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傲慢的废物正文美妙的缠绵

2019-02-04 04:37:0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傲慢的废物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全职写手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傲慢的废物全集阅读正文28.美妙的缠绵,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孙小楠比我先到了,她穿了一件黑色的大衣,牛仔裤、旅游鞋,脖子上的围巾挡住了大半张脸,看来她没为我们的第一个情人节做什么特别的打扮,还不如平时穿得漂亮。我感到有些纳闷,美女应该摆摆架子啊,怎么提前到了?

她好像心神不宁,我绕到她的后面慢慢地接近她,我想吓唬吓唬她,于是在离她身后不到一米的时候大喊一声:“来了!”

“喊什么,我刚到,老远就看见你了,懒得理你,有病!”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我感到十分扫兴。

“约了我还懒得理我,什么意思啊?”

“不愿意来你可以不来啊,我又没逼你。”她的确是不高兴了,孙小楠好像只有不高兴的时候才喜欢和我在一起。

“我可没说不愿意来,咱可不爱拿架子,实事求是的说我很愿意来,我说孙公主谁又惹你不高兴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高兴了?少管我叫孙公主听着特屯!”

“分析出来的,像你这样的美女全都是情人节的抢手货,怎么会主动约我呢。”

“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你说谁是抢手货啊,我是人不是货!”

“好了,你气不顺,说什么你都不爱听,实在不行你打我几下出出气吧。”

“谢谢你了,今天还没生那么大的气,咱们去哪啊?”

“不知道,听你安排,先往前随便走走吧,给我讲讲谁又让你伤心了?”

“倒不是伤心,就是感觉特生气。”孙小楠开始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她走得很慢,我只能尽量放慢脚步迁就她。

“说吧,谁惹你了,要我和他同归于尽吗?”

“哈,别光嘴上说,真用着你就该跑了。”

“你说吧,我肯定不跑。”

“你说气不气人,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大四男生,就是想追我那个。”

“记得,他还没死吗?”

“你少扯,今天他送我花了,赵凯也送了。”

“那不挺好的吗,我明白了,两个人都送你花了,你不知道和谁出去,鹤蚌相争,我这渔翁得利了。”

“不是那回事,赵凯送我九朵花,大四那男生更抠就送六朵还是普通的玫瑰花,我们寝室那几个女生没人送花的除外,收到花的最少九朵,你说气不气人!”

“气人,太气人了,董强送林璐璐一大把花,下次情人节我送你花,我从今天开始攒钱,明年一定帮你找回面子,你说吧送多少算多!”

“真的吗?九百九十九朵!”

“君子送花十年不晚,晚几年给你行不行?”

“你说话不算话,刚才还说明年给我。”

“一年我怕攒不够啊,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不是个小数目啊,我又没什么零花钱,就得从饭卡里往外挤,一个月最多能省五十块钱,攒一年也不够啊!”

“你还是没诚意,不然总有办法!”

“我尽量吧,实在不行下礼拜日我和杜文亮一起找活,他都当了一学期家教了,估计我也能行,要是找到活了攒够了钱一定给你买。”

“得了吧,你能行吗?吃不了苦,学问也不多。”

“怎么不行,杜文亮和我水平差不多,实在不行我教初中,郑明伟也要当家教。”

“人家杜文亮是生活所迫,同学都知道他家里困难,你和郑明伟就是没事闲的,不过我猜当家教能挺意思的,要不我也和你们一块去,我虽然学习不好,不过我可以教我的学生跳舞啊,我还会钢琴!”

“钢琴那玩意谁不会啊,国外有手的就会。”

“看你说的,钢琴弹好了特不容易,你会啊,我钢琴九级,你几级?”

“我口琴黑带十八段!”

“切!就知道你又是吹,你这叫侮辱艺术!”

“什么艺术不艺术的,当今社会无论是钢琴演奏、美声唱法、歌剧、电影、电视剧、小说、二人传、三级片、脱衣舞,根本目的都一样,娱乐大众,只不过是欣赏的群体不一样,再说也许听歌剧的人也爱看三级片,如今这个时代孤芳自赏、曲高和寡的艺术形式生存不了。”

“你怎么能把美声、钢琴、歌剧和二人转、三级片相提并论,我以前的男朋友就是学美声的,你别以为那有多简单,唱好了也难,拍三级片的会唱美声吗?低俗!”

“拍三级片的是不会唱美声,可是帕瓦罗帝那体形要是拍三级片还没人看呢!人都有这毛病,自己学的东西就高雅,别人学的东西就低俗,大学生也是,自己学的专业就深奥就有发展,别人的专业就浅就没有发展空间。”

“咱们别探讨这个问题了,我说不过你,你就这么和我一直往前走吗?”

我回头看了看,虽然走得很慢,不过离学校已经有一段距离了。

“那你说咱们干什么去?”我看着孙小楠被围巾挡上一半的脸说。

“你拿主意吧,你是个男生怎么一点主见也没有。”

“好,我请吃饭,羊肉串还是火锅?”

“我刚吃过,不饿。”

“那咱们看电影!”

“不好,最近没我想看的电影,再说现在电影院可能已经关门了。”

“说说你想看什么样的电影?”

“最近的大制作我都看过,不过我还是喜欢法国导演拍的电影,比如红、蓝、白。”

“你别以为法国电影就高雅,那才叫俗,弄个什么印象派的导演拍个什么后现代意识流的影片,谁能看懂啊,我最喜欢狮王争霸和浪漫樱花。”

“打住,这个问题咱们又没法讨论了,以后你别和我提跟艺术有关的事。”

“好,不提,那咱们去录像厅看总行了吧。”

“更不去,那环境不好,除了民工就是流氓,而且总放你所谓的艺术——三级片!”

“你怎么知道,肯定是你常去,看腻了吧?”

“你上一边去,再没有好建议我回去了。”

“想得美,出来就别想回去,我请你喝茶。”

“喝完精神,睡不着觉。”

“喝咖啡!”

“更精神,不过我喜欢,走吧。”

“打车去吗?”

“不,走着去吧,我现在肚子里连一点地方都没有了,有个目标走路也有劲,我知道你特抠,喝咖啡对你来说已经够破费了,要是实在走不动了再坐小公共。”

“喝咖啡很贵吗?得多少钱啊。”

“看你要什么咖啡了,我知道个地方不错,点心特好吃,咱们少要一点,估计一百多块钱够了。”

“要一百多块钱啊,我知道个超市,里面有卖小袋雀巢咖啡的,咱们少买几袋拿回去冲着喝不是更合算吗?”

“哎呀,回去喝没情调。”

“那咱们买几袋咖啡,再买几瓶矿泉水,然后把咖啡倒矿泉水瓶里晃一晃,一边走一边喝不是更有情调吗?”

“你怎么想出来的呢?我请你行了吧!就当你是我养的小白脸。”

“士可杀,不可辱!我请你,今天你说了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过我身上就八十多块钱,不够你先垫上,回去我还你,你要是垫得太多了,我可能得分期付款,不过早晚还清,我肯定还!”

“都是兄弟别算那么细了,明年等你的玫瑰花。”

“谁跟你是兄弟啊,哪有跟兄弟过情人节的,我想往更深层次发展。”

“哼,随你怎么说……”

我和孙小楠已经穿过了学校门前的小路快走到大路上了,拐弯的时候我顺势牵住了她的手,孙小楠没挣扎。

其实在拐弯前一百米左右我就开始为牵孙小楠的手做准备了,我头上甚至都出了虚汗,可是牵到她的手之后,我发现她今天一点意外的表现都没有,倒是显得格外从容,她的从容促成了我的坦然,我把她的手攥得更紧了。

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即使牵手这么的小动作都令我感到十分紧张,自从牵到她的手之后我就变得很沉默,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这么牵着她的手往前走,过马路的时候我也陶醉在一股莫名的温馨之中,连过往的车辆都没有引起我足够的关注,直到我听到了一声急刹车,紧接着是司机的骂声:“你瞎了,看着点!”

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在孙小楠那一侧停着一辆白色的捷达,离我们大概有四、五米远,地上有一道长长的黑色刹车痕迹,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司机已经开车走了,孙小楠依旧站在原地,脸吓得煞白。

我没在乎,抓住孙小楠继续往前走,可是我感到孙小楠这次走得慢多了,好像是在被我拖着走,我回头看了看她,她的脸还是那么白,大概是仍然惊魂未定,我冲她笑笑,仍然沉浸在牵手的温馨之中。

我就这么拖着孙小楠走了大约一分钟,她突然用力挣脱了我的手,我回头看到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眼睛里充满了委屈,她好像要哭了,我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了,吓到了,刚才有那么危险吗?我走神了,没看到。”

孙小楠还是不说话。

“没事了,有我呢,走吧!”我又走过去牵她的手,她往后退了一步。

“李傲杰……”她说话了,可是只说了半句。

“我在这,你怎么了?胆子那么小啊!”

“你们男人全都靠不住,男朋友靠不住,本来拿你当兄弟可是你也靠不住,男人光想着自己。”我感到孙小楠好像已经哭了。

“啊!我自认为说话够深奥了,可是今日才知一山更比一山高,此话怎讲?”

“你少跟我装糊涂,刚才过马路的时候你也不看车,把我弄到有车那面给你当隔离墙,你倒安全了,我差没被车撞死,可你还是把我放到车来车往那一边,就算你不给我挡车也不能我拿当挡箭牌啊,前几天刚下雪,化的到处都是泥,你看看!弄了我一裤子泥,你倒干净了!”

“哦,是吗?”我觉得孙小楠一向不拘小节,今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斤斤计较。

“还是吗?你少装糊涂,不走了,送我回去,还说喜欢我呢!”孙小楠双手抱在胸前,我觉得她就像个小孩子。

“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你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不知趣地反问了一句。

“那更好,就是说你不喜欢我了!”孙小楠冷冷地看着我。

“等等,咱们说的不是一个问题,我是说我没说过喜欢你,那不代表我不喜欢你,可那也不代表我喜欢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别废话,送我回去,反正你也讨厌我,拿我挡车、挡泥。”

“没想到你这么注意细节,我以为只要心里有你就好了。”

“细节就能体现出心里有没有!”

“我现在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那套理论有经验的男人都会,其实我也听说过,只是没想起来,那说明不了什么,都是做样子,车来了他也照样躲。而我不一样,车来了我会冲上去,然后把你拉到一边,我之所以把你的手抓得那么紧就这个原因。”

“别找借口,你不像个男人!”

“我没找借口,我是喜欢你。”

“饶你一次!”孙小楠听话的走过来,轻轻地拽住了我的胳膊。

“嗡!……”我的响了,我看了看来电显示是郑明伟的号码,不知道他这时候给我打有什么事情。

“喂,郑明伟啊,有事吗?”

“有,大事,你现在在哪?借我三百块钱!”

“你脑袋冲地,双腿发力!”

“什么意思?”

“滚!”

“求你了还不行吗!”

“为什么借钱,再说你身上不有钱吗?”

“哎,别提了,今天计划倒是成功了,可是经费不足啊。”

“怎么回事?”

“我不跟你说了吗?我和我的新女友,本来她已经暗示可以跟我睡觉了,可是……可是,哎,一言难尽啊,实话跟你说了吧,我本来想带她去浴池,可是今天是情人节,我他妈换了好几个地方都没订着个包房,满了。我以前常去的宾馆人也满了,真他妈气人,好宾馆的房间没满,可我钱不够啊,一宿怎么也得六百多,还得交压金,现在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我们俩在肯德鸡,她在里面吃鸡,我在外面打,这顿又得花我一百来块,咱们约个地方,我去找你。”

“哦,不借,你个臭不要脸的!”

“你骂我干什么?”

“控制不住,我身上钱不够,有我就借了。”

“算了,你真不够意思!”说完郑明伟挂了。

“什么事?”孙小楠问我。

“没事,走累了,咱们打辆车吧!”我一伸手叫了辆出租车,孙小楠指路,没几分钟就到了那家咖啡店,门脸看不去不大,可是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的装修挺讲究,每张桌子的两边都是吊椅,灯光很暗,今天生意不错,里面坐了不少情侣。

我们选定一张靠窗户的桌子下了,服务员马上走了过来,“先生要点什么!”

“你问她吧!”我看了看孙小楠。

“给我来瓶红酒!”

“不是说喝咖啡吗?怎么突然想喝酒了?”

“不用你管,也不用你花钱,是男人就陪我喝点!”

很快红酒上来了,孙小楠把酒倒在一个有点像夜壶的大容器里,又往里面加了点雪碧,我倒了一杯尝了尝,还挺好喝。

“来干一个!”孙小楠冲我举了举杯,接着一饮而进,我也一口喝了进去,这酒比啤酒好喝多了,干一杯挺容易的。

接着孙小楠又给我倒上了,“再干一个!”

“你一个女生怎么跟董强似的,干完一个又一个。”

“你不喝算了!”孙小楠一口把红酒喝光了,我只好又陪着她干了一杯。

“我说孙小楠,不是我不陪你喝,我很少喝酒,这红酒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喝多少,据说这玩意上头,后反劲,你悠着点吧!”

“不用你管!”孙小楠两口又喝干了一杯。

“别喝醉了,对身体不好!”

“少装算,我就想喝醉,喝醉不正合你意吗?骗财还能骗色,你们男人全都一样。”

“看来你是真喝醉了,来,干!咱们一起醉!”孙小楠的话令我有些不高兴,于晚玩着命的陪她喝上了,没多大一会酒没了。

“服务员,再来一瓶!”孙小楠一招手很快红酒上来了,二十分钟之后第二瓶也光了。

“还喝吗?”我的意识还清醒,不过小脑已经有些不好用了,我有些酒精过敏,知道这么喝下去是不行的,可是脾气上来了压也压不住,我就不信自己能喝死。

“不喝这东西了,没劲,换啤的!”孙小楠又要了几瓶啤酒,喝到二瓶多一点的时候我爬在桌子上不动了。

“起来啊,怎么了,你别吓唬我!”是孙小楠的声音,我想起来,可是身体不听大脑发出的指令。

过了一会孙小楠出去买了两片解酒药塞进了我嘴里,这女孩特笨,我感觉得到她喂我吃药的时候往我嘴里灌的是啤酒,无形中我又喝了一大口啤酒。

后来孙小楠和服务员扶着我出去了,我知道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再后来车停了。我真希望出租车能够一直开下去,此刻的我一动也不想动,“喂,醒醒,好点了吗?”

我用力抬起了眼皮,大概是解酒药开始起作用了,我的身体听懂了大脑的指令,于是我被孙小楠扶着下了车,我就被她那么架着往前走,连眼睛都懒得睁,她劲还真不小,我实实在在地挎着她的肩膀,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

走了一会儿,我听见孙小楠和一个女生说话的声音,那声音有点熟,接着多了一个女生扶着我,再后来我们进了一幢居民楼。

“睁开眼睛,快点!”孙小楠顽皮地捏住了我的鼻子。

“别闹!”我打开了她的手。

“装死,到站了!”

于是我睁开了眼睛,“这是谁的家?”我四处看了看,这里装修的挺简陋,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壶茶水。

“谢谢了,你进屋睡吧,我睡客厅就行。”孙小楠在和一个女孩说话,我认出来了,那女孩是李冰。

“你家啊?怎么到这了?”我问李冰。

“还没糊涂啊?你喝多了,孙小楠把你弄我这来了,想送你回寝室可惜没那么大劲啊,我这是一楼容易点,喝点茶水吧?”

“谢了,不喝!”我又闭上了眼睛。

“你进去睡吧李冰,够打扰你的了!”孙小楠说完把一杯茶送到了我的面前。

“别睡这啊,我室友出去过情人节了,她今晚不回来了,你们俩住她的房间吧,你和他睡一起行吗?”李冰在问孙小楠,我听得出她的口气并不是担心,而是带有几分挑逗的色彩。

“怎么不行,我还怕他啊!”

“那我就回屋睡觉了,你们那屋的门有暗锁,保证安全!”

“少废话,睡你的觉吧!”

李冰回屋了,她关上了自己的房门,不大一会又关了屋里的灯。

看来孙小楠在这房子里住过,此刻她已经去卫生间洗漱了,我扶着沙发站了起来,其实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醉得那么厉害,我扶着墙走进了李冰室友的屋子,这屋子虽然凌乱,可怎么说也比我们寝室强多了。窗户边上摆了张一个人睡大点,两个人睡好像还挤点的床,被子就那么很随便的铺在床上,只有一个枕头,我拉上了窗帘,又看了看门上的暗锁,是挺安全,于是我躺在床上准备就寝了,此时我只需要三分钟就能睡着,可是没多大一会孙小楠突然进来了,她换上了一件粉色的睡衣,在灯光下显得很漂亮,不过不太合身大概是李冰的。

“看来你还是没醉到份啊,不会是装的吧?怎么自己进来了,你去客厅睡沙发睡吧,好吗?”孙小楠把‘好吗’说得特温柔。

“你不是说不怕和我睡一起吗?”

“我以为你醉了,那样的话我就不怕了,而且我睡在你旁边还能照顾你,可是既然你自己进来了,说明你没醉,那样的话你不觉得尴尬吗?”

“不觉得,你就当我醉了,实在不行你再买两瓶啤酒去,我醉到家了咱们再睡,我现在困得厉害,你只要关了灯别说话,我二分钟就能睡着。”

“哎呀,你睡沙发吧!”孙小楠过来拉我了,我实在不爱动弹,任凭她怎么用力我都无动于衷,最后她放弃了,我眯着眼睛看了看她,她正无奈地望着我,我故意加重了呼吸声,接着又打起了呼噜,听起来就像睡得很死一样。

孙小楠看了我一会就自己出去了,我想她大概是去客厅了,她想睡沙发,我心想这女孩可真麻烦,让她睡沙发我有些不忍心,可人总是自私的,我也是困得太厉害了,干脆就不管她了。

过了不大一会我听见孙小楠敲李冰的房门,“李冰,开门,我有点事!”她的声音很小可能是怕吵醒我。

“我说大小姐又怎么了?”

“我想睡沙发,你还有被吗?客厅太冷了,而且沙发扶手发也太硬了,最好再有个枕头。”

“没有了,这平时就住两个人,沙发根本不能睡,坐在上面都不结实,你就在那屋对付一宿吧。”

“李傲杰睡那了,他好像没怎么醉。”

“这年头谁怕谁啊,他能把你怎么样,你不放心厨房有菜刀,再说我看他也不赖。”

“算了,我也不管了,今天我也没少喝,头特疼,酒劲这会有点上来了,要不我睡你屋吧?”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为什么啊?”

“一会我男朋友过来。”

“这么晚了他还过来,你又找了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啊?”

“长相一般,不过挺有钱的,他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分析他是和别的女生过情人节去了,人家不陪他睡,他又想上我这来了。”

“那你还让他来?”

“有什么,现在有几个老实本分的!”

“算了,我豁出去了,只能和他对付一宿了,睡走廊你男朋友看到多不好。”

“可不是,那人特色,可没李傲杰安全,晚安。”

“晚安!”

我听到了孙小楠轻盈的脚步声,此时我的睡意已经减少了一半,一是因为她俩刚才的谈话,我弄不清楚董强和李冰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这真令我有点担心,要是董强知道了李冰和别的男人睡觉真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感受,还有一点当然就是孙小楠决定要和我睡在一起了,这令我心潮澎湃。

孙小楠闭了灯,接着关了门,我听到了她锁门的声音,我猜她锁门是担心李冰的男朋友,也许她并不觉得我有什么危险,实际上通常情况下我的确没有什么危险。

我感到孙小楠揭开了我的被,动作很轻,她把被的一部分盖在了自己身上,她一开始离我很远,我想她的半边身子也许还露在外面,过了一会她大概是觉得冷了,又向这边靠过来一点,又过了大概五分钟,她干脆全都靠过来了,她的头几乎贴到了我的胸口,我听得到她的呼吸声,倒不是她想接近我,这床面积不大,想不掉下去只有离我这么近。

我突然变得很紧张,几乎是睡意全无,我想……我想,我想干所有男人此时都想干的事。我自认为对孙小楠是真心的,没有那么多邪念,可是那感觉还是闹得我难以入睡,我的头上开始出汗了,我很矛盾,如果此时我冒昧地亲近她,她会不会拒绝我呢?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均匀,我想她大概是睡着了,至少是快睡着了,可我却越来越精神了,要是这么下去的话我一夜都别想合眼。

我的心跳得很厉害,我的大脑也不太管用了,此时我努力控制着自己,越是控制就变得越紧张,我想我应该冷静地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况:首先我和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睡在一起,其次我们都喝多了,再次她锁门了,得出的结论是我应该行动,有时候对年轻男人来说荷尔蒙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我睁开了眼睛,静静地看着孙小楠,夜很黑。开始的时候我看不清她,可是过了一会我的眼睛渐渐地适应了黑暗,我看见有月光洒在孙小楠的脸上,她睡得很安详,我可以闻到她的发香,她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是花香的感觉,我很喜欢,现在主动权在我手上,我可以决定什么时候行动,可我还是无比的紧张,我该怎么办呢?吻她、抚摸她还是……我发现我的手已经开始有些抖了,可是这改变不了什么,该发生还是要发生。

终于我下定了决心,不过我不想太突然,那样也许会吓到熟睡的她,我用手轻轻地撩开了她头发,然后轻轻地抚摸她的脸颊,我想先弄醒她,那样的话她应该能从我的眼神和动作中读出些什么,我也好先看看她的反应,可是她并没有醒。我深吸了一口气,接着把头向她靠了过去,此时我已经可以感觉到她鼻子里呼出的气息,接着我搂着她的胳膊,用力在她的脸上掐了一下,她醒了,眯着眼睛看了看我,并没有抱怨我吵醒她的意思,她小声问我:“你干什么?”

我把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我的呼吸很急促,“孙小楠,做我的女朋友吧!”

“我太累了,明天再说好吗?”孙小楠很迷糊。

“不好,我睡不着!”我的双手开始在她的背上乱摸。

“我有些喝多了,改天不行吗?”

“不行!”

“那你轻点,我喝多了有些想吐。”

就这么简单,我占有了她,过程很简单也很自然,就像孩子生下来就会吃奶,不用人教也无须去学。我很感激孙小楠的顺从,这事比我想象的还要简单,不知过了多久我搂着她睡着了。

山楂苗批发批发
大口径滤水管厂家
防爆地漏生产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