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原罪未央第516章真相异色的园艺师3

2019-03-21 16:12: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原罪未央 第516章 真相·异色的园艺师(3)

终有一天会熄灭的,那些闪耀的光。

总是会消失的,只要出现过。

铭记所有的信仰,即使如今已是空白抽象。

因为人心的力量会超越遗忘。

呐,从缺憾到圆满――希望你勇敢。

****

每个人表达对现实不满的反抗情绪有很多的方式,像是一个人在那里呼天叫地,或者是为了花落如尘无声清泣,

温柔的颜色,却会给双目带来刺痛。

在歌罗西这里从未有见过百里香雪,碧雾花间,纵使有无数次夜长梦谁边,却乱堆无眠。

然而生活并没有将他的美好给全部打破,甚至是剥夺,就像是镌刻在生命长度里纠缠的锦瑟,难以割舍,又拒绝割舍。

他是倔强的,即使被擒获。

又是宽容的,坚信自己所愿。

不会反悔,誓死保卫。

放弃防备,不是不怕受连累,只是不愿与繁华作对。

也许早已隐约认清了自我――不愿逃脱,不愿闪躲,为了纯真可以赴汤蹈火,不怕寂寞。

追寻记忆,在内心五味杂陈的时候总会自动进行。

希望能够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证明眼前的光景仅仅是虚假的演戏。

是逃避,又是认真着抵触。

荀间用一种极为细腻的寻找的目光去看向格雷叔叔,确定眼前的诡异画面并不是自我想象。

再看看栖觉叔叔……是的,也许只有看到他们都相信了,自己也就能默默接受。

只是,仅仅凭借此刻眼睛所看到的是否又能做出确切的决断呢?

而这样的自己,是否是在随波逐流?

有一天,如果连这些能够令自己随波逐流的家伙都背叛了,他是否还能够保有……

人是没有办法看齐全的,无所谓事后与事先。

“没有什么话好说吗?”

格雷的话在外人看来就是会觉得有些没头没脑,至少正在看着这一切的顾小小就是如是认为,可是荀间的表现却出乎意料。

“埃里克叔叔,我会照顾好它,你就放心吧!”

格雷双眉挑起,看到荀间自顾自地走到床边,抱起花枝就要离开,眼珠子的光芒简直就要流溢出来,无法承受。

栖觉闭上眼睛,既不想看这一场他无可奈何的闹剧,也不想要亲眼见证自己露出了这样无可奈何的表情,可是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格雷的身影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附近。

“喂,这家伙,很有趣!”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在努力压抑着什么。

“是吗?”栖觉靠着墙壁昏昏欲睡,努力装作没有看到对方的变动。

“所以,给我吧!”格雷的嘴角拉开成极为夸张的缝隙,他的迫不及待却状似狰狞,让人无法平静,亦无法靠近。

似乎是意料之中,栖觉无声无息地伸出手臂,握成拳头的大手并不过分沉重但亦没有刻意地落在了男人的头顶。

“你又来了――不是已经改掉这个毛病了吗?”

“这哪里是毛病了?”格雷目光里的光芒越发璀璨,已经就连置身事外的家伙也都会觉得灼热不已,“这是习惯,跟随一生,怎么能够要求别人改掉这么重要又这么难解的存在呢?”

“嘭”的一声响,拳头陷入身旁惨遭崩解的装饰物,将格雷眸子里流淌的光芒打得凝滞下来,摇摇欲坠,他抬起头,看着突然从正面闯入自己视线的男人。

距离不近也不远,正好能够让双方看清楚对方面部表情的全貌,他看到了栖觉想要传达到自己这里的意念――我不怕这时的你,但你也不要太过任性。

“你在做什么……你的瞳孔都放大了。”

真实的格雷。

容易被兴趣所向驱使的格雷。

兴奋因子达到一定浓度的格雷。

会为此激发出毁灭性力量的格雷。

让人毛骨悚然的格雷。

从以前开始就有一种感觉――栖觉摆出头痛的表情,伸手捂住额头的时候脑袋中再一次加重了那样的感觉――格雷会经常在埃里克的身边打转,甚至不惜配合那家伙的每一次找死行为,纯粹是为了找乐子,填补所有的空虚。

感情的深重对那样强大的人而言也是极其危险的,随时可能会激发出意图征服、坚守保护的毁灭力量。

到了那种时候,事态严重的时候,即使是不小心伤到了自己人也无法再掌控。

屋子里所有的气氛等到荀间抱着那深绿花枝不发一言地离开才恢复到和缓的状态。

“他没有相信。”格雷嘴角噙着平常的微笑,与刚才相比根本就是完全的两个人。

栖觉嘴角勾起“当然了”的弧度。

“可是他居然还能直接配合演戏,很好,我……”

“其他人也没有相信。”栖觉打断他的话,担心男人会再次失控,于是还是选择直接转移话题的重心,这也是为了转移男人无法忘怀的关注重点。

这种时候,还是不要为了证明或是验证自己的应变能力而挑战对方自控的极限最为得当,就连栖觉都会采取这样的做法。

“那可不一定。”

栖觉看向他,男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果然是认真的,包括其中的戏谑。

“那家伙,现在在哪里?”

“在他最想要去的地方。”格雷耸耸肩。

“仅仅是为了顺理成章吗?”

“或许吧!”格雷顿了顿,“虽然说之前我们互换执行任务的事被你发现了,但是他还不至于为此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对那家伙来说算是牺牲吗?”栖觉有些哭笑不得,实在是不想太过坦白地任情感占据他的身体动态,索性点上一支烟。

“不是只有你在意,他也一样。”格雷目光里的温度在逐渐降低,“只不过所采取的行动不同,他要的是一个确切的答案,而你是尽力维护一切周全,他会那么生气你也应该理解,他这么鲁莽你也有。”

“可是他知道吗……那是因为我已经知道答案了――不过我想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格雷不再看他,“那你干嘛还要……明知故问啊!”

“这也算是成功了吧,至少你们当初的目的都达到了。”

“你是说埃里克被人刺杀吗?”

“还有你所希望的……”所希望我做的。(未完待续。)

骶骨关节炎怎么治疗
连花清瘟的效果好吗
治疗心力衰竭方法
怎么辨别产后流血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