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祈氏使魔第八十一章动摇

2018-12-07 21:48:5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祈氏使魔 第八十一章 动摇

我的右手握着剑,我的左手死死抓着剑刃,锋利的断剑把我的掌心划破,鲜血直流。

最后一刻,我拼命恢复自己的意识,拼命地去控制自己的身体,可是根本来不及收手,我只能用自己的手去挡剑。

我疲惫不堪地喘着气靠在莫凌风背上,手上的剑缓缓松开,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对不起……你没事吧……”我捂住疼痛不已流血不止的左手,上面的肉夸张地像外翻开,血流见骨。

莫凌风呆滞了一瞬,马上回过神来狠狠把我推开,体力不支的我摔倒在地,我艰难地坐起身看向他。

我的眼睛已经恢复平时的墨色。

他盯着我,我读不懂他眼中所夹杂的复杂情绪,只能缓缓站起身垂着头向他道歉,“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你没事吧……”

“你……刚刚……你刚刚是……”他的声音略带沙哑,欲言又止。

“对不起……我没有阻止它,伤害了你,以及其他人……真的很对不起……”我始终没有抬起头。

何锦苍冲过来把莫凌风拉到自己身后去,用剑指着我,他眼中满满的恨意,“你这只该死的妖”

我咬着嘴唇,不知如何回答,只能闭上眼眸低声说道:“对不起……”

那位老者发觉我身上并没有刚刚那样强大的灵力和妖气,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由得蹙紧眉头拦住他们,对我幽幽说道:“你走吧,祈氏一族的人已经来接你了,车在门外。”

他的表情十分凝重,我想他早已知道凌夜的身份,只是在这里不好道破。

我向他们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不过,这是我的请求,我想请你们放过这群妖怪。我知道,你们要保护人类,必须消灭所有妖魔,可是,这种消灭妖魔的方式,我看不出一点保护人类的作用。”

“除魔师过于残酷地杀害妖魔,只会使妖魔更为怨憎人类,并且做出更多伤害人类的事。所以天鹰城才会表面看上去和平实际上暗波汹涌,让人们处于这种混乱不堪的局面,这样刺激妖魔,对人类是没有积极作用的。”

“人有善恶之分,同样的,妖也有善恶之分,你凭着一己之见,去认为这世界上所有的妖魔都该杀,不是太极端了吗?难道你就没见过善良的妖怪吗?”

“人类有生命,妖怪也有生命,只要是生命,那都是珍贵的,不管是对谁而言,也许你认为别人的生命不值一提,可是,一定有人很珍惜那个人的生命,甚至愿意用生命去同他交换。你心爱的人被残害,难道你不会心痛到疯狂吗?”

我说了一大堆话,看着他们各异的表情,也不管他们懂了没有,转身离去。

“这次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告辞。”

祈氏一族的马车确实是在门外等着我。

祈逸清站在门口焦急地来回踱步,他应该是在门口察觉到凌夜那强大得可怕的妖力,不知是应该冲进去还是应该在此等候。当他看见我满身是血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的脸色从青变白,由白变黑。

这种表情少有在他脸上出现,明明是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此时却无法掩饰他内心的震惊和动摇。我并没有在意他的表情,继续漫步向他走去。

他的目光落在我还不住地淌血的伤口,一把扯过我的手,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怒气,“你的手怎么了?”

我冷静地看了伤口一眼,伤得还真是蛮重的,不过也不至于废掉一只手,我淡淡摇了摇头,“我自己弄的。”

“你自己?”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蹙紧眉头不再说话。

我抽回手,静默地坐上马车,许久后,祈逸清才坐上来,马车缓缓启程。

这一次,祈岚没有来。

“前天赤瞳和沧河急冲冲地回来,说你被妖给掳走了,祈岚他们就去寻找你的踪迹,寻了许久都没有找到你,他们翻遍了整个森林,现在应该还在找你,而我昨天接到除魔师学院的信,说你在这里……”祈逸清淡淡地解释着,顺便帮我处理伤口。

“等等……也就是说你还没告诉他们你找到我了?”我狐疑地用余光督着他。

“没错,我没有告诉他。”他坦然地承认了我的怀疑。“同时,我还误导他们,说你应该在另一边的森林。”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就这么不想我回去吗?我没有说出接下来的话。

“你见过钰言了吧?”他对我的质问不以为然,“它有多强,你不明白吗?”

钰言……对了,那个森林有钰言,如果祈岚他们遇到钰言,钰言又以为他们把我带走,攻击祈岚他们的话……我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那么,除魔师学院不是也很危险吗?刚刚凌夜暴走,它的妖力显露无遗,那么钰言势必会察觉到,如果它为了找凌夜,攻击除魔师学院的话……

我不自觉地握紧拳头,他察觉我的变化,掀起帘子往外看,又放下,“没事,钰言现在最大的任务是寻找凌夜的祭品,而且凌夜的妖力显露出来,它知道凌夜很强,自然不担心什么,反而会专心地去寻找祭品。而且,让它以为你在别处会更好,可以隐藏你的行踪。”

“你果然知道一切。”我喃喃说道。

他一顿,淡漠地望向我,“是啊……我的确是知道一切。”

“你是谁?”我蹙紧眉头,“你知道一切,所有的一切,凌夜认识你,你认识fèng鸣,凌夜是妖灵王,你知道它要复活,你知道它的祭品。你到底是谁?”

他将目光收了回去,又看向窗外,“我只是……拥有前世的记忆罢了。”

“前世?你的前世是谁?”

面对我的追问,他始终沉默不语。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必须知道一切”我揪住他的衣襟,可是他依旧没有把目光放回我身上。

“还不是时候……我不能告诉你。”他淡淡说道。“我是站在人类立场上的,我必须保护人类,不受妖魔的侵害。”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