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逆天龙尊第523章黑龙大帝和南宫家族

2018-12-07 20:32:4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逆天龙尊 第523章:黑龙大帝和南宫家族

它就像个精力旺盛的小妖怪,对它来説,白虎星的青龙王朝,那就相当于是它的巢穴,因为秦霜是它“父亲”,它等于是“青龙皇子”,外敌来犯,那就是毁它的家园,毁它的巢穴,简直不可饶恕。點小說,

秦霜就看到,那钻天之矛,让钻天鼠撕裂虚空的天赋更加强大,轻轻一挑,便无声无息划裂一道空间裂缝,一矛在手,就不用钻天鼠用它的头,它的爪去钻天了,而是挥动钻天之矛,不断的划裂空间通道,更加的省时省力,

这就是法宝的好处!更何况,这杆钻天之矛,材质之好,那可是超级道器级别的,改造成一杆妖矛,被钻天鼠缩小成一米半长,两只爪子抓着矛柄,耍弄的跟自己的第三根鼠臂似的,娴熟无比。

难怪钻天鼠説万妖之柱不趁手,它这个身高,它这个性格,它的圣灵形态,它的神通妖力,简直跟这根钻天之矛是绝配!

难怪它耍矛耍的得心应手呢!

“父王,等会儿接近那十艘战船时,我有钻天之能,先混进去搞破坏,把他们的战船搞坏,然后你从外部攻击他们。”

钻天鼠一边挥矛划出空间通道,一边献计道。它在一元学府,闲的资料,也跟着秦霜学了海量的修真知识,对于星空战船的结构也不陌生。它有钻天的天赋,战船的防护光罩挡不住它无声无息“钻”过去,可以混进去伺机大搞破坏。

“嗯。你须小心,莫被人发现了。觉得不秒,就速速跟我会合!”

秦霜跟在它的后面,保持体力,略一考虑,便同意了。钻天鼠机灵过人,又刚得到钻天之矛,执行潜伏破坏任务,简直绝配。

一人一鼠,飞速极快,很快便出现在仙苗星辰的原址,一眼望去,无数崩溃的星辰碎片,悬浮在这一方虚空之上。成了天然的藏匿场。

秦霜赶来的路上,就准备拿这儿当狙杀战场,钻天鼠一矛划开通道壁膜,带着秦霜便浮现在一块星辰碎片之后了。

钻天鼠拎着它的战矛,一扭身形,便遁入虚空不见了。秦霜则催动青王隐身诀,藏匿气息,心跳。呼吸,像是一块冷冰冰的陨石似的。藏在那块硕大的碎片中,只等着十艘两仪星域的战船飞过来。

他的精神,无声无息延伸向四面八方,他就像是一头捕食的蜘蛛,趴在精神域场的中央,只等猎物上门!

不多时。远方破空颤音蓦地响起,十艘星空战船,排成一列,船尾都喷出一股耀眼的紫色能量火焰,驱动着它们高速行驶在苍茫虚空。朝着仙苗星的方向,飞驶了过来。

除了船尾那股驱动能量,在宽阔的船身,船底,都刻画着悬浮道阵、轻盈道阵、浮升道阵等等各种辅助功能的道级阵纹,一齐达到减轻战船重量,提升战船浮力,增强飞行动能的作用。

星空战船,是人族修真文明的心血结晶,是人族征伐无数星辰的战争利器。当然,也是人族内战的利器!

一般的修真势力,是不可能拥有星空战船的,比方説仙苗星辰,白虎星辰,秦霜在他羽翼未丰的时代,在这两颗星辰上就从没见过这种修真利器,甚至听都没有听説过。只有到了一元学府,才知道这种修真利器。

这种星空战船,一般都是掌握在各大星域的学府,跟学府高层有亲戚关系的大型家族,大型宗派,或者精锐皇子老家的王朝手里,每一艘大型战船,铸造艰难无比,没有惊人财力,根本别想铸造出来。当然,也有超级商会组织对外出售这种大船,但价格惊人无比,能把财力不怎么富裕的王朝活活的吓死。

而日常的保养费用,也极为惊人,每次出动,燃烧的道石能量,就是一个惊人数字,这也是一般修真势力买不起,养不起的原因所在。

那十艘庞大战船,刚一飞到秦霜延伸出去的精神大的边缘,秦霜就感应到,第一艘战船的桅杆之上,飘扬着一面战旗,上书两个大字:南宫!

秦霜心头一动,一元文明史中,还真记载着两仪星域,南宫家族的很多资料,据载:南宫家族,是两仪学府南宫殿主背后的家族,在南宫殿的支撑下,发展迅猛,拥有十多个星辰王朝为家族领地,财富惊人,擅长掠夺搜刮,素有星空猛鲨之称!

秦霜想到这儿,凝神细看,果然,每一艘的船首,都绘着一头獠牙染血的凶鲨图案,一股嗜血、凶残、掠夺之气扑面而来。

难怪被称为星空猛鲨!

只是,秦霜猜不透,他这儿究竟拥有什么,能让大名鼎鼎的两仪星域,南宫家族对他这么感兴趣,居然出动十艘星空战船,想要攻击他的白虎星辰?青龙塔肯定是一个因素,其他他便猜不到了,总之,南宫家族能被黑龙大帝忽悠动,肯定不知在南宫家族高层面前,説了他多少谎话……

黑龙大帝是上古老魔,南宫家族没有足够的利益,是不可能来帮他报仇的。秦霜猜测,还是黑龙老魔不知暗中编了他什么惊人谎言,不然凭他名不见经传的身份,是打动不了南宫家族对付他的。

战船驶来,黑龙大帝的气息,越来越清晰,秦霜的目光,死死盯在第一艘战船之上,黑龙老魔就藏在它里面。

老魔头啊老魔头,这次一定跟你新账老账一块儿算!秦霜对黑龙大帝的杀念,达到了极限!

嗖嗖嗖……

第一艘星空战船的甲板上,一群年轻才俊,有男有女,飞掠出来,他们透过包裹战船的道阵光膜,眺望着残破的仙苗星辰碎片。黑龙大帝披着一件漆黑魔袍,赫然伴随左右,微微躬着身形,像是一头忠诚老奴似的,陪着他们。

“这颗破碎星辰,就是你説的那什么秦霜的老家吗?”为首的一个锦袍青年。背负着双手,长发披肩,目若朗星,一看便知是家族手握大权多时的精锐才俊。

他问的是黑龙大帝。

“破少,没错,这儿便是秦霜小杂鱼的老家,不过,早已被他的师父,道果大帝司徒博以一座魔阵炼爆了。司徒博化仙飞升了,那小杂鱼这才带着他的家人,他的兄弟,搬迁到了白虎星辰去了。”

黑龙大帝提起秦霜,便是咬牙切齿没好话。

“哈哈,黑龙,你对那秦霜的怨念,倒是不小啊。不过没关系。我南宫家族对你的这些恩怨不敢兴趣。你説那秦霜小子,是大气运拥有者。他的身上,拥有两件超级道器,好几块如意令,一部太古神功秘诀,这都是真的吗?”

那个叫南宫破的青年,淡淡一笑。他对黑龙老魔跟秦霜之间的恩怨没兴趣,唯一有兴趣的便是利益。

不然南宫家族也不可能有此行!

“那是当然,我曾经被那小杂碎,奴役过,我知道他一切的秘密。他有三块如意令,一块是从天而降,自己飞到他手里的,一块是从平天大帝手里抢到的,还有一块是从骨魔位面抢夺到手的……”

黑龙大帝为了借刀杀人,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两件超级道器,一件是一座青龙宝塔,一件是万妖之柱,其中万妖之柱也是从妖族讨伐他的大军手里抢来的。”

“当然,那小杂鱼手中最大的宝贝,便是那部太古神书,我也不知他是怎么得到的,但是我见过,是一本青色的玉书!据秦霜小杂鱼对我炫耀时称,那本青色玉书,跟仙界失踪的玉帝都有关系,据他説,玉帝之所以能当上玉帝,便是因为得到了那本神书,便是因为修炼了那本神书上记载的无数玉功的缘故。玉帝消失之后,他的仙功秘籍也失传了,谁都找不到,现在天上地下,只有我知道谁得到了,便是秦霜得到了。抓住秦霜,就能得到玉皇大帝曾经修炼过的那部太古神书!”

黑龙大帝情绪激昂的猛烈忽悠着,説的他自己都有diǎn相信了。南宫家族的那群年轻子弟,更是听得眉飞色舞,恨不得立刻就抓住那个秦霜,把那本“太古神书”抢到手。

其实这番话,所谓太古神书,纯粹瞎编乱造,这是他为了説动南宫家族,帮他对付秦霜,而精心编造出来的“谣言”。但也并非凭空捏造,南宫家族的老古董,也不是那么好骗的,他直接把他脑海深处一段记忆,传递给南宫家族的高层,给他们看,让他们自己判断,然后再通过这段捏造的谎言,成功的説动了南宫家族。

他那段记忆,便是第一次碰到秦霜,想要夺舍时,在秦霜识海深处,突然遭到一本青色玉书的“吞噬”,吓得他惊慌失措,从而让秦霜在他眼皮底下成功逃窜。而那时的秦霜,仅有灵苗级的修为。

南宫家族的高层,特别是两个老古董,正是看了那段记忆之后,才砰然心动,不管那本青色玉书,是不是所谓的“太古神书,玉帝秘籍”,总之,肯定非同小可!这才出手帮黑龙大帝,镇压那块奴符,出动星空战船,派出远征舰队,要去抓捕秦霜。

黑龙大帝当日见势不妙,离开妖族大军,抢先一步逃出白虎星辰,不敢回万妖星辰,他蹿梭平天大帝对付秦霜,复仇白虎星,给万妖星辰的妖族造成的损失太大了,那些妖帝本就对他不满,酿成这么大的损失,回去之后,绝对会把他活活撕掉分吃的。更何况,他惧怕秦霜杀到万妖星辰找他算账……

他便凭籍着古老的记忆,从无人星域,逃到了两仪星域,找到了跟他在上古时代,有diǎn关系的南宫家族,算是攀上了新的靠山!

他魂海那块奴符,要不是南宫家族帮他镇压,早就被连连突破的秦霜激活了。在平静了一段日子之后,黑龙大帝通过那块奴符,察觉到秦霜的力量,不断的增长,唯恐某一天,秦霜强大到超出他的意外,突然催动那块奴符,他就一命呜呼了,因此横下心来,在近日精心编织了这一套谎言,成功説服南宫家族的高层,借刀杀人,来抓秦霜。

他不知秦霜拜入一元学府的事儿,因为他远在两仪星域,对发生在一元星域秦霜的近况根本不了解。

——哼,秦霜小儿,这次我率南宫家族的舰队,远途奔袭,这么大的声势,规模,在十艘战船的道能聚爆大阵的轰击下,你的什么超级道阵的防护光罩,也扛不住,你的末日,就在眼前,解决了你,我的心腹大患才能彻底消除。

黑龙大帝瞥了一眼志得意满的南宫子弟们,心底阴冷凶残的闪过这道念头。他不管南宫家族能从秦霜手里抢到些什么,总之他把他们忽悠过来了,铲除掉秦霜,他再无生命之忧,对他才是上策。

南宫家族的才俊们,指diǎn着虚空中无数星壌碎片,正议论间,突然船身一颤,不知何故,包裹整个战船的防护光罩,像个大气泡儿般,啪的破碎了,一股恐怖的冰寒气息,从天而降,而虚空浮力,差diǎn让那群南宫子弟漂浮起来,慌得众人忙催动体内道能,撑起一个个的道果光膜,把自己包裹起来,保护起来。

“怎么回事?”

“战船防护道阵,似乎出现问题了,快去看看……”

刚议论到这儿,正在飞驶中的第一艘战船,蓦地狠狠一颤,尾部那束耀眼的能量光束忽地熄灭了,庞大的船身,缓缓停了下来。

“咦?……”战船深处,传出大片惊咦声浪,都不知发生了什么故障,竟然能让稳定航行中的星空战船陷入停滞状态。

“勿慌,炼器师们,都去主阵控室察看究竟!”一声威严的长啸,猛地在船身内响了起来,显然,发啸之人便是第一艘战船的船主!

第一艘战船还没稳定下来,紧接着,第二艘星空战船,同样不知何故,防护光罩突然破碎,驱动道阵出现故障,不得不停了下来,陷入紧急调查故障的状态。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