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超级记忆正文第一百二十一章葬礼

2019-02-04 01:31:04|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超级记忆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Vip棋子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记忆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二十一章葬礼,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由于出现追尾的事故,陈莫和王磊可以说是一见如故,两人在一起谈论的也不仅仅是关于密码百科全书的事情。陈莫由于内心还有点伤心,王磊确实想尽了办法的让陈莫高兴。

三天后,陈莫接到了二胖父亲离开的消息。一切的事情都得到了终止,陈莫马不停蹄的赶到了仁和医院。可惜,他们已经离开了。

最后,陈莫在中得知,他们已经会老家了。父亲临终前最后一个愿望就是要求土葬。

在城市的人一般都是用火葬的,可是生在农村的人总是怀念那一方养育自己的故土,所以无论如何都想回去。

树高千丈,落叶归根。

二胖的父亲终于还是回到了家乡。由于火车和飞机都不允许搭乘死人。二胖只有自己开着车送父亲回家。一路上到处的撒买路钱。

由于陈莫知道消息的时候二胖已经回去了,在加上陈莫坐的是火车,二胖开的是汽车,所以两人的前后差距竟长达一天左右。

陈莫真的很是伤心,没有看风景的情绪,一路上都是睡觉,因为除了这个他不知道还怎样平静自己的情绪。睡觉总比流泪好。

在这种情况下,每一种声音,没一种景象都会让你想到那些离开的人们。

赶到二胖家中的时候,灵堂上已经摆上了二胖父亲的照片,照片上的那个人是笑的那样的甜美。可是堂前的人都哭的一塌糊涂。陈莫刚刚走拢,一直压抑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

在二胖递上一炷香后,陈莫虔诚的跪拜。

他现在的离开也算是一种好事。至少不会在承受生活带来的痛苦。

陈莫再一次的看了一样墙上的照片。

在林小妹的搀扶下,陈莫进了卧室。

“陈莫,人已经去了,就不要太伤心了”小妹劝到。

他还不知道二胖的父亲跟陈莫的关系是如何的好,也不知道二胖的父亲在陈莫的心中到达了什么地位,不过小妹说的也没有错,只是万事看平淡一点。

想到伯父在离开的时候。还能够看见自己的儿媳,还能够在贵宾房中享受最后的时光。陈莫也淡定的擦拭了下眼泪。

外面奏着哀乐,陈莫听见了很是伤心。可是小妹在他身边他却又很是冷静的看着远方。就在这时,跑进来一个人,陈莫一看,此人真实专家。

一种重逢相聚的气愤顿时升上心头。

“你怎么来了,不是你应该会公司的么”专家说道。

“回公司?你简直是开玩笑啊。伯父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来么?公司在这个事情面前算个鸟啊,暂时不管。”陈莫由于心情的原因,直接说道,“不对哦,公司现在不是由你在掌握么,”陈莫的话尴尬出口,立即有补充到,“没事,不管他了”

要是说林小妹还不知道陈莫跟二胖父亲之间的关系,这不怪他,可是专家就不一样呢,几次到二胖家里来的时候,专家也在一路。

“你都说了,这事情能不来了”

说完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在干什么呢。

“好了,我知道你们兄弟之间关系好,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小妹说后转身离开。

“等等,小妹,你知道这里最近的卖这些纸货的店在哪里么”专家问道。

“你问这干嘛?”尽管小妹还是知道专家的意思,可是理性告诉她应该问一下。毕竟大家都是一家人,不必这么见外的。在小妹的心中早就认了这几个大哥。当然二胖在其中充当的角色不可替代。

“就直接说就是了”陈莫突然间也觉得自己应该给伯父买点东西。

“上街一直走,新街的最后几家都在卖这个”小妹怕他们不知道地方就说的通俗易懂了点。

“哦”

接着两人悄悄的离开。

小妹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老板,把你们这最好的东西拿出来。”陈莫的口气很是大。

“好好好”看见来了两个大顾客老板立即上前来奉承。最近由于二胖父亲这件事情,这几家还有点存货。

“请问,你们是去余老头家么”那个老板问道。

“是又怎么样?”陈莫不解好气。

“这余老头的命还真好啊”那老板到时很是羡慕。“这样的话,你们就买这些吧”老板挨着指点了好几样东西,并不停的给陈莫和撞见两人介绍是做什么的。由于在家中已经有了其他的人买了一概卖的,所以最后,两人就只是一人卖了一个花圈,加上那个‘电视机’啊,‘冰箱’等家用电器,还是好大一堆。陈莫和专家两人满满的拉了双手,向二胖家中走去。

两人走后,那个老板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笑的很是灿烂,显然陈莫和专家被狠狠的敲了一棒。不过在这面前,已经无所谓了,两人只是想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钱已经只是一种寄托了,也只有钱用的多,内心才感觉到满足。

人就是这样,一切的东西都以为可以用钱来衡量,一些得不到的东西也喜欢量化一下,这样他们内心才会安心。就是***溅性。

当陈莫和专家再次回到二胖家的时候,脑残正在堂屋里头上香,哭的很是伤心的样子。不停的在哪里又是擦眼泪又是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专家和陈莫短暂的停顿过来,被二胖的母亲过来接住了他们手中的东西,摆放在旁边,按照当地的习俗,陈莫和专家是应该行礼的,可是先前他们已经行了,不知道就到边上看着脑残。

他一个人在堂屋中间哭的那场面,只有用歇斯底里了。大家都只是看着他,并没有人会上去劝。所以脑残一直哭了十几分钟才起来。当然这也是陈莫和专家回来后的时间。

也不知道脑残是怎样知道的。陈莫的心中疑惑起来。

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要几个兄弟聚在一起就是好的。

算算大家先后的离开也有四五个月了,没想到在此的聚会竟然是二胖父亲的死亡。陈莫告诉专家关于二胖在外地的消息,专家只是有点早震惊,可是短暂的时候专家到说,“这是预料中的事情,就脑残脑袋中的那些货。我还不明白么”

葬礼一共要举行三天。三天后的早晨会安排几个身强力壮的人抬着二胖父亲的尸体到山上去掩埋。这一段时间几兄弟都沉浸在这样失落的气氛中,一点都感觉不到团聚的快感。不过他们谁也没有抱怨,彼此都了解彼此心中的难受。

有人说,葬礼本来是件伤心事,可是在埋葬这天就是一件喜事。喜的是已故的人可以升天,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要是是真的话,陈莫现在是高兴的。

也是奇怪,今天早上大家都是面带笑容的看着把二胖的父亲掩埋,尽管大多数是皮笑肉不笑,强装自己很是高兴,可是大家都明白,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阵阴霾。

也就是在这天,所有的宾客都会慢慢的离开。在送走了大部分的宾客过后,几人才感觉到勉强摆脱了那种窒息的压抑。堂屋中的灵枢已经不在。

随后几人直接来到楼上,尽量避免触景生情。

光伏自动重合闸厂家
pc阳光板厂家
尼龙导轨价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