近就连暴风子都夸她捐款绢得多要多多为赛博坦美言两句,虽然她最近十分的讨女王陛下的欢心。

不过……自己真正的老板那是赛博坦!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国家的日常是赛博坦在操作而不是高高在上尊贵的女王。

“行了,今天辛苦各位了,不列颠希望每一个人都尽到他的义务,回去之后还当勤勉。”看了看已经下午一diǎn了,为了省钱赛博坦也不打算留人吃饭只是挥挥手把所有人给撵走。不过临走之前,他还是很不地道的留了一句话:“黎塞留和俾斯麦留一下,其他人退下吧。”

其他人当然感觉到事情不是很对劲,于是一个个深怕被留下来扭头就走。

黎塞留和俾斯麦这两位小姐各自咧了咧嘴,虽然一直以来不对付但是此刻的同步率倒是真惊人。相视苦笑了一下,得,今天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赛博坦的内心世界也比较纠葛,手在自己的佩剑上打来打去,一开始单纯的一下一下节奏感不强,后来噼噼啪啪的几乎打出一手将军令来。

“让你们来不是站在这里看热闹的,倒是説句话啊!”

不讲理,是上级领导的特权。

“主人您不説话,我们做封臣的不是很敢説话——内阁的大臣们只能唯您的马首是瞻……”黎塞留马上赔笑。

赛博坦觉得女官多了的好处就是这里,被女人説奉承话,这个女人也是能力超群的!是会玩的!

“少废话!——内阁的大臣们那如果一个个的都只会听我説话不会办事,我岂不是养了一群普通的下人!王室养他们给他们特权,我疯了么!大臣是路边的****么!”

“……殿下,我认为有的时候……比****还不如。”不愧是德意志的女汉子,俾斯麦低头跟了赛博坦一句话。

“俾斯麦説得对!”邪火发了一阵,不过赛博坦也不打算説的太过。于是他叹了口气,开始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有的时候觉得啊,我这个亲王当的,太累!”

“啧!”

俾斯麦和黎塞留两人心中又齐齐的撇了撇嘴。

你特么亲王当的累?那你换我来?女王我睡?金子我赚?国家我管?可以啊,没问题,我帮你分忧啊。

但是明面上这话当然不能这么説,否则全家肉b器。

“唉……一天到晚的事情,我都感觉我头上有白头发了。”挠了挠头,金发在正午日光的照射下真的有种如丝如雪的感觉。当然了,在场三位的头发都是金颜色的。

“内阁大臣,我要管;普通民众,我要管;教会我要管;军队我也要管。晚上回了王宫,王宫里的事情我也得管!别的不説,春天要到了——(又到了交配的季节了),今年的农耕任务我也得管!”

“是是是,殿下日理万机,真是不列颠的楷模!不愧是我们的英雄!”美女的马屁就是爽,黎塞留甚至可以看到赛博坦的嘴角被自己拍笑了一下。

虽然不知道【理万机】是谁,但是可以肯定几乎所有当官的都要****,堪称千古第一肉b器。

“你们看,我前两年东征,算是为国家尽心尽力了吧?啊不!这件事情只不过是我自己的荣耀而已。另外一件事情我还得説……也算国家机密了,你们知道我找了几个‘外神’来吧?”

“殿下,这的确是机密。”俾斯麦低头称是,左手上还提着自己的军帽,一丝不苟的眼神説道:“机密到了只能让少部分人知道,不过……这不是一直由塔纳西玛大人的圣教军和巴泽特大人的战斗牧师管理么?”

“我就直接跟你们説了吧,事情出在那几个【埃及】来的身上。”赛博坦叹了口气,自己装13就得有人陪着,这也是自己当领导的好处之一“想必你们知道埃及人喜欢制作些木乃伊,而我的族人在亡灵身上栽了个大跟头!我恨亡灵!十分的憎恨!我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把这两个成语翻译成英语,瞬间就变得鲜血淋漓了起来。赛博坦咬牙切齿的样子倒不是装的,自己的族人本来就少这还稀里糊涂的死了一半!国仇家恨啊。

“但是国家现在又十分需要她们……于是,我陷入了两难。”

“……”两个美女官员什么话都不説,听着赛博坦一个人在那边自己叨逼叨,叨逼叨,没完没了。

“你们倒是説话啊!怎么办!现在有个亡灵相当的会种地!让国家粮食翻一番……不可能,但是它一个人涨一成是没问题的!但是它却是个亡灵,怎么办!黎塞留你先説!”

“……是,主人。”黎塞留脑内疯狂的运转了起来,考虑了一秒钟后她説道:“在下认为……认为……殿下应该坚持国家的主张!本国不允许亡灵存在,圣光也不允许。虽然可能短时间有利于国家,但是我觉得殿下不应该计较一时之间的得失。所以,应该让那个亡灵彻底消失!”

黎塞留认为,赛博坦是想要杀了那个亡灵的,只不过对方会种地所以下不去手。赛博坦那么憎恨亡灵,也许是需要一个台阶给自己下下吧——于是黎塞留就顺水推了一把。

“哦……黎塞留説该杀?那你呢俾斯麦?给个説法吧。”

“是,殿下。”俾斯麦双脚瞬间并拢,军靴鞋跟发出清脆的一声响声后答道:“殿下不应该只计较自己的得失喜好,况且不列颠虽然反对亡灵却并没有到南方教会的地步。魔物在这个国家并不是十分的被鄙视,这是殿下开的一个好头!有能力的人得到重用,这也是殿下您最值得称道的地方。”

“那你的意思是指,我们家族的事情就这么算了!?”赛博坦似乎十分愤怒:“我的族人死在亡灵手下的不计其数!”

“就是啊!俾斯麦你真是胆大妄为!”黎塞留赶紧落井下石:“殿下都説了……”

“但是杀了您族人的却并不是这个会种地的亡灵吧?”俾斯麦不亢不卑,当然心底里也苦涩的要死。

“你不是我的族人你怎么知道他们的感受!我死了之后怎么进入英灵殿跟他们説?”

“您也不是您的族人吧?”俾斯麦据理力争。

“……好吧,这么説来倒是我的错了。”赛博坦盯着俾斯麦足足有一分钟,期间四周空荡荡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最后,他叹息道:“这个亡灵的事情我会好好考虑的,那么我就不徇私情了。她……暂时不杀,留着给国家生产粮食吧。俾斯麦你很有diǎn骨气嘛,我很喜欢。”

“不,这是殿下您平时教育我们的!做为封臣,我必须有些话要説!”俾斯麦马上笑了出来,看来自己押对宝了!

“对了俾斯麦……听説你最近公务挺忙是么?去我的马厩里挑一匹马好了,你骑的那匹实在是太老了。以后在王宫和我的亲王府就不必下马了,如果有十分紧急的事情直接骑进来就是了。”

“谢殿下!”

“……死婊砸,你怎么也学会溜须拍马了!”黎塞留在一旁面不改色气不长出,但是嘴角却轻轻在俾斯麦的耳边耳语了一句。

“跟黎塞留大人您学的,这招相当管用。”俾斯麦也在黎塞留的耳边耳语了一句,两人的表情丝毫没有任何变化,却已经完成了又一次的撕逼。

“行了你们就先退下吧。”赛博坦微微一笑,道:“这次的这位亡灵我还正愁没有办法解决呢。‘她’啊,听説是个埃及以前的法老,不死系是不死系不过听説还并非死人,也许是我多疑了吧。哈哈哈……”

黎塞留听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之前基拉跟自己提醒过有个美女困扰赛博坦。原来……原来症结是在这里啊,赛博坦矫情来矫情去,就是想要名正言顺的妥善安置一个他敌对种族的美女。应该説不愧是殿下么?当着女王的眼皮子底下什么事情都要干的名正言顺啊?

从赛博坦的办公室里退了出去,黎塞留叫住了俾斯麦。

“俾斯麦大人——”走了好远,黎塞留才説道:“行啊,你怎么知道赛博坦大人喜欢的女人,就是他所説的那个敌对种族啊?今天相当的有本事嘛,你赢了一大截,这等荣耀我还没见到过呢。”

“黎塞留大人,这件事情请你不要乱説。”俾斯麦眯着眼睛,这两位位高权重的女官如果不考虑身份。那么还真是如同两个闺蜜在亲亲我我的诉説着什么闺中密话,而不是正在以国家大事和王室内部的事情在快快乐乐的互相坑:“我只是説了我应该説的话而已,我不知道你在説什么——什么漂亮不漂亮,喜欢的女人什么的。我只知道为了国家——您啊,希望您能够老老实实的走正路就足够了。不打扰了,我先走一步。”

当然自己的情报来源不会告诉你啦~~

家装雨花石原石
加药搅拌桶
镀锌方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