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第3章 慷慨就义

2017-11-14 15:19:09|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三里花城第3章 慷慨就义 “老爷,刚刚得到消息,公子正前往五台山。”
站在康伯前面的正是唐呦,唐呦站在城楼,望着一望无际的天空,背束双手,眉宇间多了几分坚毅和担忧。
想到自己儿子,唐呦心里就满是愧疚之情。终于,停顿一会儿时间,他喃喃道:“康伯,务必多派人手保护好杰儿安危。”
康伯点点头,说道:“老爷,自从公子上次遭人暗杀,性情大变,也不知是好是坏。”
唐呦眼里闪过阴寒,似乎在强忍着怒火,半晌才说道:“此事就此作罢,杰儿天性淳朴,喜欢游历山水之间,我只求他一辈子无忧无虑。”
“老爷,柯家那边……”
“暂且派人安抚柯家人,唐柯两家联姻势在必行,为了杰儿的未来,这婚事可由不得杰儿胡来。”
“诺!”
提到自家儿子,唐呦眼神变得柔和,轻声道:“五台山?苍天啊,我唐呦这辈子问心无愧,杰儿此去五台山当真削发为僧断我唐家香火?”
…………
绿林悠悠,一阵狂风吹过。一群匍匐在山涧丛里的大盗正屏息凝神,为首的叫柳下挥。
一年前曾因故意伤人,失手打死邻居的幼子,被官兵追捕,辗转反侧,穷困潦倒,平日里又游手好闲,无奈之下,联合城里泼皮便做起了打劫的勾当。
待中午烈日炎炎,柳下挥宛如泄气的皮球似得说道:“直娘痒,这鬼天气莫说人呢,连个砍柴的农夫都没有。”
正当一伙兄弟准备离开,天际一辆马车慢悠悠赶来,柳下挥众人瞧见马车,原本颓靡的精神瞬间来了气力,他轻声吩咐道:
“兄弟们,这可是咱们歃血为盟的第一笔生意,成败在此一举,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
马车里唐杰百般无奈的打盹休息,这几****症状越来越频繁,总感觉眼睛里时不时冒出一些奇怪的画面。
子不语怪力乱神,骨子里他还是觉得自己肯定生病了,恰巧听康伯说五台山牟利和尚医术高明,连天花都能治,小小的眼疾料想定非难事。
马车,突然呀地一声便停顿了,唐杰正掀开帘子看个究竟,从周围就围上来五个年轻力壮的汉子。
为首的柳下挥,一脸凶神恶煞的挡在路中央,瞧见富贵公子哥模样的唐杰,便说道:“此路是我开,要想活命,乖乖将身上的钱财全部交出来,否则小爷手里的刀可不长眼。”
唐杰断然没想到,仅仅五十公里的路程,竟然让他遇到强盗,这概率不亚于买了一个六合彩,号码全中。
唐杰正想瞧瞧古代强盗长啥样子,鼻子眼睛难道真是电视机的独眼龙不成?当时也没害怕。反倒是驾车的男子吓得屁滚尿流,说道:“各位爷息怒,有话好说。”
“有话好说个屁。”
柳下挥踢开马夫,嚷道:“直娘贼的,小白脸,你看甚,再不交出钱财,老子将你扒皮抽筋。”
唐杰这才想到他被抢劫了,而且注意到周围的人个个凶神恶煞,在冷兵器横行的年代,哪怕是劣质的匕首,也足够要他小命。
“各位爷好说,我这里有白银十两。身上值钱的东西就腰间白玉坠,各位爷喜欢全部拿去便可。”
柳下挥众人笑的皮开肉绽,白银十两那可不是小数目,放在普通人家,也是半年的口粮,果然打劫的勾当比干活来的轻松多了。
“小子,算你识相,王五你上车看看,还有甚值钱的东西没。”
王五溜上马车,车里唯有一个包裹,包裹里正如唐杰所说,有十两白银,上好的干粮几份,其余的全是一些零散的衣服。
王五瞧见那衣服乃上等布料,眼红地揣在兜里。柳下挥也不管王五小动作,盛气凌人道:“小子,将你白玉坠交出来,爷就饶你不死。”
唐杰二话没说,将腰间白玉坠取下交给柳下挥,同时柳下挥又派人将马夫身上的东西一扫而光。
一个瘦小的汉子指着马车,眼红地说道:“爷,那马车咋办?”
柳下挥一巴掌拍在那人头上,不耐烦地吩咐一并牵走,至此一场打劫就将唐杰上下值钱的东西一扫而空。
哪怕是干粮,也被柳下挥等人分刮干净。唐杰本以为事情会因此结束,且料柳下挥贪心的上下打量他,那眼神纯粹把唐杰当做肥羊宰。
唐杰暗想不妙,正如他所料,柳下挥舔着嘴说道:“公子好生富贵,不知何方人士?”
马夫瞧见柳下挥等人不肯放过他俩,便不满地嘀咕道:“各位爷,马车你们牵了,咱们银两也搜刮干净,此去五台山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好歹各位爷留口干粮,让我等活命。”
柳下挥哈哈大笑:“五台山,莫非去当和尚,好一个看破红尘的富贵公子。”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唐杰干笑回答,道:“花花世界,我又何尝不想苟且偷生,谁知我身患不治之症,听家里的郎中说至多活三个月,听闻五台山牟利高僧医术高明,便瞒着家里人来求医治病。”
唐杰假意咳嗽几番,又故作上气不接下气,那模样看着,倒像是将死之人。一听说唐杰身患重病,柳下挥等人下意识远离一段距离,颤抖地说道:
“好小子,你患什么病,莫非诓骗我等不成,爷我手里的刀可不长眼睛。”
嘴上如此说,众人却害怕,在大周还别说真有那些绝症,一般患病,基本上必死无疑。
唐杰虚弱的靠在旁边的树上,掏出袖子里的手帕,眼睛憋的通红,就差挤眼泪配合,又痛苦地咳嗽几声,说道:
“天大地大,谁人逃的了生老病死。呜呼哀哉,可怜我父母白白养育我长大,本想一死了之,治病的郎中又告知我,但凡我受伤,瘴气外露,又会连累父母。”
柳下挥下意识又远离一丈的距离,分不清楚唐杰话里是真是假,试探地问道:“谁知小子你说的真假,我偏不信。”
唐杰咳嗽两声,脸色忽然又变得慷慨就义,浑然不惧柳下挥等人明晃晃的刀子,道:“反正我也是将死之人,各位爷不妨给我个痛快,结束我这痛不欲生的日子,也好让我在天上看看这瘴气外露是否真要人性命。”
(本章完) 中康绿城百合花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