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纪念马克思曾绍奇

2019-04-10 09:48:4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每年一度的清明节又到了,今年的清明节雨水特别多。在一片公墓园中,雨水和着人们祭奠亲人的泪水,使园中的环境显得格外凄惨。当人们早早回家去后,这时候只见一只打扮高贵的白头翁仍在墓园祭扫。不多时又飞来一只花喜鹊,他停在1棵松树上观望。

花喜鹊问:尊重的大学者,您在祭奠谁呢?

白头翁揩干眼泪回答说:祭奠恩公!我的恩公,也是你的恩公,也是所有人的恩公。

花喜鹊又问:能否告知墓中人的姓名?

白头翁抹着鼻涕又说:他出生于1818年,是德国人,那里有美丽的多瑙河。今年是他诞辰201周年纪念日。

花喜鹊又问:这样一个平凡人,为什么值得记念?他和乡下农民有甚么不同吗?( 文章浏览网:www.sanwen.net )

白头翁回答说:他是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和领袖,他创办过国际工人协会。他毕生从事政治经济学和哲学研究,他著作了“工人阶级的圣经”等书,为此,他把空想社会主义变成了科学。

花喜鹊说:我不吃人间烟火久矣,对人间产生的事和出现的人物,我知之不多。您这样讲,我还是不知其人,请问:您纪念他什么呢?

白头翁悲伤地点上一支香,然后对着墓碑磕了三个头。他带着哭腔,口中念念有词说:恩公啊!您的伟名虽然众所周知,但错怪您的人,污蔑您的人大有人在。有人在暗处诅咒您,有人公然反对和抛弃您的学说。说甚么您的主义早已过时了,说什么您的主义不适合资本主义社会。凡有良知的人,听了此种缪误,无不觉得气愤!

白头翁讲完,内心更加悲催了。他坐在地上,不住地用双手拍打着自己的身体。在树上的花喜鹊见了也遭到感染,眼泪顿时也流了出来。他立马从树上跳下来,一边劝白头翁要节哀,一边询问他还想说甚么?

白头翁很是委屈,就像见到了故交,他接着滔滔不绝地诉说他的墓中人:恩公啊!那些错怪您的人,真是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您的学说虽有很多毛病,乃至可谓漏洞百出,但明眼人知道,你的学说大部分内容和章节都是真谛,都是经过实践的千锤百炼。而那些所谓“毛病”或“漏洞”,只是您在科学研究过程中,遗留下来的困难。这些未解的困难,有的您已经觉察到了,有的您未觉察到。就像其它各门科学一样,科学家去研究这些理论,一定解决了很多困难,一定还有许多难题未能解决,未解决的是留给后人去解答的呀。就像樵夫上山打柴,他伐倒很多树木,可是,还有个别不起眼的歪树没有被伐。怎么能由于未解决的难题,就全部否定恩公的学说?就全部抛弃恩公发现的真理。这样的坏人真是良莠不分。他们这样做就是把恩公在海边捡到的珠贝,当着砂石全倒掉了。真是可恨啊!

花喜鹊见白头翁哭得恸心,在一边抹泪相劝说:尊重的学者,社会上有这么多的坏蛋,我看您的恩公也不一定是“好蛋”。您不能具体讲讲,他的学说有哪些“错误”和“漏洞”吗?好让我开开眼界,举几个例子也行。

白头翁正想接着讲花喜鹊提到的问题,经他这么一提,白头翁的口兴更大了。于是白头翁悲痛欲绝地说:恩公最大的“错误”就是继承了大卫-李嘉图的劳动“一元论”,认为农业中的地租是人类劳动创造的。还认为创造价值的源泉只有人类劳动。喜鹊老弟,你评评理,马克思的地租学说有什么错呢?农业生产中的劳动力主要是人,在生产工具落后的封建社会,农业生产中的生产要素主要是人。生产工具如仓库、箩筐只是辅助工具,对农业中的太阳能和畜力(牛马等)等自然力,但在过去社会,由于人的认识局限,它们虽然在农业中发挥了作用,但它们的作用不需要付给报酬。也即说,这些生产工具虽然参与了农作物的生产,但它们付出的劳动,自从盘古开天地以来,都未曾转化为有价格表现的价值。正因此,在农业生产中,能够凝结到农产品中的有价格表现的价值,只有人类付出的劳动。这样说来,地租不是人生产的又是谁生产的呢?地主不劳而获的地租不是剥削农民所得又是怎样得来的呢?

花喜鹊被问得哑口无言,他不懂这些高深的学问,但花喜鹊接着问:您说的道理能否再具体点?以便让我也能听懂。

白头翁拍着肚子接着说:随着现代经济科学的发展,有人证明:农业内部的级差地租是自然力创造的。但是,这能怪恩公无能吗?能够说恩公的地租理论出错了吗?不能!最多只能说是恩公在科研中留下的“漏洞”。可偏偏有那么多自称学者的人,仍然否认恩公的地租学说。这类罪名难道成立吗?我们知道,农业生产是人和自然力共同参与生产的,既然有人证明土壤中的自然力也会创造地租,那么,也不能依此否定人创造地租。因为人的劳动也会创造价值。在一定条件下,地租应当是人和自然力共同创造的价值。也许在不远的将来,农产品有价格表现的价值,应当有人类价值和自然价值两部分组成。然而,即使到了那时,我们也不应当否定恩公的地租理论,也不应当否定地主对农民的剥削关系。因为即使到将来,地主还是会剥削农民的。即地主除剥削自然创造的地租,还会剥削农民创造的地租。

花喜鹊听后似懂非懂,他揩干眼泪说:我的好学者,虽然您讲的精深学问,我没有全部听懂,但我知道这样的道理:我们的恩公尽管没有发现自然劳动创造地租的规律,但他发现了人类创造地租的规律。绝不能说恩公发现的地租规律是错误的。反之,出毛病的是那些诬陷恩公的坏蛋。

白头翁说:你讲得太对了!虽然恩公出了“漏洞”,没有发现自然劳动创造地租的规律,但他发现了人造地租的规律,它永远是真谛!

尊重的学者讲完上面那些话,他的胸次似乎渐得开朗。他不再抹眼水了,他平静地坐在地上休息。不到一刻功夫,他接着点上第二支香,并痛哭流涕,口中开始又唠叨起来。

白头翁说:有的反动学者认为,恩公的剩余价值理论和价值转型理论也是错误的。不管西方还是中国,都有许多专门制造伪科学和谣诼的反动家伙,他们全力攻击恩公创立的剥削理论。今天,我在此一定要为恩公讨回公道啊!

花喜鹊说:我的无脸学者啰,您不要太激动,您慢慢说,看有谁敢指责恩公的理论不对。

白头翁满腔怒火地说:剩余价值理论是恩公最伟大的科学发现,它不会出错。恩公的“错误”只是在于,由于受时期和方法论的局限,他始终只敢坚持劳动“一元论”,而不敢承认劳动要素“多元论”。他的“漏洞”就是没有发现非劳动因素也会创造价值的规律。而这些未完成的科学任务,是历史交给后人去完成的使命。怎么能把罪过算到恩公头上去呢?

花喜鹊显出无比同情的脸色,但内心也很悲壮。

白头翁说:自从18世纪英国古典经济学的伟大代表大卫-李嘉图倡导并坚持人类劳动价值论,但这个理论在资本主义社会潜伏着两大“价值矛盾”。从此以后,很多经济学家都试图通过研究解决这两个矛盾。可惜的是,他们都未冕失败。而恩公也沿着李嘉图开辟的理论道路前进,试图回答李嘉图不能回答的难题。应当说,恩公花费毕生精力去探讨这两个经济学课题,所取得的功绩是令众人瞩目的。

花喜鹊好奇地说:恩公的发现太伟大了。我好像在哪里看过这样的话:它就像明亮的阳光,照进了先前黑暗的经济学田野。

白头翁说:对!恩公发现了剩余价值理论。他是在西方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的基础上发现的。他接过李嘉图的学术衣钵,在解决劳动与资本的不等价交换上,有自己独到的发现。总的来说,恩公不是在解决这个“价值矛盾”,而是在阐明和论证这个“价值矛盾”。他就是要论证这个规律,如何左右或控制资本主义乃至全部人类历史的发展进程。

白头翁说毕,只听得墓门訇然中开,一名黑衣长髯的老者站了出来,他对着白头翁伸出一只大手就喊:你是我的知音,我是无辜的!我用一生来证明一个真理,你看到了,我不会错!

说时迟,墓门又关紧了,老者不见了。白头翁叹叹息,他好像看到了一个巨人向他走来,但他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他有气无力地接着唠叨。

他说:恩公是这样论证的,只有人才是剩余价值的创造者。他首先辨别了劳动力与劳动。这样,从表面看,资本家购买的是工人的劳动力,因此是等价交换。但实际上,劳动力在生产过程中,却能创造大于生产者自身劳动力价值的价值。因此,从本质上看,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乃至过去的一切社会,劳动与资本的交换都不是等价的。这就是资本剥削工人的全部秘密。正是这个原因,恩公不是要解决李嘉图发现的“价值矛盾”,而是要阐明和论证这个矛盾。

正当这时候,墓中好像传出一个洪亮的声音:因为我是价值“一元论者”,我不可能解决李嘉图提出的“价值矛盾”。但我能够论证这个矛盾,由于论证这个矛盾比解决这个矛盾同样有意义。而我发现的剩余价值规律是真谛,用它来解释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关系乃至一切剥削社会的生产关系再正确不过了。

白头翁在哀伤中,仿佛也觉察到有人帮他说话,他大声地对着墓碑说:恩公的剥削理论没有错,尽管经过几百年的努力,有些经济学家如19世纪英国的麦克库洛赫等,探究过前人在理论研究中遗留下的这个“漏洞”,即非人类生产要素(如土地、资本和管理等)也会创造价值的困难。但是只要这些非人类要素在生产中所付出的自然劳动,一天不能在市场上得到价值表现,人类劳动剥削理论就一天也不会停止起作用。由于非生产要素的“作用”或“劳动”在商品市场上,不能得到价值表现,而资本家办厂的目的,就是要获得更多的利润。这样,他们就必须向工人“星期五”剥夺财富。不仅如此,即使各种非人类生产要素会为资本家创造价值,但碰到歹毒的资本家,他们在经营中要得寸进尺,除了剥夺自然劳动生产的剩余价值,他们还要残酷地掠夺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

花喜鹊接过话头说:对!我们伟大的恩公永远是正确的。

白头翁由于讲了很多话,他感到累极了。他把话停了一会,接着点上第三支香,并对着墓主人磕了三个头。他悲泣地有诉说起来。

白头翁说:恩公创立的价值转型理论也遭到中外学者的批判,在西方,这些臭名昭著的人物如:19世纪奥地利的庞巴维克,和20世纪美国的萨缪尔森等,他们公然著书立说反对恩公的理论。事实上,恩公认为,生产价格的构成并不是对劳动决定价值规律的反动,而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价值规律的作用形式产生了改变。在过去实物交换的条件下,商品的价值是由人类劳动决定的,但在资本主义货币交换条件下,商品价值通过价值“发生形态变化”转化成了生产价格。从表面看,个别生产者的商品价值不再决定于它的劳动耗费,但从生产者的总商品来看,由于总生产价格等于总价值,因此,商品价值决定,仍然遵循人类劳动价值规律。这正是恩公对李嘉图提出的第二个“价值矛盾”的求解。应当说,恩公的解法是英名的,他告诉人们:在新历史条件下,人类劳动价值论不能抛弃作废,由于它是理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最好钥匙。

花喜鹊听后笑了起来,他说:大学者说得很好!但为什么恩公的解题方法,还会受到那么多人的反对和批判呢?

白头翁听了垂头丧气,由于他无力解答这个奥妙了。他只是一个劲地椎胸顿足。不多一会儿,天空点起了明亮的太阳,把墓园照得山花草木齐欢畅。

于是,我们两位鸟类中的贵客,觉得清明扫墓的工作已经结束,他们可以动身回家了。白头翁对着花喜鹊大赞几声,最后问:喜鹊老弟,你应当知道我们的恩公是谁吧?花喜鹊高兴地说:我早就知道了,他就是《共产党宣言》的作者――卡尔。马克思。(2019.3.10)

白银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宫颈糜烂要怎样治疗比较好
北京乳房下垂整形医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