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虐仙记第813章驯龙之星丸

2018-12-07 20:35:2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虐仙记 第813章驯龙之星丸

大雪山,曾经埋藏着姬姜、梦洁、柳小腰、凝露、谢婷婷、项周雨和赛阿罗香骨的地方,而今又新添了兰月容、芝百合还有风月。

当再次来到大雪山的时候,薛冲百感交集,伏地流血,放声痛哭,他的心中犹如闪电一般的回味着每一个女子的音容笑貌,她们的深情。

直到许多年以后,薛冲还在痛恨自己的无情,居然让老龙有机会去杀了姬姜和梦洁,如果当年不是被元璧君种下魔种,或许她们的命运就截然不同。

这似乎已经注定是悲剧,和自己有过牵连的女子,都不得善终。这似乎是一种宿命,因为这一点,使得薛冲甚至害怕有女人会喜欢上自己。可是要命的是,慕容兰心、明秋乐还是扑了上来,使得自己无法摆脱。

若不是林霄,兰月容、芝百合还有风月怎么会死,自己一旦晋升到临仙的境界,就完全可能解开她们身上的毒性,让她们快乐的生活,可是林霄的出现,毁灭了这一切。

而指使林霄的人,才是最可恨的,他是林慕白。

七天七夜,薛冲足足守护在几位美女的面前,看着她们依然如花的容颜,哀伤不已,同时不断的在心中立誓:放心,我要创造奇迹,我要修成最强大的仙人,用你们的躯壳将你们复[活。

这就是薛冲为什么小心翼翼的将她们的身体都保存得完好无损的原因。

这样的希望非常渺茫,需要成就仙人之中的最强,硬生生从失落的灵魂长河中搜寻到这些女子失落的芳魂,如果她们的芳魂被奴役,还要可以去解救,才能将她们唤醒。逆转时间。逆转空间,逆转生死,逆转轮回,逆转命运,伟大的变化,才能使得她们重生。

这是复活她们的唯一办法。

我会的。我一定会的!等我为父母报了仇,等我成就仙王,妙悟世间一切法则的时候,我一定会让你们复活的。

――――――

林霄回到慕白居林慕白的静室之外,静立阶下,不敢抬头。

林慕白从打坐之中醒来,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没有成功?”

噗通声中,林霄跪下:“孩儿谨遵父亲意旨,不敢杀小姐。所以让薛冲逃过一劫,不过我已经尽力啦!”

然后,林霄开始禀报他去杀薛冲的过程,当然也禀报了黄胜的死。

越说到后来,林慕白的眼神越加的凝重。

“住啦!薛冲的心灵力居然如此神奇?”

“是的,父亲。他可以将自己的修为从一个长生第一重的小人物突然之间提升到长生第四重左右的层次,而且他身上肯定有绝品道器。”他狠狠的咽下一口唾沫,充满了垂涎。

只有长生第五重造物境界的高手。才能锻造道器;只有长生第六重天机境界的高手,才能锻造出中阶道器。而只有长生第七重小世界的高手,才能锻炼出高阶道器,而至此以后,却要仙人境界第一重雷罚境界的高手,才能锻造出绝品道器。

上中下三阶的道器,在林慕白这样的人眼里。算不了什么,毕竟即使是高阶道器,他也可以从暗黑圣君的手中获取到,可是绝品道器,乃是无限接近于仙器的存在。没有人可以轻易的得到,就算是威能无边的暗黑圣君,身上也唯有拥有绝品道器。

当然,若是林慕白知道薛冲手中的照妖眼还不仅仅是一件绝品道器,本身是一件仙器的话,他恐怕会发疯。

“你真的如此肯定?”林慕白发现自己说话的声音情不自禁的加大了。一旦此时的林慕白拥有一件绝品道器,就完全可以和暗黑圣君抗衡。

这甚至是比得到洪元大陆气运更加诱惑人的东西,也难怪以林慕白一代宗师,一听到这样消息的时候也是心中震动,脸上变色。

“孩儿不敢欺瞒父亲。因为我已经在瞬间透支生命本源,以无上力量击杀薛冲,明明已经击在他身上,可是却似乎没有伤到他分毫,就算是像炼炉天蚕衣那样的道器,依然无法抵挡被必杀的命运,可是薛冲依然可以继续逃窜,除了身上有绝品道器之外,已经没有任何解释。”

这一次,林慕白颔首,看着林霄:“你的猜测或许是正确的,薛冲的修为的确不算高,就算有心灵力,也无法抵挡你燃烧性命的一击,可是虽然因为青青的原因你没有将他杀死,他的逃命本事也算是足够恐怖了,除了身上有绝品道器之外,似乎已经没有别的解释。”

“是的,父亲。”

林慕白的眼中射出一道如电的光芒:“我给你的驯龙之剑丸,你为什么不用?”这是林慕白给自己儿子最大的秘密手段,驯龙一出,就算是龙都会被驯服,强横无比,乃是慕白居之中强大的灵气凝聚而成的东西,和天雷相似,威力未必在天雷之上,但是灵活无比,可以远距离的攻击敌手,使得自己更加的安全。

这也是林慕白的得意武器,向来不传授给别人,即使是林青青也未蒙传授。

“父亲明鉴,驯龙之星丸威力霸道,不好控制,虽然可以伤害敌手,但是自己也会受到重伤,甚至死亡,再说威力也未必及得上血月弯刀的一击,所以孩儿没有选择使用。”

“你就是怕死!”

林霄耷拉着脑袋,心中冷笑:“谁不怕死?我也不知道你心中是存的什么心思,反正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使用这玩意儿的。”

林慕白铁青着脸:“若是你有胆子祭出驯龙之剑丸,再使用血月弯刀,薛冲早已经死在你的手中啦。”

“是,孩儿知错啦。”

“光是知错顶个屁用,去,你现在就去杀了薛冲!”

林霄的脸上显现出死灰色:“父亲,林青青一心一意就在这小子身上,我――我现在的修为已经跌落到长生第四重境界。恐怕难以胜任。”他言下之意就是林青青是他杀薛冲的绊脚石,而且因为自身修为不高,想要退缩。

“哼!不要找什么借口!你就这么害怕薛冲?”

林霄的眼神闪烁:“是的,孩儿的确有点怕他!”

林慕白双手握拳,空气中随即听到嘶嘶的拳风,震耳欲聋:“哼。一个长生第一重境界的龟蛋,一个靠着坑蒙拐骗偷,见风使舵的家伙,居然做到洪元大陆仙道第一人的位置,的确是有点滑稽,而你,我林慕白的儿子,居然害怕他?”

“父亲,薛冲厉害得很。能走到今天。并非全是侥幸,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

林慕白的眼中闪现一种恶毒的神色:“根据传闻,暗黑圣君即将开关,我是不可能离开洪夏大陆半步,唯有你,可以完成这个使命,去吧,若是你能成功。就是我慕白居的大弟子!”

林霄的眼中射出贪婪的光:“多谢父亲,我愿意!可是――”

林慕白挥手:“你不说我都知道。你现在的修为大大跌落,可是这没有什么,你现在就进入慕白居灵脉,三月之后,执行命令!”

“是!”林霄欣喜而去。

看着林霄的背影,林慕白的眼中满是邪恶的神色:“薛冲。嘿嘿,一个猪狗一般的弟子,居然会成长到这种地步,可笑可笑!”

――――――

薛冲回到屠狗峰上,血衣长老等诸多长老一起参拜。

今时今日的屠狗峰。已经非复往日,乃是整个神兽宫权力的象征,经过无数工匠的劳作,已经和神兽宫的大殿一般,巍然屹立,是为神兽宫第一神峰。

薛冲的悲伤之情已经逐渐的淡化,看着血衣长老等人,举手让他们坐下。

在薛冲的记忆中,已经很久没有召开长老和骨干弟子会议了。

在吸收了七天七夜的灵气之后,薛冲身上巨大的伤势已经有所好转,照妖眼之中被抽空的灵气和灵晶再次开始补充。

新天上人间灵脉的强大,超出了薛冲的想象。而当薛冲将强悍的高手黄胜杀死的消息,也震惊了整个洪元大陆。

黄胜的残骸依然摆在神兽宫的广场上,任日晒风吹,任人观赏。此人虽然在洪元大陆籍籍无名,可是他的修为,就算是在死后,依然可以被人看出是长生第六重天机境界的巅峰,姬姜踏入小世界境地的强横人物。

但是他死了,死在薛冲的手里。

这一次,已经将所有的人都震惊到麻木。以前洪元大陆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厉害的高手,多灵子、信母君等人纵然是长生第六重的境界,但是只是初期,可是黄胜是顶峰。

但是他死啦,死在薛冲之手。

至此,天下真正的臣服。神兽宫的厉害,已经到了一种使人只有膜拜的境地。薛冲深信,神兽宫杀死黄胜的消息,会像是飓风一样传遍整个洪元大陆,传进多灵子、信母君和元璧君的耳朵里。

薛冲这一次会议虽然是在屠狗峰上进行,但是却是对仙道的一次划分,什么事情都由薛冲做主,没有人敢于表示异议。

而事实上,薛冲也没有剥夺民意,用心灵力为参照,将整个洪元大陆仙道分派得井井有条,成为一个真正有实力的大陆。薛冲深深的明白一点,那就是在灵气和灵晶有限的前提下,若是使用得当,然可以诞生不少的高手。

洪元大陆上诞生的高手越多,则新天上人间灵脉之中凝聚到的灵脉就会越强大,因为气运强盛之故。

――――――

瀚海雪原,一处叫做百丈原的地方。

信母君的脸上露出无比落寞的神色:“祖黄泉,你是招揽我的?”她笑起来的时候依旧美丽动人,可是长期在瀚海雪原的恶劣空气中,还是使得她的脸上显现出难以掩饰的风霜之色。

祖黄泉叹息:“姥姥,不是我长薛冲的威风,而是皇仙的武功已经到了一种神明的地步,即使是姥姥,如果他愿意,也可以杀死的!”

“皇仙?哈哈,祖黄泉,你要知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敢!姥姥请看一看这个,就知道小的的绝没有丝毫的威胁之意,相反,我是为了您好!”

祖黄泉手中的罗盘回旋镜发出耀眼的光芒,将薛冲当时杀死黄胜的场面显现出来。

这是薛冲给祖黄泉的。这里的画面比黄胜死后演武场上的画面更加使人信服。

照妖眼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可以轻易的记录下当时对战的情景,纤毫毕现。

风晴雪和马惊玉等人看着画面,瞳孔收缩,神色紧张,信母君本来强行使得自己镇定,但是当黄胜死亡的那一刻,她也豁然站起!口中喃喃的说道:“足足四枚三十三天自爆神器,世上还有谁可以抵挡?”

没有回答,所有人的情绪都有点低落。在瀚海雪原之中颠沛流离的生活,已经将她们的锐气磨灭不少。无论多么厉害的人,没有灵气,就等于没有食物,迟早都会面临艰难的命运,而事实上,她们现在已经十分艰难。蛮荒祭坛之中的灵气早已经消耗殆尽,她们现在是靠着掠夺和猎杀来维持生存。但是很显然,随着薛冲插手各派的管理,各个门派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再想要轻易猎杀的可能,已经越来越小。

在没有灵脉的地方,并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也可以修行,也可以吸收空气之中微薄的灵气,维持生存,但是要命的是,仅仅是维持生存而已,根本就谈不上修行,更谈不上晋升。

“姥姥,用不了多少年,薛冲就会达到您现在的修为,可是您却是原地踏步,没有进步,您觉得维持自己的尊严还那么有意思吗?”

祖黄泉和薛冲都明白一点,信母君之所以不选择投降,是因为脸面上过不去,还因为遭受到薛冲的欺骗,发誓要报仇。

信母君的嘴唇紧紧的咬住,厚厚的春散发着雪白的光,使得她看起来更加性感:“薛冲就这样直接叫我去为他效力?”

“非也。皇仙说啦,他说只要您回去为神兽宫效力,就可以得到俸禄和灵晶。”

此言一出,信母君的脸上发了光。只有在饥饿之中长久忍耐的人,听到这话才会这样的激动!(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