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第3章 这里是关中

2017-11-14 15:19:06|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淮矿东元府第3章 这里是关中 沿着陇山一路向东都是大山,一座连着一座。
不知跑了多长时间,嬴康和赵伯圉二人都累的不行了,虽然骑在马上但二人也是气喘吁吁了。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马匹没有马镫,全靠人用腿紧紧的夹在马背上,时间一长,每个骑马的勇士都成了罗圈腿不说,人也受不了啊!
“哎,兄弟,你说我们都跑了这么长的时间,咋还没见到戎狄的影子呢?是不是戎狄见我们来了故意躲藏起来了。”许久赵伯圉对嬴康道。
“这个基本没可能,就我们两个小小的斥候,人家戎狄凭什么害怕我们呢?”嬴康说道。
也就是啊!秦人的军队人家都不怕,凭什么害怕你一个小小的斥候呢?赵伯圉不再说话只好跟着嬴康继续向南奔去。
话虽这样说,但不争的事实确实他一路过来确实没有见到戎狄的影子啊!
再往前走可就是关中了。
难道这一路过来真的没有戎狄了吗?
难道陇山之上也已经没有戎狄了吗?
戎狄们到那里去了呢?
“嬴康,再往前走可就是关中了,我们还继续吗?”赵伯圉说罢,看看自己的衣裳,再看看嬴康。
他的言下之意再明白不过了,关中可是王室的领地,听老人们说,关中那里的大官们个个都穿着丝质做的衣裳,阳光下一闪一闪的,能够刺瞎他们这些西陲没见过世面的人的眼睛。
嬴康当然知道赵伯圉话里的意思,他也愣住了,去还是不去去呢?
“赵伯圉,你说说我们长这么大还没有到过王室所在的关中,能不能趁着这个机会去看一看呢?”嬴康有些不死心的说道,“反正我们已经跑了这么些天,就此罢手,不忍心啊!”
听到嬴康这话,赵伯圉心中那个不安的种子也被点燃了,于是咬了咬牙说道:“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那我们就下了陇山看看,看看关中的大官们是不是都穿着丝做的衣裳,是不是能够刺瞎我们的眼睛。”
说这话的时候,赵伯圉咽了一下唾沫,“我还听人说关中是一个非常富庶的地方,哪里的女人个个长得跟天仙一样,比咱们犬丘的女人不知道要美到哪儿去。”
关中的女人到底有多美,嬴康没见过,在他的眼里天下的女人中最美的也就是犬丘令家的女儿赵颖了。
难道关中的女人比赵颖还美?
“走,我们去关中走走。”嬴康说道。
“走---”赵伯圉也跟着说道,“只是我们这一身衣裳会不会让人家一眼就看出来我们是西陲的野小子。”
“这个?”一说到衣裳,嬴康也迟疑了。
秦人尚黑,衣裳、旗子、车驾,甚至连马匹等等,几乎是能想到的都是黑色的。
穿着这种黑乎乎颜色的衣裳呆在犬丘,大家都觉着没什么,可是一旦来到关中,与那些衣着华贵的贵族一比,差距可就出来了。
人家个个光鲜亮丽,身上散发着贵族的气质;再看看自己和赵伯圉,一个个跟从地里挖出来的一样,灰头土脸,浑身散发这一阵阵的酸臭。
嬴康正值少年,正是爱美的年龄。
一听到赵伯圉这样说,嬴康内心深处那种淡淡的自卑就激发出来了,稍稍想了想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远远的看看也行;或者是装作关中的百姓,进城看看也行。我就不信关中所有的百姓个个都穿着丝质做的衣裳。”
嬴康知道,丝质做的衣裳,那可是非常华贵的,绝非普通百姓所能穿的。
“好,那我们就下山去看看。”
少年就是少年,对所有的事情都充满了好奇和新鲜。
两个少年终于走出了陇西,来到了周王室的中心地带关中。
第一次来到关中,嬴康和赵伯圉当下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震惊了,甚至是震撼了。
关中真好啊!
土地肥沃,平平整整,一望不到边啊!渭水向银色的腰带,环绕在关中大地上,滋养着富庶的关中。
已经是秋天了,田野里,百姓们正在辛勤的劳作着,金黄金黄的黍(shǔ糜子)、禾(小米)、麦子,一望不到边。
秋风吹来,深吸一口气,满鼻子都是庄稼的香味。
望着这丰收的景象,赵伯圉的眼中立即噙满了泪水。
“你怎么哭了?”嬴康见状不解的问道。
“我,我,我真想哭啊,看看人家这富庶的地方,在想一想我们那个贫瘠的犬丘,我就禁不住想哭了,我们秦人太苦了。”
嬴康知道,犬丘在关中人的眼中是西陲,西是西边,陲是边境。西陲合在一起就是西边的边境。
那里是一个贫穷、野蛮、愚昧,与西北的戎狄没有两样的地方,肯定是没办法跟关中相提并论的。
看到赵伯圉眼中的泪水,嬴康也深受感动,上前拍拍赵伯圉道:“别伤心了,我父亲不是说了吗,他打算带领我们秦人走出犬丘向关中方向进发,总有一天我们会来到这个地方生活的。”
听完嬴康的话,赵伯圉重重的点点头,“我还要娶一个关中的女子为妻。”
一听这话,嬴康有些想笑,你一个西陲的穷小子还想去关中女子为妻,就算是做梦也得有点边际吧!
但笑道嘴边的时候,他收住了。因为此时的他和赵伯圉一样都处在青春年少的时节,正是做梦的年龄。
那就让我们做一次人生的春秋大梦吧!
“走吧,前面就是关中大地。”沿着山边的小道,二人第一次来到了关中土地上。
刚下山,山边有一户人家,嬴康看见着家人的屋子前面挂着野山羊的皮毛,看样子应该是猎户。
于是嬴康上前,准备敲门。
“你干什么?”赵伯圉赶紧拦住了他。
“我去跟主人说说,把咱们的马匹寄养在他这里,不然拉着马太过招摇,更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这倒也是,赵伯圉一听放开嬴康。
嬴康上前敲了敲门。
“谁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随后“咯吱”一声打开了柴门。
“老人家,我们是路过的商人,想把我们的马匹寄养在您这里半日,午后我们来取。不知老人家是否愿意?”
老猎户上上下下打量这嬴康和赵伯圉,“哼---,你们不是路过的商人,你们是秦人的斥候。”
啊?
嬴康与赵伯圉一听大吃一惊,当即把手放在了佩剑上,跑了这么远还有人认得自己是秦人的斥候。
(本章完) 力高雍湖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